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恐怖高校 > 第040章 G!复活!!

第040章 G!复活!!

    狭窄昏暗的小巷子里,浑浊肮脏的地面上,一具身体无序的颤动着,那瞪大的眼睛里,充斥着不甘,愤怒,怨恨,痛苦,悲凉……

    鲜血,从割裂的脖子上继续喷射着,发出“咕咕咯咯”的怪异声响。www.lingdiankanshu.com那还冒着热气的鲜血,染红了一大块脏脏的地面,将原本是黑色的地面染成了红色。

    “可怜啊!拼死拼活……到最后却是两手空空……”

    “到底……还是要死了啊!!”

    “不甘心啊……只有一次死亡的机会……就这样死了,真的好不甘心啊!”

    “T病毒……辛辛苦苦得到的T病毒……!!”

    “呵呵,王宁……你以为你装成黎霜沐的声音,我就不知道是你吗……可笑……”

    “就算我死了……我真心的看不起你……你等着,你给我尹旷等着……”

    “总有一日,我也会割开你的喉咙,将你放血放死,以报我今日之耻,今日之仇,今日之恨!!”

    他的牙齿,也咬的咯咯作响……可是,随着大量的失血,他的力量也在急剧的流失,到最后,他甚至连咬牙的力气都没有了。

    弥留之际,尹旷用自己最后一丝的力量,咬破自己的嘴唇,品味着自己鲜血的腥味,却是如此的甘甜,“王宁,总有一天,我会尝一尝,你的血,是何种滋味!!”

    头,越来越重,身体,越来越轻,尹旷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了,他只觉得,自己好像飞了起来——不,是飘了起来,如同被风吹起的蒲公英,随着风,飘啊飘啊,越飘越远,越飘越高……

    尹旷看到了自己的母亲……在那郁郁葱葱的田野间,勾着腰,除着稻田里面的杂草……操劳苍老的,笑的如同花儿一样,“儿呀,回来啦……”

    父亲……挥着被他的手掌摸得光滑的锄头,一下一下的翻着田埂上的泥土,洒下两三粒发了芽的花生芽,扒拉上土,然后用满是泥土的脚在上面踩一踩……眼睛一瞪,锄头一跺,“看书去!这种活儿是你干的吗?没出息!!”

    乖巧的双胞胎妹妹,扬着她们刚刚发下来的试卷……向她们的哥哥撒娇,脸颊扑红扑红的,“哥哥,我们考了100分哦,我要芭比娃娃……”

    “爸……妈……小妹……我……”

    “我……不想死啊!!”

    “啊!!”

    这一刻,尹旷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力气,翻过身,对着那漆黑的天空,从那破裂的咽喉之中挤出一声吼叫——实际上,却是非常的微弱,甚至没能传出小巷子,就被那穿堂风给吹散了。

    “不!!我不要死,绝对不要!!”

    “我还有机会……还有机会……”

    “尼古拉斯!!你给我看着……我不是你!我,尹旷……一定会……”

    “活下去!”

    心念一动,“物品栏”中间,一件东西瞬间消失,然后,尹旷的手中,就突然多了一支玻璃罐子。

    一只和装T病毒一样的玻璃罐子——所不同的是,里面双螺旋形的容器内,盛放的并不是幽蓝色冰冷的T病毒……

    这支玻璃罐,来自那个被他炸毁的保护伞公司旗下的天然气公司的地下暗道之中。它就紧紧的握在一个已经死去的研究员手中!而且,那个研究员是自杀的,不知道为什么。当他鬼使神差的拿起那个瓶子的时候,却突然获得一段“提示”!

    这是这段提示,让他明白,为什么艾萨克斯要他去启动那处三层建筑的自毁程序——表面上是帮尹旷,而实际上,却是为他自己销毁证据!

    那玻璃罐子中的琥珀色妖异的液体,赫然就是……

    物品:半成品G病毒!!

    介绍:保护伞公司SSS级禁令严禁研究的T病毒进阶体。传闻为保护伞公司的天才研究员威廉柏肯博士在研究T病毒过程中发现的新型病毒。不知为何,威廉柏肯死后,该病毒被保护伞公司严禁继续研究。但保护伞公司的北美分部的首席研究员艾萨克斯却不遵循公司指令,私自研究G病毒,并取得一定进展。这件G病毒乃是艾萨克斯博士的最为自豪和得意的作品——虽然它仅仅是半成品!

    评级:世间独此一份!

    效果:1.使用它你有超高的几率变成G怪物!2.使用它你有超大的几率受到G病毒的排斥而死亡!3.使用它,G病毒会在你的体内发生千千万万种不可预知的变异,谁也不知道你会变成什么!4.砸碎它,你将什么都得不到。5.或许艾萨克斯对这件东西非常非常感兴趣。

    备注:G病毒属于特殊物质,“大学”之中不提供相关兑换!(如此设定是因为:例如,某人直接兑换黑夜传说之中的‘完美之血’,然后同时强化狼人血统,吸血鬼血统,成就‘完美之体’,那不是暴强了?诸如此类例子着实不少!)

    评价:这是目前人类遗传研究史上的极限,这是侵犯神之领域的极恶物质,这是上帝的禁区……人类,你怎敢亵渎上帝吗?!

    “哈哈……我说了……多少次了?……我……不相信……上帝!!”

    微弱而略带癫狂,恐惧的,颤抖的笑声中,尹旷将G病毒狠狠的扎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啊!!”

    这几乎就是能够用气流将声道咽喉割破的惨叫!

    *************************

    “需要我帮忙吗,黎大少爷?”

    阴影之中,突然传出一声略带戏谑的声音。

    黎霜沐抬眼望去,便见王宁如同幽灵一般从黑暗中走道略微明亮的地方,微笑着。

    “怎么?成功了?”

    “呵呵,你认为了?”王宁耸耸肩,一脸轻松惬意的笑。

    黎霜沐现在对王宁真是半点好感都欠奉,很是不咸不淡的说道,“如果你还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的话,那你的打算就要落空了……而且我劝你别再我身上打主意。真正打起来,你未必是我的对手。”

    王宁撇撇嘴,道:“所以说,我现在最不愿意开罪的就是你了。你看,我这不是来帮你忙吗?那么,你是将曾飞给我呢,还是你肩上的漂亮美眉?”

    黎霜沐随手一扔,便将略微肥胖的曾飞甩给了王宁,道:“但愿等下他不会变成死猪!”

    “哟吼,还真的挺沉的。”王宁腰一沉,才稳住了身形,道:“你放心,杀他可没人给我付酬金。而且你不觉得,活者的曾飞比死去的曾飞更有价值吗?我可是很欣赏他的子弹的。”

    “你小心他的子弹哪一天就打爆你的头。”

    “哈哈,暂且不说他会不会这么做……你认为,我会给他这个机会吗?”

    突然,黎霜沐似乎嗅到了什么,下一刻,他就脸色微微变了变,“你竟然真的将尹旷杀了?”

    那是血腥味!

    王宁道:“杀就杀了,没什么好惊讶的。死在我‘宁王’刀下的人还少吗?怎么也不缺他一个是吧?我很好奇,虽然尹旷这家伙的头脑确实不错,可也没有理由让你对他如此看重啊。介不介意将你心中的想法说出来?”

    “我说是一种感觉,你相信吗?”

    “我只相信我眼见耳闻的东西。”

    “那我就没什么可说的了。”黎霜沐道:“那么你呢?为什么一定非常杀他?既然他已经将T病毒给你了,你有何必多此一举,如此斩尽杀绝。要知道,杀他一次,仅仅只是扣除10年寿命而已。你现在,恐怕成了他的头号仇敌吧。”

    “可他还不配做我的对手。”王宁停下脚步,冷冷的盯着黎霜沐,道:“你黎霜沐,正好配做我‘宁王’之宿敌!”

    “哦?这是你的感觉吗?”黎霜沐似笑非笑。

    王宁点了点眼睛,指了指耳朵,“眼见,耳闻。”

    “那,我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呢?王宁!”

    渐渐的,黎霜沐脸上的表情收敛了。

    喜怒无形于色!

    便是形容此刻黎霜沐表情的最好的措辞。

    一种名为“气势”的东西,从黎霜沐身体内释放出来。那看似略瘦的身形,挺直的背脊,竟然仿佛能够头顶苍天,脚踏大地。那双平静如水,却不怒自威双眼,竟然有种让人不敢直视的压迫。

    这,才是真正的黎霜沐,黎氏家族用了20年培养出来的接班人!

    “很好!我想……这才是我要真正面对的敌人!”

    “小心你玩火**。”沙哑而低沉的声音从黎霜沐口中吐出,虽然声音还是黎霜沐的声音,但给予听者的感觉,却又明显的大不相同。

    哪怕是王宁,都不由得愣了愣,遂即便道:“我们走着瞧。”

    ********************************

    想象一下,无数的蚯蚓,从脚低钻入,疯狂扭曲翻转着它们的身体,如同钻土一样钻着你的血肉……然后,沿着那钻出来的狭窄通道,在不断的往上钻,不断的钻着,还不断的扭动。或者钻入你骨头,从骨头的内部继续往上钻;或者钻破你的皮,在接着从另一处重新钻入你的血肉之中……一直往上,再往上……

    而且,那无数的蚯蚓在钻着你的血肉的同时,还不断的分裂出更多的蚯蚓,又或者合体成更粗的蚯蚓……它们,将**当作是非常非常肥沃而且松软的土壤,钻进来,钻出去,再钻进来,它们就永远都不想走了,就在体内安了家……高兴的时候钻两下,不高兴的时候再钻两下!!

    钻过来五脏,便钻入六腑之中……然后再沿着咽喉,再往上钻,或者呆腻的昏暗潮湿的**,便从你的食道挤出,从口中钻出去,享受着新鲜的空气;又或者,想感觉一下,大脑是不是比其他的血肉钻起来更加的舒畅,于是,便成群结队的或沿着脊椎,或钻破上颚,或从鼻腔,或从眼睛,继续进发,然后……

    “这种痛苦……这种痛苦……好疼啊啊啊啊!!”

    “为什么……你这个……蠢货……不甘心啊!”

    “不……甘……心啊!!”

    浑身都是肉蟲,或大,或小,或长,或短,那些肉蟲,光滑,还沾着亮晶晶恶心的粘液,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就是这些东西,弄得尹旷几乎痛不欲生!

    突然,尹旷一拳击打在地面上!

    砰!

    那水泥的地面,便被他这一拳,打出一个碗口大的拳印子!

    又一拳!

    再一拳!

    原本完好平整的地面,便被尹旷这样一拳又一拳的打出一地的凹陷,坑坑洼洼的。

    砰!

    这回是以头撞地,地裂!

    砰!

    然后是用头撞墙,墙裂!

    “吼——啊啊啊!!!”

    这一声,已经是如同野兽的吼叫了……在狭窄的巷子中,在漆黑的夜幕下,一波一波的扩散开来……

    直到……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会儿,或许是很久……尹旷如同死人一样趴在地上,浑身,都被鲜血染红……

    精神几乎要崩溃的尹旷,就在两只脚都要踏进鬼门关的那一刻,却突然接到了如下“提示”。

    “提示:‘菜鸟学员’尹旷注射半成品G病毒,‘使死者复生’效果发动,你成功复活!”

    “提示:由于‘菜鸟学员’注射半成品G病毒,导致基因发生不可知变异……”

    “请注意:你的‘灶王爷护身符’隐藏属性运势+3效果发动,你被一股无私纯净的母爱包裹……所有有利于你的概率事件成功率增加30%!”

    “请注意:你的特殊技能‘神秘护佑’效果发动……情况异常……无法分析……”

    “提示:‘菜鸟学员’尹旷,经过初步判定,得出以下结论:你获得了新的未知强化!!详细强化数值请自行查看!”

    “提示:‘菜鸟学员’,由于你获取了新的未知强化,你有权为其命名!”

    “请注意:你的特殊技能‘神秘护佑’将被强行剥夺5个‘考试场景’!作为补偿,你的隐藏属性运势+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