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月 > 第十章线装书
    草屋抄书的日子过得极其平静。www.lingdiankanshu.com    当然,这只是杜士仪自己的看法。无论是日间奉命在此陪侍的司马黑云,抑或是杜十三娘和竹影,全都对他的某些举动极为惊异。那一日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他用木条在泥地上画出了一个大概样子,又对田陌解说了许久,等到这昆仑奴从竹林中挑选材料,继而做出了一张竹制椅子来以及四根结实的竹制桩子,他又劳驾司马黑云到山下集市去买了一张打磨光滑上了漆的杉木平板,回来之后钉在四根竹桩上,做成了一张简易的方桌。    而此时此刻,杜士仪便是坐着有靠背扶手的奇特坐具,将那一张张用来抄录《本草经集注》的黄麻纸摊平了在这张小桌上,聚精会神地对着原本伏案疾书。一连十几日,他每日抄写四个时辰,效率比第一日让竹影抻纸抄录快了何止一倍。除却这四个时辰,他每日清晨早起后去爬山,傍晚饭后则是竹林散步,这等早睡早起的日子持续下来,尽管抄书亦是繁重的体力和脑力劳动,可这样的锻炼再加上他每抄半个时辰休息一小会儿,如此劳逸结合,无论精神还是身体都大有好转。    最重要的是,他前世儿时在父亲的强逼下抄过众多古书碑文,也就是那时候发现,但使自己抄过的文章,每一字每一句都犹如镌刻在脑海中一般。而现如今他惊喜地发现,这一能力依旧还在。也就是说,等到这《本草经集注》抄完,他便能将此书倒背如流了。    至于司马黑云,最初因为那些书都是从嵩阳观中借出的珍贵原本,他每日一早便会过来代主查看进度,可后来眼看杜士仪抄书效率极高,不到三天便交出了工工整整八千余字的序录,他在大为惊讶的同时,也就不再日日清晨来此了,而是不拘什么时候就神出鬼没地来此一游,偶尔甚至便留在草屋中蹭上一顿饭。几乎每隔五至七天不等,他便能送回去一卷抄本,不到一个月功夫,现如今杜士仪手头正在抄的,竟已经是《本草经集注》的最后一卷了!    此时此刻,他饶有兴致地盘膝坐在座席上,仰视全神贯注的杜士仪,突然对一旁的竹影说道:“杜小郎君还真的是奇思妙想不断。某将前头那几卷书卷送回嵩阳观时,吾家主人见其上字迹规整,却是又快又好,再听得如此抄录之法,一时叹为观止。”    听到别人夸赞自家主人,竹影自然笑着说道:“我家郎君天资聪颖,从小课业就无师自通,所以才能想出这等好法子。”    “只是省事省时的权宜之计而已。”见桌上香炉中的线香已尽,又到了休息时间,杜士仪揉着手腕站起身,见司马黑云亦是随之起身,他便笑着说道,“司马大兄,你我不是外人。今日我诚心问你,平日看书可觉得不便?”    司马黑云虽是从者,却识文断字,这一点是杜士仪在写字时发现其曾经在旁观瞻时就已经发现了的。果然,说完这话,他就只见司马黑云为之一愣,旋即苦笑道:“某幼年家中孤苦,倘若不是当年先生悲悯收容,必然不可能识字,枉论看书,所以能有书看便已经知足,从未想过什么不便。即便如今,某也见过不少贫寒士子因置办不起书卷,只能倚靠手抄。可手抄效率低下,就比如这本草经集注共有七卷,加上序录一块,要抄齐全,功夫非同一般。倘若他们也能如杜小郎君这般,想必会节省颇多时间。”    杜士仪不意想司马黑云竟说起了亲身经历,又由此及彼,觉得他这抄书的法子可替寒门士子省时省力,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活字印刷这四个字只在他脑海中转了一转,就被他先按了下去。    在记忆之中,杜家祖传的书卷几乎都是手抄而成,雕版印刷而成的只有诸如四书和史记汉书等等极少数,这次他带出来的杜家经卷便是祖辈的手抄书。而且,所谓泥活字,从刻字到排版样样都是专业活。更重要的是,需求决定产量,如今识字的人并不多,而他也不是位高权重的人!    因而,沉默片刻,他便轻叹道:“书贵如金,确实令人嗟叹。而且,如今这样的书卷,还有颇多不便。一在阅读,二在收存。蠹虫霉湿全都最是毁书,而此等书卷即便有心保养也很不容易。司马大兄可还记得前日大晴天,舍妹和竹影把书箱中的书都拿了出来展开透气熏香,足足折腾了一天,结果两人都是腰酸背痛?”    意识到杜士仪真正想说的问题,司马黑云顿时大为惊异:“那杜小郎君的意思是……”    “先秦两汉时,用的是竹简帛书,而到了如今,竹简早已不用,就连帛书也因为花费巨大,鲜少使用,眼下朝廷公文,多半也是麻纸或是藤纸,却依旧和当年的竹简和帛书一样,将一张张纸装裱成长幅,最后加轴卷成一卷。可如此一来,书卷的存放保养取用便大成问题,书卷不耐压,要么插放,要么堆放,可在书箱里也就罢了,若放在架子上,乍一看去却不容易找寻。而且,各家的书屋总不如朝廷的书库。就比如我家祖上传下来不少珍贵书卷,即便再精心保存呵护,可现如今的和当年的相比,已经很是不如了。当然,还有一点,卷轴卷起展开都费事费时。”    说到这里,杜士仪朝着竹影吩咐道:“你去书箱中,把那个我之前放进去的油纸包拿出来。”    竹影闻言立时应声而去,不多时就捧了那个油纸包回来。这一次,就连一直在里间听着外间动静的杜十三娘也忍不住为之动念。想起此前兄长每日抄书完毕之后,总会神神秘秘支开她和竹影,在屋子里捣鼓过什么东西,后来还郑重其事装进了油纸包,她索性也溜出了屋子。等看到杜士仪打开油纸包,拿出里头那一沓东西来,司马黑云上前瞧看,她自然也好奇地凑了过去。    “这是……”    就只见那一沓东西展开来,却只见这一沓裁切成长六寸,宽四寸,全部一般大小的书页左侧整整齐齐地打了孔,旋即用针线装订成册,封面以皮纸包裹,从后往前一页页翻阅过来,方便简单,摞在手中厚厚一沓,和卷轴装的书大为不同。和若有所思打量着这奇怪装帧样式书册的司马黑云不同,眼尖的杜十三娘瞥见杜士仪翻阅的时候其中掉下来一张纸片,她连忙俯身捡了起来,见是一首悯农,一时眼睛大亮。须知如今坊间最流行咏唱好诗佳作,而这一首诗她从未听过。再加上兄长一病这几个月来,鲜少和外人交往,倘若不是别人的佳作,那么答案显然就只有一个了!    阿兄又能作诗了!    她几乎憋不住这到了嘴边的欢呼,好容易才忍着满脸喜色悄然退下,却是匆匆到一旁冲着竹影招了招手。等和婢女出了草屋,她也顾不得田陌正在地里侍弄菜蔬,眉开眼笑地说道:“竹影,我刚刚瞧见阿兄做了一首新诗!”    “啊……”竹影忍不住轻轻惊呼了一声,随即慌忙捂住了嘴,好一会儿方才满面欢欣地说道,“恭喜娘子!郎君能大病痊愈,又能再提笔为诗,都是娘子一片诚心感动天地!”    杜十三娘使劲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赶了竹影回屋伺候,她却是在尘土中屈膝跪了下来,合十喃喃祷祝道:“皇天后土,诸天神佛,阿爷,阿娘,阿兄终于大病痊愈,聪颖机敏更胜从前,我已经心满意足了。他日若再有坎坷磨难,请都降于我一人,莫要再折磨阿兄……”    这轻轻的呢喃声旁人都没有听到,只有低头看着那菜苗的田陌抬起了头。看着这位眉眼如画的小娘子,想着刚刚这诚心十足的祷祝,他忍不住咧了咧嘴,眼睛亮闪闪的。    屋子里,杜士仪见司马黑云若有所思地拿着这折子似的书翻来覆去地看,他却又从油纸包里拿出其他几本书,竟依次是《本草经集注》的序录和前六卷。见司马黑云若有所思地翻着这几本书,他这才开口问道:“司马大兄觉得这些法子如何?”    “单从取用翻阅来看,自然是比卷轴更方便,可初见此书的未免会觉得不习惯……”司马黑云突然打住了话头,抬头看着杜士仪问道,“杜小郎君如何想到此法?而且,这仿佛是之前已经抄录好的本草经集注序录和前六卷?”    “不错,前六卷我之前已经让你转交了,但实则我每一卷都多抄录了一份,这些只是自己试着用此法装订成书。我从小看多了书,始终觉得不便,此次一病好几个月一病就是好几个月,期间甚至不能动不能说,反而不时想到这些事情。如此线装,只要事先裁好纸张,抄录完成便能迅速装订成书,而且方方正正易于存放,不用紫檀轴玉轴牙轴木轴,纵使贫寒士子,自己动针线就成了,也省却了装裱成卷的麻烦。”    杜士仪顿了一顿,随即才继续说道:“而且,我听说如今两京佛事日盛,佛经供不应求,而平民百姓即便供奉众多求得佛经回家,卷轴存放不便,取用展开诵读亦是不便,所以曾经有佛门法师提过,这卷轴装的经书能否改一改,一来让价钱更便宜,二来能够便于善男信女日日诵读。我记得,从前在哪一家寺院见过一种经折装的佛经,其状犹如将卷轴每隔数寸折叠一次,虽则方便,但毕竟容易断折。而且,我等读书人,总不能凡事让佛门子弟专美于前。尤其是诸如本草这样的医书药典,若能如佛经一般多多传世,想来也能救人于水火。”    此话一出,还在踌躇的司马黑云顿时目光一闪,随即便开口说道:“杜小郎君这些书可否借我一日?”    “自无不可。”    等到司马黑云将几册书重新装入油纸包中,又纳入怀中匆匆离去,杜士仪方才回到了书桌前,重新提笔蘸墨,定了定神后便继续抄起了书。    上清派的历代宗主多是士大夫高门出身,见识高远,司马承祯此次既然是为了陶弘景遗著而来,兴许会因他建言而有所作为。毕竟,道门历代先贤所著的那些医术药典,乃至于化学哲学等等珍贵典籍,价值怎会逊色于那些佛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