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恐怖高校 > 第066章 第一次……

第066章 第一次……

    尹旷五人安全的和魏明一众人在林肯广场汇合。www.lingdiankanshu.com没有重逢的喜悦,反而是无声对视一眼后,就仅仅剩下了深深的叹息。

    滂沱大雨的林肯广场,十多个少年默默的站立着,任由雨水冲击着他们**。

    死亡的阴影,笼罩在1204班每一个幸存学员的心头,无限放大了一切的负面情绪。

    深深的绝望,深深的无助,深深的恐惧……占据着每一个幸存学员内心。

    这才仅仅过了38个小时,就已经死了将近一半的学员。王宁又下落不明,估计也是凶多吉少。每一个同学死去的凄惨模样,都历历在目。

    哪怕是心智坚定的黎霜沐,尹旷等人,心中也难以挤出一丝一毫的安全感。

    尤其是尹旷,那“三次”的死亡设计,就好像一柄用头发丝吊起的利剑,就悬在他的头顶,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可越是迟迟不来,就越让他做什么事情都提心吊胆的。就好像之前,如果奋力追上去,他一定可以留下唐兆天,可是,他害怕死神突然对他发起攻击,所以他只能恨恨的看着唐兆天逃走。

    尹旷觉得,如果自己再脆弱一些,甚至可能直接被逼疯!

    “这样不行!如果我们自己都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那我们就真的死定了。大家说呢?”唐柔语站了出来,打破死寂,说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然没等到死神将我们杀死,我们就自己把自己托死了。走,我们去找间旅馆,好好的洗个澡,饱饱的吃上一顿,美美的睡一觉。这样,我们才有精力来应付死神的设计。走。”

    说着,她就拉起欧阳暮,向大家招着手。

    魏明也拍着肚子大声说道:“反正我饿死了。死神什么的我懒得管,现在我就想吃顿饱饭。去他妈的死神!”

    他这一吆喝,倒是有那么一股子吃断头酒的气势。

    白戮也道:“就是说啊,你看一票子人站在这里像个什么样儿?以为是古惑仔啊?都走,走走!洗澡吃饭睡觉去。狗屁的死神!天大地大,吃睡最大!再说了,一帮大男人的,淋雨玩颓废也不是时候啊,好意思让七个娇滴滴的美女陪着咱们淋雨啊?你们不心疼我可心疼。啊哈哈!”

    听到魏明和白戮两人一说,其余人都勉勉强强的挤出一丝笑容。

    欧阳暮还朝着白戮啐道:“要你心疼?”

    一句娇嗔,惹的大家轻笑不已。

    就在大家都要走的时候,尹旷突然道:“我就不和你们一起去了。”

    “为什么?”魏明问道。

    众人也好奇的看向尹旷。

    尹旷说道:“我和你们的情况不一样。你们仅仅是死神必杀的目标,而我是死神记恨的对象。我跟着你们,只会连累你们。同样的,如果是我自己一个人面对死神的设计话,活下来的机会也会更大。”

    众人相顾无言。坦白说,虽然很无奈,但如果尹旷真的可能会招来死神,牵连他们,大多数人还是不怎么愿意和尹旷一起的。

    “呵呵,我既然能够逃脱一次死神的设计,就能够逃脱第二次,第三次。”尹旷摆摆手,说:“很明显,在这此的考试场景之中,我们根本就无法逃避。不想死的唯一方法,就是勇敢的面对。放弃了,心都死了,就必死无疑。勇敢的面对勇敢的抗争,或许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哪怕真的是死了,也没有丝毫的遗憾。面对死神,一个神,哪怕我们反抗是多么的无力,但也总比懦弱的放弃好。”

    黎霜沐吐了口气,说道:“那么,小心了。”

    “嗯。你们也是。”尹旷对黎霜沐说道:“不仅仅要小心死神,还有唐兆天,和‘那个人’。”

    “一样。”

    两人握了握手,然后又和其他人相互告别。

    “什么时候再见?”白戮问道。

    尹旷笑了笑,说道:“我也不知道。或许很快,或许……呵呵。”

    在众人的目送着,尹旷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密密麻麻的雨帘之中。

    “唉,我们也走吧。”

    唐柔语叹了一声,说:“他说的对,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勇敢的面对。哪怕是死!”

    ……

    风声,雨声,雷声,喇叭声,声声入耳。

    尹旷一个人走在空旷的街边,任凭斗大的雨滴打在自己身上,无视左右行人那怪异的目光,边走着,边思索自己的问题,“王宁……唐兆天……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两个人一定搞在一起了。那么,他们目的又是什么?早知道我就在唐兆天身上也留点东西了。”

    其实,与其说思考问题,还不如说尹旷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

    原本尹旷是不愿意走在大街上的。因为这里最容易受到死神的设计——可是,哪里才是安全的避风港呢?没有!而且,尹旷实在受够了那无时不刻都存在的危机的压迫,简直要把他给逼疯!

    故此,尹旷干脆一咬牙,走上了大街,进入高危雷区!早死晚死都是一样死,还不如来个干脆的,省的折磨人——况且,谁说他就一定躲不过死神的设计了?

    就在尹旷仔细观察着四周之时,一个袋子突然递到了尹旷的面前,“或许你需要一件雨衣,年轻人。”

    说话的,是一个满脸皱纹,头发苍白的老人,举着一顶雨伞,笑的非常慈祥。

    尹旷一看,愣了愣,冰冷的心不免升起一股暖意,道:“谢谢。”

    “不客气。”老人说道:“无论你为什么感到迷茫,但是都不要对生活失去希望。再大的雨,都有停下来的时候。不是吗?”

    尹旷点了点头。

    道理谁都明白,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的做到呢?

    “请问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尹旷道:“一个很冒昧的问题。”

    “是吗?呵呵。我非常乐意为你解惑。”美国老头说道。

    尹旷迟疑了一下,道:“那么,请问您怕死吗?”

    “死?”美国老头怪异的看来尹旷一眼,并没有生气,然后道:“孩子,这个不是你这个年纪应该考虑的问题。不过,既然你问了,或许我可以说说我的感受,仅仅是我的。”

    “嗯。”

    “说实话,活了60多年了,我却依然觉得没有活够。”美国老头一脸幸福的笑道:“我还要和我妻子一起在公园里散步。我那最小的孙子,已经会开口喊我爷爷了。可爱的白雪,那是我们家的一只小狗,很可爱,它很喜欢我抱着它去看日出。生活是如此的美好啊。所以说实话,我不想死。”

    尹旷不明所以。他只是问老头怕不怕死,却不想老头说了一大堆的话。

    “不过,如果真要说怕不怕死。说真的,我其实并不怕。也没什么好怕的。”

    “不怕?”

    “为什么要怕呢?”美国老头反问,“嗯,人总是要死的。寿命终有尽时。这是大自然的一种……法则。法则,你懂吗?就好像个杯子,它能装那么多的水,多出来的水自然的就会溢出。而死去的人,就是那部分溢出的水。当然,从个体的感官来说,死去,的确是一件非常可悲的事情。但那是必须的。人力无法抗拒大自然的力量。如果有神存在的话,或许可以。但我相信,哪怕是真的存在神灵,那么也一定有作用在神灵身上的规则。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另外,作为一个哲学爱好者,我其实是无神论。”

    “希望我的话对你有用,小男孩。像你这个年纪,应该好好享受美好的青春时光。”

    说完,美国老头笑了笑便走了。

    “死亡……大自然的,法则?溢出的水……限制神灵的规则……”

    尹旷觉得自己似乎抓住了什么。可是,事实上脑袋中却是一片空白,甚至连思考的能力都失去了。是他真的无法理解那镜花水月般的事物,还是他的意识已经触碰到了某些禁区,而被强行的掐断了,不得而知。只是他整个人就好像一根木头一样杵在那里。

    良久,尹旷才摇摇头,道:“算了,想不明白就不去想了。现在开小差,简直就找死啊。”

    看着美国老头的送的雨衣,尹旷想了想最终还是穿上。虽然身子已经湿了,但是怎么也是人家的一片好心,不忍辜负。

    “死神,他倒底会用什么方法来对付我呢?”

    噼啪!

    一道耀眼闪电从天空劈下,为昏暗的夜晚带来了短暂光明。

    但对尹旷来说,带来的却是黑暗。

    因为闪电正好披在尹旷身边的路灯杆子上,那路灯受到雷击,灯泡瞬间爆炸开来,爆炸的碎玻璃便射想路灯下面的尹旷,迫使尹旷不得不闭上眼睛,不然那被死神操控的碎玻璃足够将他的眼睛射吓。

    而随着尹旷的避开,尹旷突然听到一阵呼呼的破风声。

    原来,刚才耀眼的闪电不仅仅影响到尹旷,还影响到了一位吊车司机。因为那个吊车司机眼睛被闪电刺激,他不得不猛的踩下刹车。刹车是踩了,可车子是却没有及时的停下来,一个甩尾才堪堪停住。但那吊臂上面的吊钩却没有停住,受到惯性又或者是某种力量的作用,那吊钩就朝着尹旷所在的位置扫去!

    尹旷虽然闭上眼睛,但13点感知也不是虚的,虽然不能听声辨位,但大体的位置还是分的出来,所有他一个扑倒,就卧倒在地。

    他几乎感觉到那吊钩就擦着自己的后脑勺甩过去。

    尹旷并没有立刻站起来,而是继续滚了几圈,直到距离那辆吊车足够远的时候才起身。

    而就在他起身的瞬间,又是两道刺眼的光柱射入他的眼睛,逼迫的尹旷本能的就闭上眼睛。伴随而来的是刺耳的轮胎摩擦地面的身影。

    “糟了……”尹旷暗叹一声,“这回只怕要被撞飞了……”

    然而,尹旷所等待的冲撞却没有发生,而是一声暴怒的声音,“喂!你找死吧,猪猡?!还不快滚开!”

    “……”

    尹旷一愣,便发现一辆货车停在自己面前,距离自己只有不到两米。

    “没撞上……”尹旷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冷着脸道:“抱歉。”

    那个货车司机狠狠的朝地上吐了一口浓痰,猛踩油门,几乎是擦着尹旷的身体,再次上路了。看来那个脾气火爆的司机对尹旷很是不满。

    可是,就在尹旷转过身就要走的时候,突然听到一连串物体滚落的声音。

    回头一看,只见那货柜车后面的柜门突然敞开,里面堆积的蓝色圆桶一个接着一个,下饺子一般滚落,直接就朝着尹旷所在的位置滚来。

    尹旷一看那蓝色圆桶上面的标识,顿时心惊胆战,“竟然是油桶!?”

    不仅仅是油桶,还是盖子打开了油桶。那刺鼻的石油随着油桶的滚动流了一地,又被雨水冲刷,弄得到处都是。

    尹旷连忙转身就跑。

    或许是路面实在是太滑了,又或者是踩到了什么,不等他跑出两步,他突然滑倒在地。几乎在滑倒的瞬间,一个油桶就从他身上滚过。

    然后,石油就浇了他一身。

    尹旷顿时便如堕冰窖,“完了……”

    虽然尹旷不知道死神会从哪里借火,但是他知道,死神一定有办法弄来火,不然它绝对不会弄自己一身的石油。

    果然,路边一间商店的竖立的巨大霓虹灯招牌突然的塌下,正着砸在了一个油桶上,尖利的钢铁将那油桶直接扎破,同时因为电线断裂而迸出了一篷火花,还不等大雨将其熄灭,就落在了地上的石油上。

    大火,就在这大雨之中熊熊的燃烧起来。眨眼间,一大片铺了石油的地面就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而尹旷,也因为满地的石油,连落脚都难,更别说逃跑了,无情的大火就将他吞噬在其中。

    那竖立的招聘,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力量的牵引,朝着尹旷径直砸了下去。

    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