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红色仕途 > 正文 第七十二章 高震山住院了

正文 第七十二章 高震山住院了

    黄启功想了好长时间,最后还是决定把这事说给高震山听,他非常清楚,就算是自己下了封口令,以党廉办的这两个小女人的背景,她们是绝对不可能不说给她们背后的人听的,在目前这个复杂的草海县里面,这事会很快传出去。www.lingdiankanshu.com

    心中把林民书骂了一阵,黄启功拿起了桌上的电话。

    电话拨通的是高震山的手机。

    看到是黄启功打来的电话,高震山还是给予了必要的尊敬。

    “老黄,有什么事?”

    “这个!”

    黄启功就有些不太好说了,迟疑了一下才说道:“高书记,我这里收到了一件东西,有些难办,想请你看看。”

    高震山一愣之下,知道能够让黄启功为难的事情就绝对不是小事,说道:“有关什么的?”

    “这个,涉及到你的家庭。”黄启功郁闷中说道。

    一惊之下,高震山就知道这事决不是小事了,难道说自己的什么事情被纪委抓住把柄了?

    高震山坐不住了,对黄启功道:“我立即过来。”

    黄启功本来是想过去的,听到高震山要过来,想了一下还是说道:“行,我等着书记。”

    高震山来得很快,气息都有些不稳。

    对于纪委,就算是他这个县委书记也还是心存着一些敬畏。

    “老黄,发生了什么事情?”握着手,高震山就问道。

    “是这样的,今天一早春竹乡的林民书就来到了纪委,向纪委缴上了一部摄像机,说是叶泽涛贿赂于他,他不敢收,只好交到了纪委。”

    高震山一愣,这真是怪事了,就算这两人都属于自己的人吧,林民书上缴一部机器搞得那么紧张的,把自己叫来干什么,难道自己真的闲得蛋疼了?

    黄启功苦笑一声,只好把那部摄像机打开道:“高书记,你先看看。”

    说完这话就把门带上走了出去。

    走出门来,黄启功暗骂了一声,这都什么事情啊,完全就是出力不讨好的事情,这狗日的林民书,把这烂事交给了自己。

    不说黄启功在外面抽烟解闷,高震山却是疑惑地看向了那摄像机。

    开始时高震山还没有在意里面的内容,可是,传来的声音太熟悉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骂了一声,高震山才把目光看向了那机器。

    这一看就要命了,高震山的脸一下子胀得彤红,气息也一下子急促起来。

    看着摄像机里面自己老婆那淫荡的样子,高震山就感到自己的全身都在发冷。

    怎么会这样!

    高震山一把抓起了摄像机。

    不错,里面果然就是自己那个老婆,再看看那男人时,竟然就是林民书。

    难怪自己的老婆平时一直在帮着林民书说话,搞了半天俩人竟然有了偷情之事,高震山真的是震怒了,自己竟然不断帮着老婆的情人去谋取官位!

    抓起摄像机就要砸下时,高震山又把那机器放了下去。

    当了那么长时间的领导,养气的功夫还是有的,砸东西并不是个事。

    喘息了一阵,高震山有头脑里面满是疑惑了,黄启功把自己叫来,就是让自己看这东西,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毕竟是官场上的人物,高震山的心里面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官位更重要的了,立即就透过这事想着这事对自己的影响问题。

    这时门推开了,黄启功抽了一支烟,从外面走了进来,进门之后把门又带上了。

    看到高震山并没有砸机器,黄启功也松了一口,为了给高震山看这内容,黄启功把里面的内容是备份了一份的。

    看着黄启功进来,高震山的脸上现出难堪之色,还是说道:“我需要了解详细情况。”

    黄启功微微点头,就把整个的情况向高震山讲了一遍。

    听完黄启功的讲述,高震山同样是满头雾水,第一个想法就是林民书的神经出现了问题了,哪有这样自己搞自己的人啊!

    黄启功也把他自己的几种分析讲了一遍。

    听完黄启功的种种分析,高震山同样也是疑惑,这林民书与叶泽涛暗斗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更是知道钟守富跑到了春竹乡去打算搞叶泽涛,这些事情他都是暗中在观察,就想看看这两个人的背后到底有着多少的背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把自己也引入到了战火当中。

    无论这事谁是谁非,有一点是肯定的,两个小子把自己也设计了进去了。

    高震山同样有着丰富的从政经验,碰到过太多的事情,可是,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诡异的事情,用正常的推理根本就说不通嘛。

    从纪委出来,高震山就一直阴沉着脸,他是把林民书和叶泽涛都恨上了,这两个臭小子,竟然整到了自己的头上了,高震山有一个自己的分析,他认为这事估计是叶泽涛在暗中进行着策划,林民书也许是受到了叶泽涛什么样的威胁,不得不把这东西送到纪委。

    这个分析高震山更加容易接受一些。

    也话涂林丽和林民书都是受害者而已!

    高震山只能这样去想了。

    好长时间没有回家了,高震山也失去了住在外面的心思,坐着车子到了自己家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心中一动,把驾驶员和秘书赶走,自己就向着家里走去。

    也合当有事,高震山这段时间基本就不回家,这个时间段就更加不可能回到家中,林民书在上交了那机子之后,心中高兴,就主动打了一个电话给涂林丽。

    两人也好长时间没有在一起了。

    涂林丽对于高震山不回家的事情是愤怒的,却也没有办法,想到这个时间高震山就绝对不会回家时,也是情热之下,就约着林民书到了家中。

    两人一进家门就抱到了一起,很快就在床上进行了探讨人生的事情。

    还在床上睡着,高震山已经打开门走了进去。

    高震山的家还是很大的,两层的小楼,一楼是客厅,一进门就看到地上掉了一个黑包皮。

    看到那黑皮包,高震山的眼睛就有些发愣,这个包包仿佛是一个什么老板送自己的,很值钱的,上次老婆说送人了,自己也没有在意,反正这样的包也有好几个,没想到竟然在这地上。

    看到了这包,高震山就有了一种不太好的感觉,抬头就望向了二楼。

    差不多是用冲锋了,高震山就冲到了二楼卧室门口。

    卧室并没有关上,高震山非常清楚就看到了卧室里面的情况。

    “我打死你们这对狗日的!”气冲脑门之下,高震山真的是气急了。

    林民书正活动在兴奋中,猛地就听到了大喊,回头一看是高震山时,整个人就吓得瘫倒在了涂林丽的身上。

    涂林丽同样吓得不轻,两个人就抱在那里没有动静。

    高震山真是气极了,自己竟然戴了如此的一个绿帽子。

    冲过去朝着林民书就挥动着拳头猛砸。

    被砸了几拳,林民书这才清醒过来,爬起身来也拎着一件不知是谁的衣服就朝着楼下冲。

    这小子毕竟还是年轻高震山许多,一阵风就冲得没了影子。

    看到追不上那林民书,高震山抓住涂林丽就是猛揍。

    涂林丽也拼了,与高震山就揪打在了一起。

    两人打了一阵,高震山也是酒色掏空了身子的人了,加上气愤攻心之下,一下子就倒了下去。

    看到高震山昏倒了,涂林丽也慌了,急忙打了电话叫救护车。

    很快,这高震山就送到了县医院。

    县里的事情传得非常快,这事没用多长时间就传得全县都知道了。

    各种版本的内容满天飞,把县委书记夫人偷人的事情到是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很自然,叶泽涛和林民书也成了大家议论的焦点,都在分析着两人到底是采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在斗。

    叶泽涛自然也从方怡梅和温芳那里知道了县里面发生的事情。

    叶泽涛除了苦笑之外,还真是找不出话来说,这事搞得真是有些大了,放倒了一个县委书记,又把林民书和涂林丽也涉入了进去,自己也成了大家议论的焦点,想低调都不行了。

    最让叶泽涛感到头痛的还是通过了这事以后,自己很有可能就与高震山走到了对立面。

    情况不仅没有缓解,反而有扩大这势!

    以前还仅只是自己与林民书在乡上斗,现在变成太复杂了,自己竟然要与县委书记斗了,凭着自己这情况,高震山放个屁都有可能把自己轰杀了。

    现在叶泽涛只有一个想法,就是高震山最好别醒过来,或是干脆就无法工作了。

    他也知道这事是绝对不可能的,那高震山只是昏倒,醒过来是迟早的事情。

    怎么办呢?

    叶泽涛盘算着这事。

    PS:感谢路布凡、dacidabeideh、断雪剑的打赏和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