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红色仕途 > 第三十章 想开除叶泽涛

第三十章 想开除叶泽涛

    “叶泽涛,你是怎么回事!敢带人去打人!”

    林民书的电话打到了叶泽涛的手机上,开口就震怒非常。

    开了县委的那个会之后,林民书就知道自己的软弱搞出问题了,躲在家里连乡里也没去,打算看看能不能通过高震山的老婆缓和一下关系,林民书还是与高震山的夫人是同学,在学校时也有过那么一男女间的情况,只是后来分手了,虽然是这样,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在一次同学聚会上有重演之势。

    他在这里打了电话给高震山的夫人,那边也答应缓和一下这关系,可是,事情还没有做,他就接到了温芳打来的电话。

    在电话中,温芳直接就告诉了林民书,乡里的叶泽涛参与把市委书记盛正丰的儿子盛国飞打伤了,现在盛国飞住进了医院。

    接到电话,林民书真的是震惊了,穿上衣服就冲到了医院。

    看到纱布包着的盛国飞,林民书把叶泽涛恨得牙痒,一想到叶泽涛在会上不给自己面子的情况,再想到是自己乡里的人打了市委书记的儿子时,林民书本来就软,心里面就慌了,一个电话就打到了叶泽涛这里。

    接到了林民书的电话,叶泽涛道:“林书记,这事崔县长已有处理,我正停职中。”完这话,想到市委书记会下台,高震山又不待见林民书时,叶泽涛道:“林书记,我正在山里,这里信号不太好,我先挂了。”

    完话,叶泽涛把电话就挂了。

    根本就没有想到叶泽涛敢挂自己的电话,林民书看着手机半天都无法想明白这事,心中一口气就憋得难受。

    看到站在一旁的温芳,林民书道:“乡里必须严肃处理这事!”

    温芳这时的脸上表情却很是复杂,严肃处理叶泽涛她是赞同的,可是,她又非常担心这个叶泽涛的脾气,万一逼得急了,叶泽涛把自己与盛国飞的事情抖出来,这对于自己的仕途就非常不利了。

    “嗯,这事林书记了算。”温芳的话就得有些把事情推给林民书的意思了。

    林民书到是没有想那么多,现在他的心里面对叶泽涛是恨极了,借着这次机会收拾一下叶泽涛也是他最想做的事情。

    两人正在话间,就见一个长得富态的中年女人已是匆匆在几个人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这女人全身上下穿金戴银的,脸上现出一幅紧张的表情。

    一进入到病房,看到躺在床上吃着水果的盛国飞,这女人就惊呼起来:“飞,谁把你打成这样的?”

    盛国飞其实也就是一些皮外伤,检查了之后并无大碍,住在这里就是想出一口气而已,看到自己的母亲到来,他顿时大声道:“妈,你不知道,这草海县太乱了,混混公然在馆子里面打了人,现在屁事都没有!”

    盛正丰的这个夫人一直以来就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听到这话,看向了跟来的盛正丰秘书道:“张,打崔永志的电话,把他给我叫来!”

    没用多长时间,县长崔永志就赶到了医院,一看到盛正丰的老婆郑香兰来了,崔永志急忙迎上前去大声道:“郑局长,您来了也不通知一声!”

    这女人是劳动局的局长,也是一个人物,看向了崔永志,郑香兰就大声道:“崔县长,我再不来的话,我儿子都被人打死了!”

    盛正丰的秘书张凌宏看向了崔永志道:“盛书记到省里去开会了,临上车前要求我来处理这事,我崔县长啊,盛书记对草海县的治安是极为关心的!”

    这话得崔永志的头上已是冒出汗来,张凌宏的话他当然明白内里的意思,盛书记对这事是非常不满了,如果处理不好的话,真是很难给盛书记一个交待。

    “张秘书,此事我已责成公安局进行调查,当事的几个打人者也已控制起来了。”

    “那个叫叶泽涛的子呢?”盛国飞看到自己的母亲到来,更加嚣张起来。

    崔永志虽然心里不舒服,还是认真道:“据公安局调查,叶泽涛当时并没有动手,但是,鉴于他也是当事人之一,县里已经对他作出了停职检查的决定,现在叶泽涛正在反省中。”

    “狗日的叶泽涛,要不是他从中挑拨,我也不会被打成这样,一定要开除他的公职!”盛国飞不依不饶地道。

    目光在郑香兰的脸上看了看,崔永志道:“郑局长,当时有许多县里的干部看着的,叶泽涛并没有太出格的行为啊!”

    这话时,崔永志在心里腹诽不已,明明是你盛国飞想玩别人的女朋友才搞出来的事情,真以为你老子是市委书记就为所欲为了?

    当然了,崔永志是不敢出这话的。

    郑香兰本身在就是一个嚣张的人物,大声道:“崔县长,老盛对这事很关注,你们县委不会包庇一个打人的干部吧,我把话在这里,如果你们不能够正确处理这事,我只好请市里介入了!我就不相信了,打了人还能逍遥法外了!”

    崔永志听到这话,顿时感到了压力,看到郑香兰不依不饶的,想到了背后是强大的盛正丰时,咬了兄弟牙道:“请郑局长放心,也请盛书记放心,草海县是有战斗力的,我们有能力处理好这事。”

    安抚好了郑香兰,崔永志直接就来到了高震山的办公室。

    看到高震山,崔永志就显得非常严肃道:“高书记,刚才我去了医院,郑香兰局长和张秘书都在医院。”

    他知道高震山明白自己所的情况,坐在那里就看向了高震山。

    “他们是什么意见?”高震山问道。

    “要求开除叶泽涛的公职。”

    高震山就是一乐,道:“老崔啊,开除一个干部的公职是随便就能够做的?具体的情况你不可能不知道,当时叶泽涛在这事中的经过已经找到了不少的干部进行了询问,他真的达到了开除的地步?”

    “叶泽涛只是试用期间!”崔永志为了讨好盛正丰,只好这样道。

    高震山心想你崔永志想讨好盛正丰,我没必要讨好于他,反正就不是一条线上的人,严肃道:“干部的任用是有着严格的规定,如果县里真的把一个干部就这样随便进行开除,我们的广大干部们会怎么样看县委,我们的群众会怎么样看县委,我认为决不能够轻易做出任何的决定!”

    刚到这里,高震山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拿起电话,高震山听了一阵,脸上的表情就怪异起来。

    放下了电话,高震山再看向崔永志的表情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有了改变。

    “老崔,我作为县委书记,只要我在一天,就决不可能容许在我们的县里出现随意开除干部的行为,我正想跟你交换一个意见,叶泽涛同志在这件事情里面并没有任何的错误,让他停职的决定也是错误的,我已要求叶泽涛同志立即展开工作,现在春竹乡的事情千头万绪,对于一心赴在工作上的同志就要进行保护,决不能够让他们受到任何的委屈!”

    崔永志有些愕然地看向高震山,他能够感觉出来,高震山一下子强硬了起来。

    目光就看桌子上的那部电话,崔永志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肯定出了什么事情了。

    本来崔永志的想法是高震山如果不同意自己的意见的话,就要求用常委会来表决,到时就由不得高震山了,现在他搞不明白情况之下,也就没有坚持自己的想法。

    这样也好,总有一个人在前面!

    崔永志走出高震山的办公室之后,心中一下子沉重了起来。

    崔永志在这里搞不清楚情况,高震山的心里却已是震惊了。

    看到崔永志走了出去,高震山自语道:“真的出事了!没想到啊,还真是出事了!”

    刚刚是自己的一个市里的同学打来的电话,这个同学是市委办副主任莫**,电话中就了一个事情,市委书记盛正丰在到了省里之后就被省纪委双规了。

    右手在桌子上不断敲击着,高震山的头脑里面想到的就是叶泽涛早在之前就告诉了自己盛正丰要出事的情况,当时自己还认为此事决不可能,现在看来叶泽涛获得消息的渠道很核心了!

    没想到啊!

    感受到了叶泽涛的强大后台,高震山嘴角露出了笑意,能够事先就知道盛正丰要出事的人难道会怕一个市委书记的儿子?

    想到自己一直以来与叶泽涛的友好关系,再想到这次叶泽涛在会上帮助自己保住了面子的情况,高震山知道,自己应该进一步加强与叶泽涛的关系。

    这个叶泽涛看来应该好好的用一下,也许通过叶泽涛,自己还能够挂上更重要的人物。

    至于盛正丰儿子被打的事情,现在盛正丰都出事了,正是趁机打落水狗的时候,先听听市长的意思再了!

    想到县里的情况,高震山的心情非常不错,从现在开始,崔永志再也没有了强大的后台,看他还怎么与自己斗?草海县的天要变了!

    高震山还想看看崔永志的表现,最好就是崔永志强势一些去整叶泽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