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恐怖高校 > 第036章 一个想死的男人(上)

第036章 一个想死的男人(上)

    轰隆!!

    那浓度超高的天然气所释放出来的强大威能,将周边数幢建筑都淹没在了那狂暴的火焰之中,哪怕是高楼大厦,也被那肆虐的能量推翻在地,伴随着巨大的响声而变成废墟!

    如同发生了一场七级的地震!

    当看着远处升起的一团耀眼,灿烂到极致的火光,同时感觉着脚下大地的剧烈的震动感,皮肤上清晰的体味着那爆炸之后翻过过来的热浪,此时的尹旷,那被火光照亮的脸庞,却露出了微笑。www.lingdiankanshu.com

    原本应该是劫后如释重负的微笑,渐渐的,却转化成了冷笑……或许,眼睛已经被火光照亮的尹旷,也没有发现自己的笑变了……

    一如艾萨克斯所说的那般,尹旷硬抗着三处枪伤,最终还是冲进了那栋三层楼高的建筑,在艾萨克斯的指引下,启动了里面的自毁程序。

    而尼古拉斯一行四人,本来是也觉得情况异常,可是从保护伞公司主管那里得到了错误的,而且被艾萨克斯暗中处理过的情报之后,四人最后还是闯了三层建筑,最后被一锅端的锁在了建筑之中的机关里面!

    那个时候,尹旷已经通过艾萨克斯指引的密道,离开了天然气公司,出现在了两百米开外的地方,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远处,心里默默的数着倒计时……

    尹旷数的非常准确。

    当他数到“2”的时候,他就不再是心里默数,而是咬着牙,挤着眉头,低沉喝出“1”!

    下一刻,耀眼的火光就照亮了浣熊市半边的天空……

    当轰隆隆的声响渐渐的停歇,当炽热的火焰渐渐收缩,尹旷终于舒了一口气,那绷紧的神经也瞬间的松弛下来。

    可惜的是,尹旷并没有接到“校长”的提示,也就是说,杀死那些“精锐雇佣兵”,“校长”并没有给自己计算奖励。尹旷并不认为他们没有被炸死。所以,尹旷想来,他并没有亲手杀死他们,而且借助了“剧情人物”艾萨克斯,有着巨大的取巧嫌疑。

    按照熊霸的说法,“校长”是非常公正的——或者说吝啬抠门!是你的,他就会给你,不是你的,你想都别想!

    “嘶!!”

    放心了心弦,一阵剧痛便从肩头,大腿,后腰处排山倒海一样汹涌的侵袭尹旷的全身,他的脸色骤然就惨白了起来。神经的抽搐也使得他失去了对肢体的掌控,一个踉跄就跌坐在了地上,疼得他浑身冒冷汗!

    “该死的,早知道就不把速效救心丸给扔了……下次,一定要自己兑换一些加血的物品。”因为是枪伤,子弹留在了身体里面,不将子弹取出来这伤根本好不了,所以止血绷带根本起不了作用。

    尹旷看着自己只剩下5点的生命,心里后悔不迭。

    然而,就在他疼得的龇牙咧嘴的当口,一个冰冷的枪管却顶在了他的额头上,同时,一股浓烈的血腥以及混合着烧焦的味道涌入尹旷的鼻腔内,刺激的尹旷有种咳嗽的冲动!

    事实上,他连咳嗽的本能都被那冰冷的枪管给扼杀了。

    几乎瞬间,尹旷的浑身寒毛都倒竖了起来。

    他想转过头,看看那个用枪顶着自己的人到底是谁。可是,他恐惧的发现,他的脖子,竟然僵住了,好像塑了一层水泥,无论他的大脑如何下达“转过头”的指令,脖子就是不“贯彻落实”大脑的“重要精神”。

    “……真正的悲哀,不是死亡!而是你渴望死亡,上帝却让你活下来!悲惨如同野狗一样的活着……”

    一个人缓缓的走到了尹旷的身前,用他的影子将尹旷遮住。那是那冰冷的枪口,却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尹旷的头。

    尹旷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冰冷的金属在自己的太阳穴,移到了自己的眉心,刮得的他的皮肤疼痛不已。

    原来,死亡的触感,就是那枪口的冰冷与坚硬!

    枪口顶着尹旷的额头,那疼痛且冰冷的顶撞抵的尹旷不得不缓缓的昂起头。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留着一络腮的钢刺一样的短须中年人,强壮如虎豹,那双眼睛,冰冷的不含任何感情——或者说,他的感情,已经随着他亲密队友的死亡而彻底熄灭了。

    此时的他,就是一个真正的复仇者!

    这个从战场上走下来的男人,已经失去了一切,他的家人,他的朋友。

    而现在,尝尽了“失去”滋味的他,任然无法得到上帝的怜悯——他又失去了他的战友!那些和他从枪林血火之中一路摸爬滚打的战友,那些他活下去的最后的支撑!

    他渴望死亡!

    对他来说,那是一种解脱。活着,就是一台沉重的钢铁枷锁,压得他那宽广的肩膀下的脊梁永远都无法挺直!

    尼古拉斯,这个钢铁一样的男人,用他手中的枪顶着尹旷的脑袋。两行晶莹的泪,印着远处残留的火焰,从他的眼眶之中滑落。

    泪,是热的……

    它就滴在尹旷的手上。

    一时间,尹旷心中百味具杂,“我做错了吗……错了吗?……但,这重要吗?我只是……只是……想要活下去啊。死亡……活着……活着!!我不想死,我要活下去!所以……我要杀了你们!!”

    “你不死!我就死!”

    渐渐的,尹旷的眼神聚焦在一起,直视尼古拉斯的眼睛,毫不避让,“你走上了你的道路,而我走在我的道路上。活下去,是我唯一的信念!活下去,是我活着的唯一目标!”

    尼古拉斯静静的看着尹旷,四只眼睛四道眼神,彼此凝视了将近半分钟的时间。

    嗒!

    出乎尹旷意料的,尼古拉斯将手中的枪扔在了地上,然后倒退几步,从脚侧摸出一柄军刀,扔在尹旷的脚下,“我只想死去。而你想要活下去。杀死我,你就能够活下去!杀死你,我将继续背负我的罪恶……”

    说着,尼古拉斯拔出另外一柄军刀,反手握紧,那森寒的刀刃对着尹旷,刺的他睁不开眼,“战斗吧!活着……或者死亡……”

    此时的尹旷,已然没有那个闲工夫去思考为什么尼古拉斯没有被炸死,反而无声无息的绕道了自己的背后;他更无法分神去思考为什么尼古拉斯不直接开枪杀死自己,而是选择用冷兵器和自己战斗——因为他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拿起脚下的军刀,和尼古拉斯刀战。

    杀死他,活下去!

    虽然此刻,那三处枪伤所造成的痛楚依旧在不断的冲击着尹旷的神经血肉,可是,那又如何呢?

    那剧烈的疼痛,撕扯血肉的疼痛,无时不刻都在为尹旷证实着一个事实——他还活着!因为只有活着的人,才能够如此清晰的接收神经传输的“疼痛”的信息,能如此正切的告诉他,他还活着。

    而同时,这侵袭全身的疼痛更是刺激着尹旷——为了能够继续感觉这种使神经都抽搐的剧痛,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嘿嘿,好好享受这种疼痛吧。但愿你不要迷恋上它……”

    熊霸,似乎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

    那时候,尹旷根本无法理解这一句话所代表的涵义,当时他也只当熊霸是说不来吓唬人的。可是现在,他突然顿悟了这句话所蕴含的……恐惧,无助,悲痛,愤怒,怨恨,疯狂,麻木,不甘……甚至还有……回味!

    “享受这种疼痛吧……不要迷恋上它……”

    尹旷充血的双目死死的盯着尼古拉斯,他的呼吸,渐渐的急促起来,“呼哧呼哧”的如同风箱一般,不知道是因为剧痛还是激动,他的身体,也开始筛糠一样无序的颤抖起来——如同一头发狂的野兽!

    下一刻,尹旷猛的伸出手,死死的攥着地上的军刀,然后脚下一蹬,便如同一头发起攻击的猎豹,朝着尼古拉斯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