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红色仕途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谣言

正文 第七十一章 谣言

    叶泽涛并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会搞得与自己的想法天差地远,他只是知道林民书到了县城了,并不知道林民书跑到县纪委去了。www.lingdiankanshu.com

    林民书走了,钟守富也早走了,这乡里面又恢复了宁静。

    奇怪了!

    叶泽涛有些不解地看着楼下的那院子,自己把那东西放到了林民书那里,并没有看出林民书有任何异常的情况啊!

    很快,叶泽涛就把这事抛到了一边,反正林民书既然要动,自己就决不可能忍气,温芳是要拉拢住的,那个韩副书记也得加强联系才是。

    走进了温芳的办公室时,看到温芳正看着空外发呆,这时的温芳身上根本就找不出一个乡长的味道,完全就是一个邻家小少妇。

    “温乡长。”叶泽涛在门口叫了一声。

    一愣之下,温芳这才回过神来,看到是叶泽涛,脸上露出了笑容:“泽涛来了,快请坐。”说话中,温芳站起身来去倒了一杯茶给叶泽涛。

    看着温芳倒茶,叶泽涛微微点了一下头,这温芳估计也在担心着自己的事情。

    倒好了茶,温芳走过去坐在沙发上,然后说道:“泽涛啊,这次你不该与钟副顶撞的,他毕竟是副县长。”

    叶泽涛严肃道:“你认为我该怎么做?”

    温芳其实早就想过了这事,摇了摇头,知道钟守富本来与叶泽涛就有着积怨,就算是叶泽涛忍让,估计那钟守富也决不可能罢休,这事也真是一个难题。

    “高书记那里就没有一些表示?”温芳试着问道。

    这事完全就是叶泽涛为了高震山结的怨,那高震山这个时候应该站出来挺叶泽涛一下才对。

    叶泽涛微笑道:“县委对春竹乡的工作一直都是关注的,稳定才是春竹乡的大局,县里有那么多的工作要做,春竹乡的事情乡里自己解决。

    温芳就明白了叶泽涛的意思,这次高震山是打算两不相帮了。

    “泽涛,我一直都是支持你工作的。”温芳知道现在的情况,自己与叶泽涛有着共同的利益,只能是站在叶泽涛一方,她也有一个万一之想,也许叶泽涛的后台很硬,只要站了出来,叶泽涛的事情就会大事化了。

    有了温芳的这话,叶泽涛此行的目的就达到了,脸上现出笑容道:“乡里的发展才是重要的,只要我们把心放在工作上,就没有迈不过的坎!”

    这话其实是在安慰温芳了,她现在的处境并不比自己好多少,人大那边都还没有通过他的乡长任命,这个代字对她来说是一大压力。

    从温芳那里出来,叶泽涛又到韩步松那里坐了一下,两人到是聊得非常投机。

    两人心里面都明白,互相也就是利用的情况居多,官场就是这样,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现在对于韩步松来说,弄倒了林民书,他就很有可能更进一步。

    吃过晚饭,叶泽涛蹲在宿舍门口看着孩子们在操场上笑闹,心情也好了许多。杨玉仙与几个女生说笑中走了过来。

    看到蹲在那里的叶泽涛,杨玉仙的眼睛里面散发出喜悦,对叶泽涛道:“我妈带话来了,说是我爸会送她到县里去看病,叶老师,又要麻烦你了!”

    叶泽涛把脸一沉道:“大人的事情,小孩子的别多想,你就把学习搞好就行了!”

    杨玉仙把胸一挺道:“人家才不是小孩子!”说完这话,想到父母对自己说过的那些话,偷偷看了一眼叶泽涛时,脸就有些红了。

    一个女生道:“叶老师,你真是好人!”

    叶泽涛就笑道:“玉仙的母亲到底是什么毛病,得到县医院检查一下才知道,如果她的病好了,对于玉仙他们这个家庭就是一件好事!”

    看到女生们很自然地走进了自己的宿舍,叶泽涛站起身来向着中学外面走去。

    平时吃了饭没事时,叶泽涛都会在乡间的那道路上散散步。

    一路上见到的村民全都会停下身形与叶泽涛打一个招呼,还有许多人会与他聊上一阵。

    叶泽涛发现自己已经融入到了这乡里面。

    看着这四周的一切,叶泽涛心中就在想,假如好好的发展一下,这春竹乡并非就没有发展的前途,关键就是要去想如何发展的问题。

    天已渐渐黑下来,叶泽涛漫步向回走去。

    刚到了中学门口,就看到急匆匆从里面走出来的方怡梅。

    “小方,什么事那么急?”

    看到叶泽涛,方怡梅的脸上就现出了一种很是奇怪的表情,有些兴奋道:“主任,你不知道吗?县里出了一件大事了!”

    叶泽涛就笑道:“县里面出了事情跟我们有关系?”

    很是怀疑地看了看叶泽涛,方怡梅道:“你真的不知道?”

    叶泽涛不解道:“我知道什么啊?”

    “我还以为你知道的!”方怡梅道。

    “说吧,什么事情。”叶泽涛感觉真有可能发生了大事。

    方怡梅这才很是神秘地说道:“你不知道啊,现在县城里面都传疯了,说是林民书与高书记的老婆做了那事,还拍了录像了!”

    “什么?”

    叶泽涛愕然地睁大了双眼,这事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事怎么就传到了县里了!

    “主任,这事说起来真的是很奇怪了,这事还是林民书自己捅出来的事情!”方怡梅有趣地看着叶泽涛。

    “说说是什么情况。”叶泽涛同样感到很是奇怪。

    “说起来这事与你有关的,据说林民书拿着一个摄像机跑到了县纪委,说是有可能是你送他的机子,他不愿意受贿,就上缴到了县纪委。”说到这里,就停下话语看向了叶泽涛。

    叶泽涛的心中却是震惊了,这个林民书难道是喝酒喝多了,把那个机子就这么送到了县纪委?

    看到叶泽涛吃惊的表情,方怡梅才在心中确认了这事叶泽涛并不知道。

    “你不知道,这事可是有意思了,党廉办的人在检查那机子时,竟然发现里面录有林民书与高书记的老婆做那事的大量内容,黄书记下了封口令,可是,这事又怎么可能封得住口,早已传得满街都是了!”

    叶泽涛愕然看向方怡梅,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成这样,完全就不是自己设计的那情节嘛!

    对于这事叶泽涛多少有些郁闷,自己把林民书看得太精明了,没想到这小子根本就是一个草包,那有行贿送一个没有包装的摄像机啊!

    事情仿佛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

    心中苦笑,叶泽涛还不摇头叹息道:“我怎么会向他行贿呢?”

    方怡梅也笑道:“大家也说了,那机子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包装,应该是使用过的机子,我还真是没有见你用过那种摄像机。”

    叶泽涛点了点头道:“要相信组织上会调查的。”

    “主任,这是好事啊,有了这件事情,高书记会有什么想法呢?我看他林民书还怎么跳!”方怡梅显得很是高兴,林民书倒霉了,对她来说就是一件好事。

    这里刚把方怡梅送走,叶泽涛在宿舍里面想事时,温芳也是兴奋地打来了电话。

    “泽涛,你听到县里面发生的事情没有?”

    听到这话,叶泽涛就知道温芳应该也知道了一些县里发生的事情,通过这事,叶泽涛发现自己的关系网还是有待建立,外人都知道的事情,自己竟然不知,这事对于从政的人是不利的,看来下一步得好好的经营一下这种网络才行。

    “什么事?”叶泽涛表现出一种无知的情况。

    “是这样的,现在县城里面都传开了,高书记亲自去了一趟纪委,出来之后就阴沉着脸,林民书与涂林丽偷情的事情录了下来,现在搞得全县都知道了!”

    叶泽涛心中发苦,这事如果没有自己夹在里面,到是可以坐山观虎斗,问题是自己正好就是局中之人,这事还不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呢。

    从这事上可以知道,高震山在恨上林民书时,肯定把自己也恨上了,头疼了,也许高震山也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这事想想都猜得出高震山的心情,自己一个县委书记的老婆公然偷人,还录了像,这事是完全丢面子的事情,他能够不愤怒?

    叶泽涛不想信这事没有下过封口令,可是,下了封口令还传了出来,这里面肯定就存在着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的行为,县里面的斗争并不像表现上看上去的那么平静!

    本想借这事来震一下林民书,没想到搞得自己也陷入了进去。

    细细想了一下自己做这事的过程,叶泽涛到是放心的,自己并没有任何的把柄落在林民书的手中,就算是纪委去查了,也不能够就断定自己在里面做了手脚。

    想到了摄像机上的指纹时,叶泽涛感觉上面应该有着太多的指纹了,这也并不能够就是证明自己把摄像机送到了林民书的手中吧。

    事情已经脱离了自己的设想,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

    这事最大的变数就是把县委书记也牵到了里面。

    PS:感谢时间在逃亡、╃蕭湘夜雨、火烧公公、老周老周的厚爱,慷慨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