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神控天下 > 第038章 谁敢动她,谁就死!

第038章 谁敢动她,谁就死!

    第038章谁敢动她,谁就死!

    加更的来了!再次感谢支持纯洁的亲们!还要加更的亲们,再给力一点吧!请赐予纯洁更强的码字动力吧~~~拜谢了~~~

    凌笑刚刚可以运用金刚五变诀恢复身体,当然三分归元气也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www.lingdiankanshu.com如果让太上长老知道凌笑昨晚自行修炼复经脉的话,那他一定会被吓一跳,因为这正是第二变“炼筋”的小成迹象。

    当年,太上长老可是吃尽了苦头,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才把第二变“炼筋”修炼至小成,而凌笑只花了短短半个月的时间,这速度实在骇人至极。

    凌笑刚从洞中出来,经过半个月的狂训,他一身衣服都烂如乞丐一般,只是这些依旧不能掩盖他那英伟的身材,那清秀的面容棱角分明,一双目子显得精神熠熠,清澈分明。

    就在凌笑要开始接受训练时,小梅气喘地跑了过来。

    她还没跑近,就被其中一名武者给拦住了,白天除了白雨惜能来看凌笑之外,其他人一律不准来打扰凌笑,这是太上长老下的命令。

    “少……少爷救命呐!”小梅被拦住,无奈她竭尽全力对着凌笑叫唤道。

    凌笑回眸望去,一眼便认出是自家的侍女,赶紧走了过去。

    “小梅出了什么事?”凌笑不解问道。

    小梅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一边继继续续地说道“雨……雨惜她……她不好了……”。

    凌笑一听是白雨惜出事,整个人冷了下来,当即抓住小梅的双肩问道“说清楚,她怎么了?”。

    白雨惜可是他生命中暂前唯一有过关系的女人,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小梅被凌笑这一阴冷的气势吓了一跳,这会更说不出话来了。

    一旁的武者制止凌笑的激动说道“少爷,别摇她了,她喘不过气来了”。

    凌笑这才意识到自已用力过头了,不由得松开了小梅的双肩,更渡了一丝玄力过去给她,幽幽道“你慢慢说”。

    小梅缓过了气来,这才诉说起了刚才在布料店发生的事情。

    “你说雨惜被人抓走了?”凌笑眉宇之间拧成了“川”字形,一股冷冷的杀气冒了起来。

    小梅重重地点了点头,她知道这回少爷肯定发怒了。

    “混蛋”凌笑骂了一句后,直接朝着家里跑回去,哪里还管什么训练,救雨惜,比什么都重要。

    凌笑心急如焚,回去自已的房间里取了蓝晶剑和一把银色大刀。

    此刀同样为二阶中阶武器,银鬼血刀,是从太上长老搜割来的。

    刀剑缚于身后,凌笑连衣服都没换,直接朝着小梅说的布料店狂奔而去。

    虎六、虎七时刻关注凌笑的动静,只见他刚出现两人就追了过去,他们非常疑惑“少爷何事如此着急”。然而,他们两人虽然是中阶玄士,但是比起全力迈开“云踪魅影”的凌笑来说,还要差上一筹,才跑了一里会,顿时看不到凌笑的身影了。

    他们心头狂震,他们是见识过凌笑的实力的,但是没想到凌笑的速度如此骇然,怕是只有高阶玄士才可以比拟吧。

    他们没空暇想立即全力追了过去,万一凌笑有什么意外,他们担待不起这个责任。

    凌笑来到布料店,掌柜正在向着一些贵妇推荐布料。

    凌笑闯了进来,二话不说直接瞅住了掌柜的衣领问道“刚才抓人的去哪了?”。

    掌柜被问得一愣一愣的,看着凌笑破烂的一身,刚要发火,可是看到凌笑那两双欲杀人的眼神,还有他身后的两柄阴冷的武器,顿时把话咽了回去,胆怯地说道“不知道这位少爷你在说什么,小人听不明白”。

    “刚才这里是不是有一个女孩子被人打了?老实回答我,不然杀了你”凌笑双目阴深地问道。

    这回掌柜的回醒过来了,当即忙不叠迭地点头道“是……是,被李家小姐带走了”。

    “带去哪了?”。

    “听……听她说要……要送到醉香楼去卖了”。

    “混蛋”凌笑全身杀气凛然,骂了一声,抓着掌柜的一甩,那可怜的掌柜被摔得七荤八素的。

    此刻,醉香楼里,已渐入今天的最gao潮,叫价已经从五十金币来到了两百八十金币了。

    刚才叫价的是一名自由冒险者,一身高阶玄者实力,样子十分地粗犷,双臂青筋如蛇一般狰狞可怕,他一出声,顿时间让不少人闭嘴了。

    正当都以为没有人再加价时,一道阴柔的声音淡淡响起“三百五十金币”。

    这声音刚落下,醉香楼里顿时一片哗然。

    这人是谁,居然从二百八十金币加起到三百五十金币,而且公然敢与高阶玄者竞价,活得不耐烦了。

    那高阶玄者不爽地朝着与他竟价的那人看去,一时间原来那要发火的神情,如冰决遇火,瞬间隔化,变成和气的笑容对着二楼那一名男子拱了拱手道“原来是慕容大人,在下失敬了,这女子理应归慕容大人所有”。

    那高阶玄者显然认出了对方,神情非常忌惮,当即奉承了一句,不敢再竞价。

    现场一片寂静,那阴柔的声音再度响起“呵呵,各位再不出价,此女此便是我慕容孤的了”。

    “原来是慕容大人,难怪能令野猪不敢吭声”。

    “听说慕容大人已经突破到中阶玄士了,而且青狼佣兵团团长青狼亲自要请他加入青狼团许以一队长的位置给他做”。

    “没错,不过我听说慕容大人直接拒绝了”。

    “青狼拥兵团在城里的势力只比几大家族差一点,慕容大人居然拒绝?”。

    “可能人家慕容大人逍遥自在惯了吧”。

    ……

    慕容孤,三十五岁,职业自由冒险者,在前不久突破中阶玄士,他有着“孤狼”之称,为人好色嗜睹,杀人如麻,在荒丛山脉的冒险者或弱小的佣兵团最怕遇到他,因为他最好杀人越货。

    慕容孤当第一眼看到白雨惜时,就被白雨惜的容颜给惊呆了,心中下定决心,不惜一切代价要弄到手了。

    醉香楼的老妈子拉着嗓子笑道“这位大人已经出了三百五十金币的高价,还有人出更高的吗?”。

    老妈子都乐开花了,这年头卖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只不过十个金币,而如今她们小姐带来的这漂亮女孩子居然拍出三百多金币的天价,真是让人想不到。

    楼上,李青青挂着得意的笑容道“没想到这臭裱子这么值钱”。

    蓝狂生在一旁也附着笑了笑,不过他一想到刚才这女子说是凌家的人,就让他心里感到不踏实。万一真是凌家的人,这事就闹大了。他们蓝家在陨石城仅次于三大家族,但是他们的实力相差甚远,并不是他们蓝家随意能得罪的,不然他也不会万般讨好李青青了。

    “好,既然没人叫价,那么……”老妈子见没有人再喊价了,正准备宣布结果。

    “慢着,我出四百金币”一道狂妄的声音从楼上传了下来。

    众人又是一片惊呼,谁能想到一个裱子能拍出这么高的价格,而且还有人公然敢与“孤狼”竞价的。

    慕容孤眉头轻挑,向着与他竞价的人看去,当即不屑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独鹰’兄,既然独鹰兄有兴趣,那咱俩‘独鹰孤狼’就来争上一争,我出四百一十个金币”。

    与慕容孤竞价的是与他齐名的冒险者,外号“独鹰”。只见那人高大威猛,一身黑色的武服裹着全身,一眼用黑罩罩着,另一眼散发着锐利的凶芒,旁边还有两位姿色不错的女子帮他倒酒服侍着。

    独鹰听了慕容孤的话顿时大笑了起来“哈哈,本大爷看上的女人自然不会放过,我出四百五十金币”。

    “四百六十金币”。

    “五百金币”。

    “五百一十金币”。

    ……

    现场只剩下两人再竞价了,其他人都不敢吭声。这两人都是陨石城有名的杀神,他们哪敢得罪得起,那可是随时丢性命的事情。

    不知不觉,两人的价格已经升到了七百一十金币了。

    “独鹰,要是你再加价老子认输”慕容孤拍桌子大声喝道,显然他已经被激气了怒气,要不是这独鹰实力尤在他之上,只怕他都要翻脸杀人了。

    独鹰不急不缓喝了一杯后,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道“我没你孤狼财大气粗,居然为了一个妓女出七百一十金币,老哥我佩服佩服”。

    独鹰这话一出,慕容孤顿时知道自已上当了,当即对着桌子一拍“啪!”,桌子变得四分五裂,接着对着独鹰喝道“你耍我!”。

    “哼,这是你自愿竞价的,莫不是你鼎鼎大名的孤狼金币不够,如果不够老哥我可以暂借你也无防,要是你真的不认帐,只怕走不出这醉香楼”独鹰像是吃定了慕容孤一般,对着冷嘲热讽道。

    “好!好!好!”慕容孤连连叫好,双目中透着浓烈的杀机。

    “呵呵,老哥我好得很”独鹰笑着吃了一颗身旁女子送来嘴边的葡萄道。

    慕容孤没再接话,冷哼了一声掏出一袋金币朝着楼下的老妈子丢去,然后瞪了一眼独鹰转身就要离开。

    老妈子接住金币连看都不连,立即笑着对侍者道“把她送到天字一号楼去”。

    铁笼里的白雨惜绝望到了极点,她自知自已难逃厄运,一股死志从心底冒了起来。

    “我就算死,也不容别人沾污身子,我生是少爷的人,死也是少爷的鬼”白雨惜美眸流着让人怜悯的泪水,心里坚定地告诫自已。

    就当她要咬舌自尽量,一道暴喝声从外面传来,把她从死亡边缘拉了回来。

    “谁敢动她,谁就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