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061章 政党
    看着叶谦和李伟大摇大摆的离开,欧阳诚狠狠的咬了咬牙,愤愤的“哼”了一声,喃喃的说道:“竟然敢威胁我,迟早要你死亡葬身之地。www.lingdiankanshu.com”

    沉默了片刻,欧阳诚这才想起刚才忘记问他们自己的宝贝美丽被他们弄到哪里去了,想起这个性感的小尤物,欧阳诚不由的浑身一阵躁动。在别墅了找了很久,终于在洗手间里发现了她,浑身只穿了一件单薄犹如蝉翼般的睡衣,昏迷的躺在地上,洁白的大腿露了大半在空气中。虽然和她已经有个无数次的缠绵了,但是每次见到她,欧阳诚还是忍不住有些冲动。狠狠的吞了一口口水,欧阳诚走过去把她给叫醒。

    出了欧阳诚为小三准备的私家小别墅后,李伟终究还是耐不住好奇,问道:“老大,你不会真的是想和他合作吧?”

    “你说呢?”叶谦淡然反问道。

    “不会,呵呵,那种人老大肯定是看不上眼的。”李伟呵呵的笑着说道。

    无奈的瞥了李伟一眼,叶谦把手里的那些记录着欧阳诚收受贿赂以及利用职权之便出卖政府工程的资料和那些X爱录像带递了过去,说道:“今晚你再辛苦一趟,把这些东西交给一个人。”

    有些时候,叶谦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官员喜欢把收取贿赂的事情记录下来,一笔一笔记得清清楚楚,难道就一点也不担心纪委的人会找到那些吗?不过转而一想,叶谦又觉得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些官员在得势的时候又有谁会去查他呢?而且华夏的官员又有多少不贪污受贿呢?

    “交给谁?”李伟问道。

    叶谦微微的笑了一下,附耳对李伟说了几句。

    ★★★★★★★★★★★★★★★★★★★★★★★★★★★

    第二天一早,李浩便接到王平的电话,让自己马上去他家一趟。李浩不由微微的愣了一下,听王平的语气似乎很紧张的模样,李浩隐隐的觉得似乎发生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自己之所以能有今天,可以说是全靠王平的一手提拔,而在SH市的政系中自己也是属于王平的嫡系。挂断电话后,李浩不敢有丝毫的耽搁,赶紧驱车赶了过去。

    到了王平家,只见王平一脸严肃的端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摆放着一叠厚厚的档案,也不知道是什么。“王副书记!”李浩恭敬的叫了一声。

    “哦,李浩啊,你来了,坐!”王平亲切的说道。对李浩这个年轻人,王平向来是比较欣赏的,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做事却很有干劲,也是自己一手提携的,对自己也是恭恭敬敬。在SH市所有的政系中,王平的派系人数可谓是最少的,而李浩算的上是自己的心腹了。

    佣人给李浩端上一杯茶后很自觉的离开了。李浩轻轻的抿了一口,问道:“王副书记,这么急叫我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王平微微的点了点头,问道:“李浩,你是不是有个哥哥叫叶谦?”

    李浩微微的愣了一下,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并不多,除了当初和自己一起在棚户区长大的那些发小之外,就只有那天分局的同事知道而已。李浩有些不明白王平怎么会忽然提到叶谦,难道是他又惹祸了?“王副书记,是不是我二哥出什么事情了啊?”李浩紧张的问道。

    “嗯!”王平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把叶谦的事情跟我说说,可以吗?”

    虽然李浩很着急的想知道叶谦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但是仍旧耐下性子说道:“我和叶谦都是老爹收养的孤儿,从小关系就是所有兄弟中最好的。二哥为人比较的直爽仗义,他知道老爹一个人供养我们读书很困难,所以很早就放弃了学业,在社会上打拼。后来有一次我无意间得罪了当时的一位江湖大哥,被对方打到重伤住院。二哥咽不下这口气,一个人偷偷的在那位江湖大哥的家门口蹲守了三天三夜,终于找到一个机会把他给捅了。索性,当时的匕首捅偏了,如果再向左稍微的移一公分的话,那位江湖大哥只怕当场就毙命了。后来那位江湖大哥伤好出院,四处寻找二哥。为了避避风头,二哥连夜离开了SH市。一去就是八年,我也是前两天才知道他回来的消息的。”

    听完李浩的话,王平微微的点了点头,单从个人情感上来说,他还是蛮欣赏叶谦的。顿了顿,王平接着问道:“那这八年他都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

    李浩微微的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这八年里他从来没有给家里来过信和电话,就好像是人间消失了一样。当初我们都以为他肯定是没有躲过那位江湖大哥的追杀,直到前两天老爹来电话说二哥被区分局的人抓了,我这才知道他回来的事。”

    “被区分局抓?因为什么事情?”王平继续问道。

    于是李浩便将当初叶谦打伤那位SX省煤矿老板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接着紧张的问道:“王副书记,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啊?是不是二哥又闯祸了?”

    点了点头,王平说道:“是的,而且祸闯的还不小。他涉嫌谋杀国家公务人员,并且上面还下令严办此事,甚至在抓捕他的时候,命令如果疑犯反抗的话可以当场击毙。”

    此话宛如晴天霹雳,李浩整个人瘫倒在沙发上。谋杀,这在华夏可是死罪啊,而且死者还是国家公务员,罪行就更大了。这可不比上次殴打曾大富的事情,自己随便的出一下面就可以摆平的,这是刑事案件,自己就算出面只怕也救不了叶谦。

    “你也别太担心,这件事情也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我觉得这是有人在故意的陷害他,而且对方的来历还不小,否则上头没有必要为这样的事情下这样的死命令的。”王平见李浩颓丧的模样,安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