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红色仕途 > 第六章 要嫁人的初中生

第六章 要嫁人的初中生

    送走了县委书记一行,中学的事情并没有人去管,全都交给了牛重忠去负责,今天的乡里各村都来了不少的家长,学校显得非常热闹。

    对于乡里的那些领导们来,现在已是进入到了关键的时候了,县委书记都亲自来看了一下,相信要不了多长时间,乡里班子的盘子就将定下。

    暂时主持工作的副书记畅明伟话都没有交待一句就匆匆赶向了县城。

    人大主席方贵财大有一种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味道,一直都在县城女儿那里住着,时不时才来一趟,人武部长苏中全到是到县里去开会去了,乡里面现在已是无头的状况。

    副乡长们就更加乱了,机会就在这时,也都离开了乡里。

    就在高震山一行离开不久,乡里面大大的领导们都找了不同的借口向着县城而去。

    看着空空的乡政府,叶泽涛掏出香烟燃,心中就在想,现在的官员到底有几人是把心用来为老百姓服务上的!

    牛常胜这个主任也稳不住了,也不知道他跑到了什么地方。

    同一办公室里面,这时只剩下了叶泽涛和方怡梅。

    看到就连那姜国平都找了一个借口往县上跑去了,这方怡梅却没有动静,叶泽涛多少也感到有些奇怪,当然,他并没有主动去询问。

    “泽涛,在想什么?”叶泽涛没有询问,反而是这方怡梅主动问了起来。

    方怡梅现在也有些看不明白叶泽涛了,自从县委书记高震山来到了春竹乡把叶泽涛表扬了一下之后,方怡梅就有一种感觉,感到这叶泽涛这次可能会有一些好处得到。

    难道叶泽涛就因为救了孩子们的事情拉到了高书记的这根线了?

    方怡梅明显对政治是一个敏感的人,她有一种感觉,这个一直没被自己重视的叶泽涛可能会有一个大的飞跃。

    心中一愣,用“泽涛”这样的称呼方式还真是少见,从方怡梅的嘴里冒出了这个称呼就更加少见了。

    抬头看向方怡梅时,只见方怡梅今天穿的是一套裙装,胸口微露,那白嫩的肌肤透着一种青春气息。

    叶泽涛笑道:“都去活动了,你怎么不见动静了?”

    叹了一口气,方怡梅道:“这次春竹乡门的事情太多,我估计高书记对我们乡很恼火,不进行一次大的调整是不可能的了!”

    “乡里的确需要尽快配上班子,不过,这事并不是我们这些人物操心的。”叶泽涛笑着道。

    “高书记亲自插手春竹乡的事情了!”方怡梅的脸上现出一种怪异的表情。

    叶泽涛一愣之下明白了方怡梅的想法,高震山对于一个乡的班子配备根本就不叫插手,而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话落到了方怡梅的嘴里,其意思就是原来应该是基本议了一些人选,发生了事情之后,高震山对于原来的那些议过的人选有了新的打算。

    叶泽涛看了看方怡梅,有些明白她不再去活动的意思了,看来她背后的人已经回了她的话,这次的春竹乡事情估计一般的人都不敢轻易来沾边,这样看来,方怡梅背后的那人应该也不想随便沾上春竹乡的事情。

    这样几句话,叶泽涛多少有些明白,方怡梅的后台并不硬,至少不是县委常委中人。

    “可能吧!”叶泽涛答了一句。

    “你这没有背景的人怎么就那么难呢?”方怡梅问了一句。

    这话叶泽涛还真是不太好回答,微笑道:“有碗饭吃已经不错了,比起我的许多同学,很满足了!”

    没有话,方怡梅突然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

    叶泽涛发现方怡梅的脸色很不好看,眼睛里面仿佛还有泪光闪动。

    看着方怡梅那美好的身子已经快步走了出去,叶泽涛叹息了一声,他理解方怡梅的想法,乱了那么一阵,估计也付出了不少的东西,结果到了最后连一个党政办主任这样的位子都没有混上,心里面肯定憋闷得很。

    办公室已经没人了,叶泽涛也不打算自己独自一人守这办公室,就算是上面的人打来了电话,找不到人的话,打板子也打不到自己的身上。

    把门拉上,叶泽涛朝着中学走了过去。

    今天那么多的家长跑来了学校,相信今晚上学生们的情况会有一些好转。

    一路上见到不少认识不认识的村民,大家都会热情地与叶泽涛打个招呼,仿佛一夜间叶泽涛已经成了乡里极受欢迎的人了。

    走进了中学的大门,看到的是不少村民正在学校里面走动,更有一些村民扛着一袋米缴给学校,用以换取学生打饭的饭票。

    四处看了一阵,叶泽涛走回自己的宿舍。

    刚走到宿舍门口,叶泽涛就发现有三个女学生正等在自己的宿舍门口。

    抬头看去时,只见其中一个女生显得很是伤心的样子。

    “杨玉仙,你们有事吗?”

    那伤心的女学生就是那个贫困家庭的女生杨玉仙,叶泽涛问了一句。

    听到叶泽涛的声音,三个女生全都抬头看向了叶泽涛,那杨玉仙的泪水一下子就流了下来。

    “进来话。”打开门把三个女生让进了宿舍。

    一进入宿舍,那杨玉仙已是悲声道:“叶老师,我不能再上学了!”

    叶泽涛一愣,自己昨天不是送给了他们被子了,怎么又不上学生,问道:“怎么突然不上学了?我不是对你们过吗,要改变会运就得靠你们自己,对你们来,改变命运的一条道路就是好好的学习,学到更多的知识!”

    “叶老师,我爸让人带话来了,是家里养不起我,要让我回去嫁人了!”

    听到这话,叶泽涛真的是震惊了,目光在杨玉仙的身上看了过去。

    还别,这杨玉仙完全就是一个美人的样子,长得很是漂亮。

    农村的孩子都成熟得早,没听到这话时叶泽涛还把她们看成是孩子,听了这话再看向这几个女生时,这才发现她们的身形仿佛都已长开了。

    可是,才十五岁啊!

    “你才十五岁,怎么就嫁人了!”

    旁边一个女生道:“叶老师,我们农村十五岁嫁人的很多,家里穷,没办法的时候都会嫁人!”

    看到她们把嫁人得那么自然,叶泽涛有些无语了。

    擦了擦泪水,杨玉仙道:“叶老师,我想上学,我不想嫁人!”

    看着杨玉仙脸上现出的一种无助和渴望的眼神,再想到她们三个女生一直守在了自己的宿舍门口时,叶泽涛明白了,现在自己在杨玉仙的心中就是一个为她遮风挡雨的存在,她们的心中肯定是把自己看成了唯一能够帮助她们的人。

    自己现在就是她们的天,如果自己不去帮助她们,这天就算是完全塌下了!

    “你家住在什么地方?”叶泽涛的心中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他无论如何也不希望一个这样的孩子失学。

    听到叶泽涛这话,本来已经无助的杨玉仙那眼睛里面顿时散发出一种喜悦之情。

    “玉仙家离这里有四时山路!”一个女生道。

    看了看天色,叶泽涛站起身来对三个女生道:“你们都是一个村的?”

    另两个女生摇了摇头。

    “谁来代话的?”叶泽涛又问道。

    “是我的三叔!”

    在三个女生的带领下,叶泽涛找到了正在那里缴学生粮食的杨玉仙三叔和她三叔的一个儿子。

    知道叶泽涛就是救了孩子的乡里干部,杨玉仙的三叔到是显得很是恭敬。

    “我叫杨根财,这个身上破烂的农民仿佛没有见过多少世面,看到了叶泽涛就显得有些紧张。

    找了一处长条凳子坐下,叶泽涛发了一支香烟给杨根财道:“玉仙的学习很不错,如果继续学习,她很有前途。”

    抽了一口烟,杨根财那脑门上紧皱着的皱纹更深了许多,人本来就黑,这时仿佛已是愁成了一团。

    干脆不坐凳子了,蹲在了地上道:“村里穷啊,每次缴来的孩子们粮食都是几家人省下来的,能够让他们识几个字已经不错了,玉仙的家里,她的母亲身体不好,没劳动力,就她父亲一个拉扯着二个孩子,她们家的儿子也要读初中了,这一读初中就需要备上孩子的口粮,为了玉仙的读书,借了不少的粮食了,玉仙如果嫁了人,可以还一部分粮食,也能够帮助到家里,难啊!”

    叶泽涛虽然知道孩子们贫困,到了这里那么一段时间,还真是没有到过山村里面,想了一下道:“今晚我同你们到玉仙的家里去看看吧。”

    了头,杨根财道:“我缴了粮食就与你一道去。”

    叶泽涛打了一个电话向牛常胜请了一个假,牛常胜现在乱他的事情也忙不过来,对于叶泽涛的请假也就同意了。

    打完电话,看到杨玉仙站在那里可怜惜惜的样子,叶泽涛微笑道:“既然你相信叶老师,叶老师就一定会支持你上学,只要你努力,不要是初中,就是高中和大学,叶老师也会支持你!”

    “真的?”杨玉仙不相信似的问道。

    轻轻拍了一下杨玉仙的肩膀,叶泽涛道:“把心用在学习上吧,叶老师去你家一趟,一定让你的父亲同意你上学!”

    看到杨玉仙禽着泪水的样子,叶泽涛的心中很是难过,自己的力量到底能够帮助得了多少人呢?

    就在这个时候,叶泽涛突然生起了一种不择目的向上爬的冲动。

    叶泽涛感觉到自己的手中必须要掌握更大的权力,才能够帮助到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抽着香烟,看着这忙碌着的村民们,看到的是大家那贫困的样子。

    春竹乡必须要有一个大的发展才行啊!

    ```````

    别忘了投推荐票,拜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