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神控天下 > 第040章 砍杀玄士

第040章 砍杀玄士

    第040章砍杀玄士

    本章为1985900201书友打赏加更的~~~

    新月啦,求一切支持~~~收藏、推荐、鲜花、打赏~~~~请动动鼠标~~~谢谢了~~

    从凌笑的战斗看来,谁都不会认为他只是一名中阶玄者,可是从表面看确确实实只有中阶玄者的修为,这实在让人感到匪夷所思。www.lingdiankanshu.com

    这一情况也只有凌笑本人自知,越阶杀人对他来说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谁叫他是牛b的穿越人士呢。

    “那年青人不是蓝家的少爷吗?听说他已经突破玄士阶了,出手果然不凡”蓝狂生刚出现就有人认出他来了。

    “玄士阶出手,这小子九条命都不够死了”。

    “这可不见得,人家轻而易举就斩杀了两名高阶玄者,实力不容小看”。

    “不管怎么样这小子难逃一死,敢在李家地盘生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醉香楼的瓢客们不停地议论着。

    大厅中,蓝狂生见凌笑居然被他一招逼退,不由得信心大增,他要在李青青面前把这嚣张的小子擒下,以便获得她芳心的认可。

    “小子束手就擒,我可以让你少受些折磨”蓝狂生单手负于身后,一手打开白扇,一副自认为潇洒的样子。

    “嘿嘿,你这种不知羞耻的人我见多了,不过最后都被我打成狗一样求饶”凌笑一边淡笑,一边凝神戒备。

    这是他首次对战玄士阶,他深知玄士阶玄力外放,实力不容乎视,尽管他修炼金刚五变诀小有成效,但是小心使得万年船,莫要在阴沟里翻船才好。

    “杂种,好胆”蓝狂生恼休成怒,脚下一蹬,整个人如豹子一般向着凌笑扑去,目光中丝毫不掩饰其必杀之心。

    “花扇成刃”白扇连连挥洒,几道青色扇影宛如利刃一般朝着凌笑切割而去。

    这是玄士阶特有的玄力外放强招,绝对不是高阶玄者特意凝形的虚幻招式,而是用自身属性催发出来,宛如实质的攻击。

    “虚有其表”凌笑抹现一把轻视的笑容,脚下“云踪魅影”起步,瞬间避过了蓝狂生的招式,同时间蓝晶剑朝着蓝狂生身侧连刺八剑,剑剑灌注最强玄力,务必第一时间逆转局势。

    要是换了一般的玄者,怕都被蓝狂生这一招给震慑了,那里还敢反击,但是凌笑对于玄士阶的强招一点都不陌生,经过半个月接受五名不同属性的玄士阶轰击身体,对于玄士阶的进攻方式也算有一点了解,所以才能轻易躲过,并发起反攻。

    蓝狂生没料到凌笑反应如此之快,不过他也非一般庸手,白扇回旋,连挡了凌笑八剑。

    “叮当……叮当……”火星四溅。

    “扇蝶狂潮”蓝狂生不仅挡住了凌笑的进攻,更趁机反击,白扇挥出一只只宛如活过来的青色蝴蝶,显得极为好看,可是其威力可不弱。

    凌笑尽管速度无双,但也有吃亏的时候,他还是小瞧了玄士阶的攻击手段。

    “轰……轰……”几只青色蝴蝶狠狠地撞击在了凌笑身上,整个人飞出了好几米远,把厅内的不少椅子都撞翻了。

    “少爷”白雨惜大声惊呼,赶紧朝着凌笑扑过去。

    “战斗结束了,玄士的威力果然可怕”。

    “可不是,那家伙死定了,还以为有几下子,没想到这样就挂了,真是没劲”。

    “真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脑残,为了一个女人送命,真是犯贱,红颜祸水这话难道没听过吗,咱还是喜欢在醉香楼这种风花雪月的生活,才不会为了区区一贱婢自找苦吃呢”。

    ……

    楼上,独鹰与孤狼慕容孤都只是静静地看着好戏,并没有出手,这里是李家的地盘,在这里出事自然会有人解决。

    当众人都认识凌笑必死时,只有独鹰与孤狼目光一直盯着凌笑的方向,他们眼神都充满了疑惑。

    白雨惜来到凌笑的身边,整颗心都沉了一下,她扑到地上凌笑身上哭叫着“少爷,你不要死,少爷我不要你死,你快醒醒啊!”。

    如果凌笑为她死了,她也绝不独活,这是她此刻的想法。

    “放心吧,区区低阶玄士还没能力杀死你少爷我,何况我又怎么舍得我的惜惜呢”凌笑睁开了双眼,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打趣地说道。

    看着嬉皮笑脸的凌笑,众人都傻了眼了,低阶玄士全力一击,居然还能安然无恙地爬起来,这也太让人难以相信了吧。

    貌似中阶玄士在低阶玄士全力一击下怕都要受伤吧,然而这中阶玄者怎么像打不死的小强,居然一点事都没有,说出去怕都没人相信这是事实。

    蓝狂生错愕了一下,不能接受现实地吼“你居然没事?这不可能”。

    凌笑把白雨惜推开一边,扭了一下脖子,笑道“凭你这种小花招想要你老子的命,下辈子吧”。

    凌笑笑罢,手中蓝晶剑趁机挥出,剑芒璀烂耀眼。

    “剑留痕”!

    在刚才蓝狂生早就见识过凌笑这一招,他虽然没能一时看出突绽,但是早有防备,白扇在他手中一转,青色芒环逐渐变大,宛如青色大盾全部抵挡着凌笑的漫天剑芒。

    然而,他哪里料到凌笑这一招只不过是扰敌的一剑,他此刻已经绕到了蓝狂生身侧,聚劲已久的风神腿启动。

    “不好”蓝狂生察觉到了凌笑的异动,立即惊呼,可惜已经迟了。

    “风中劲草”脚影如刃,密密麻麻地揣在蓝狂生的腰间。

    噗噗!

    蓝狂生如断线的飞筝倒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喷洒漫天。

    “我要你死无全尸”蓝狂生勉强没倒下,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那张俊脸变得狰狞可怕了起来,手中的白扇合在了一起,接紧着听他大喝一声“扇折花骨”。

    顿时,蓝狂生手中的二阶低阶白扇一根根扇骨居然变长了一截,露出了里面暗藏的利刃,最奇怪的是那利刃直接离扇飙了出去,不仅如此,随后又有一排利刃又飞出去。

    扇内居然暗藏乾坤!

    密密麻麻的利刃一排又一排地朝着凌笑飞去,速度骇人到了极点,而且又是如此出其不意,就连凌笑都始料未及。

    “想死得早一点我成全你”凌笑冷笑了一声,背后那破烂的斗蓬一抖,朝着那利刃罩去。

    “披云戴月”这一招居然被凌笑用来防御了。

    紧接着,凌笑背后的银鬼血刀终于出鞘了。

    嗜血的凶芒阴深至极,银光如虹,划出一道半圆弧形,强大无比的剑芒宛若实质朝着蓝狂生的面门直接砍下。

    蓝狂生心生胆寒,他那里想到凌笑不仅把他的暗招给挡下,还拖以如此强大凶狠的一招,那刀影让他由心产生一股恐惧的心理,手中的白扇抬上迎去。

    “叮当”!

    白扇当场被银鬼血刀砍断,刀势依然势不可挡!

    “不!”蓝狂生惊骇咆哮,然而结局依旧没法改变。

    “噗”!

    蓝狂生居然直接被劈成了两半,身体分了家,一团腥臭的血雾散落四周。

    场面恐怖吓人至极,让不少胆小之辈当场呕吐了起来。

    楼上的李青青神色惨白到了极点,她双手攥得紧紧的,指甲都镶入了肉板里了,内心难受如刀割。

    虽然,她一直没表示接受蓝狂生,但是她内心早已经向着蓝狂生。蓝狂生无论是从相貌还是实力上,在年轻一代都是非常不错的选择,以二十五岁的年龄突破玄士阶,在陨石城也算是天资不凡了。她本打算再吊吊蓝狂生的胃口,因为她知道男人越是容易得到的东西,越不会珍惜,所以她与他总是保持着若迹若离的关系。

    如今蓝狂生为她出头,居然被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子给杀了,这让她如何不怒?但是这怒又有何用,现在这里并没有她们李家的高手坐镇,两名中阶玄者和高阶玄都都被斩杀,就连蓝狂生这低阶玄士也死在对方手上。她只是中阶玄者又怎么能对付得了眼前这人呢。

    此刻,她又怕又怒,但是理智告诉她,她必须要逃,不然她死定了。

    凌笑虽然斩杀了蓝狂生,但是一身玄力却已经抽空了,经脉开始隐隐做痛,还好勉强能压制得住,不像在武徒阶使用“剑留痕”那样被反噬,除了自身的实力增强了,也与他最近强化身体脱不了关系。

    凌笑心中赞叹“没有成为玄士阶,没能玄力外放,勉强使用傲雪六诀就是不行”。

    “傲雪六诀”聂家家传刀法,刚才凌笑使用的是第一式“惊寒一瞥”十分霸道的一招。如果配以冰系玄力的话,威力更加恐怖。

    前世凌笑早对风云二人的武功研究透了,如今使出来一点都不生涩,只是自身实力还没强到能随心所欲地使用出来罢了。

    “楼上的贱女人,是你自已下来还是我……亲自上去请你下来”凌笑抬头向着楼上的李青青幽幽地说道。

    “该死的奴才,你居然敢骂我,你知不知道我是李家的人,而且你杀了狂生,蓝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你最好自求多福”李青青气得脸色发青,可又自知不是人家对手,不由得再次抬出家以壮胆色。

    “李家和蓝家么?如果我怕我就不会在这里杀人了,愚蠢的女人,我数三息,不下来给我的女人下跪磕头,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凌笑冷冷地对着李青青道。

    他还没开始数,又有人跳出来挑衅了。

    “强弩之末,今天我就为李家杀了你这嚣张的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