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玩美房东 > 正文 第七十四章 日本死士

正文 第七十四章 日本死士

    第一卷 窝边种草的美好生活

    第七十四章 日本死士[1/1页]

    地狱火后院的小黑屋中,摇曳着昏黄色的灯光。www.lingdiankanshu.com

    萧风坐在椅子上,眼睛盯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狙击手。在他的身边,是一支狙击枪,型号果然是M1500大口径狙击步。

    “说吧,谁派你来杀我的。”萧风点上烟,淡淡的问道。

    狙击手梗着脖子,目光凶狠的瞪着萧风。

    “在我面前装硬汉?呵呵,我可以告诉你,死在我手里的硬汉,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萧风缓缓站起,一口浓烟喷在狙击手的脸上。

    狙击手依旧瞪着萧风,没有说话,看来是打算一硬到底了。

    萧风看了狙击手一眼,找出一张名片,拿出手机,拨通了号码:“喂,贞子,是我,萧哥。你没在外面做兼职吧?呵呵,过来帮我个忙,地狱火。额,不是兼职,过来帮我翻译一下日语,好,我等你。”说完,挂断电话。

    萧风注意到,当他说到‘翻译日语’的时候,狙击手的眉角跳动了一下,看来这小子果然是日本人!

    “硬汉,你是日本人是吧?呵呵,我也知道,你能听明白我说的话。”说完,蹲下身体,右手猛地捏住了狙击手的下巴,让他嘴巴张开,从他嘴里摸出一颗假牙。

    当萧风目光落到手里假牙时,脸色变了变:“氰化钾,日本死士!”果然,自己的所有猜想全部都得到了证实。

    氰化钾是一种剧毒药物,沾血以及伤口就能释放毒性,瞬间让人身亡!这种嘴里含着氰化钾的日本人,他曾经在日本东京见到过,都是不成功便成仁死士!

    “看来,渡边三郎果然来九泉了!妈的,老子却跟在他屁股后头当猴子耍!”萧风已然确定,派死士前来杀自己的,就是渡边三郎。只是,渡边三郎是如何知道自己也在九泉呢?难不成……?!

    狙击手见毒药被取走,脸色惊变,剧烈的挣扎起来:“八嘎,还我的(日)!”

    萧风冷笑,回到椅子上,不再理狙击手,而是看着手里的假牙。

    “这什么东西?你怎么把他的假牙给搞下来了?”张羽有些好奇,伸手就要去碰。

    萧风一巴掌拍掉张羽的手,严肃说道:“别碰这东西,剧毒!这玩意见血即死,你找死吗?”

    张羽一听,冒出了一身冷汗:“啊?我擦,这小子把这毒玩意放嘴里干嘛。”

    “他是日本某些势力培养的死士,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态,被抓或者被问刑的时候,就会咬破舌头中毒自杀。”萧风轻轻把手里的假牙放下,解释着说道。

    张羽看着那颗假牙,有些心有余悸:“那他刚才怎么不自杀?”

    萧风笑了笑:“因为他还抱着和我同归于尽的想法,又怎么会舍得死。”说着话的时候,他眼睛中的杀机一闪而逝。

    狙击手听到萧风的话,脸色再变,不敢再抱有奢望,猛地挣扎着站起来,向着萧风就准备撞过来。

    站在萧风旁边的妖刀,跨前一步,伸出右手,一把揪住了狙击手的脖子,狠狠的向着地上砸下。

    “要不是看你还有用,你现在已经死了!”略显妖异的脸上,浮现出嘲弄的笑容。

    火焰女拍了拍妖刀的肩膀,媚笑道:“让我来吧。”说完,走到狙击手身旁蹲下,两只弱若无骨的手,按在了狙击手的下巴处,轻轻一动,先把他的下巴给卸了下来,以防他咬舌自尽。

    随即,双手分别按在了他的胳膊上,大腿处,纷纷把骨节都给他卸了下来,让他倒在地上,再也不能动了。

    看着栽倒在地上惨叫的狙击手,张羽擦了把冷汗,暗道下手好狠的娘们啊。“风哥,这娘们是谁啊?”趴在萧风耳边,低声问道。

    萧风这才恍然想起,还没有把妖刀两人介绍给张羽呢,忙给双方简短的介绍了一番。

    张羽拍了拍妖刀的肩膀,随便客套了几句后,看向火焰女,张开双臂,拥抱了一下:“妹子,身手不错,以后在九泉遇到事儿,随时报我的名字,外面谁都得给我羽少几分面子的。”

    “小子,看你是风哥兄弟的份上,我警告你一句,千万不要随便抱我,要不然我会不高兴的。”火焰女冷着脸说道。

    张羽一愣,不服气的问道:“如果不是看在风哥的面子上,我抱了会怎么样?还有,你不高兴又能怎么样?”

    “那你这一次就得变太监,信吗?我不高兴,可是会杀人的哦,小弟弟。”火焰女说完,冲着张羽抛了个媚眼,目光向下看去。

    张羽顺着火焰女的目光向下看去,这一看之下,不由得吓得脑门上冒出了冷汗,讪笑着:“嘿,姐姐,我和你逗着玩的。以后我在九泉被欺负了,我报你名字,我请你帮忙,好不好?”

    刚才还趾高气昂的张羽瞬间怂了,没办法,估计谁裤裆处被顶着一把锋利的匕首,都得怂了。

    “嗯,小弟弟,乖哦,有事儿尽管来姐姐,我给你打个八折哦。”说完,火焰女收起了匕首,媚笑着说道。

    萧风笑了笑,转头看着妖刀:“妖刀,你没打算和火焰女结婚?”

    妖刀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用力的咳嗽一声:“额,暂时还没这个打算。”

    火焰女撇撇嘴:“也不知道是谁在沙滩上求婚,我没答应来着。”

    张羽满脸尴尬,搞来搞去,这是个有夫之妇啊!刚才还守着人家对象调戏,真是太不应该了。“哎呀,哥们,真对不住,呵呵。”

    妖刀摇头笑笑,表示没什么。

    “啪。”敲门声响起,小刀带着贞子从外面走了进来:“风哥,人到了。”

    萧风站起来,冲着贞子笑了笑:“贞子,这次麻烦你了。”

    贞子点点头,目光扫过倒在地上抽搐的狙击手,面色无异的看着萧风:“呵呵,萧哥,需要我给你翻译什么?”

    “翻译他的话,没问题吧?”萧风指了指狙击手:“可能过程会血腥一点哦。”

    贞子无所谓的笑了笑:“放心吧,我会是一个尽职的翻译。”

    萧风压下心中的惊讶,点点头:“那就开始吧。妖刀,给你个任务,撬开他的嘴巴,让他说出我想知道的一切,有问题没有?”

    妖刀轻轻抚摸了一下脸上的昙花,笑着摇摇头:“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说完,向着狙击手走去。

    “临行刑前,本着人道主义,我想问一句,你是打算受完罪后再说出来呢?还是现在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妖刀蹲在狙击手面前,伸出修长白皙的手,揪住了狙击手的头发。

    “八嘎,死啦死啦滴!”狙击手大骂,张嘴一口唾沫向着妖刀脸上吐来。

    妖刀偏头躲了过去,拍了拍狙击手的脸:“很好,呵呵,接下来我们玩点好玩的。”

    贞子这个翻译,很是尽职。“萧哥,他刚才说,混蛋,死吧!”

    “……”屋内所有人都有些无语,这句话抗日电视剧上天天演,不用翻译也都知道什么意思。

    “额,贞子,这种不用翻译,我们懂。”萧风勉强笑了笑,说道。

    贞子点点头,不再说话了,认真看着狙击手,准备翻译。

    此时妖刀已经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针灸用的银针,抬起狙击手的手,从指甲中轻轻的插入。

    张羽撇撇嘴,有些不以为然:“这也没什么,是老套路,不过瘾啊。”

    妖刀笑了笑:“这才是开胃菜而已。”

    虽然是老套路,但狙击手还是疼的在地上挣扎颤抖起来。奈何四肢都被卸了下来,哪能挣扎得了,没一会时间,脸上就遍布汗水了。

    “这就疼了?真没用。”妖刀撇撇嘴,转头问道:“谁有火机,借我用用。”

    张羽把兜里的火机扔了过去,妖刀把玩着火机,一团火苗亮起,靠近了狙击手的指尖。

    火苗与银针接触,银针迅速的变红,随即变黑。再看狙击手,嘴里大声怒骂着,疼的有些筋疲力尽。

    贞子这次学聪明了,什么比如‘王八蛋、**的’甚至包括中国的国骂‘草泥马’,全部自动省略过去,没有再翻译。

    “说吧,谁派你来杀我的。”萧风缓缓问道。

    “八嘎!”

    “擦,妖刀,继续!”萧风冷笑连连,这种死士骨头都够硬。

    妖刀撇撇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动刑也是如此,没有专用的工具,效果总是不完美。“火焰女,把你的匕首给我用一下。”

    “你不是有刀吗?怎么不用你自己的。”火焰女有些不情愿的把匕首扔了过去。

    妖刀笑了笑:“我的刀,只用来杀人!”

    捡起地上匕首,拿起狙击手的手,邪笑着:“我会一点一点的把你的手掌变成骷髅哦。”说完,也不等狙击手反应,匕首飞速的转动着,短短不到两分钟,狙击手右手上的肉全部落在了地上,鲜血喷洒着,再看他的手掌,已经只剩下骨头。

    “现在该轮到胳膊了。呵呵。”妖刀慢慢转动匕首,向着手腕处划去。

    “我说,不要,我说!(日)”狙击手眼睛中尽是惊恐,他实在是不敢想象自己一刀刀被削成骷髅的样子。

    萧风点点头:“说吧,是谁派你来杀我的?”贞子连忙把这话翻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