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月 > 第六章婉拒
    从里间出来,杜士仪想到孙子方需得纸笔书写药方,可四下一环顾,他这个主人也不知道笔墨纸砚在哪,索性就走到竹影跟前,一根根取下了那些银针。www.lingdiankanshu.com等到将银针收好在牛皮袋中,他便将其一股脑儿塞到了竹影手中,旋即吩咐道:“把这针收好,兴许将来有用得上的时候。再有,去把文房四宝找出来,孙道长要给十三娘开方子。”    刚刚因为杜士仪的吩咐,再加上贵客来临,竹影跪坐在那儿一动都不敢动,此时一起身就感到小腿和足底酸麻,却还不敢在人前流露出来。然而,一听见这话,她立时忘却了这些小小的苦楚,连声答应后便脚下有些踉跄地去忙碌了。而眼看着她前前后后放东西找东西,孙子方想起杜士仪刚刚为这个婢女也下过针,不禁微微笑道:“杜小郎君对这青衣倒体恤得很。”    “自从我身患重疾,家中婢仆离散,都是舍妹带着她照料,此次又不远千里跟到了嵩山。而到了这里之后,请人整修草屋也好,采买收拾和做饭等等也罢,里里外外的杂务都是她一个人做,如此忠婢,若不知体恤珍惜,未免太不惜福了。”杜士仪说这话的时候,浑然没注意到竹影背对着自己正在书箱中翻找文房四宝,闻听自己这番话后头埋得低低的,满脸感动。    对于区区婢女,孙子方也不过随口打趣一句。他今次跟着司马黑云过来探视,原打算妙手回春,最终却只是杜十三娘风寒发热,而这些许小疾归根结底都是宋福真那个不晓事的弟子惹出来的。想想司马黑云在侧,刚刚和杜士仪一番交道打下来,此子固然年少,可言谈举止俱是得体大方,分明出自世家,与其矫饰,还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    “杜小郎君,你兄妹二人远道而来嵩阳观求医,却被观中拒之于门外,此事我虽今日回来,却已经尽知。观主宋道兄平素只管修炼,观中事务都是徒儿打理。我从前小小有些名气,可要说岐黄之术,观中还有几位道兄精通,只因宋道兄那个徒儿糊涂,以为你病势沉重,若医治不好有损名声,竟不顾道义,任由令妹一再苦求,今日甚至在雨中受冻!观主闻听此事大为震怒,已经解了他的职司,又命其洒扫杂务三年以作处罚。此前之事,观主颇为歉疚,今杜小娘子既然病情未愈,杜小郎君也是大病初愈,都需得补益气血徐徐调养,所以,观主宋道兄特意预备了一支人参,还有其他各色药材让我带来。”    倘若说此前孙子方跟着司马黑云亲自登门探视诊治,杜士仪就已经觉得匪夷所思,那么此时此刻,他就不得不觉着这个世界实在太奇妙。曾经避之如蛇蝎的嵩阳观对自己兄妹态度大改,甚至于罚了主事者,还慨然相赠众多贵重药材,这种转机已经远远超过正常范畴了!瞥见一旁始终恪守从者本分垂手而立的司马黑云,见这阔眉汉子仿佛没听见孙子方这番话似的,一味沉默肃然,他突然想到了当初对方对自己所说的话。    车上那位主人翁是年事已高的长者,且路途颠簸受不得湿寒。而孙子方分明是和那位主人翁一块回来的,那答案就很简单了,此老者如今还在嵩阳观!孙子方如此古道热肠甚至慨然赠予,说不定也是因为那位老者的缘故!    想到这里,眼见得孙子方扬声一唤,外间几个从人就都已经捧了盒子进屋呈到自己面前,他便立时摇了摇头:“孙道长好意我心领了,可这些贵重之物却万万不敢收。先父从小教导我兄妹二人,无功不受禄,既然观主已经惩治了主事者,又请道长登门探视诊治,我兄妹二人已经很感激了。”    见杜士仪竟然绝不肯收下这些药材,孙子方想了想也不好勉强,便含笑说道:“既如此,嵩阳观在峻极峰上还有一处别院,景致幽远宁静,正利于养病。这草屋毕竟卑湿,而那里如今少人居住,屋子空着也是空着。”    环视了一眼这座确实简陋的草屋,杜士仪再次婉拒道:“这草屋虽简陋,但上有茅草遮顶,下有卧床容身,风雨不入,也同样安静,不但适合养病,也适合读书养性。峰上别院乃是嵩阳观中道长们的清修之地,我兄妹二人实在不便搅扰。还请孙道长回去谢过观主,多承好意,吾家兄妹感激不尽。”    “阿兄……”    耳朵突然听到里间传来的一个微弱叫声,杜士仪连忙站起身来,告罪一声便快步进去。见杜十三娘支撑着要坐起身,他便立时把人按了躺下,这才不由分说地说道:“你还在发热呢,别乱动。”    “阿兄,外头是孙道长?”杜十三娘迷迷糊糊听到外头的说话声,等听到其中有孙道长三个字的时候,这才终于忍不住开口相唤。此刻,见哥哥点了点头,她就抓着兄长的袖子,勉力一字一句地说道,“孙道长可给阿兄诊过脉?”    “诊过了,孙道长说,我已经没什么大碍,只要养一养就行了,倒是风寒发热的你得留心服药养病!”杜士仪见小丫头如释重负,舒缓地透了一口气,便笑着说道,“这下放心了?”    “嗯。”杜十三娘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欢欣的笑容,却只有右边嘴角绽放开了单个可爱的小酒窝,“孙道长也这么说,那就真的没事了……阿兄,等你病完全好了,可要带我去峻极峰上看一看当年天后的祭天坛……”    这话还没说完,外头就传来了孙子方的声音:“杜小郎君,杜小娘子既如此说,这峻极峰上的崇山别院景致最好,从那儿登山却也便宜。”    杜十三娘这才想起刚刚仿佛兄长正在和孙子方谈到此事,脸上不禁露出了犹疑的表情。等看到杜士仪冲着自己摇了摇头,她几乎想都不想便开口说道:“阿兄,这草屋是我带着竹影整修布置的,如今倘若阿兄病愈就搬出去,我实在舍不得……阿兄,你去谢谢孙道长的好意吧!”    人家兄妹一再婉拒,再说一屋子都是病人,孙子方也不好强求。等到杜士仪从里间出来,他早已经就着竹影捧上的文房四宝,一蹴而就写完了药方,此刻便站起身来。    “既是杜小郎君一意和杜小娘子留在这儿,那我也不便强求。若和令妹身上再有什么不适,尽管命人来嵩阳观见我就是。”    “是,多谢孙道长。”杜士仪点了点头,这时候方才对司马黑云道,“司马大兄,我倒另有一事相求。这草屋原是当初一位隐居在此的处士在离此回乡之际,借给舍妹的,前头院子里那块地倒也适宜耕种,荒废未免可惜了。今次之事之所以如此狼狈,也是因为我兄妹身边只有竹影一婢的缘故。倘若可以,司马兄可否荐个可靠人?一来看守门户,二来也好种些瓜果菜蔬。”    司马黑云见杜士仪不接受孙子方借出的别院,却找自己借人,而且还是一口一个司马大兄,他顿时觉得杜士仪为人温厚。尽管他跟着主人也是初到嵩山,但他此刻想也不想就爽快地应承道:“此事容易,我回头给你荐两个老实人。”    孙子方刚刚虽在这年纪轻轻的少年郎面前受挫,但此刻不禁打趣道:“杜小郎君既然打算在这院子里种上菜蔬,莫非还打算养几只鸡鸭?”    “孙道长好主意。”杜士仪笑吟吟地点了点头,“竹林菜田,三五鸡鸭,天然野趣,住上一年半载读书养性正好!”    见杜士仪接口如此之快,孙子方不禁哑然失笑。又盘桓了好一会儿,旁敲侧击探听了杜家兄妹底细,发现果是出自樊川杜曲,孙子方这才起身告辞,司马黑云亦是笑语几句跟着离去。等送到了门口,杜士仪回转来,便来到了里间杜十三娘的床前。见她拥着被子,红扑扑的脸上露着心满意足的笑容,就这么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仿佛生怕自己下一刻就消失一般,他不禁笑了笑,又将其的被子往上拉了拉。    “十三娘,委屈你继续住这草屋陋室了。”    “阿兄一定有自己的道理!”    面对这么一个善解人意的妹妹,杜士仪顿时莞尔,一直沉甸甸的心情也终于轻松了下来。    无功受禄,智者不为。眼下贪图一时得失,将来兴许要加倍还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