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恐怖高校 > 第001章 考上了……大学!?(上)

第001章 考上了……大学!?(上)

    尹旷考上了大学,考上了全国著名的“京夏大学”!!

    纵然是在通讯能力极其落后的重重大山之中,这一消息也依靠这口口相传,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跨越大山的阻隔,传遍了留龙村的每一个角落。www.lingdiankanshu.com上到拄着拐杖的老人,下到牙牙学语的孩童,都知道了这一喜人的消息。

    真是祖宗积德积福了!真是神龙显灵了!我们留龙村竟然真的出了一个真真实实的状元啊!!

    顿时,一种名为“喜气”的东西就盘旋在留龙村的上空——就如那一直口耳相传的传闻:一条神通广大的神龙盘旋在这大山上空,笼罩庇护着大山的人民。

    不多时,一个满是喜悦气息的鲜红色,正面印有跨栏冠军矫健身影的“EMS”快递就送到了留龙村的状元,尹旷的手中。

    留龙村一时间锣鼓震天,哄闹非凡。

    “啪——啪啪啪——”

    两挂五千响的响炮在尹旷家前的院子里炸起,漫天飞舞的红雨,袅袅的白气,笼罩着尹旷那还未脱去稚嫩的错愕的深情,那瘦弱的身体在烟雾中若隐若现。

    “真个是文曲星下凡啊!”

    尹氏家族最年长资格最老的二叔公抚摸着稀疏花白的山羊胡子,脸上的笑容就如盛开的迎春花,“当年那个这么就这么一点的鱼娃子,今儿是有出息了啊。”

    “谁说不是呢?”

    “就是就是……”

    最高兴,最激动,最兴奋的,莫过于尹旷的父母了。

    尹父在得知了儿子高中的消息,连吃饭的锄头都不顾了,直接一扔,拉起田埂上满脸泥土的尹母,脚下生风,翻过了龙脊山回到家中,那叫一个呼天抢地,疯疯癫癫的又叫又闹,丝毫没有了往日严父的形象。而此刻,更是意气风发,不但换了一身只有过年才穿的衣裳,更破天荒的抢了邻居家尹发财的发蜡,把鸡窝一样的头发梳理的锃亮。

    穿梭来往与亲朋好友的尹父谈笑自若的应对着众人的道贺,恍惚间突然觉得自己年轻了二十岁!

    至于那状元尹旷,反而被那些或激动兴奋,或嫉妒吃醋的人民给遗忘在了一边,呆呆的捧着那鲜红色的“EMS”快递,那双明亮的眼睛却没有任何的激动和高兴。仿佛那个考上全国数一数二大学的状元,根本就不是他一般。

    在他的眼里,那跨栏飞人灿烂的笑容,还有那鲜红喜庆的“EMS”包装,却怎么看怎么让他讨厌!

    所有人都沉寂在高考状元所带来的喜气之中,他们纵情的放鞭炮,尹旷家门口放完了到村长家放,然后又到祖宗祠堂前放,再到尹旷已逝的爷爷奶奶墓前放……鞭炮的噼啪噼啪声从晌午一直延续到夜晚八点,从未断绝。

    然后,就是宴请了。

    尹父那得意畅快的大笑,一直笼罩这坐落于盆地四周的留龙村,直到深夜。

    待到宴散客去,尹旷来到尹母身边,“妈……”

    尹旷似乎鼓起了莫大的勇气,但终究不敢去看尹母那满是皱纹的脸。才四十出头的尹母已然如同一个老妪,她那微微拱起的腰,此时不仅扛着酒醉的尹父,更扛着整个家啊。

    “出息啦,出息了啊,状元啊,哈哈哈!!”尹父发疯似地呼喊着。

    尹母吃力的将发着酒疯的尹父轻轻的放在床上,给他盖上辈子,这才抚摸着尹旷的脸颊,说道:“儿啊,好,好……”

    才不过说了两个“好”字,尹母昏黄的眼就有些湿润了。没有许多文化的她似乎除了“好”字就说不出其他的了。边说着,尹母还用围裙抹着脸,似乎不想让儿子看到她哭泣的模样。

    “其实……”

    “其实我不想去读大学!”

    尹旷很想说出这句话。可是,当他看到母亲的满是欣慰欲哭的模样,张开的嘴却怎么也发不出声来。

    他真的不想去读什么大学,真的不想,哪怕是那所全国数一数二的京夏大学。原因和简单,也很现实,没钱!

    五口之家,父母务农,三兄妹读书,这样的开销,已经压的父母直不起腰了。而现在,大学的学费,又是给父母肩膀上增加重量了,而且是很重很重的担子。

    尹旷很厌恶学校,他恨不得将每一所学校都毁了!因为在他看来,学校就是“周扒皮”,在一层一层的扒他们家的皮!每交一笔钱,学杂费,校服费,饮食费,住宿费,对尹旷来说,都是抽他父母的血,扒他父母的皮!所以他痛恨学校!

    可是,他是个孝子。纵然他痛恨每一所学校,但为了能够不让父母伤心,失望,为了那交出去的每一笔血汗钱,他不得不努力的学习,很努力的学习,更努力的学习。直到看到父母因他成绩单上鲜红的“100”而满脸笑容,他才真正的觉得,他无愧于心。

    但是这一次,尹旷真的受够了!

    那大学的一笔庞大的费用,足够将这个脆弱的家压的永无喘息之日!

    他想说“我不想去读大学,我要去打工,我来负担妹妹的学费”。

    但是……真正的面对母亲那张满是皱纹的脸的时候,尹旷却怎么也无法说出口。尹旷不敢想象,如果自己真的说出了这样的话,母亲会怎么样。是愤怒,是冷漠,还是失望,或者心痛,无论哪一种,都不是尹旷想要看到的,绝不是!

    “怎么了,儿子?”尹母见他不说话,以为儿子不舒服,关心的问道。

    “没……没什么。”尹旷目光闪烁,道:“妈,我想用暑假的时间去县里打工,赚学费。”

    尹母迟疑了一下,说:“好,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妈都依你。”尹母知道,尹旷是个懂事的孩子,有自己的想法,而且她也知道自己没读过书,没什么文化,所以自然都依着自己宝贝儿子了。

    “你也累了,去休息吧。妈还要照顾你爸呢。”

    尹旷离开了父母的房间。但他知道,母亲今晚是没办法休息了。喝醉的父亲随时可能跳起来发酒疯,母亲必须一整夜看着他。

    两天后,尹旷站在了龙尾山的山头。

    在放眼环顾这坐落于盆地周围山坡的留龙村,尹旷比没有过多的情绪。这只是他离开留龙村的一个习惯性的动作。然后,他双手合十,对着那隐隐似昂起的龙首的龙首山,默默道:“留龙……留龙……如果真的存在无所不能的神龙,请您保佑我的父亲,母亲,妹妹……”

    一阵气流大风吹过,在盆地间回旋,隐隐有低沉的吼叫之声……

    两个月后,被太阳晒的如同黑炭一般的尹旷站在了位于共和国首府的“京夏大学”门口,那如同古时大宅门庭一般的校园,红砖绿瓦,飞檐勾尾,似乎在诉说着某种神圣的庄严。

    两侧威武的石狮子,栩栩如生,乍一看似乎只是外形威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过去,尹旷竟然真切的感觉到,那两头石狮子竟然活了过来,原本庄严威武的外表也变得恐怖狰狞,抖动的鬃毛根根倒竖起来。它们张开血盆大口,狮吼一声,就朝着尹旷扑了过来……

    那张开的巨口,舌苔苍白,咽喉深邃,森然的牙齿寒光烁烁,几乎就欲将他一口吞噬!

    啊!!

    尹旷惊恐的大叫一声,倒跌坐在地上,浑身颤抖着,整个人如同从水里捞起来一般,狼狈不已。

    此时,北夏大门外聚集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状元们。此时,不少人依旧沉浸在被北夏大学入取的兴奋当中。更多人则是昂首挺胸,满脸自豪骄傲的准备进入这座闻名全国的学府。

    可是,突然响起的一声惊恐的惨叫,却把校门口所有的人都吓了一大跳。连门卫都惊动了,以为出了什么事情,赶忙跑出来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