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神控天下 > 第037章 雨惜出事

第037章 雨惜出事

    第037章雨惜出事

    在这里纯洁先感谢,打赏的1985900201以及晨晨的鲜花,今天会为你们加一更~~~请大家更给力支持纯洁吧,纯洁需要更多的能量,才能码出更好的文来,想看第三更的朋友加把劲~~~是纯洁的铁杆请看简介下有我的群号,可以加进来一起聊天,谢了~

    白雨惜自成为凌笑的女人后,心情一直好得不得了,她终于成为少爷的女人了,她心里不知道有多开心!

    自少爷把她从李光吟手下救下来后,她就下定决心这一辈子跟着少爷了。www.lingdiankanshu.com因为这年头肯为平民女子出手的人太少了,何况救人后又不求回报,这种人确实值得普通人追随,后来她来到凌家,天天接触少爷,才发现少爷与所有的家族少爷区别很大。

    他对待她总是那么彬彬有礼,从没把她当婢女,更多的是把她当亲人,他说话又不失幽默和风度,而且还肯为她受伤,有空之余还教她玄技,让她成为一名让人尊重的武者。

    这一切的一切,让她是多么地感动,这对于她一个已经认命做一名为奴为婢的侍女来说,这些是她做梦都没想到的。

    她除了把身体交给少爷之外,她不知道该怎么报答少爷的恩情,同时她自已也深深地爱上了少爷,她不奢求少爷会明正言顺地娶她,只要少爷中心都有一点点她的位置,她就心满意足了。

    她天天去给少爷送饭,知道少爷的武服全部都被轰烂完了,她看着心疼的同时,又想到自已都没为少爷做任何事,于是她就想今天到市集买一些上等的布料给少爷做些衣服。其实,她可以叫裁缝店做的,但是这体现不出她的心意,所以她打算自己亲手给少爷做衣服,以前她在家里都是自己和她母亲做衣服的。

    到了布料店,白雨惜选了几匹上好的布料,结帐出来时,不小心与人碰撞了一下。

    “哎呀,瞎了你的狗眼了,居然敢撞本姑娘”被白雨惜轻轻用布匹碰撞了一下那人,那人立即拉开桑子叫骂。

    白雨惜为人善良,觉得又是自已有错在先,立即对着那女人道歉道“对不起小姐,我不是故意的”。

    “一句对不起就算了吗?你知不知道本姑娘是谁,也是你这种贱婢碰的吗?”那女人姿色长得不错,但是与白雨惜比起来却差远了,她见白雨惜长得如此楚楚动人,心里的火气更加大,当即抡起手臂朝着白雨惜的脸庞打去。

    “啪!”结结实实的一巴掌打在了白雨惜的娇脸上。

    不止如此,那女人居然得势不饶人,又在白雨惜的小腹踹了一脚。

    “啊!”白雨惜一声惊呼,手中的布匹顿时散落一地,自已也倒在了地上。她本是四级武徒,但是在面对这女人却没有还手之力,一个原因是她没有料到对方会突然打她,另一个原因则是对方比她的实力更强。

    “算了青小姐,她也不是故意的,您消消气,我这边有上等的布料,您过来看看”掌柜为白雨惜感到同情,当即对着那女人恭敬说道。

    “哼,你这贱婢,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不然我见一次打一次”那女人依然非常不愤地骂道,她心里就是特别忌妒白雨惜比她长得漂亮。

    “青妹,谁惹你生气了?”门口处传来一道磁性的问候声。

    走进来的是一名长相不俗的公子哥,莫约二十五岁左右,一袭蓝色长衫,手执白扇,尽显风流本色。

    他叫蓝狂生,是陨石城仅次于三大家族蓝家的年轻一代高手,在前不久刚刚突破成了玄士阶。

    那对着白雨惜动粗的女人则是三大家族李家年轻一代的子弟李青青,二十二岁,中阶玄者的实力。

    如今蓝狂生正在狂追李青青,主要是蓝家希望通过联姻拉近与李家的距离,形成盟友的关系,为日后步入大家族行列做准备。

    “哟,就是这臭裱子,撞疼了我”李青青指了指在地上捡着布匹的白雨惜说道。

    其实,刚才白雨惜也就只用布匹轻轻地碰了她一下,就算是普通人也不会觉得疼,而她身为中阶玄者却说被撞疼了,这分明是找个借口罢了。[]

    蓝狂生向白雨惜看去,顿时眼前一亮,心里惊赞“好漂亮的女子”。

    李青青刚好捕抓到蓝狂生看白雨惜的那神情,顿时心中更是闹火,立即把怒火迁怒到了白雨惜身上,走了过去对着白雨惜狠狠地又来了一脚“还不快滚”。

    白雨惜为委屈极了,她没想到自己出来买点东西也遭这个罪,她天性又善良,强忍着肚子的疼痛,强忍着委屈的泪水,抱着布匹欲跑出布料店。

    然而,她还没跑出去,又被李青青从后揪住了头发。

    “啊,我已经道歉了,你还想干什么”白雨惜吃痛惊叫了一句。

    “臭裱子,敢顶嘴,我撕烂你的嘴”李青青抬起手来,连续地在白雨惜脸上裹了几巴掌。

    “啪……啪……”声声脆响刺耳。

    可怜的白雨惜,那张娇脸上印上了几道通红的手印,嘴角都露出了血迹,样子十分地狼狈。

    这时,一名与白雨惜一同出来的凌家女仆人从外面闯了进来,指着李青青喝道“你干嘛打人”。

    这女仆人是被凌家分配给凌笑一家的佣人,十九岁,叫小梅,她刚才与白雨惜一起出来买东西,她没想到刚与白雨惜分开一会儿,白雨惜就被人打成这样子。

    她可是知道白雨惜在凌笑一家的地位,而且凌笑少爷对她极为宠爱,如果让凌笑少爷知道白雨惜被打成这样不怪罪她才怪呢。

    “又来一个不开眼的贱婢”李青青性格本来就不好,一见有人敢冲撞她,立即指着小梅骂了一句,接着对着蓝狂生道“生哥,你帮我好好教训她”。

    蓝狂生点了点头,目光中闪过一丝凶芒,白扇朝着小梅一挥“啪!”。

    小梅只是普通人,没有任何武力,被蓝狂生这么一扇,整个身躯被打出了门外,直接晕了过去。

    “小梅!”白雨惜惊呼道,接着她瞪着李青青与蓝狂生道“你们打够了吧,我们是凌家的人”。

    白雨惜本不想抬出凌家的名头的,必竟她们只是婢女,可是如今都快被人给打死了,再不反抗,难道在这等修辱,等死吗?

    不,她还要回去见少爷,她还要回去给少爷做衣服,她不甘心就这样被别人贱踏至死。

    “凌家?”李青青错愕了一下,

    一旁的蓝狂生与那掌柜的则是脸色变了变,凌家是陨石城第一大家族,可不是他们能得罪得起的。

    “青妹,我看就这样算了吧”蓝狂生心虚了,不由得对李青青劝说道。

    李青青没好气道“凌家又怎么样,你们只不过是贱婢,就算我把你们都拖去卖了凌家也不会为你们出头,何况我们李家会怕凌家吗?”。

    李家怕凌家吗?答案是肯定的。凌家是发展近千年的大家族,其底蕴比之李、罗两家要深厚得多,何况凌家太上长老威名赫赫,是她们李家暂时得罪不起的。

    可是,李青青不甘心就这样放过这个婢女,一想到对方的身份低贱,相信凌家不会为了一个婢女与她们李家对着干吧。

    想到了此处,李青青底气足了,同时也想到了一个绝佳出气的方式。

    她要把这个比她漂亮的贱婢给卖了,让这贱婢成为万人骑的裱子。

    不可否认,女人一旦忌妒起来,那是非常地残忍要命的!

    蓝狂生不由得为这漂亮的婢女感到可惜,他还没得享受用到呢。

    白雨惜被李青青强行带走了。

    半个时辰后,小梅才幽幽发醒了过来。

    “雨惜你在哪?”小梅一醒过来第一时间马上要找白雨惜。

    好心的掌柜对小梅道“她已经被李家小姐给带走了”。

    听到这话,小梅脸色顿时变得苍白了起来,呆滞了一会后,她立即向着凌家奔走了回去,她一定要把这消息告诉少爷去。

    ……

    醉香楼,李家的产业之一,是陨石城有名的妓院。

    这里经常往来的都是一些富商阔少、更有经常出生入死,舔刀子过日子的佣兵和冒险者,他们都非常享受这种纸醉金迷的逍遥生活。

    李青青把白雨惜给打晕了,把她带到了醉香楼,然后交给了这里的老妈子,又对着老妈子交待了一番,这才到了楼上看戏去了。

    李青青看了一眼蓝狂生道“是不是很舍不得那臭裱子?”。

    蓝狂生当即解释道“怎么会呢,她没有青妹千分之一,不,是万分之一的漂亮”。

    “算你识相”李青青轻哼一句,心里无比受用。

    醉香楼大厅,人声鼎沸。

    白雨惜被冷水泼醒,她抬头一看,发现自已被放到了一个铁笼里,周围都是清一色的男人,年轻的、中年的、老年的……个个都用色眯眯的眼色盯着她看。

    她不知道自已在哪,但是她知道自已的处境非常不妙,立即哀呼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然而,就算她喊破了喉咙也没人理她,只有一片淫秽的笑声在回荡。

    这时,老妈子缓缓地从后方走了出来。

    “各位大爷,各位好汉,你们看这是咱们醉香楼最近最好的货色,今天哪位大爷出价最高,她今天就归谁所有,机会只有一次,不要错失良机哟,起拍价五十个金币”老妈子笑眯眯地对着楼上楼下的男人们吆喝道。

    她的话音刚落下,立即有一位富商喊价“我出五十金币”。

    “这妞不错,我出五十五个金币”富商的话刚落下,又有一人出价叫道。

    “老子出六十”。

    “我八十”。

    ……

    价格节节攀升,现场气氛gao潮迭起。

    在铁笼中的白雨惜,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凉的感觉,她终于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