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超级兵王 > 第067章 吹牛
    王平是得意了,欧阳诚却是颓丧不已,心里把叶谦的祖宗十八代都诅咒了一遍,恨不得把他给生吞活剥了。www.lingdiankanshu.com这小子真的是太不仗义了,明明跟自己谈好条件了,竟然反将自己一军,把那些档案给了纪检委的一帮牲口。自己本来还打算着等自己将那些档案拿到手后,直接找道上的人把叶谦给做了呢,现在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应付这些纪检委的牲口呢。这些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货啊,自己当初青云直上,意气风发的时候,这些货全都像只哈巴狗似的巴结自己,现在自己一倒霉,这些货不但跟自己断绝关系装的好像是陌生人似的,而且还像痛打落水狗似的挖苦打击自己。

    瞪着眼前的这些牲口,欧阳诚恨恨的想道,等老子出去了一定不会放过你们这些货,还有叶谦,是那个臭小子把自己害成这样的,不把他挫骨扬灰都难消自己的心头之恨。好在自己这些年的努力并没有白费,欧阳诚回纪检委之前打了个电话出去,将自己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点欧阳诚还是十分清楚的,这些年自己苦心经营,也终于到了看看成果的时候了。

    这些事情叶谦自然是不知道了,他也没有想过一次就能把欧阳诚给打爬下。欧阳诚在官场上混了那么久,怎么可能没有几个朋友呢,而且他能平步青云坐上SH市市委副书记的位置,又怎么可能没有几个后台呢。叶谦可不怕欧阳诚会有什么报复的行动,就算欧阳诚想要报复自己,那起码也要等他自己先安然无恙的离开纪委再说吧。

    下午的时候,李浩接到了市委书记的电话,让他即刻的将叶谦释放,而且听他的语气好像还是受了什么怨气似的。虽然李浩不是很清楚这是为什么,但是隐隐也感觉到肯定是上头有人给他下了命令,指不定语气还不是太好,所以市委书记才会是这样的语气。再说,这种事情也根本不需要市委书记亲自打电话来,只要一个电话吩咐下去也就得了,这其中的原因只怕就是上面的命令,市委书记这才亲自过问打电话过来。

    随后李浩又接到了王平的电话,让他即刻的到自己家一趟。李浩不敢有半分的懈怠,现在可是重要时期啊。跟叶谦简单的说了几句,将释放他的手续办妥之后,急冲冲的离开了。叶谦也不急着离开,留在警局里跟那些警察们胡吹瞎侃着。对于吹牛这种事情,叶谦可不含糊,那可是高手中的高手啊,狼牙有时执行任务的时候往往在深山老林里一待就是个把月的时间,没有电脑没有电视的,不吹牛能干啥?

    有时候叶谦也觉得,其实这些做警察的也不个个都是那么的讨厌,反而有时候倒是挺可爱的,就像这些牲口,听自己山高水长的吹牛时一个个聚精会神的模样,不时的发出几声惊叹,倒是让叶谦有些不忍心停下来了。

    “你们知道拉登不?那可是我哥们,咱们的交情可不是一般的深啊。想当年在阿富汗的时候,咱们还一起泡过妞呢。你们别以为这丫真想外面所的那么恐怖,其实整个就一愣头青,见到那些娘们竟然害羞的跟个处男似的。”叶谦说道。

    “真的假的啊?你见过拉登?”那些警察见叶谦似乎吹的有些过火了,怀疑的问道。

    “这还能假的了?我这还有和他的合影呢,不信你们看。”叶谦边说边从怀里掏出空瘪瘪的钱包,抽出一张相片递了过去。

    那些警察接过去看了一下,哪里有什么拉登的身影啊,就连叶谦的影子也看不见,只有一张当初五角大楼没有倒塌时的照片。叶谦在一旁继续说道:“当初拉登就指着它对我说,有机会他一定要炸了它。果不其然啊,这小子真的把它给炸了。”

    “兄弟,你牛皮吹过了吧,怎么没看见你们呢?”警察们明显的有些不相信了。

    叶谦不屑的扫了这群小子一眼,说道:“靠,你们也不想想,拉登是什么人啊,能那么轻易的露出自己的真面貌吗?这张照片就是他拍的,当初我们就在一起呢,可是这小子死活不同意跟我合影,说是怕M国的那些中央情报局的牲口们看见连累我,哎,多好的人啊。”

    任由叶谦说的是天花乱坠,这些警察都不愿意再相信了。跟拉登称兄道弟,这不是扯蛋的事嘛,他们可不相信。不过,他们却不知道叶谦说的虽然夸张,不过却是事实,他和拉登虽然不能称兄道弟,但是也还见过一次面。只不过,当时狼牙雇佣军是接受了M国中央情报局的邀请,一同参与围捕拉登的行动而已。虽然最后还是被他逃走了,但是叶谦却并没有多少的遗憾,本来嘛,什么反恐关自己鸟事,自己只不过是拿钱办事而已,就算是没有抓住拉登,中央情报局照样要付钱。

    正在叶谦和这些警察胡乱的瞎侃着的时候,门口惊现一位绝色佳人,短裙黑丝细高跟。那些警察顿时瞪大着自己的双眼,生怕错过这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时刻,他们心里暗暗的祈求着上天,不管自己做了多少的坏事,此刻绝对不能让自己瞎掉啊。

    叶谦在稍微的愣了一下之后,呵呵的笑了一下,说道:“你们别打坏主意啊,她可是我未来的媳妇。”

    听叶谦这么一说,那些警察顿时朝叶谦竖起大拇指,羡慕赞叹不已啊。秦月听见后,狠狠的剜了叶谦一眼,走过去说道:“我可是找的你好辛苦哦,你不是在分局吗,怎么无缘无故的又跑这里来了?”

    “我哪里知道啊,他们要把我从分局带过来,我敢拒绝嘛。”叶谦一脸无辜的说道。

    秦月知道这小子的德行,也懒得跟他计较,转而说道:“事情怎么样了?你不会是想在这里过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