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月 > 第三十二章暗斗

第三十二章暗斗

    PS:我知道很多书友是新注册的号,木有推荐票,所以,希望大家多发一些言之有物的书评,我会给予精华奖励。www.lingdiankanshu.com万精油就免了,这个是一点进去就很明显的。继续求推荐票啦!今天晚上还有两更……

    尽管奉命巡视遭蝗灾各州的监察御史刘沼留在登封县署已经不是一两天了,但夜色之中,县衙官舍之中来来往往的那些婢女也好,差役也罢,全都是小心翼翼,每一个人都刻意压低了声音,进进出出无不是蹑手蹑脚。就在之前,一个在县署应奉许久的差役,便因为一句话不对被轰了出去。尽管性命无虞,但谁都知道,此人这一二十年积攒起来的脸面人缘不但没了,日后在县署中也再无立锥之地!

    一顿食不甘味的晚饭过后,刘沼便拂袖而去。他这一走,从县丞主簿到两个县尉,全都松了一口大气,见登封令崔韪之亦是面色不佳,钱少府有意活络一下气氛,当即轻咳一声说道:“那杜十九也实在是太不知好歹……”

    “天色不早,各位也散了吧!”不等钱少府把话说完,崔韪之便站起身来淡淡吩咐了一句,见属官们忙不迭地行礼答应,他便径直转身离去。待到从刚刚待客的大厅出来,吩咐几个婢女远远跟着的崔圆快步追了上来,他才开口说道,“之前坊市那边,那杜十九郎究竟是怎么说的,百姓又是怎么一个反应,你给我原原本本再说一遍,不要漏掉半个字。”

    崔圆不敢怠慢,慌忙将下头差役吴九刚刚亲自去打探出来的情形一五一十又转述了一遍。好在吴九记性极好,就连那半首诗也记得一字不差,他这一转述之后,便只见自家郎主喃喃自语念诵了两遍,继而露出了深深的恼色。

    “这个刘沼,巡视各州县,不问蝗灾损青苗几何,只问是否征民捕蝗,捕蝗数量几何,分明不为蝗灾事,只为了推翻之前韩大夫那通奏疏!据他的口气,这次姚相公仿佛还是不打算上奏蠲免受灾之地的赋税!”

    这种关系重大的问题,崔圆自然不敢插嘴,只一声不吭地随侍在旁边。崔韪之自然也并没有想过区区一个从者能给出什么建议,余怒未消的他径直回到了寝堂,却极其不耐烦地屏退了要上前服侍自己宽衣的婢女,径直就在居中的主位上盘膝坐了下来。足足过了许久,他眯起的眼睛方才逐渐展开,随即撩起衣裳复又站起身来,轻轻振了振袍角。

    四兄崔泰之诛二张有功,六兄崔谔之诛韦氏有功,都是简在帝心之人,如今这事情他决断不下,只消写一封信回去,让他们去斟酌吧!至于那京兆杜十九惹出来的事情,冲着其和崔俭玄是同门,交情又好,他不妨小小地推上一把。

    “七郎,又要出去?”

    崔韪之回头看见是妻子王夫人,想到适才自己进来竟也没理会她,便歉意地笑道:“夫人自请先安歇,我要去见一见刘御史!”

    带着崔圆又到了刘沼如今暂居的县署官舍,使人通报了进去,他却在门口足足等了一刻钟,这才得到了姗姗来迟的答复。尽管心中暗骂此子得志便猖狂,但监察御史位虽卑职却重,更何况刘沼背后的姚崇,方才是真正最可怕的那个人,于是,当进了门之后,他脸上丝毫不见被人晾在门外等了许久的尴尬,反而笑容可掬地拱了拱手道:“这么晚了,刘御史还没休息?真是夙夜辛劳,可敬可佩!”

    尽管脸皮甚厚,但刘沼自从回房之后就一直在生闷气,听到这样的恭维,还是有些不自在。他生硬地欠了欠身请崔韪之坐下,随即便带着几分盛气说道:“崔明府这么晚过来,可是有什么指教?”

    “指教不敢当,只是有一事相询刘御史。”在这个官位比自己低了七八级,年纪也小十余岁的晚辈面前,崔韪之仍旧端着一副和煦的笑脸,“不知道明日公孙大娘坊市献艺,刘御史可去一观?”

    “什么?”

    见刘沼勃然色变,崔韪之依旧笑容满面地说道:“公孙大娘在北地赫赫有名,每到一地豪门世家无不争相延请,如今到了登封,百姓一时激动,当街嚷嚷出了与民同乐的话来,我这个登封令若是置若罔闻,传扬出去不免落一个不亲民的名声。若是刘御史不太方便,那就算了,横竖这些天你巡视祖籍遍布乡里,本就辛劳,不出面也说得过去……”

    “崔明府何出此言,既是你要去,那我自然也乐意去观瞻公孙大家那剑器浑脱的风采!”

    刘沼原本根本不想纡尊降贵到坊市去和一群庶民挤在一起凑热闹,然而,崔韪之这话却让他立时改变了主意。在登封县这几日,他深知崔韪之为人圆滑世故,尽管对他恭敬客气,但本质上还是一只再狡猾不过的老狐狸。要是他明日推辞不去,这家伙不知道会编排出什么由头安在自己头上!别的县令没有人在君前说话,清河崔氏可不同!

    于是,斩钉截铁应下了此事,等到把仿佛对他的应答有些措手不及的崔韪之送了出去,他回转身之后便咬牙切齿地自言自语道:“想算计我,休想!”

    回到房中屏退了崔韪之送来的婢女,又让书童备好了文房四宝在一旁抻纸,提起笔来的他只沉吟片刻,立时行云流水一般在纸上疾书了起来。

    “敬禀姚相国足下,卑官奉命巡查各州县蝗灾事,今至登封,有民女公孙大娘精擅剑器浑脱,于坊市剑舞一曲,围观百姓无数。今蝗灾尚未为患,百姓不思全力灭蝗,反沉迷玩乐……”

    摇曳的灯光中,他的脸上晦暗不明,那张原本就抿得紧紧的嘴竟是显得更加刻薄了。

    回到寝堂的崔韪之却仍然没有宽衣。他屏退了其他人,只留着王夫人亲自在身侧,这才开口说道:“劳烦夫人替我掌纸笔,写一封家书给东都永丰坊齐国太夫人。”见王夫人面露惊疑,他又补充了一句,“是让齐国太夫人带给四兄泰之的。”

    王夫人立时恍然大悟,当即去取了笔墨纸砚。待到左手拢纸在手,她右手提笔蘸墨,随即便用征询的目光看向了丈夫。

    “叔母太夫人慈鉴,韪之百拜。今十一郎求学于卢氏草堂,学业精进,韪之不胜欢欣。唯捕蝗御史刘沼过境登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