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恐怖高校 > 第019章 撤!
    什么是精锐?

    精锐就是令行禁止!任何命令,哪怕是要他们拔枪自杀,他们都坚决执行。www.lingdiankanshu.com很明显,尼古拉斯带领的这支“黑蛇”,就是精锐,甚至是精锐中的精锐!

    当队员们接到尼古拉斯的命令之后,没有哪怕丝毫的迟疑或者质疑,坚决果断的执行!而且,对尼古拉斯这个“头儿”,他们都毫无保留的给予信任与支持。

    更多的子弹,更密集的子弹,从他们手中的枪中射出,卷起一股金属风暴,将黎霜沐和尹旷有逼回了各自隐蔽地点。

    原本尹旷已经决定在服装店中击杀敌人,却没想到对方不但不进来,反而疯狂的往店铺里面倾泻子弹,无奈,他只能再次躲起来。

    “这简直就是耻辱!”

    尹旷狠狠的咬牙。

    而另外一处,躲在墙根处的黎霜沐,又被一颗流弹打中了左脚,疼的他龇牙咧嘴。可是,他却顾不得脚上传来的剧烈疼痛,反而紧紧的皱起眉头,“不对!很不正常!可是……到底哪里不对?”

    “先是高空的五四式枪声……然后是巴雷特的枪声……曾飞的AWM……突然增强的火力……难道……不好!!”

    似乎想到了什么黎霜沐突然脸色骤变,原本就因为受伤失血而苍白的脸,瞬间褪去了最后一丝血色。

    黎霜沐深吸一口气,撑起嗓子,用力的吼叫道:“他们要逃跑!”

    “跑……跑跑……”

    回声,在街道之中回荡,和那激烈的枪声交织在一块儿。

    尹旷距离黎霜沐不远,所以他非常清晰的听清楚了黎霜沐的话。

    “逃跑?”尹旷一愣,立刻就喜上眉梢,“他们要跑?我们赢了……”突然,还不等他的高兴的扬起眉头,他的表情却突然僵住了,“跑!?不好!”

    敌人逃跑,不好吗?

    不但不好,而且非常非常的糟糕!!

    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

    正面对敌己方尚且被他们打的连头都抬不起来,一旦他们隐入暗处,敌暗而我明,那等待着己方的,就是非常干脆的死亡!

    一群刚毕业的高中生,被一群在铁血与火焰挣扎生存下来的雇佣兵盯上,就连喝水都有可能被一颗子弹爆头,哪里还有活下来的希望。

    这任务……真的是没法做下去了!

    放弃任务?已经不可能了!

    己方已经杀了他们好几个人,这个仇已经彻彻底底的结下了。只怕他们都恨不得将己方所有人都千刀万剐。而且,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而现在“惦记”他们的不是贼,而是一群亡命之徒,已经他们的子弹!

    所以,不想被他们杀死,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他们全都杀死!!

    想到这里,尹旷腮帮子绷紧,显然他的牙已经紧紧的咬在了一起,“已经被逼到这个份上了……进也是死,退也是死!好,很好!我倒要看看……倒要看看……”

    尹旷脸色涨红,咬牙切齿着。突然,他看到不远处横躺着一个人体模型,想也不想,他就抱起那个身段妖娆的人体模型,用力的投掷了出去!

    哒哒哒!!

    一轮金属风暴吹过,那个人体模型瞬间就被打的千疮百孔。

    而就是趁着这一秒不到的火力转移,尹旷迅速的翻出服装店。虽然他知道翻出服装店后自己就将完全暴露在敌人的枪口之内,可是,他只能这么做!哪怕下一刻他将和人体模型一样被打成蜂窝煤。因为,他已经没有选择了。

    他紧紧的闭着眼睛。

    当翻出服装店的矮墙的时候,他只觉的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身体仿佛陷入了冬日里冰冷的湖泊之中。

    寂静!

    他突然感觉到了诡异的寂静!就好像,他失聪了!

    可是,不等他去细细体味那死一般无声的世界,背部就传来了钻心的痛楚。

    “这就是……被子弹打中的感觉吗?真的好痛好痛啊。”

    在他的身体接触到了矮墙外的水泥地面后,他顺势,并用尽全力的向前滚去。那里,有一样侧翻的轿车,只要滚到那里,就可以躲过那狂风暴雨一样的子弹了。

    可是,远处,那个白人威廉,却突然不知道从那里钻了出来,面目狰狞的咬开一枚手榴弹,大吼一声:“罗纳!我给你报仇了!!”

    说完,就用他还能活动的左手做出了投掷的姿势……

    “威廉!!”

    不远处,尼古拉斯双目充血,嘶声裂肺的吼叫。

    可是,已经迟了!

    又是一颗来自暗处的子弹,在黑夜中飞翔,然后突破了他的防弹衣,钻入了威廉的心脏!

    一团血花飞溅。

    威廉只觉得自己整个身子都变得轻飘飘起来,左手那蓄满的力量,也如同开闸的洪水一样迅速了流失,“谢特……”

    砰隆!

    手榴弹爆炸开来,沸腾的火焰瞬间将他整个身躯吞没。

    距离他不太远的尼古拉斯连忙卧倒,才没有被爆炸的冲击**及。

    而几乎就这爆炸开来的火光,将好几个雇佣兵的位置都照了出来。

    “该死的威廉!”尼古拉斯狠狠的咬牙,果断下命令,“蓝鲸,射手座,你们留下来断后!其余人加强火力,立刻脱离战场。然后在老地方回合。大伙儿放心……这笔账,我们会好好的跟他们算算。”

    “……是,头儿!”

    那边的一个长发青年应答一声,对着旁边的队友道:“射手座,头儿让我们留下来断后。”

    “断后……好吧。”那人苦笑一声,然后一脸决绝道:“时间到了!这是最后的审判时间。请主宽恕我的罪恶吧……即使我到了撒旦的身边……我的心,依旧永远侍奉您……”

    那人在胸前划出十字,如同教徒一般祷告。

    残留的火焰将他满是硝烟的脸映照的通红,纵然他的脸上有着一条蜈蚣一样的伤疤,但他却是如此的虔诚。

    一边的蓝鲸静静的看着他祷告,明亮的眼睛跳跃着火焰,“有信仰真好啊。就算是死,也不能让他的意志屈服……”

    “可以了。”射手座亲吻了一下手中的银十字,然后将其放入胸口。

    “嗯。”蓝鲸懒懒的应答了一声,道:“这次……用古老中国的俗语来说,就是‘阴沟里翻船’了。话说,到现在为止,我们似乎都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为什么伏击我们。而且,他们战术十分的低劣,甚至可以说没有任何战术。我甚至看出来了,他们根本就是各自为战,彼此根本没有任何配合。到现在,我依然想不明白,我们败在哪里。”

    射手座问道:“那有关系吗?”

    “……”蓝鲸轻轻摇了摇手指,狭长的脸上满是惬意,仿佛他是在夏威夷的海滩沐浴阳光,而不是在枪声,子弹,火焰,黑夜组合的战场上,“中国人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的汉语非常的标准,还是京腔,单是听声音只怕还以为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北京人呢,“如果知道他们是谁……他们为什么攻击我们……或许我们就可以从这里入手,反制他们。只可惜,大本营没有丝毫的信息传过来。以至于我们折损了五个战友,还不知道对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现在可不是你推理的时间,蓝鲸。”射手座冷冷道:“拿起你手中的枪,用你的子弹,宽恕你的敌人,这才是你应该做的。”

    蓝鲸幽幽的一叹,双眼中流露出深深的失望,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失望什么,“好吧……执行我们的任务吧。”

    他们两人之所以有这个闲工夫在这里闲聊,是因为他们的队友在为他们争取休息调整的时间。在他们交谈间,空中的子弹幕依旧没有停歇。显然,这群“黑蛇”是将他们的怒火附着在了子弹上面,他们要将子弹打光,发泄心中的愤怒和不甘!

    他们且退且打,渐渐的,他们的身影就要被黑夜淹没……

    而在他们看不到的暗处,两双眼睛,正散发这幽幽的冷光……

    一双,是一路匍匐前进,手肘和膝盖都被水泥地磨的鲜血淋淋的尹旷。

    另外一双,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