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红色仕途 > 正文 第五章 一辆车子的猜测

正文 第五章 一辆车子的猜测

    草海县的县委书记高震山坐在越野车上,感受着这一路的颠箥,心情并不太好,想到副县长管玉贵的汇报,心里面就腻味得很,这春竹乡到底是什么了,刚搞出了一车人死去的事情,现在又差点发生了几十名学生被宿舍压死的事情,要真是出了这样的事情,自己的这个县委书记也就当到头了!

    县长去外县开会,自己只能先去春竹乡看看。www.lingdiankanshu.com

    揉了一下太阳穴,想到县里的事情,感到春竹乡的班子的确得好好的调整一下了。

    到底让谁来挑这个书记的挑子呢?

    再看看吧!

    车里的组织部长庞辉是高震山的人,坐在高震山的身边,偷偷观察着高震山的表情,明白这次春竹乡的班子应该进行调整了。

    车子快要进入乡里时,正在看着远处的高震山突然坐直了身体,眼睛就看向了刚刚超过了自己车子的一辆越野车。

    在这草海县里面还有人敢超书记的车?

    看到了高震山的表情,同车的人们全都神情一凝。

    超车的事情高震山到是没有太大的想法,关键的是他看到了那辆车子的牌照。

    经常跑省市,高震山对于车牌也很敏感。

    车子开得很快,已经进入到了乡里面,高震山的心中却有些不安了,省政府的车牌啊!

    到了高震山这个位置上的人,对于任何事情都有着极高的敏感性,虽然这车子很可能是路过,但是,谁又能够明白的说出这车子就不是要到自己的县里来做点什么事情。

    想到那车子的车牌,对于省政府的车牌有着一定了解的高震山就满是疑惑起来,省政府的车子怎么跑到了春竹乡了,这春竹乡难道已被省政府关注了?

    看到车子已转了一个弯过去,高震山又重新靠在了椅子上。

    车子朝着乡政府开去,高震山那种不安的心情更加激烈。

    春竹乡应该没有什么国道之类的,车子必然就是进入春竹乡了,到底去做什么呢?

    这时的叶泽涛已接到了上次清理野坟时陪同姓郑的中年人到来的三十来岁壮汉的电话,他已迎了出来。

    叶泽涛也是一个好朋友的人,既然答应了姓郑的帮他修坟,对方来了,自己自然就得好好的接待。

    走到乡政府门口的路边,就看到那辆上次开来的越野车停在了路边。

    壮汉早已站在了车边,看到叶泽涛过来,脸上难得的露出了笑容道:“郑老板走得匆忙,忘了把钱拿给你,还有碑上的刻写内容,老板叫我专门送来,你收一下!”说着就递了一个包皮包给叶泽涛。

    听到是送钱来的,叶泽涛微笑道:“花不了几个钱,找几个村民帮忙一下就行了!”

    虽然说着这话,还是接了过来。

    “里面有一万元钱,郑老板还专门写了一份石碑上的内容,还请你用心一些,老极让我代他感谢了!”

    这话仿佛就是命令似的,听着也多少有些不快,叶泽涛还是脸上带笑点了点头。

    把包夹在腋下,叶泽涛微笑道:“请郑老板放心,我会尽量搞好的,这钱嘛,到时我会记清楚账目,多退少补!”

    “我叫宁军,里面有我的联络号码!”这人朝着叶泽涛笑了笑,坐上车子已是快速离去。

    看着对方没有停留就快速离去,叶泽涛夹着那小小的包包摇了摇头。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那高震山的车子已经开了过来,远远的,坐在车上的高震山就看到那宁军递了一个黑包给叶泽涛,随之,高震山的目光更是看向了叶泽涛。

    这次高震山的到来并没有通知乡里面,因此,他的到来这乡里面的领导们并不知道。

    车子越来越近,宁军已经启动了车子。

    把叶泽涛的样子记下,高震山的目光送着那宁军的车子离去。

    越野车里面的组织部长庞辉这次同样看到了宁军递包给叶泽涛的情况,也算是看清楚了宁军越野车的情况,看到了那牌照,他的心中同样震惊,春竹乡竟然有着省政府的车子出入,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了!

    看了一眼一直目送着越野车离去的高震山,庞辉感到这件事情一定要好好的了解才是。

    庞辉也同样把叶泽涛的样子记了下来。

    叶泽涛这时也抬头看到了县里的这辆越车,刚从学校出来的叶泽涛根本就分不清楚省政府或是省里面的车牌情况,只是看到刚刚得到消息的副书记畅明伟跑着迎了出来。

    一看畅明伟都跑着迎了出来,叶泽涛也吓了一跳,匆忙中也夹着黑皮包跑了过去。

    县委书记不告而至,这可是把春竹乡的领导们吓个不轻,很快,从乡里各处就冒出了大大小小的领导们。

    “书记,您来了!”畅明伟双手紧握住高震山的手。

    脸上很是严肃,高震山道:“学校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正在组织重建工作!”虽然并没有去学校做事,畅明伟还是理直气壮地说道。

    也没有进乡政府,高震山点了一下头道:“我们直接到中学去看看!”

    大家都下了车子,在畅正清的带领下,一行人前呼后拥中向着中学走去。

    走过了叶泽涛身边时,高震山看了叶泽涛一眼,那庞辉也看了叶泽涛一眼。

    一直都暗中观察着高震山表情的畅明伟急忙说道:“这是乡里刚来的大学生,叫叶泽涛!”

    一愣之下,高震山伸手就握向了叶泽涛道:“就是那个察觉到了宿舍危险以后通知学校把学生搬离的叶泽涛?”

    畅明伟忙笑着道:“就是他了,要不是他的话,这次可能会出大事了!”

    听到这话,本来单手握着叶泽涛的高震山已是把另一支手也握了过去,双手一下子就握住了叶泽涛的手,用力一摇时,叶泽涛那夹着的黑包就掉落在了地上。

    看着黑包,再看着紧握住自己的高震山,叶泽涛一时间还真是不知道自己该捡起黑包还是继续握着。

    这时,一个让大家有些吃惊的情况发生了,只见组织部长庞辉已是躬身捡起了叶泽涛的黑包,微笑着递了过去。

    高震山用力摇了摇叶泽涛的手,更是用手轻轻拍了拍叶泽涛的肩膀道:“我代表县委感谢你啊!”

    发生的这事搞得乡里面的人们神情复杂起来,看着叶泽涛的眼神中就充满了各种的表情。

    “这狗日的叶泽涛竟然入了县委书记的法眼了!”

    看到叶泽涛接过了那黑包拎在手中,高震山微笑道:“小叶,一道去学校看看吧!”

    庞辉也主动过来,用手轻轻拍了拍叶泽涛的肩膀道:“小叶不错!”

    置身在领导们的包围中,叶泽涛心中苦笑,他知道这事肯定会引起乡里的领导们的想法。

    真是没有想到啊,本想与老师们一道看一部黄色电影,结果却变成了这样!

    叶泽涛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

    这时的县委组织部长庞辉却在心中嘀咕,刚才捡起黑包之后,他是暗中摸了一下黑包里面的内容,手感中竟然感觉到那黑包里面是一叠钱,感觉是一万元上下。

    黑包里面装了上万元钱!

    真是奇怪了!

    庞辉相信自己的手感,应该真是钱装在里面。

    目光在叶泽涛的身上看了一阵,庞辉心想,专门开着省政府的车子来给这小子送钱,难道是这小子的家里面的人怕他缺钱用,专门送来?

    如果真是专门送钱过来,这事可就决不一般了!

    真是没有想到啊,这县里面还藏着一尊大神!

    再想到对方做事很秘密的样子,庞辉也不敢轻易去询问。

    叶泽涛哪里知道这些事情,这次他是手拎着黑包陪着这些领导们向着学校走去。

    “小叶的家是哪里的?”高震山一边走着,一边看向叶泽涛问道。

    这时党政办的主任牛常胜感觉自己与县委书记直接对话的机会来了,急忙在一旁说道:“高书记,叶泽涛同志是我们县里面的人,大学生,党员,他的家是……”

    还别说,牛常胜对叶泽涛的家庭情况非常熟悉,很快就把叶泽涛的各方面情况介绍了一遍。

    “哦,不错,不错,难怪能够第一时间冲到第一线,党员的角度就是不同,小叶不错啊!”

    听完牛常胜的介绍,本来对叶泽涛有着怀疑的高震山和庞辉的心中就更加疑惑了。

    怎么回事,竟然会是这样的情况!

    无论是高震山还是庞辉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

    看了一眼已经恢复了平静,脸上带着微笑,风轻云淡样子的叶泽涛,高震山忍不住摇了摇头,心中暗想,决不会那么简单。

    庞辉就更加不相信叶泽涛仅只是这样的一种背景,如果仅只是这样的背景,叶泽涛又怎么可能与那省政府拉上关系。

    这小子不可小视啊!

    不得不说官员们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把许多的事情复杂化。

    高震山想得就更多了,如果叶泽涛真的有着省里的强大背景的话,通过他也许还能够给自己拉上一条关系线,宁可信其有!

    来镀金的?

    还是暗中来镀金的!

    高震山已经有了这个定论。

    看了一眼庞辉时,早已对高震山的表情有着研究的庞辉微微点了一下头。

    一行人很快来到了中学里面。

    看到那倒塌的宿舍,高震山的脸上表现出了一种沉重,阴沉着脸看了一眼,然后走进了教室看望了那些搬入教室的学生,用手摸着一个学生的头道:“孩子们是我们的希望,一定要千方百计把倒塌的校舍恢复过来,县里会拨出一笔资金用力学校的恢复重建,同志们啊,一定要重视教育,一定要把孩子们的生活搞好……”高震山讲得很是动情。

    讲了一阵,高震山看了一眼人群中的叶泽涛,大声道:“这次小叶同志面对危险挺身而出,挽救了几十个孩子的生命,其情感人啊,宣传部门要对这件事情进行宣传,我们的党就是需要大量这样优秀的党员,我们一定要大力培养这样的优秀同志!”

    叶泽涛有些发愣地看着高震山,他还真是没有想到高震山对自己的评价有那么高。

    不要说是叶泽涛没有想到,乡里的领导们谁又会想到这事,全都把复杂的目光看向了叶泽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