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月 > 第九章宗主
    正主儿退场,孙太冲便笑说今日春光正好,不如烹茶品茗,一时在座大多数人自然附和,都起身跟去了茶室。www.lingdiankanshu.com然而,此前落座时已经得了婢女奉茶一杯的杜士仪,硬着头皮尝了一口,先是被那茶水中刺鼻的葱姜味给熏了一跟斗,又被那其中说不出是咸还是辣的滋味给闹得喉头干涩一肚子难受。于是,这会儿他也懒得去凑这受不了的热闹,见刚刚针对自己的那柳惜明正在和嵩阳观主宋福真攀谈,他索性就站起身悄然出了屋子。    然而一出屋子,他便方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把那个小巧玲珑的白瓷茶盅也捏在手中给带出来了。此时此刻站在光线通透的室外,他对着阳光一照,见这茶盅洁白如雪,轻薄如云,并无半点杂色和其他花纹图案,造型简洁古朴。想到草屋中自家所用的那些陶碗陶盏,他想起记忆中樊川家中似乎也有一套瓷器,如今也不知道是还留在家里,抑或是因为看病所需,而被杜十三娘变卖了,他忍不住微微眯起了眼睛,回转身进屋之后,见那边厢柳惜明仍在和宋福真说话,他便招手唤来了一个婢女。    “适才一时把玩,竟是把这瓷盅都带出了门。你收了吧。”    那婢女唯唯诺诺双手捧了东西收回,等目送杜士仪出门,她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了观主的召唤,连忙毕恭毕敬地转身上前。等到她禀报了刚刚杜士仪去而复返的事由,看到观主冲着自己摆了摆手,她连忙轻手轻脚退了下去。    这婢女刚刚下去,柳惜明便冷笑道:“杜氏虽是关中大姓,但这些年来杰出人物大大不如从前了,就连圣人之前也叹过莱国公无后。相形之下,樊川韦曲虽是驸马公房那一支几乎尽墨,可好歹还有些人物。樊川杜氏文会我去了几次,杜十九被人夸得天上少有地上无双,便仿佛众星捧月一般,可着实不过寻常而已!只可惜他这一病,他所在一支的那些长辈苦心造势,欲求天子召见神童以再扬族名,却是心血白费!只看他一个白瓷茶盅就觉得稀奇,足可见其人着实不堪!”    “够了!”宋福真打断了他的话,旋即便淡淡地说道,“杜氏的文会,既然自家有英才,捧一捧也无可厚非。你自己非要去凑热闹,还怪别人众星捧月?今日当众发难,却被人反将一军,你以为你这露脸就很风光么?”    “舅舅,我也是以为杜十九江郎才尽羞于言明,可没想到他竟然……”    “所以你就硬是要去戳人伤疤?戳了之后想要补救,便拿司马先生作幌子?你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梓光,柳氏亦是关中名门,家境豪富,远胜杜十九这等已经渐渐寒微的杜氏子弟,就算要争,也大可用光明正大的手段,今日此举只能让人笑话!我特意算好了司马先生到嵩山的日子邀了你来,不是让你出丑的。况且,杜十九那首悯农显然对司马先生脾胃。你这性子若不好好收一收,来年想求京兆府等第,却是难如登天!”    面对这一番疾言厉色的数落,柳惜明低头唯唯应了,面上却闪过了一丝不以为然。杜士仪那四句诗不过取了悯农之意,真要说用词对仗只是寻常,不过哗众取宠罢了,而且是否本人所作却还存疑!若是腹中真的还有些东西,怎会连孙太冲的茶室邀约都避而不去?    杜士仪浑然不知道那飞星阁中正在说话的是舅甥二人,他此前跟着那道童一路进来,就对这嵩阳观的建筑倒是颇有些兴趣,此刻索性一路逛了回去。今日天气尚好,观中香客众多,但飞星阁这样观中道士所居之地,却是外人止步。一路往外来到香火缭绕的三清正殿,在殿外看着那些善男信女上香祷告,他犹豫片刻,最终还是跨过门槛进了里头。    尽管杜十三娘嘴紧,但他还是从竹影那儿得知了眼下捉襟见肘的处境。即便田陌勤快肯干,菜蔬干柴如今基本上不用再上集市去买,但柴米油盐酱醋茶,也不过是仅仅省去了第一样,最后一样他也无福消受而已。而且,须知杜十三娘带他离开京兆府的时候何等窘迫艰辛,若他此刻回去,就算大病痊愈,又何以面对那已经一落千丈的名声?昔日神童名高,如今褪去光环,和那柳惜明一样幸灾乐祸甚至心怀恶意的人,绝不在少数。士农工商,他在人前说归那么说,却不可能真去做田舍汉。要带着杜十三娘在这时代好好生活下去,有些东西是必不可缺的。    他没有和那些善男信女一般跪在蒲团上,而是站在原地举手默默祷祝,好一会儿方才深深躬身行礼。直起腰时,他便听到背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杜小郎君原来在这儿,让某一番好找。”    转身见是司马黑云,杜士仪自然少不得笑着打了个招呼。待到与其出了三清正殿,避开众多香客往一条僻静的小径走去,他方才听得司马黑云说道:“今日突然会这般万千客来,吾家主人翁也没料到。本是想请你来托付抄书之事的,可刚刚那许多人,显见也不好提。主人翁这会儿正在后头的养性居,好在你不曾去茶室,否则某恐怕得下次再登门了。”    “那好,请司马大兄带路吧!”    养性馆便是嵩阳观那几座小巧别致清静幽深的精舍之一。杜士仪随着司马黑云进去,一路不过是遇到两三个从者,待到屋里,他就只见适才那位司马先生正在那儿盘膝打坐,仿佛已经陷入了物我两忘的境地,旁边只有一个道童侍立。见司马黑云冲着自己打了个眼色便蹑手蹑脚地退了出去,他想了想便就着坐席坐了下来。本以为对方要考验自己的坐性和耐性,可不过一小会儿,盘膝打坐的司马先生便睁开了眼睛。    “不知道杜小郎君从小临的是谁的帖子?”    “先临的欧阳公,然后是王右军的法帖。”前世今生都是如此,杜士仪自然答得不假思索。    “这么说,杜小郎君擅长的是八分书?”司马先生见杜士仪点了点头,随即便说道,“可能写几个字让我看一看?”    眼见那道童立时去捧了文房四宝过来,尽管这几日已经把那写字的姿势重新练习过,但真正取了卷纸,提笔蘸墨,杜士仪仍是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在纸上一笔一划写了起来。待那两行字一蹴而就,他等到墨迹稍干,便递还给了那道童。须臾,司马先生从道童手中接过了纸卷,仔细审视片刻之后,他对这笔力颇为满意,随即便念出了声来:“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原来还是刚刚那首诗,字好,诗更好!你小小年纪知道悯农,着实不易,先师在世时,亦是有言说,天下之计在于农。”    听这位司马先生提到先师,这一次,杜士仪思来想去,终于直言问道:“司马先生,我年少浅薄,孤陋寡闻,此前虽得先生命司马大兄两度义助,但他守口如瓶,从不吐露先生来历。今日再登门,我本为抄书而来,不想竟然遇到如此大场面,若是再不知先生来历,恐怕就真要在人前出丑了。”    “哦,原来你至今还不知道我是谁么?”见杜士仪摇了摇头,司马先生终于忍不住抚掌大笑,“好,好!我一不是劝农桑兴水利的朝廷命官,二不是诗文才名誉满天下的文人墨客,不过一介修身养性的道士,原就不该人尽皆知,一到某地四方宾客纷至沓来!杜小郎君,你可说了一句最最实在的大实话!”    杜士仪从这笑语中没听出任何反讽的意味,反而觉得老者似乎是真心欢欣,不禁更加犯嘀咕。下一刻,他就看见对方含笑说道:“黑云不对你挑明,是因为他追随我最久,知道我的脾气。你今日既径直相问,那我自然没有什么不可说的。贫道司马承祯,法号道隐。”    这一次,杜士仪终于隐隐有些印象。然而,不是从前那个杜士仪的记忆中有这个人,那个一心只读圣贤书,苦心孤诣只做诗的少年郎,自然无心于僧道上下什么功夫,倒是他自己曾经在前世父亲珍藏的那些年代久远的碑碣拓本中,看到过这个名字。而和这个名字连在一起的,还有好些轶闻。    “可是茅山上清派的司马宗主?”    司马承祯看着杜士仪攒眉沉思,旋即又恍然大悟的样子,倒是觉得这少年郎反应真实有趣,再加上此前司马黑云所说关于这少年郎的林林种种,也让他颇为满意。因而此刻他微微一点头,便开口说道:“我性喜清净,不爱人多,今日看来,这宾客纷至沓来的光景只怕会愈演愈烈。我此次受子方之请回嵩山,是因为嵩阳观中,收有先师当年所藏,上清派九代陶祖师亲笔所写的不少遗著。这些书是当年先师送给嵩阳观的,其中有些我亦无抄本,你既然对黑云说过能抄录,倒让我多了个帮手。”    杜士仪不想误打误撞,司马承祯此次上嵩山的本意竟在于此,一时不禁愣了一愣,随即才苦笑道:“先生若是明着提出此意,只怕甘愿抄录的人能够一直排到峻极峰山脚。”    “此言差矣。我是还不曾提出,可今日不是已经宾客盈门了?可惜了,坊间那些专事抄录的书手要丢掉老大一笔生意!”司马承祯笑吟吟地挑了挑眉,又不紧不慢地说道,“只不过他们都自愿为我这老道效力,杜小郎君却是为了偿清那昆仑奴的身价钱,所以自然有些分别。听闻你懂得医术行针,既如此,陶祖师亲笔所书的《本草经集注》,便交给你抄录如何?虽说朝廷又重修了《本草》,但祖师所留之物,他日佚失就可惜了。”    竟然是陶弘景的《本草经集注》原本!    后世那一卷只剩序录的陶弘景所著敦煌石窟残本《本草经集注》,当年被日本人携出中国后,便连下落都是众说纷纭,他只看过父亲珍藏秘不示人,道是从前师长所赠的一份拓本。另一份残卷亦是在德国,自己转悠了大半个地球亦是不曾有缘一见,如今能抄录到陶弘景手书的原本经卷,他怎么可能不答应!    “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见杜士仪站起身喜出望外地一躬到地,司马承祯不禁笑了起来:“既如此,你是留嵩阳观抄录,还是继续回你的草屋?”    尽管嵩阳观近些时日必然会贵人云集,留在这里兴许会遇到很多机会,但杜士仪仍是毫不犹豫地说道:“倘若先生允准,我想烦请司马大兄将此书送至我那草屋,由我每日抄录后,请他送回抄本。草屋清净,更利于静心抄录。”    司马承祯闻言大笑,想都不想地点头道:“好,就依你!看你刚刚四处闲逛,想来也是不打算再回飞星阁的,我这就让黑云送了书卷和你一块回去。宋观主和子方那里,我替你打一声招呼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