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月 > 第二十二章舌战

第二十二章舌战

    PS:继续求推荐票追赶诸位大神!!

    冷面年轻男子盯着杜士仪看了好一会儿,旋即方才蹲下身来,伸出二指在那薛六郎的脉搏上轻轻一搭,片刻之后又查看了其那裸露在外小腿上的伤口,随即就站起身来。www.lingdiankanshu.com他看也不看一旁满脸期待的柳惜明一眼,却是微微点了点头。

    “你说得不错,应该是被山中常见的那些无毒蛇浅浅咬了一口,与其服那些药性猛烈的蛇药,还不如清理伤口之后好好敷些外伤药。从师弟,宋师弟,请你们把薛师弟送去兑字草屋,把西边几子上第一个瓷瓶里的药给他敷上。”

    “是,三师兄。”

    冷面年轻男子身后两个看似更年长的年轻人立刻上了前来,其中那个健硕的弯下腰把薛六郎背了起来,另一个在旁边帮忙搭手,三人立时匆匆往瀑布东边的那座草屋赶去。而这时候,冷面年轻男子方才若有所思地再次端详了杜士仪和崔俭玄一番,随即开口问道:“二位郎君可是来拜会卢师的?”

    卢氏草堂在这样的山中深处,到这儿的人无论是官是民,是老是少,全都是冲着声名赫赫的卢鸿而来,因而这句话几乎是卢氏草堂弟子面对外来人时的唯一开场白了。然而,杜士仪还没开口,就只见一旁的崔俭玄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非也,我们只是听说这山中有一道瀑布有名,所以特意来观瞻一二!”

    此话一出,四周其他弟子一时面色各异。柳惜明倒很想冷嘲热讽几句,可他更知道自己今天做的蠢事已经太多了,只能硬生生按捺住了那冲动。而杜士仪完全没想到崔俭玄来都来了,事到临头却还嘴硬,恼火的同时却不得不给这该死的家伙打圆场。

    他干咳了一声,当即笑道:“我和十一兄自然都是来拜见卢公的,不过刚刚顺着山路行到这瀑布前,先闻其声再见其形,只觉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一时心神为之夺,因而不免心心念念都惦记着一观飞瀑全貌。”

    看到杜士仪一面说一面警告地剜了自己一眼,这时候,还有些不太情愿的崔俭玄张了张嘴,待发觉杜十三娘亦是用又气又恼的眼神瞪着他,他这才勉勉强强闭嘴不说话了。这时候,那些刚刚被崔俭玄的信口开河惊得魂飞魄散的崔氏家仆们终于松了一口气,曾经来过一回此番充作向导的那个崔氏家仆慌忙对着那冷脸年轻男子恭恭敬敬地叉手行礼。

    “某乃东都永丰坊崔氏家仆。今日陪侍我家郎君,特来拜见卢师求学,还请裴三郎能通融禀报一声。”说到这里,他才想到要不是杜士仪解围,还不知道崔俭玄会出什么幺蛾子,当即又慌忙添了一句,“和我家郎君同行的这位,是京兆杜陵杜十九郎……”

    杜士仪这才知道面前这冷面年轻男子姓裴行三,正沉吟别人对其那三师兄的称呼,是否因为其在所有卢门弟子中也排行第三,他就听到一旁的那几个人中传来了一声惊咦:“你就是那江郎才尽的樊川杜十九?”

    这一声惊咦过后,又是另一个轻轻抽气的声音:“就是那跑到登封县署,自告奋勇揽下捕蝗之事的京兆杜陵杜十九?”

    “就是那敢当众吞蝗,不怕伤天和的大胆家伙!”

    “听说这一趟死在你手中的飞蝗,足有几十万,杀生无数心狠手辣,你就不怕伤天和!”

    就杀了成千上万的蝗虫而已,这要算心狠手辣的话,他可是比窦娥还冤!这难道就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可这些人都在山中求学,按理不至于如此消息灵通才是!

    杜士仪见一个个人全都在打量着自己,有的好奇,有的惊诧,有的惋惜,那裴三郎仍是一张冷若冰霜的脸,丝毫没有任何动容,而如柳惜明则是流露出不加掩饰的幸灾乐祸,他立时明白了过来。不消说,必然是这家伙添油加醋给自己上了一番眼药!

    就在他定了定神打算开口说话的时候,一旁的崔俭玄却是冷笑了一声:“捕杀蝗虫就算心狠手辣,这话听着还真新鲜!要这么说,将来各位万一上阵杀敌,岂不是也要慈悲为怀,然后直接当了逃兵?”

    几个崔氏家仆无不深知自家郎君的秉性,此时此刻听其又是如此出言不逊,看到刚刚那几个议论杜士仪的人纷纷遽然色变,一时脸全都绿了。所有人都悲观地认为,太夫人和夫人的殷切希望必然就此落空,他们回东都之后更是铁定要遭池鱼之殃。不敢和崔俭玄置气的他们只能悄悄拿眼睛去睨视杜士仪,少不得暗自埋怨自家郎君没事瞎出头,却不想杜士仪自己也是为之气结。

    早已领教过崔十一郎那不饶人的毒舌,然而,对于他眼下拉仇恨的本事,杜士仪不得不叹为观止——即便这拉仇恨兴许只是崔俭玄自个儿的私心,只是破罐子破摔压根不希望此次求学能成功。面对那些或多或少存着敌意的目光,他索性也豁了出去,当即不动声色地说道:“十一兄话虽激进,然则蝗患当前而不思力除,就犹如敌军攻城,守军不思猛攻退敌,却想着修德敬天,敌军就会不战自退一个道理。”

    “狡辩!卢师常告诫我等,为人处事当敬天法祖,勤慎自省。蝗灾乃天灾,非人力能阻。古之圣贤行善政,州县飞蝗不侵,如今一连两年都是飞蝗蔽日,便应该自省修德,若以杀生求一时平安,去岁捕蝗便是最好的榜样!今岁不知吸取去岁教训,那明年后年乃至于今后,皆不得安!”

    见这骤然开口指斥自己的,不是刚刚这些人,而是一个从柳惜明身侧大步走过来,分明疾言厉色的灰衣中年男子,而站在其身后的柳惜明虽没开口,但一脸的赞同和敬服,分明此人在卢氏草堂亦有些名头,杜士仪眉头一挑,索性不慌不忙也倏然踏前了一步。

    “蝗未作,修徳以弭之,蝗既作,必捕杀之。便如疽已发于背,而进以调元气之说,却不用刀针猛药,则元气未及调,而毒已内攻心肺死矣!此二事,事不同而理同。唯有鄙劣惰懦之夫,视生民之死生,国家之存亡,都于己无干,反而于鬼神之道噤若寒蝉,唯恐稍有拂逆则祸将立至。却不知立身若正,鬼神不侵!至于杀生,莫非不忍于蝗,而忍于民之饥而死?”

    这一番掷地有声的话说得那灰衣汉子一时语塞,而杜士仪却并未就此偃旗息鼓,而是趁势说道:“而尊兄既言及去岁今年,我也不妨多言几句。正因为去岁全力捕蝗,所以山东河南河北等地虽不曾大熟,却无有饥馑!而今年若如去年一般勉力捕蝗,至少很大可能不会有人饿死。至于明年后年,但使防蝗如防虎,视其犹如家常便饭,又有何惧?说一句最简单的话,只消众志成城,区区飞蝗,不过一盘菜尔!”

    “好一个一盘菜!”崔俭玄一时抚掌大笑,连连点头道,“不枉我跟着你奔波十几日,还演了一场驱鸭灭蝗的好戏!”

    这时候,刚刚一直冷眼旁观的裴三郎终于开了口:“四师弟,卢师一直说,各人有各道,不要用你自己的道强加在别人身上!”

    说完这话之后,见那灰衣汉子虽有些不服,但还是止口不言,裴三郎若有所思又打量了杜士仪一眼,随即淡淡地说道:“两位既是来拜见卢师,还请少待。今日卢师正开讲论语,讲完之后,我便为二位前去禀报。”

    崔俭玄还以为今天自己一番胡搅蛮缠,就算人家不赶走他们,那卢鸿也必然不会接见,那时候就能顺理成章打道回府了,却不想这看似冰冷不好打交道的家伙竟然比别人好说话!因见其他众人都各自散了,再没人理会自己一行人,他也不在乎,眼神闪烁了一下便嘿然笑道:“杜十九,既然来了,咱们去瀑布底下好好观瞻观瞻?十三娘还是第一次见这飞瀑直下的景象吧?”

    刚刚兄长几乎成了众矢之的那一幕,杜十三娘看得目弛神摇,想想杜士仪那十几天早出晚归奔波不停,却还遭如此误会诋毁,再优美的风景她也无心再看了,咬了咬嘴唇便上前轻轻拉住了兄长的袖子。

    “阿兄,若别人都和他们这般瞧不起你,纵使卢公肯收录你也没意思,要不然……还是回去吧。”

    “别担心。”杜士仪给了眉飞色舞的崔俭玄一个警告眼神,随即才温和地说道,“这瀑布美景难得一见,就当今日是游山玩水也不要紧。”

    不由分说把杜十三娘拉到了瀑布之前,眼看其心不在焉地看着那高高的银白匹练,又在水雾拂面和他的插科打诨下,渐渐放轻松了下来,他才笑着说道:“不论如何,今日得见这美不胜收的景色,咱们也不枉那山路崎岖的一番辛苦。”

    “嗯……对了,刚刚那两句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可是阿兄新做的?”

    见杜十三娘突然目光闪闪地看着自己,杜士仪不禁干咳了一声。然而,还不等他回答,突然无端中了一记肘击。他正对那下黑手的崔十一怒目以视,就只见对方冲着自己努了努嘴,他循其眼神方向看去,却见是那白衣裴三郎已大步朝这边走了过来。

    “杜郎君,崔郎君,请问二位可有荐书?”

    “当然没有!”

    被崔俭玄抢着一答,杜士仪见那裴三郎仿佛扬了扬眉,自己的荐书也就不好拿出来了。因而,见对方一句随我来转身就走,他见杜十三娘满脸担心地拽着自己的袖子不放,便轻轻拍了拍小丫头的肩膀低声道:“且宽心,你阿兄不是什么都要靠别人的人,司马先生的荐书,能不拿出来便不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