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神控天下 > 第017章 严词震慑

第017章 严词震慑

    “罪该废除玄力,逐出凌家”!

    这句话如古墓晨钟,让五长老凌言眼神跳了几下,心神变得有些不安了起来。www.lingdiankanshu.com

    凌笑挺直了腰杆,环视了在坐的各大长老一眼,最后落到了凌言身上淡淡地问道“敢问五长老,我是否是族长的嫡孙?”。

    五长老老眉微微一跳,不可否认地点了点头道“这是自然,可是这关你说的事情有何关联?”。

    “这当然有关联,关联可大了”凌笑卖了一个关子说道。

    二长老凌莫不耐烦地说道“有话赶快说”。

    凌笑看了一眼二长老,接着又落到了五长老身上道“敢问五长老凌锐堂哥可否是你的孙子?”。

    五长老凌言不悦道“这是自然,在坐的众长老可是看着他出生的”。

    “哪如果有人辱骂凌锐为杂种?这……”凌笑淡淡地说道。

    他还没说完,凌言拍桌而起,怒喝道“谁敢如何大胆,我杀他全家”。

    “五长老莫动气,我只是如果,事实上在家族内也没人敢得罪五长老您”凌笑干笑了一下说道。

    凌言怒瞪了一眼凌笑道“你有完没完,把话题都扯远了”。

    这时,四长老凌威也沉声道“凌笑,有话直说,不要再拐弯抹角了”。

    凌笑对着四长老应了一声“是”,接着他才正色道“刚才我与凌滔执事在进内院前,凌锐堂哥对我出言不逊,辱骂我为杂种,刚才五长老也承认我乃族长的嫡孙,相信在坐的众长老都可以替我做证,敢问四长老、五长老,这可否是对族长的不敬?”。

    凌笑此话一出,众长老神色皆变,尤其是凌言更是一副欲活撕了凌笑的样子。

    “乱说,我不相信我那不成器的孙子会说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话”凌言站了起来喝道。

    “此事凌滔执事可以做证”凌笑指了指站在最角落的凌滔道。

    这时,凌滔站了出来应道“没错,凌锐确实辱骂凌笑为杂种”。

    他这话很有力,只说凌锐骂了凌笑为杂种,我可没有说人家辱骂了族长,他这话给众长老公证的意思,但众人皆知他这话的意思不言而喻了。

    “太不像话了,居然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三长老凌圆抬了抬那如线的双眼淡淡地说道。

    凌言看了一眼凌圆,不敢再多言,重新坐回到了座位上,不过双拳捏得紧紧的。

    这时,凌莫开口道“小儿戏言,当不得真”。

    凌莫这话一出,在坐的众长老没人再说话了,三长老也只是往着上坐的凌苍投去了一眼,便再次眯上了。

    凌笑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

    他的声音响遍了整幢阁楼。

    凌威冷哼道“不得在议事殿喧哗!”。

    凌笑收敛笑容对着凌威喝道“听闻四长老乃家族中最为公证严明的长老,如今也不过如此,刚才我问五长老,如此有人辱骂凌锐为杂种,就是对五长老的不敬,他就要杀了人家的全家,而现在凌锐辱骂我为杂种?难道不算对族长不敬吗?四长老刚才你可说了,其罪该废去玄力逐出家族,可是,只凭二长老一句‘孩子戏言,当不得真’就不敢对其定罪了吗?如果凌锐只是那三岁小儿,我凌笑自然不会与他一般见识,可是他已经是举行过成人礼的成年人了,必须对其说过的话负责,莫不成二长老、四长老欲置族长严威而不顾吗?”。

    凌笑句句铿锵有力,句句发人深醒,句句砰击人心,宛若一把利刃直刺众长老的心房!

    “说得对,理该废其玄力,逐出家族”三长老凌圆双目睁得老大,看着凌笑堆起的一抹笑意赞成道。不过这笑似乎比哭还难看,他那肥肉太多了。

    “没错,理应严惩凌锐”第二个开口的是六长老。

    接着,七长老和九长老都开始附和应了起来。

    唯独那八长老眼神撇着二长老没有开口。

    四长老凌威、五长老凌言都紧紧地盯着凌笑,前者是一副深思的样子,似乎想把凌笑看透,而后者则是一副咬牙切齿、仇深似海的样子。

    二长老只是轻撇了一眼凌笑,手指又继续敲着椅子,没有再发言。

    坐在上方的族长凌苍,直至到现在还没开口说话,只是一脸沉静地坐着,似乎已经睡着了一般,两耳不闻窗外事。

    良久,四长老轻嘘了一口气道“根据族规第十九条刑罚,凌锐对族长不敬者废其玄力,逐出家族”。

    四长老这话一出,五长老先是征了一征,咽下一肚子的火气,接着站了起来,然后对着上坐的凌苍躬身道“族长,凌言教孙无方,请族长格外开恩,从轻发落”。

    这一刻,凌苍抬了抬眼,终于开口说话了,他淡淡地说道“念在凌锐年幼无知,特准免去废玄力,逐出家族一例,但必须罚他到后山面壁半年”。

    五长老一喜,当即拜谢道。

    “好了,今天召集众长老于此,目的是商议凌笑回内院一事,请众长老发表意见”凌苍趁势说道。

    凌苍的话刚落下,三长老凌圆立即附和道“我赞成”。

    接着,二长老凌莫也开口道“我没意见”。

    紧接着,各大长老都同意了,没有一票反对的,那五长老更不敢在这时唱反调了。

    本来今天他就打算好好刁难一下凌笑,不料却被凌笑先发制人将了他一军,差点还让他下不了台了,这笔帐他记下了。

    “好了,此事便这么定了,日后凌笑可以随意出入内院,准其翻阅藏技阁一至二楼玄技,可以领取一阶兵器一把,准其参加一个月后的家族测试,今天议事到此,都散了吧”凌苍宣布了凌笑的事宜后,立即摆手散会,接着他又道“凌笑留下”。

    正欲转身的凌笑停下了身形,待得众长老都出去后,凌苍轻轻一挥手,大门便被关上了。

    凌笑对凌苍这一手极为羡慕,这至少要达到玄力外放的境界才可以做到,而且要能如此随心所欲地控制力道,怕也只有那灵师阶才可以做到吧!

    凌苍从上坐走了下来,凝视着凌笑道“孩子,你可恨爷爷?”。

    此刻,凌苍没有半点上位者的威严,有的只是一名为人爷爷的祥和平静。

    凌笑不知为何心里会觉得酸酸的,当即应道“开始的时候恨,我恨爷爷为什么这么狠心,把我一家人置于不顾,我恨爷爷两年来为何不来看笑儿一眼,我恨我为何不生在普通的家庭,那样我就可以和爷爷一起开心地玩耍成长了”。

    说到这里,凌苍轻叹了一口气,别过了脸去,不让那老泪从眼眶中流出来。

    接着,凌笑又道“但是今天我见了爷爷之后,我便不再恨了,爷爷身为一族之长,当然以家族利益为先,凌家身为陨石城的大家族,其他世家正虎视眈眈,欲取凌家代之,爷爷要顾全大家,必须弃小家,更何况如今家族内忧未解,爷爷哪有时间来照顾我们一家呢?所以笑儿已经不再恨爷爷了”。

    凌苍再看着凌笑侃侃而谈,老泪终于涌了起来,还好他及时又忍住没让它给流出来。

    凌苍走到凌笑身边,重重地拍了拍凌笑的肩膀道“我凌苍有你这样懂事的子孙,真是心感宽慰了”。

    “爷爷言重了,不过我仍然希望爷爷能在百忙之中抽空去看看我父亲和母亲,他们这些年可过得不开心”凌笑轻声道。

    凌苍点了点头道“这些年苦了你们一家,希望战儿和惜云莫怪我这老头才好,其实爷爷又何尝不想卸下族长这个重担,享受天轮之乐的晚年呢”。

    凌笑这时道“别,我还想要一个族长的爷爷呢,这多拉风啊!”。

    “你这小子,说吧,想要什么补偿?”凌苍没好气道。

    “什么……什么补偿?”凌笑有点不明所以地问道。

    “这两年对你冷落的补偿,只要爷爷能办得到的,会尽量满足你”凌苍背着双手淡淡地说道。

    “这样啊,那我想想”凌笑一喜,然后摸着鼻子思索了一下才道“随便给个几万金币用用,然后再来十几支二阶乌参王,年份越高越好”。

    “几万金币?你当爷爷开钱庄的啊”凌苍气结地说道,接着他又问“你要二阶乌参王干嘛?凭你现在九级武徒的力量根本不足以完全吸收乌参王的药性,只会白白浪费资源”

    凌笑道“我要用它来突破武徒,成就玄者”。

    “笑儿,你这想法可有些不着边了,乌参王虽然能增强玄力,但那必竟只是外力,根本不可能让你突破阶位,如果你要突破阶位,倒不如要一颗二阶增玄丹,只是用丹药突破阶位的玄者根基不稳,对以后成长极为不利,所以你还是另选它物吧”凌苍分晰道。

    凌笑自然明白凌苍的道理,可是他仍然要选乌参王,因为它的主要作用是要来活络疏通经脉,同时增强玄力,好让他一举冲破最后一道经脉,成就武者这体,只有这样他才能继续修炼下去,不然他将穷一生只会停留在九级武徒的境界。

    于是,凌笑便把之前编给凌战听的“仙梦”重新对凌苍说了一遍,最后也把自身的情况对凌苍说了一遍。

    凌苍带着震惊的神色看着凌笑道“你……你说的是真的?”。

    凌笑点了点头,肯定道“绝对是真的,要不然我怎么能重修玄力呢,当年太上长老可是断定除非有五阶逆天丹药,要不然我是没办法重修玄力的”。

    凌苍思索了一下,接着严肃道“这件事除了你知还有谁知?”。

    “还有父亲”凌笑应道。

    “嗯,孩子,以后不管是谁你都不要把这事说出去,包括你周边最亲的人,知道了吗?”凌苍严肃地嘱咐道。

    凌笑重重地点了点头。

    接着,凌苍笑了起来道“真是天佑我凌家,居然让笑儿有此机缘,对了,你父亲也和你一样可以打通经脉吗?”。

    “当然,过不了多久父亲绝对可以重新成为玄者的”凌笑自信地说道。

    “好,好,我那里还收藏有两株千年乌参王,这就去拿给你”凌苍连连叫好,老脸化出那喜人的笑容,仿佛让他年轻了十岁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