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玩美房东 > 正文 第十三章 天门兄弟

正文 第十三章 天门兄弟

    第一卷 窝边种草的美好生活

    第十三章 天门兄弟[1/1页]

    霸道如雷的声音陡然在现场炸响,引起诸多侧目。www.lingdiankanshu.com

    黑子高举的砍刀,顿在空中,头也不回冷声道:“野狼帮黑子办事儿,朋友最好别插~”最后的‘手’字还没说,身体已经被一脚踹飞,重重摔在地上。

    “黑子?哼,就是野狼在这,我他妈也不怵他。”黑子刚才所站位置上,一个身穿黑色T恤的青年,冷笑着。帅气的脸上,写满了嚣张与桀骜。

    在青年身后,一字排开五个人,手里统一拎着寒光闪烁的开山斧,满脸的煞气。

    黑子脸色铁青,捂着腰缓缓爬起。当他的目光触及到青年长相以及身后小弟手中的开山斧时,不由得面色一变,目光顿缩,咬牙蹦出四个字:“天门火天!”

    听到黑子的话,周围蠢蠢欲动的野狼帮小弟,也都顿住脚步,握着刀的手微微颤抖几下。

    “黑子,我火天的兄弟,你也有资格砍?”火天脸上的冷笑化为狞笑,一步步向着黑子走去。

    黑子向后退了几步,扔下场面话:“火天,我黑子今天认了,这件事情,我老大会和你谈的。我们走!”

    “站住!”火天阴冷的声音响起:“想走?那也得看我兄弟有没有意见。”

    萧风表情似笑非笑:“阿天,貌似混的不错啊,呵呵。”说完,松开林琳的手,张开了双臂。

    火天咧咧嘴:“风哥!”此时他脸上哪还有刚才的阴冷,满脸笑容走到萧风面前,与萧风狠狠地拥抱在一起。

    黑子站在那里,动也不敢动,脸色变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周围的野狼帮小弟,不知道何时都收起来砍刀,围在了黑子的周围。

    “黑子哥,怎么办?砍他们吗?”一愣头青小弟凑在黑子耳朵旁,低声道。

    黑子扬手一耳光扇在小弟脸上,低声喝道:“你他妈不长脑子?那是天门老大火天,你去给我砍个试试。我们先回去,告诉老大这里的事情。哼,天门,等着我野狼帮的报复吧!”

    小弟捂着脸,满脸委屈的退后几步,不敢再说话。

    萧风与火天两人,久别重逢,谈笑风生,似乎把黑子等人遗忘了,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这种无声的侮辱,让黑子有些抓狂:“妈的,我们走。”场面话都不敢再留,就准备灰溜溜的离开。

    “嗯?我让你们走了吗?”火天转过头,目光中尽是轻蔑。

    黑子脚步一顿,恼羞成怒吼道:“火天,不要以为我黑子怕了你!妈的,这小子杀了我们野狼帮十几人,这件事情,我老大不会这么算了的!”黑子豁出去了,要不然这点脸可真就在这丢尽了。

    “野狼吗?黑子,我今天放你走,带句话回去给野狼。这件事儿我火天扛下了,他如果想报仇,那尽管来找我火天。好了,你们都滚吧!”火天摆摆手,像是驱赶苍蝇般。

    黑子浑身颤抖着,最后一跺脚:“我们走!”带着人,狼狈离开。

    萧风拍了拍火天,随口问道:“阿天,我几年没回来了,这野狼帮什么来头。”

    “呵呵,风哥,走,我们找地方喝酒去,边喝边聊。”火天扫了眼周围看热闹的人群,笑着说道。

    萧风点点头,拉住林琳的手:“走吧,林琳,没事了。”

    “嗯。”林琳脸色有些晕红,任由萧风牵着她的手。

    “吆,嫂子好。”火天满脸笑容,冲着林琳打招呼。“嫂子,您贵姓?”

    林琳听火天叫她‘嫂子’,脸皮更红,低下头去。

    萧风抬脚向着火天踹去:“你小子,别乱叫。这是我干妹子,叫林琳。”

    “哦哦,都懂得,都懂得。嘿嘿。”火天邪笑着,显然不相信萧风的话。这年头,干爹都变味了,别说干哥了。

    听到萧风说自己是他干妹妹,林琳心中涌起一股小小的失落,但随即被她压在了心底。

    “都收起来吧,我们走。”火天对几个小弟摆摆手,让他们收起斧头。

    “哼,黑社会聚众火拼,还想走?都给我站住!”就在众人刚转身准备离开时,身后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

    萧风心里挺郁闷,妈的,刚才老子被人差点群殴,怎么就没看到人民警察呢?现在完事儿了,又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蹦出来了。

    转头一看,吆,还是熟人。“哈喽,美女,我们又见面了。”

    世界还真小,这警察竟然是萧风公交车上遇到的警花韩爽。

    韩爽见有人对自己打招呼,再仔细一看,不由得俏目含煞:“臭小子,是你!”说话间,亮出手铐。

    “韩爽,那小子得罪你了吗?我去给你抓过来。”韩爽身边的年轻警察,指着萧风问道。

    韩爽盯着萧风,咬牙切齿:“上次把我铐在公交车上的,就是他!”

    青年一听这话,立刻知道表现的机会来了。“啊?就是他?我现在就抓住他给你出气。”拔出随身的警棍,向着萧风冲去。

    萧风眉头皱起,这是哪蹦出来的一傻逼?竟然拿老子来讨女人欢心?冷笑着,右手抬起,向着警棍抓去,随后右脚闪电般飞出。

    青年警察见对方竟然准备抓自己警棍,大怒着:“打死你!”这话刚落地,警棍再也砸不下去,还没等他震惊,肚子上仿佛被巨锤撞击,一阵撕心的痛楚传遍全身,立刻发出惨叫。

    “小子,别以为穿这么一身皮,就觉得多牛逼!”萧风趴在警察耳朵旁,冷声道。

    一瞬间的功夫,自己同事就落在了萧风的手里,不由得让韩爽大惊。“住手,你要袭警吗?!”同时,拔出了配枪!

    “袭警?我可没有,我是正当防卫。”说完,手一抖,青年警察被萧风扔了出去。

    韩爽见这人如此猖狂,不由得怒了:“今天我一定要抓你回去!”

    “是吗?我火天的兄弟,你们也要抓?唉,现在的小警察素质越来越低。”火天嘟囔着,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说了几句。

    这边火天刚撂下电话,那边韩爽的手机就响了起来。韩爽接听说了几句‘是’后,挂断电话,脸色冰冷,瞪着萧风。

    “希望你下次不要落在我手里!”韩爽扶起上的同事,拉着他头也不回的离开。

    萧风撇撇嘴,这女警对自己,似乎有很大的意见啊,真是有点意思。

    “走吧,风哥,今天好好喝几杯去。”火天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酒楼:“就那里吧。”

    萧风没什么意见,林琳更是惟萧风命是从。一行八人,向着酒店走去。在期间,火天打了几个电话,开始召唤兄弟。

    选了豪华包间,点完菜,倒上酒。火天略显激动的看着萧风:“风哥,我们四年没见了吧?”

    萧风笑了笑,点头:“是的,四年没有回来了,兄弟们都好吗?”

    火天,萧风的发小儿,铁哥们。什么是发小?那就是从小一起尿尿和泥玩、穿着一条裤子长大的。

    “嗯,都挺好。风哥,这次回来,不走了吧?”火天扫了眼林琳,小心的问道。

    萧风摇摇头,端起酒杯:“走,在九泉待三个月!来,兄弟们,喝酒!”

    火天深深看了眼萧风,重重点头:“无论如何,我都是你的兄弟,这条命也是你的!以后用得着,随时来用!干杯!”仰头干掉了杯中的酒。

    萧风心中感动,没有说话,一口干掉杯中酒。男人嘛,话不需要太多,一切都在酒里!

    酒杯刚放下,门打开,从外面走进两个青年。

    “阿天,火急火燎的找我们什么事情?难道你老婆难产了?”在整个天门,敢如此对火天说话的,只有两人,张羽和林默。

    张羽个性张扬,满头银色长发,嘴角浮现着一抹邪笑;林默犹如木头,沉默寡言,但绝对够兄弟,有担当!

    “尼玛的,怎么说话呢?你老婆才难产呢!”火天翻了翻白眼,瞪着张羽。

    萧风缓缓站起,看着另外两位发小儿:“小羽子,木头……”

    听到这个称呼,张羽林默猛地愣在那里,眼睛爆发出一团精光,射向萧风。

    “风哥?”张羽指着萧风,略显迟疑,随后涌现出兴奋与激动!“妈的,你终于舍得回来了?!”羽少快步走到萧风面前,忽然给了萧风一拳,眼圈通红的吼道。

    林默站在原地,嘴角抽搐着,眼睛也红了。“阿风。”他是火天三人中,唯一不叫风哥的人。

    火天也咧着嘴,站在一旁。要不是当时有黑子等人在场,估计他见到萧风的反应,也比两位兄弟强不了多少。

    萧风挨了一拳,脸上的笑容更胜,搂住张羽的脖子:“兄弟,是的,我回来了!”

    林琳坐在旁边,美目流转,看着嬉笑打闹的四兄弟,眼圈也泛红。

    萧风一转头,看到林琳眼圈发红,疑惑道:“林琳你怎么了?”

    “我被你们感动了~”林琳可怜兮兮的说道。

    “……”几人相对无语。

    张羽甩了甩银色长发,看着林琳,弯腰鞠躬:“小嫂子好,我叫张羽。”

    “林默。”林默依旧惜字如金。

    萧风苦笑,这林默还是一如既往的木头啊!“木头,你可不能继续木头下去了,要不然哪有女孩喜欢你。”萧风谆谆教导道。

    林默只是咧嘴笑了笑,没有说话。

    因为有林琳的存在,兄弟四人也没说些其他的,随便聊着。

    一场酒,喝到华灯初上,兄弟几人才撂下酒杯。

    最后哥几个没喝尽兴,一商量,接着去酒吧喝。当然,泡吧不能带着林琳,何况兄弟几人还有事情商量。

    萧风开车把林琳送回别墅,火天派了二十个天门的精英小弟保护林琳。兄弟四人,开着法拉利,直奔南城最大的酒吧‘十二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