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月 > 第十六章一盘好菜

第十六章一盘好菜

    宋曲村口,此时此刻正搭起了一口土灶。www.lingdiankanshu.com在这种炎热的季节,灶下的干柴熊熊燃烧,上头已经被烧得滚热的那一口大锅原本足以让人退避三舍,可如今四周围却里三层外三层围的全都是人。眼看着猪膘熬出了油来,渣滓被一一捞出,继而又烧得滚热,即便在这炎热的天气站在锅前分外难熬,可村民们却都不肯后退。

    在所有村民的围观之中,杜士仪对田陌使了个眼色,见其将那洗干净去翅去腿的一萝蝗虫全都丢入了锅中,一时那噼噼啪啪的声音在锅中响起,他便亲自上前拿着一把木质锅铲,在其中用力翻搅着。须臾,锅中便飘出了一股说不出的香味,几个旁边围观孩童渐渐都露出了垂涎欲滴的表情。

    油炸过后,眼看那一把把盐和桔皮葱姜之类的调味料撒入锅中,纵使再迟钝的围观百姓,也都领会到杜士仪要干什么。正因为知道,不少妇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深深的惊骇,而男人们则是面色各异,有些胆大的使劲抽动着鼻子嗅那香气,显见有些心动。于是,当第一盆蝗虫从那口大锅中盛出,而杜士仪伸出筷子,泰然自若地夹了一只送入口中的时候,胆小的女童抑或妇人之中,不少都发出了难以抑制的抽气声。

    “果然好味,不逊山珍!”杜士仪嚼着这显见调味还算成功的蝗虫,见四周虽有心有余悸的人,但也有跃跃欲试的人,他便含笑说道,“谁人敢尝这香酥蝗虫,赏钱二十文!”

    这一声赏顿时打动了本就动心的人。顷刻之间,一条大汉便排开人群挤了出来,随即大声问道:“这位小郎君可说话算话?”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好!”那大汉想都不想地接过杜士仪递过来的陶盘,却没有用什么筷子,而是丝毫不嫌腌臜地直接用手抄起几只蝗虫塞入口中,随即竟是眼睛一亮,“确实好味!某当年在别地因蝗灾荒年,也曾经不得已食过干蝗,滋味不及此远矣!”

    “干蝗若是调味,滋味还更胜今日这临时炮制之物!无论是腌制也好,烤制也罢,如此炸了炒了,全都是一盘好菜!”

    杜士仪笑着命田陌数出二十文钱赏了这大汉,因见后头好几个人争先恐后要上前尝试,他却摇头说道:“这第一个有胆色的是勇士,接下来便没有赏钱了!”

    他一面说一面又拿起筷子,泰然自若尝了好几只,随即一股脑儿塞到田陌手中,见这好奇的昆仑奴和此前那大汉一样,也忍不住用手撮了数只放入嘴中,随即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在那大吃大嚼了起来,他便又开口说道:“如今飞蝗蔽日,我知道各位乡亲父老不少都担心捕蝗伤天和,更不用说食用!然若是今年夏秋蝗患再肆虐下去,今冬诸位如何果腹?”

    见四周一时传来了窃窃私语声,他便加重了语气说道:“荒年一旦断粮,纵使草根树叶观音土都不得不拿来果腹,这蝗虫看上去吓人,但至少比那些东西好下口些!这些蝗虫只要捕拿之后一一晒干,足可储存过冬以备粮荒。而若是不愿自己食用的,这等飞蝗却还有另一等妙用!”

    杜士仪刚刚当众食蝗,而现如今他旁边的那昆仑奴田陌,三下五除二几乎把那一盘蝗虫食用殆尽,一时之间,围观百姓已经信了五六分。然而,更多的人对蝗虫那丑陋可怖的形状仍是心有余悸,因而听到另一等妙用,立时有人忍不住扬声问道:“敢问杜小郎君,是何妙用?”

    “适才我问过村正,由于蝗虫为患,就连喂猪饲羊的草料如今都难得,唯有鸡鸭勉强还能养得。不过,这喂食之物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即便诸位不敢吃这些飞蝗,却尽可拿去喂食猪和鸡鸭!旬日之内,鸡鸭也好,猪也罢,长势全都会比平日更好,且滋味远比平时更鲜美!”

    此话一出,人群中顿时骚动更甚。尽管仍有怀疑的,但不少为之意动的人都忍不住扯开嗓门询问了起来。杜士仪让旁边的差役敲锣示意安静,这才高声说道:“人可食者,畜自然可食,诸位可以想想,古往今来是不是这个道理。总而言之,是眼看今秋绝收,而后背井离乡逃荒,抑或在家中等死,还是先豁出去试一试,这都在各父老乡亲自己抉择!”

    在四周众多喧哗声中,刚刚看着杜士仪这一番言行举动,几乎目弛神摇的崔俭玄终于回过神来。他想了想便悄悄来到杜士仪身后,正打算开口之际,却突然听到人群中有人开口问道:“蝗子乃是神明,人食尚且不敬,更何况去喂食猪羊鸡鸭!万一苍天降下天谴,谁来承担!”

    循声望去的杜士仪看到那发话的赫然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显见在宋曲应该颇有些声望,他眉头一挑正要说话,冷不防身后有人抢在了他的前头发话道:“这主意是杜十九郎出的,食蝗也是他带头的,有天谴自然都降在他一个人身上!不过,他从前得天眷顾,重疾在身却不药自愈,想来老天还会继续庇佑,你们就不用操那个心了!”

    这家伙究竟是帮他,还是出言嘲讽他?

    杜士仪回头看了崔俭玄一眼,隐隐觉得这家伙是唯恐天下不乱,当即没好气地说道:“崔十一郎说得没错,纵有天谴,自然也该先找我!这位崔十一郎是赫赫有名的清河崔氏子弟,尔等信不过我,也该信得过他!”

    杜氏虽名门著姓,但在河南之地,五姓七望的名声更加深入人心。此时此刻被杜士仪这么一说,崔俭玄身上也不知道聚焦了多少目光。作为被拉下水的本人,崔俭玄一愣之下便为之气结,可他刚刚硬是多了一句嘴,一时面对那些七嘴八舌的声音,他索性板着脸再不说话,连那两个从者见势不妙挤过来小声劝他回去,他也丝毫没有理会。而他这不说话自然而然被人当成了默认,随着有人打头摩拳擦掌打算去田间捕蝗,一时间杜士仪刚进村时的那种颓废气氛无影无踪。

    眼见村民们大多被说动,今天跟出来的差役们自然叹服。不用杜士仪吩咐,当即有人把那口大锅中尚未盛出来的蝗虫给全都装了盆,还有大胆的趁人不注意尝了两个,但觉鲜香可口,别有一番滋味。这些在县署应奉的人素来胆大,有人带头,其他人多有乍着胆子尝试,再加上如今时值中午饥肠辘辘,不消一会儿,那刚从锅中盛出来的香酥蝗虫,竟是被风卷残云似的消灭殆尽,就连崔俭玄也嚼了两个,一时意外地挑了挑眉。

    对于众人的私下偷食,杜士仪只当做没看见。这时候,倒是起初去召集村民时,还满腹疑虑的村正宋十八快步上了前来,毕恭毕敬地说道:“杜小郎君,若是宋曲今岁蝗灾真的能平安度过,全赖你这宋曲之行!”

    “是否平安度过,我却不能打包票,哪怕蝗虫不能灭尽,田间仍然绝收,但只要储干蝗过冬,至少不会有人饿死!”

    杜士仪含笑答了一句,见左右差役都围了上来,理所当然一般七嘴八舌询问接下来的行程,想到众人此前还是将信将疑,他不禁微微一笑。看看天色,他瞥了一眼站在那儿的崔俭玄,却是信步走上前去。

    “刚刚多亏十一兄帮忙,消解了众乡民的疑虑。如今虽则宋曲中人已勉力自救,我等再往邻近各村一一严督,如此往复,各乡各村应该都会照此行事。趁着如今蝗患尚未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不能耽误时间。所以,我有一事想要拜托十一兄。”

    尽管刚刚被杜士仪反将一军,但此时此刻见对方长揖行礼面色诚恳,崔俭玄想了一想,便没好气地说道:“答应与否,你且先说了再论!”

    “敢请十一兄,把登封以及四乡能买的鸭子先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