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恐怖高校 > 第047章 那一匹戴着玫瑰的……

第047章 那一匹戴着玫瑰的……

    ……

    看着尹旷离去的背影,曾飞和魏明都忍不住互望了一眼,然后都无奈兼不解的摇头。www.lingdiankanshu.com黎霜沐只是皱了皱眉头,便不去在意了。反而是王宁隐晦的笑了笑,他大概能够猜到尹旷为了什么而发燥了。

    “唉!寿命啊,寿命。我有何尝不是呢?那个该死的‘校长’,究竟是怎么计算的,为什么我王宁竟然只有27年的寿命?!”

    王宁恨恨的抓着自己的头皮,也难免的烦躁起来。

    话说,王宁才不会觉得,“校长”设定的“寿命”属性是为了他们着想,让他们多活几次。恰恰相反,在王宁看来,“寿命”属性的设定就充分的说明了“校长”的恶毒与残忍!

    为何?人为什么有时候不怕死?就是因为每个人,特别是青年人,都不会去想“死”这个字,更不会认为自己这么快就会死,所以大家根本就毫不担心死的问题。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每个人都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寿命”,每死亡一次,寿命就削减一些……想想看,那种看着自己寿命越来越少,死亡越来越临近的那种绝望感觉……

    简直能够将人逼疯!!

    “寿命”,就是追在你背后的一匹狼,不想被狼吃掉,你就必须要死命的跑,死命的逃——可是,无论你怎么跑,怎么逃,你一回头,就却发现,那头恶狼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只要你哪怕有一丝的懈怠,下一刻,就会……死!!

    “喂!”一只手拍在了王宁的肩膀上。

    “啊!!”

    一头冷汗的王宁突然跳了开来,左手本能的摸出的刀片就要往那个拍自己的人脖子上抹去。

    曾飞吓了一跳,连忙问道:“王宁,你怎么……出了头的汗啊?”

    王宁心里暗恨,却又无可奈何,于是便白了曾飞一眼,嘘嘘的道:“被你吓死了!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你知不知道?”

    “哦,抱歉抱歉,我不知道你在想事情。只是看你满头大汗的样子,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呢。”

    “……唉,我是被‘校长’那里的兑换价格给吓到了。”王宁说道:“你看看,那些东西,根本就不是人能够兑换的了得?你看看这个,《降龙十八掌》,他妈要5000点学点,1点B级测评,还要自己领悟?还有这个,修真功法《道德经》更变态,20000点学点,1点S级测评,我怎么记得外面的《道德经》才5块钱一本啊?!”

    说着,好像是为了发泄自己的怒火,王宁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依我看,‘校长’是摆明了要我们去死。这不是玩人吗?”

    曾飞也深有此感,道:“说的是啊。我刚才就看了一个《机动战士高达》里面的机甲,实在是酷炫无比,就是那兑换价格……唉,算了,越说越眼馋。”

    “对了,你找我什么事情?”王宁问道。

    曾飞又是一脸苦相,道:“还记得我们隐藏任务的‘玛丽的血液’吗?”

    “嗯,那可以提升T病毒强化概率的神奇血液。怎么了?”

    曾飞道:“我刚才查了一下,果然有T病毒兑换。你说怎么的,居然分了五个档次,成功率分别是10%,15%,直到39%,就没有超过40%,而起每提高一个档次,价格就翻倍。但是10%的价格足足要1000点学点,2点F级测评,我靠,难怪助教说‘入学考试’奖励非常丰厚,这样换算下来,也太丰厚了吧?”

    王宁也做出一副苦恼的样子,愤愤不已,“我就知道,T病毒强化和我们是无缘了。那我们不是白白的做了那个隐藏任务啊!!”

    “不过,好像可以把‘玛丽的血液’交易给‘校长’,2000点学点,1点E级测评啊。”曾飞又道:“也算是聊以慰籍了。呵呵。”

    “居然还能这样?”王宁眼睛一亮。

    要知道,他可是有两瓶‘玛丽的血液’,用掉一瓶来注射T病毒,那也还有一瓶——当然,前提是自己不要赶上那25%的失败率,不然就要悲催了,还得用另外一瓶来中和T病毒。

    “嗯。我也就和你说一下,忙一场,也算是有得有失了。我先走了。反正助教学长说暂时先别兑换强化,想来应该有他的的道理,反正也没事。我去找找看,宿舍在哪里。呵呵,说不定我们还是室友哦。”

    说完,曾飞摇摇手就走了。

    “室友……我倒是宁愿自己一个人住,图个安静。”王宁喃喃的说道。

    瞥了一眼不远处的黎霜沐,王宁想了想,也站起身,出了教室。

    ……

    愤懑的冲出教室,尹旷噔噔的就下楼了,直到下到一楼,看着眼前暗红色天空下的诡异静谧的校园,尹旷才突然反应过来——这里,已经不是以前的学校了。

    一时间的习惯成自然,他竟然把这里当成了以前的高中校园了。

    习惯了以前学校的绿树,红花,蓝天,白云,此刻看到眼前尽是一片阴森诡谲的色调,尹旷怎么也无法和记忆之中的校园,或者和“校园”这次词所蕴含出来的意境,融合起来。

    反差,是如此的巨大啊!

    “突然觉得,和这里比起来,原来的学校,真的是天堂啊。”

    看着天空那好像凝固的黑云,暗红的光亮,还有地上远处近处阴森黑暗的树木,不远处一个漆黑如墨的池塘,尹旷突然唏嘘感叹起来。

    “这是校园么?”

    这个疑问从现在开始,便刻在了尹旷的心理面,时间的狂风,也无法将这个疑问风化……

    最后,尹旷只能深深的吸一口气,然后重重的吐了出来,“适应这里……既然来了就适应这里……好好的努力吧,就像以前努力学习一样,取个好的成绩,尽快拿到那张‘毕业证’,然后平平安安的回去……回去……”

    紧了紧拳头,尹旷便踢脚迈开步子,朝前走去。

    虽然他的确是初次来到这里,可是非常奇怪的是,好像他对这里非常非常的熟悉,但有很陌生。一直非常奇怪矛盾的感觉。

    就好像,尹旷知道不远处的黑水湖叫做“净灵湖”,却不知道为什么叫“净灵湖”;还有那些黑色的树木,叫做“影梧桐”,上面散发着幽蓝色的果实其实不是果实,而是“影梧桐”的“眼睛”;背后的那栋教学楼叫做“戮魂楼”,也叫做“13号屠宰场”,位于第1区,很恐怖怪异的名字。

    而远处那栋隐约可见,如同比萨斜塔一样的黑红色建筑,似乎是“图书馆”,位于第4区……

    四处望去,每一栋建筑,怪异的名字,怪异的造型,尹旷觉得自己好像一点都不陌生的样子,虽然只知道名字,具体的功能却是不知道——似乎,真如助教熊霸所说,无所不能的“校长”已经把相关的信息直接打入他们的记忆之中。

    简直是,太神奇了!

    然而,走着走着,尹旷的心就提了起来。

    不是因为他迷路了,也不是被眼前的场景吓坏了,时而因为,走了那么远处,回过头都已经看不见“13号屠宰场”了,转过了“净灵湖”,绕过“影梧桐”树林,穿过了“黑火园林”,尹旷发现,整个偌大的校园,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没错,除了他自己,尹旷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

    仿佛天际之间,仅仅存在他一个人类一般……

    突然兴趣这个念头,尹旷没由来的一阵恐慌。

    “喂!有人吗?!”

    尹旷尝试性的喊了一句,可是,声音似乎没传过多远,就消失了。

    “喂!!有人没有?!”

    尹旷又大声的喊了一句。可是,如同之前一样,纵然尹旷更大声的喊了一句,但声音似乎还是没传播的很远——尹旷有种感觉,似乎自己声音没什么东西阻隔了,纵然他再大声,都无法将声音传播出去。

    虽然尹旷知道,自己的“宿舍”就在前面不远的“33栋男生寝室”里面,可是,那丝毫不能给予尹旷安全感。

    这无怪心理素质,而且尹旷除了性格坚韧一些,头脑聪明一点,一时间压抑住自己的恐惧不安或许不是难事。但是时间一长,就不行了。

    好像在之前的《生化危机2》之中,杀人后的恐惧被他以“危险就在背后,你没时间害怕”,和“王宁就在你身边,你要镇定!”这类为暗示给压抑住了,可是不可否认的是,当真正的放松神经之后,忍不住回想起当初的情景,那种恐惧就如同潮水一样侵袭过来。

    而此时,在这诡异空旷,昏暗血红,偏偏又安静到了极点的地方,不自觉的回想起“入学考试”的经历,还有那个想死的男人那双空洞仿佛没有灵魂的眼睛……尹旷的心神渐渐的,渐渐的就失守了。

    这里,简直就是噩梦里面的场景!

    孤独与寂寞,是世间最毒的毒药,最恐怖的梦魇!

    “冷静!尹旷,你要冷静下来!!深呼吸,深呼吸……呼——吸——呼——吸,没什么好怕的……马上就要到寝室了,就要到了!”

    嘴里嘀咕着,尹旷便加快了脚上的步伐,低着头疾走着,都有些慌不择路了。

    不知道是走的太快了,还是如何,尹旷突然觉得绊倒了什么东西,毛绒绒的,但又很坚硬,如同钢铁一样——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尹旷再一次摔倒了!

    “这次摔倒……是不是要摔回去啊?”

    扑倒的瞬间,尹旷没由来的闪过这个念头。

    “砰!”

    然后,尹旷就扑倒在地。

    虽然地上有黑色的草垫着,可是草丛里也有大大小小的石子儿,自然的,尹旷少不得要疼上一会儿了。

    可是,不等他爬起来,一个巨大的黑夜就笼罩在了尹旷的身上。

    同时,一股子滚热的腥臭就喷到了尹旷的脸上。

    “喂,小子,你没长眼睛啊,走路不看地,竟然敢踩本大爷的尾巴,你想找死是不是?”

    粗狂的如同野兽一般的声音,哪怕是在没有刻意的去提高声调,还是震得的尹旷胸闷气短,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

    尹旷悚然一惊,缓缓的抬起头,便看到个巨大的狼头,足足有一个轿车头那么大,眼睛就像过年挂的灯笼一样巨大,那森然林立,交错纵横的牙齿龇咬着。

    那股子热腥臭就是从个两个黑洞一样的鼻孔里面喷出来的。

    一头巨大的狼,而且是浑身雪白的白色巨狼。

    一身雪白雪白的皮毛在这样的环境里非常的醒目,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它竟然趴在一堆黑色的低矮树木之后,不知道在干什么。

    怪异的是,这头巨大白狼的耳朵上,竟然带着一圈玫瑰花圈儿?!

    “喂!小子!!”

    似乎见尹旷只是呆愣愣的看着自己,话也不说,那头巨大的白狼张嘴吐人言,“你这个小菜鸟,难道你的助教没教你,对学长要礼貌吧?告诉我你的助教是谁!本大爷要教教他,这个助教应该怎么当!”

    “啊?!”尹旷连忙爬起,“你……你……”

    “……算了。”白狼突然说道:“看在你被本大爷的英武姿态吓傻的份上,我也不为难你。你,帮我把耳朵上的花圈取下来,我就饶了你。”

    尹旷一时间还转不过弯儿来,不过有一点他是清楚的,这头巨狼,觉得是“学长”!

    而根据助教说的,“学长=惹不起”。

    所以,尹旷连忙点头。

    可问题是,巨狼的头太大了,以尹旷的身高,根本就够不着啊。

    “这个……学长,您能不能把头低下一点……太高了。”

    白色巨狼哼哼几声,“妈的!竟然要本大爷给你一个小豆芽低头——该死的,这次一次本大爷认栽!下一次……你们给我等着,下一次我一定要整死你们!竟然要我戴着玫瑰花圈饶着学校跑一圈,还要用狼形态!哼,我自己不能,我不能叫别人摘啊?”

    也不知道他在低估什么,总之他还是把高傲的头地下了一些,将挂着玫瑰花圈的一边侧倒向尹旷,“喂,小子,你小心点,这个花圈上下了‘咒语’,一摘下来就扔了,别以为好玩儿。”

    “啊!?哦……”

    咒语?下了咒语又能如何?尹旷还不是要乖乖的摘。

    不然,得罪一个“学长”,谁知道会怎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