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恐怖高校 > 第049章 所谓的“寝室”……

第049章 所谓的“寝室”……

    而就在尹旷呆愣愣的看着那白狼学长一摇一晃的大屁股渐渐的远去的时候,尹旷却浑然不知,一双眼睛却在他背后不远处,幽幽的看着他,还有那头越行越远的巨狼。www.lingdiankanshu.com

    一副闪着浓浓的黑色光亮的眼镜后面,一双漆黑恍如黑夜的眼睛眨了眨。

    “要不要……趁着现在有机会将他解决了呢?”

    躲在一蓬黑色低矮灌木之中的王宁轻轻的动着嘴唇,那声音微弱的几乎连他自己都听不清楚,“如果真的按照熊霸那家伙说的,在大学里,杀一次就会死的话,还不如现在就将他铲除了……虽然我不将他放在心上是没错,但多少也是一个潜在的不安分因子,斩草不除根,遗患无穷啊。到底要不要呢?”

    想着想着,王宁的手便缓缓的下移,轻轻的按在了脚踝处,指尖轻微的移动,便有一道漆黑的闪光从他的指间泄露出来。

    黑獠!

    就是这柄匕首,当初轻轻一抹,便割破了尹旷的咽喉。

    然而,漆黑的黑燎还没有抽出四分之一的长度,王宁的整个身子便突然的僵住了。

    如同时间在这一刻瞬间停止。王宁就那样保持着单膝蹲地的姿势,一手撑在地上,一手摸着右脚脚踝处,弯着腰探着头,就那样一动不动,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一座雕塑。

    直到,一颗斗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渗透,并缓缓的沿着眉角,滑过脸颊,然后悬挂在他尖尖的下巴,最后滴在他那只撑地的手背上。

    而在远处,巨狼学长突然眨了一下眼睛,然后晃了晃巨大的狼头,“有意思啊,一个刚毕业的高中生居然能够散发出一丝杀气……嘎嘎,真不知道这一届校长都招了一些什么变态。看来以后有的玩儿了。嘿嘿,7点智力的小子,本大爷现在可把你的人情给还了啊……”

    似有似无的哼哧着,最后消失在的远处建筑的拐角处。

    咕噜。

    直到巨狼收回它的目光,王宁才无比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然后身体一软,趴在了地上,浑身都是冷汗,几乎就是从刚从水里捞起来一样。

    “刚才……那到底……到底是怎样的眼神啊?!”

    怎样的眼神?

    王宁无法描述,他甚至不愿意去回想刚才那种……那种灵魂都要被抽离身体的感觉!没错,王宁感觉到了,那就是自己的灵魂!

    刚才,就在被那头巨狼看一眼的那一瞬间,他就仿佛有一直冰冷的大手,紧紧的抓着自己的天灵盖,然后狠狠的抽拉。然后,王宁便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掌控,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灵活飞起来了,距离身体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不仅仅是灵魂的折磨,还有**。

    那种被数千把锋利的小刀抽筋削骨剔肉的疼痛,哪怕是经过了严格忍耐训练的王宁,也几乎在瞬间就要惨叫出声!

    瘫倒在地上的王宁方式,他绝对绝对不要在对上刚才的那种眼神,绝对不要!他甚至宁愿一刀了解了自己,也绝对不要再经历刚才那种非人的折磨。

    “这……这就是学长的……实力吗?仅仅……仅仅就一个眼神……一个眼神……”

    王宁紧紧的咬着下唇,哪怕下唇咬出了鲜血也不自知,“等着吧……等着吧。总有一天,我王宁,不,宁王——我能够在出道仅仅三年间,凭着自己的实力,就挤入杀手联盟‘新手榜’前三,在这里,我也一样可以打出我‘宁王’的名头!终究有一天,吾必将汝等皆踏于脚下!”

    不知道是为了抗拒那心中残留的恐惧,还是为了给表明心中的志向,又或者要铭记今日的耻辱,王宁狠狠的抽出黑獠,在自己的眉心,狠狠的划下一刀。

    热血,顿时沿着他的鼻梁,滑入了他的眼睛之中……

    ……

    巨狼学长消失之后,尹旷便不去在意了。

    他更愿意相信这是一次偶然而又巧合的邂逅。因为,他实在不想再遇到那巨狼学长了!

    说真的,低声下气的感觉,非常的不爽。虽然他并没有刻意的要尹旷对他毕恭毕敬,可是他那种举手投足间释放出来的威压,却如同海浪一般,不断的冲击着尹旷,迫使他不得不远离,不得不低头。

    “这就……学长的实力!!哪怕是在熊霸面前,也仅仅的觉得非常危险而已。可是在他面前……虽然没有任何危险的感觉,可是,那种难以言表的恐惧与颤栗……却是比死亡的威胁,更加的恐怖……”

    想到这里,尹旷忍不住深深的吸了口气,狠命的摇了摇头,“尹旷,活下去吧。只要活下去……活下去,终究有一天,在这个神奇的大学,你会变得和他一样的强大!来年……下一届的,也一样会像我现在一样,恭敬的喊我‘学长’的!当然,更重要的是……回家!”

    或许无比偶然的巧合,又或许是冥冥之中的某种安排吧,两个刚入学的新生,都在同一时刻,以同一个对象为目标,在心中立下了各自的宏远,开始了他们在“大学”的“摸爬滚打”!

    当尹旷见到了所谓的“33栋男生寝室”,并站在它的下方的时候,尹旷的脸色突然变得相当的古怪。

    脸色古怪的不只是他,还有那些相继赶来的,渐渐汇聚在“33栋男生寝室”下面的“大一新生”们。

    “我擦!这就是我以后要住的地方?有没有搞错哦,这是人住的的吗?”

    “……我,你别看我,我也不知道。我是按照脑海里的记忆走来的。”

    “妈的!助教呢?我要去找助教,我要问问他们,这是什么意思,这不是咒我们死吗,这是?哪有活人住这个的……”

    “嘘!小声点,你不要命啦?小心伯爵学长吸干你的血。看你还敢这么放肆。”

    “呃,我……我就说说的,说说的……可,可这真的没法住啊。要不你去试试?”

    “……”

    “……”

    渐渐的,汇聚到“33栋男生寝室”的学生们越来越大,场面也越来越热闹了起来。所有的话题,都是围绕着眼前“宏伟”的……“33栋男生寝室”——好吧,其实怎么看,它都是有一架又一架的斗大棺材层层叠叠起来的。

    没错,棺材!

    就是一架架竖起来的棺材,然后组成和了十多米,宽两三米的怪异建筑——姑且说是建筑吧。

    高十多米,一共有4层。至于宽,是两棺材竖起来背靠背,也就三米左右的样子。长约十多米,一共9架棺材竖立摆放。每一竖棺材旁边都有一条打结的绳子,很明显,想要上去,就必须沿着绳子攀爬上去。

    真是不敢想象,到底是什么力量,将这么多的棺材摞起来,而且还稳稳当当,如果不是形状怪异了一些,还真就是一幢公寓了。

    不仅仅是“33栋,”左右两边相隔不到十米开外,还有两栋“棺材建筑”,分别是“34栋”和“32栋”,除了那一个巨大的牌子上面的数字不同以外,其他的都一模一样,就好像粘贴复制过去的。

    而在每架棺材板上,还有一个数字,那个就是棺材牌号——当然,或许应该叫做“门牌号”更为合适一点。

    这更无怪众人的不满和愤慨,实在是,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让一个活人去躺一口棺材,这……稍微正常一点儿的人都绝对无法接受的。这不是诅咒他们死吗?

    莫名其妙来到这个大学已经够倒霉了,之前还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入学考试”,本以为可以回到宿舍好好的休息一番。可突然见到眼前的所谓的“寝室”,实在是不亚于晴天霹雳啊。

    待在人群中的尹旷左望望右望望,相继看到了最后而来的曾飞,魏明,黎霜沐,王宁。曾飞,魏明,王宁三人都上来打招呼,然后询问尹旷什么情况。

    尹旷道:“你们也看到了,眼前的这些棺材板,就是我们以后的‘寝室’了。呵呵,还是单人独间的,人人有份儿。”说着,尹旷便问王宁,“王宁,你住几号啊?”

    看似随意的问问,可是实际上,尹旷却是在暗中的咒骂王宁,恨不得他早早的进“棺材”。

    王宁一愣,倒是想不到尹旷话里的歧义,便道:“我44号。我看看,在最顶层,第4个棺……”说道这里,王宁的脸色才微微一变,然后假笑一声,说道:“44,还真是不吉利啊……校长他是怎么想的,尽然让我们住这样的地方!”

    尹旷摇摇头,道:“我想,会不会是校长要无时不刻的警醒我们,死亡就陪伴在我们身边,如果不努力的话,只怕我们到时候死了连棺材都没有呢。”

    魏明突然说道:“得了!别说这么不吉利的话。我可不管什么棺材不棺材,我现在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唉,可这竖着的棺材……难道要我站着睡啊!?”

    说着,魏明走到“11”号“棺材”,随手就掰开。

    看来,11号应该是他的。

    “咦?不对啊!”

    打开棺材以后,魏明突然惊叫一声,然后左右望了望,有将头伸进棺材里,顿时大喊道:“喂,王宁,你们过来看啊!棺材里面有门道。原来里面有一个好大的空间啊。这实在是太神奇了。”

    这时,另外一处也传来了惊喜的呼喊。原来勇于实践或者说没头没脑的人也不少,那些尝试着去打开棺材的人们都相继的发出惊讶的声音。

    “哇!原来里面好大啊。而且校长说可以根据自己的意念随意改变里面的场景,大小。我刚刚试了一下,竟然真的变成了金銮殿的样子诶!”

    “这边也是,好美好大的沙滩海景啊。哈哈,这就是我以后住的地方吗?实在是太酷了!”

    “……”

    “……”

    诸如此类的惊呼喊叫还不少,而且越来越多,然后渐渐的,大伙儿都相继的钻入自己的“棺材”,“砰”的一声关上盖子。所以,吵杂的声音也就渐渐的越来越少了。

    见识到了魏明的住处的神奇之后,曾飞也忍不住了,打一声招呼就钻入了旁边的13号“棺材”——好吧,以后不用这个词儿了,用寝室代替吧。

    王宁呵呵一笑,道:“果然如此。早该想到了,校长怎么可能让我们住棺材呢?呵呵。尹旷,你住几号?”

    “29号。第二层第九个。嗯,在那边。”

    “唉,我还得爬四层呢。不错说了,我也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我的……寝室是什么样子了。”说完,王宁就抓住一条绳子,轻松的就往上爬去。

    “那待会儿见。”

    说了一句,尹旷就来到了最后一排,仰头真好看见“29号”,“29号,呵呵,还真是巧啊。我真是农历2月29的生日。但愿这是我的幸运数字吧。”

    “很不幸,我是28号生的。所以我就住你的旁边。”

    黎霜沐突然站到尹旷的身边,似笑非笑的说道。

    尹旷偷偷撇了一眼“44号”的方向,没有发现王宁,看来是进去了,便伸出手,道:“谢谢,合作愉快。”

    “客气。不过你之前的那一拳力气实在不小。看不出你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量。”

    “你那一脚的力量也不小。”

    黎霜沐淡淡一笑,道:“奉劝你一句,在没十足把握之前,最好别去招惹王宁。”

    “我知道。你呢,你不想对付他么?”

    “我?”黎霜沐呵呵的一笑,道:“他不犯我,我不犯他……记住,你欠我一个人情。”

    “最难还的就是人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