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月 > 第三十八章手拨琵琶亦青春

第三十八章手拨琵琶亦青春

    PS:周推荐票一百七十三票,晚上我十一点睡觉前能到两百票不?到了我就加更,没到就对不住啦^_^

    琵琶!

    拿着那一把卢望之翻箱倒柜找出来的琵琶,杜士仪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两下。www.lingdiankanshu.com

    他上辈子叛逆离家为了找个能交代过去的借口,便是以音乐为名,为此一度弹过吉他学过鼓,但因为从小学的就是金石针医这些和时代格格不入的,后来还是更多涉及古典民乐,甚至在一个民乐团混迹过多年,所用的乐器就是琵琶。然而,他从前学的琵琶是六相二十四品,而眼下这把琵琶是四相十二品。这些也就罢了,卢鸿给他的司马承祯那一卷《清心吟》,乐谱就犹如鬼画符似的,他基本上就如同睁眼瞎什么都看不懂。

    然而,应命而来的裴宁却脸色更黑。他实在不明白,小师弟勤奋好学是好事,卢师为何非要他在百忙之中抽空跟着自己学琵琶!然而,师命不可违,尽管一万个不愿意,眉头紧皱的他还是勉强开口说道:“从明日开始,你每天日落前随我学半个时辰。先好好看一看宫商角徵羽的乐谱,明日我要考问!”

    看到杜士仪面色微妙,而裴宁则头也不回地出门,卢望之少不得轻咳一声道:“三师弟,卢师让小师弟却琵琶是为了修身养性,你这不是为难他吗?”

    裴宁骤然停步,好一会儿方才头也不回一字一句地说道:“那好吧,明天我再逐字讲解乐谱就是!”

    次日一大清早,当崔俭玄起身之后得知,杜士仪竟然被卢鸿要求去跟着裴宁学琵琶,他一时幸灾乐祸大笑连连,甚至极其夸张地打翻了洗脸的铜盆。然而,让他完全没想到的是,早饭之后,四师兄侯晓就亲自拿了他的月考卷子回来,一板一眼地说道:“十一郎,卢师说了,你此次月考尚可。既有余力,不妨和小师弟一块,跟着三师兄学一学琵琶。”

    此话一出,崔俭玄一时呆若木鸡,起初被其幸灾乐祸给噎得半死的杜士仪少不得哈哈大笑了起来。等到崔俭玄气急败坏地嚷嚷了一声这不可能,接过侯晓手中的卷子便径直去见卢鸿,他方才好奇地看着嘴角露出微微笑容的侯晓问道:“二师兄可知道,卢师为何会让九师兄也学琵琶?”

    “卢师说,十一郎的性子是没个人看着便会懒散闲着,既然如此,还不如让他也随着你。音律固然有助于松乏和修身养性,而且精通音律对于人情往来来说也是必须之事。”说到这里,侯晓顿了一顿,见杜士仪一下子愣住了,他方才突然郑重其事地躬身一揖道,“小师弟,此前因为捕蝗之事,我和你一度争执不下,可如今得知都畿道和河南其他各地的情形,我才知道,若非是你,只怕百姓更加愁苦,租税更加为难。”

    “四师兄千万别这么说!”杜士仪一个措手不及生受了礼,随即方才慌忙上前搀扶起了他,“只是学术和所求道不同,你不必放在心上。”

    “虽说我仍旧力持蝗灾须修德以避之,但小师弟的变通和励民之法,着实别出心裁,所以我心服口服。”侯晓站直身子,这才笑着低声说道,“三师兄的音律是自小学的,连卢师都赞为天赋异禀,只是他这些年专注读书,很少再有演奏,你和十一郎一定要好好学。他家虽是西眷裴正宗,可家中的琵琶绝艺却据说是贞观年间宫廷疏勒乐师裴神符传出来的,立拨法独步天下。”

    听到这话,杜士仪想到裴宁那冷面冷言,不禁若有所思地问道:“四师兄,三师兄年纪似乎不算大啊,他跟着卢师多少年了?”

    “这个嘛……三师兄是十岁就拜在卢师门下,至今已经十二年了。”想起自己初见裴宁的样子,他一样是冷冷丝毫不肯通融,侯晓也不禁笑了起来,“他长兄裴宽先任润州参军事,后来举书判拔萃科,授河南丞,听说当初的润州刺史韦诜把女儿嫁了过去,如今任刑部员外郎。裴家兄弟八个,三师兄排行第三,却志向高远,至少我像他的年纪,可未必能在这深山一住十余年,这些都是大师兄陆续打探出来的。不过,三师兄面冷心热,嘴里却死活不肯承认,日久天长你就知道了。”

    其他师兄们杜士仪都很快混熟了,只有裴宁不好接近,因而他竟是此刻才知道裴宁的家世。此刻笑着谢过侯晓后,他弯下腰把小几上的琵琶抱了起来,随手拨弦发出铮的一声响,这才深深吸了一口气。

    既然要学,那便勉力去学吧!好在,他的底子很不错,总比一窍不通的崔十一强!

    崔俭玄那一趟草庐之行果然是徒劳无功,卢鸿笑眯眯有理有据的一番话,绕来绕去,终于把原本满心不情愿的他给说服了,到最后他不得不耷拉着脑袋跟着杜士仪一块去学琵琶。裴宁的琵琶技艺确实精妙,一曲竖抱手拨过后,两人都一时心悦诚服,可接下来那些指法和基本功却折腾得崔俭玄叫苦不迭。就连基础还好的杜士仪,把从前的功夫一一捡起来,再加上适应这式样音品大为不同的琵琶,也委实费了不小的力气。

    一转眼,秋去冬来,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腊月,眼看朝廷从十月起,下令各州县官府严密监测水塘及松土处,挖取蝗卵,还惦记着此前蝗灾的杜士仪也就放下了这最后一丝担忧。

    这一日正练习轮指之际,杜士仪突然只听得外头传来了一阵喧哗。他不过微微一走神,崔俭玄却已经立时丢下琵琶跳了起来打算出去瞧瞧。然而,这位崔十一郎还没来得及往外走半步去探听究竟是怎么回事,膝盖上便被裴宁用竹鞭不轻不重敲了一下。见崔俭玄呼痛一声,最后苦着脸不情不愿坐了下来,他不禁暗叹这家伙就是教训没吃够,果然下一刻裴宁便疾言厉色地训斥道:“我说过多少遍了,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可分心!”

    他这话才刚出口,外头就传来了一声嚷嚷:“三师兄,你家中大嫂来看你了!”

    话音刚落,就只见裴宁面色大变,随即甚至连打个招呼都忘了,起身之后便三步并两步冲了出去。这时候,杜士仪和崔俭玄对视了一眼,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放下了手中琵琶追在后头。不为其他,哪怕是瞧着刚刚裴宁那失态的样子,他们也已经足够好奇了。要知道,能让这位冷面三师兄如此失态的事情,他们俩到了卢氏草堂这好几个月,还是第一次瞧见!

    到了外间两人方才发现,好奇的远远不单单是他们两个。外头那条进卢氏草堂的山路不好行车,却能骑马,因而此刻但只见一旁有三五个仆从模样的男子牵着马匹,而居中含笑正看着裴宁的,是一个年约二十四五的年轻少妇。尽管如今风气使然,但她的手中仍是拿着一顶帷帽,应是刚刚才取下来,双鬟望仙髻上簪着一对珠钗,淡色纱衣,外头罩着大红半臂,一袭及胸浑色石榴裙,一条帔子搭在双手之间,外头服着一袭裘衣,轻敷口脂淡扫蛾眉,恰好衬出了天生丽质,却又不失雍容华贵。而平日里最是惧怕裴宁冷面的学子们,这会儿都三五成群地在一旁张望看热闹,尤以那少妇身上投注的目光最多。

    裴宁对周围众人的围观很有些不自在,然而此刻却发不得脾气,相见之后只得低声问道:“大嫂,你怎么来了?”

    “你都三年不曾回家了,你阿兄公务繁忙脱不开身,又实在记挂,可你二兄正在预备明年的明经科,最后家中商议之后,便是我亲自走了这一趟。”韦氏若无其事地看着眉头紧皱的小叔子,因笑道,“既然来了,不可不去拜会卢公,三郎引路可好?”

    “大嫂这边走。”

    尽管裴宁领着人去拜见卢鸿了,但他这一位乍然来到的大嫂却激来了众多议论。就连站在草屋门口的崔俭玄看着那消失在卢鸿草庐门口的两人,也忍不住开口说道:“只看他大嫂在这么多人面前都落落大方坦坦荡荡就知道,三师兄那长兄还真是有福的人,嗯,韦氏一族倒是尽出好女儿。话说回来,也不知道三师兄自个儿的亲事定下了没有,就他那张脸,他将来的妻室想必日子难过得很,非给冻死不可……”

    听到崔俭玄竟然在背后嘀咕非议裴宁的婚事,杜士仪不禁莞尔。尽管裴宁已经二十二了,可在这个时代,女子若晚嫁则必有缺陷,而男子因为读书科举前途等任何理由晚娶的却比比皆是,所以裴宁未曾婚娶也并不奇怪。而且,裴宁那性子,真不是寻常女子消受得起的。

    裴宁和韦氏一进卢鸿的草庐,便是小半个时辰都没有出来。再加上二师兄宋慎和四师兄侯晓端起架子赶人,渐渐的,那些好奇的学子都各自散了。然而,杜士仪和崔俭玄今天的任务就是学琵琶,这会儿两人一本正经地拿了个琵琶盘膝坐在草屋门口,无论宋慎还是侯晓都不好赶了他们回屋。最后,还是侯晓上前没好气地低声提醒了一句:“小心别看热闹看得三师兄恼羞成怒,到时候逼着你们俩一夜学会哪首曲子,你们可就哭都哭不出来了!”

    “四师兄就别危言耸听了,三师兄可不是那样公报私仇的人。”杜士仪哂然一笑挡了回去,突然瞧见草庐那边似有动静,忙出声说道,“看,三师兄出来了!”

    面如寒冰的裴宁却是一个人从草庐出来,脚下飞快地走到草屋门口,扫了一眼杜士仪和崔俭玄便沉声说道:“教你们的轮指法、立拨法、拢弦法,你们自己习练,一个月之内给我先练熟了那首《塞下曲》,我回来便立时要考较。要是生疏了半点,你们自己知道后果!”

    见裴宁说完转身就走,杜士仪不禁崔俭玄面面相觑。及至卢望之送了韦氏出来,又在草庐门口说笑几句,继而往这边走来,侯晓连忙迎上了前去。

    “大师兄……”

    “三师弟要回一趟家。”说到这里,卢望之的脸上便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他年纪不小了,如今他那未婚妻既然即将及笄,他是该回乡完婚了!”

    言下之意明明白白,如今二十三的裴宁,即将迎娶一位年方十五的美娇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