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红色仕途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各有感觉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各有感觉

    走到路上,叶泽涛就见到了走过来的温芳。www.lingdiankanshu.com

    在叶泽涛几人的身上看了看,温芳道:“泽涛,去哪里?”

    “几个朋友从省城来了,请他们去清笋园吃饭。”

    “哦,我也安排了请来的同志到清笋园的,到时一起吃?”

    “我已安排好了。”

    温芳在田老头等人的身上看了看,没有再说什么。

    “什么人?”田老头问道。

    “我们乡的代乡长温芳。”

    田老头微微点了一下头。

    “四处看看?”孟民军看向田老头说道。

    田老头笑道:“好多年没有到过乡里了,正想看看。

    估计是看到吃饭还有些早的样子,两人到是存了到处看看的想法。

    叶泽涛到是无所谓,带着三人就在这乡里到处看了起来。

    “叶主任好!”

    “叶主任,上家里吃饭,我宰只自家养的鸡。”

    “小叶同志,早就想请你吃饭感谢你一下,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无论如何也得到我家去吃饭。”

    一路上尽看到村人向叶泽涛打招呼。

    看到这情况,孟民军有趣地看向叶泽涛道:“没想到你才到了这里那么短的时间,看起来与群众的关系不错嘛!”

    刚好那供销社的李老七走过来,他就听到了这话,对着孟民军一竖大拇指道:“你是小叶主任的朋友吧,你不知道的,小叶主任在我们乡里可是一个大大的名人!”

    哦!

    田老头和孟民军都很有趣地看向了李老七。

    叶泽想阻拦时,孟民军摆了一下手道:“小叶,你就别说了,我们听听你在这里的情况嘛!”

    李老七就站在那里向着三人大讲起了叶泽涛在乡里发生的一件件事情。

    三个人中只有田老头多少知道一些,具体的也并不是太清楚,现在亲自听了李老七的讲述,看向叶泽涛的目光就多了几分关爱之情。

    孟民军就看了一眼叶泽涛道:“果然是只要心中装着群众,就能够获得群众的支持!”

    李老七指着前方的那个药材收购办事处道:“那个也是小叶主任引进的,没有那收购处的时候,村民们的药材被贩子们压得极低,基本上就没有什么赚头,自从有了这个收购处之后,大家采药的积极性高了,收入大幅得到了提升,全乡的人都沾了小叶主任的光啊!”

    说话间,大家已经走到了那收购点。

    看到还有一些人背着药材到来,孟民军上前问道:“你们卖给这收购站能赚到钱吗?”

    那是一个老头,看到了叶泽涛就笑道:“托叶主任的福啊,以前就算是背来也换不了几个钱,现在这收购站不害心,出的价很公道,采集点药材来卖给收购站,家里面的日子也缓解了许多了!”

    田老头到是知道这个公司是刘梦依与叶泽涛一起搞的,就向着里面认真的察看了一阵,看了之后微微点头道:“以这种微利的方式经营,也算是一种回报社会的方式!”

    孟民军明显是一个好奇的人,独自就走上前去拉着一些村民问这样问那样的。

    看到叶泽涛到来,普丽仙快速就增了过来,笑对叶泽涛道:“叶主任,你来了?”

    “嗯,陪朋友来看看。”

    看到田老头审视的目光,叶泽涛介绍道:“这个是负责这里的办公室主任普丽仙。”

    这普丽仙明显是一个很会来事的人,看到叶泽涛带来的这几个人都有气势,就对着田老头叹道:“这位老同志,你不知道,要不是叶主任,我家现在的日子都没法过了!”

    田老头微笑道:“你们家是?”

    普丽仙就把她们家的贫困情况向着田老头讲了一遍,又讲了叶泽涛在乡里帮助贫困人员的一些情况。

    微微点了点头,田老头感慨道:“都是积德的好事啊!”

    这时孟民军也走了过来,在叶泽涛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道:“不错,不错!”

    “吃饭去吧!”叶泽涛笑了笑,招呼着三人去吃饭。

    一路上大家看向叶泽涛的目光就有了许多的不同,就连那个开车的胡卫海也难得的说了一句:“叶主任是真心在为群众做事!”

    说了这样一句话,胡卫海就没有再说什么。

    孟民军道:“我了解到了一些情况,自从小叶到了春竹乡之后,做的事情都是群众称道的事情!”

    说话间,大家已是来到了清笋园。

    进来才发现,温芳等人全都坐在那里没有动筷子,仿佛都在等着一样。

    看到叶泽涛带人进来,温芳就站起身来微笑道:“大家都说要等叶主任来了拼了桌子吃饭,我们只好等着了!”

    温芳今天也是疑惑,招待这些人吃饭时每次都有点难,有省市县级级的人物,每一级都难搞得很,今天那团省委的干部程正义说什么也不愿意提前开吃,说是一定要等叶泽涛他们到来才一起吃,程正义是来自于团省委,大家都给他几分面子,市里和县里的人都支持。

    看到大家到来,程正义也快速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一种差不多是讨好的笑容。

    温芳一时间就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排坐位才好了,往往坐位没有排好也会引起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程正义这时已是大声道:“长者请上坐!”他本来就没有坐在主位上,这时已是上前想扶田老头了。

    看了他一眼,田老头道:“我就一个闲人,随便坐哪里都行。”

    程正义笑道:“你老还是请上坐吧。”

    田老头就笑了笑,也没争执,对孟民军道:“我们坐下吃饭罢,还真是有些饭了。”

    田老头坐在了主位,他的左边那孟民军很自然就坐了下去。

    叶泽涛本想随便找一个位子坐下子,孟民军微笑道:“小叶坐要旁边,我们说说话。”

    叶泽涛笑着过去坐在了孟民军的下首,这样的安排叶泽涛到是很满意,温芳是乡长,不可能让她坐自己下方吧,程正义是团省委的什么长,也不可能让他坐自己的下首,现在这样一搞,自已也算是放松了下来。

    田老头微笑着对程正义道:“快坐下吃饭吧,我看就别讲究那么多了。”

    程正义这才有些小心地坐在了田老头的右边。

    一桌里面除了温芳是女人之外,方怡梅和一个县里的叫常锦霞的小女孩也坐在这里。

    那常锦霞到是没有看出多少名堂来,可是,温芳和方怡梅这两个对官场有着深入认识的人就有些震惊了。

    两人是与程正义打过交道多次的人,这个程正义凭借着是团省委的人,平时都是鼻孔朝天的人物,根本就没有太把乡干部看在眼里,今天却有了很大的不同,从他的身上竟然看到了一种讨好的味道。

    两人都不相信程正义是一个尊老爱幼之人,他这样做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那老头比他还要有来头!

    叶泽涛到底引来了几个什么样的人呢?

    这事搞得温芳和方怡梅的心中如同猫抓一样的。

    程正义以前对于叶泽涛还没有太放在心上,现在知道田老头竟然是叶泽涛的师傅之后,对于叶泽涛就多了几分羡慕。

    酒桌上程正义表现出了对田老头的恭敬,那团市委的人也看出了情况,目光就不断在田老头的身上扫视,不过,他并没有看出特别的地方。

    孟民军这时已是对着叶泽涛问道:“你认为这种网上公示透明的事情到底有多少是真实的,有多少可操作性?”

    叶泽涛道:“我认为一切还在于人,在于各级是否在把这事当成一件大事来抓,无论再好的制度都存在漏洞!”

    孟民军就微微点头道:“不错,再好的制度都是有漏洞的!”说了这话时,他就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看到孟民军这个样子,想到他可能是什么大人物,叶泽涛又说道:“我认为只好是对群众有利的事情,做总比不做要好,就算是有漏洞,只要大家都在做,对于大多数需要帮助的人来说,这就是一件好事!如果因为存在问题就不做的话,那就一样事情都做不成!”

    孟民军的脸上现出了笑容道:“说得不错,只要在制度上进行规范,就能够尽可能的减少存在的问题!”

    叶泽涛道:“就如同那个收购点一样,如果不赚取一定的利润,这不符合市场规律,但是,不能够因为赚了一些利润就认为让群众吃亏了,就不做了,从现在运行的情况看,虽然收购点也有利润,但是,受益的是大多数的村民,他可以去山区看看,别看那一点点钱,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笔足以改变命运的救命钱啊!”

    孟民军的脸上现出了重视之情。

    叶泽涛就举了杨根民家的事情,举完例子,叶泽涛说道:“当时杨玉仙找到我时,她的脸上完全就是一种无助,一种天塌下的样子,通过一些帮助之后,现在杨家投入到了种植当中,杨玉仙也能够继续她的学业,这对于他们家来说就是一种命运的改变。”

    方怡梅就坐在叶泽涛身边,趁机插话道:“我听说过一件事情,据说靠山村有一户人家,一家子都已揭不开锅了,老婆又病倒在了床上,几个孩子好几天没吃一顿饭了,饿得难受之下,就向父亲要吃的,无助的男人背着一背药材就到了乡里,他的目的就只有一个,以非常低的价格把药材出售给贩子,换点肉皮炖一锅肉汤给大家吃,一种山里的大毒草他都准备好了,就打算一起炖在那汤里面,结果是他到了乡里听说了乡里有了一家药材收购点,他的药材背去之后,没想到竟然卖出了一百多元钱,看着手中的一百多元钱,他当场就痛哭了起来,跪在那里就朝着收购点叩了好几个响头!”

    这故事说得大家都现出动容之情,孟民军叹道:“救命钱啊!”

    田老头也听到了,同样叹道:“善!大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