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月 > 第二章山雨
    阳光又从窗口照了进来。www.lingdiankanshu.com    杜士仪躺在卧床上,眼睛看着窗外那碧翠的竹林出神。这些天身体好转,自己努力尝试后渐渐能够翻身甚至起身,他也渐渐打算把实情告知一直在身边陪伴的杜十三娘。于是,当听到外间仿佛有一阵动静,抬眼望去便发现是一身青衣的竹影时,他习惯性地瞥了一眼竹影手中食床上那几样饭食,见又是粟米饭,两样菜蔬,还有一个鸡蛋,忍不住又朝其背后看了看,突然开口问道:“十三娘呢?”    听到这简简单单的四个字,竹影先是一愣,随即便露出了惊喜交加的表情。杜士仪病到后来,尽管还能吃得下饭,喝得下水,可其余样样都要人服侍,如今却终于能够开口,岂不是表示有所转机?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放下手中食床后,就到卧床边屈膝半跪了下来。    “恭喜郎君,终于能开口说话了!”    “有什么可恭喜的,我又不是天生哑巴!”    看到杜士仪没好气地吐出了这么一句话,想起这些天杜十三娘的苦苦支撑,竹影误以为他还在自暴自弃,因而轻轻咬了咬嘴唇,便大胆说道:“郎君,娘子为了替你求医,不远千里从京兆赶到嵩山,每日省吃俭用,唯一一个鸡蛋也都省了给郎君。如今郎君既然能够说话了,还请念着娘子一片苦心,打起精神多吃些东西,好好养病,也不枉娘子一日日去嵩阳观求医问药。”    尽管已经无奈决定坦然接受这个人生,接受杜十三娘这个妹妹,但听到这样的说教,杜士仪立时眉头一挑。之前那些度日如年的日子,他一天天数得清清楚楚。落入了这陌生的时代,陌生的地方,莫名其妙就成了另外一个人,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别人口中江郎才尽,泯然众人矣的家伙自暴自弃寻死!就因为一场大病之后才华尽失,不能做出让人夸奖的诗文,至于狠心地撇下唯一相依为命的妹妹吗!    见杜士仪出神不说话,竹影想起杜十三娘今日出门时说的话,忍不住又苦口婆心地说道:“郎君,婢子没读过书,说不出那些大道理。可郎君不过就是病了一场,又不是恢复不过来,何苦这么灰心!娘子在你这阿兄面前一直强颜欢笑,可背地里哭过多少回了。郎君刚刚不是问娘子上哪儿去了吗,她今天是铁了心去嵩阳观跪求,不求得那位孙道长出来,她就打算跪死在那儿了!自从郎君病了,娘子她小小年纪奔前走后受苦受累,却从没有过任何抱怨,郎君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请为娘子着想,好好把身体养好!”    此话一出,杜士仪顿时大吃一惊。这些天来,杜十三娘常常守在他的床前,从擦脸喂饭送水服药,林林总总尽是对兄长的孺慕和关切。即便他和这身体里本该存在的那个人截然不同,尽管他还是不那么愿意承认凭空多出来的那些记忆,可他终究承那个小丫头的情。毕竟,要不是一直有她带着竹影精心看护服侍,他也捱不过这些天!    就在这时候,他只觉眼前骤然闪过一道刺眼的白光,紧跟着,窗外传来了一声轰然炸响。几十天的卧床不起让他的反应慢了许多,片刻方才醒悟到竟是打雷了。而竹影倏然间转头看着窗外,随即面色发白地说道:“糟了,娘子还在嵩阳观前头跪着呢!这山雨来得最快,我得去瞧瞧!”竹影说着便蹭地站起身来,三步并两步往外赶去。    杜士仪待要叫她时,却已经听到了外间开门撑伞,以及冲入雨幕的脚步声。想了又想,他最终支撑着坐直了身体,这个晚间已经尝试过很多次的动作果然毫无滞涩地完成了,待到挣扎下地,他却只觉得两条腿直打颤,仿佛下一刻就会支撑不住身体。直到如同蹒跚学步似的,在狭小的空间中试着走了几圈,他才勉强找回了那种脚踏实地走路的感觉。然而,如是来来回回走了不知道多久,他却只听到那瓢泼大雨声,可去了许久的竹影一直不见踪影,一时越来越心焦。    想想杜十三娘一个稚龄女童此刻正在雨中受冻,他思量再三,终于还是拖着沉重的步子绕过格扇到了外间。外间同样只有寥寥几样简陋的家具,他吃力地东翻西找了好一会儿,最终寻到了一顶落满灰尘的斗笠以及一件蓑衣,当下胡乱穿到了身上,也顾不上再去找木屐便打开了房门。开门的刹那间,呼啸山风席卷了无数雨丝往身上袭来,阴寒刺骨,他竟是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且不说雨中走一趟他是否支撑得住,最要紧的是,他不知道嵩阳观在哪!    就在他犹疑之际,雨幕尽头仿佛有一个撑伞人踉踉跄跄回来。等到那撑伞的人渐渐近了,杜士仪立时认出那已经裂开了一个大口子的伞下浑身湿透的人赫然是竹影。    而竹影撑伞到了屋子前,看到门前那个身穿斗笠蓑衣的人,先是一愣,待看到那人抬了抬头顶的斗笠,她立时疾步冲了过来,就在雨中噗通跪下了。    “郎君,求求你去劝劝娘子吧!我都说了你已经能说话了,可怎么劝她都不听都不信,死活还跪在嵩阳观前,可观中已经把门关上了!”    “别啰嗦了,搀着我!”    虽不知道杜士仪怎就突然能说话能下地了,但竹影已经顾不得去想那许多。她也没空理会自己那半边**的身子,咬了咬牙就大步走上前来,一把搀扶住了杜士仪的右边胳膊。才走了十几步,她只觉旁边人仿佛大多数重量都压在自己身上,一时满头大汗,可想起杜十三娘此前跪在雨中那摇摇欲坠的样子,她又是一阵心急如焚,连忙深深吸了一口气勉力加快了脚步。    从大雨中那泥泞的小径来到了外头的那条石板路,杜士仪已经感到脚下一阵阵发飘。好在那斗笠和蓑衣虽说显见蒙尘已久,在这大雨之中却远比竹影的那一把破油伞管用,眼见这个浑身湿透的婢女一手扶着自己一手打伞,面色苍白却还在死撑着,他只觉得心头越发恼怒。    这身体的状况也未免太糟了!    也不知道在雨中走了多久,他就只见两侧浓密的树林一时间稀疏了起来,再行数十步,眼前豁然开朗,一面高耸的墙在雨幕中一时望不见尽头。绿瓦飞檐斗拱,内中但听清乐阵阵,闻之便觉清雅幽深,竟是一处占地极其广阔的宫观。    这便是嵩阳观了!    然而,此时此刻被一路风雨浇得上下牙齿直打架的他却顾不得惊叹于这嵩阳观的宏伟。跟着竹影好不容易绕过了那一面长长的高墙,他一眼就看见了那个跪在大雨中的娇弱身影。时不时一阵呼啸而过的大风卷着那豆大的雨点,在她身前的青石地上砸起了一朵朵水花,可那看似摇摇欲坠的人影却在风雨过后,依旧硬挺在那儿。    “娘子,娘子!”    竹影立时松开了搀扶着杜士仪的手,三两步冲上前举起破伞挡在杜十三娘头顶,见她嘴唇冻得青紫,人已经有些恍恍惚惚,却任凭她怎么拖拽都不肯起来,不由得气急败坏地叫道:“娘子,郎君已经能说话能下地了,你看,他都来找你了!娘子,你要是把自己也折腾病了,还有谁顾得上郎君,难道你打算丢下郎君一个人吗?”    杜十三娘仿佛听见了这声嘶力竭的叫嚷,一时茫然抬头朝着竹影身后望去。发现那白茫茫的大雨中,赫然是一个身穿蓑衣头戴斗笠的人影站在那儿,她不禁怔住了。直到对方用手抬起了斗笠,看清楚那确确实实就是这些天自己日夜守着的兄长,她登时眼泪夺眶,蠕动嘴唇想要说些什么,最后等到杜士仪走到面前时,她这才不由自主地紧紧拽住了他的双臂。    “阿兄……真的是阿兄!我不是在做梦吧!”    “你没做梦,来,咱们回去!”    来到杜十三娘面前的杜士仪叹气答了一句,随即便要拉她起身。在竹影的同时用力下,全身早已麻木僵硬的杜十三娘终于不由自主站了起来,可膝盖上那犹如针刺一般的疼痛却让她情不自禁地呻吟了出来,但随即便咬紧了牙关。    直到此时,一直紧闭的嵩阳观大门始终没有动静,但那大门南面的大路上,雨幕之中却传来了一阵声响。杜士仪闻声望去,这才发现是一行七八人护着一辆马车缓缓驶近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