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月 > 第四十一章故人相见未从容

第四十一章故人相见未从容

    PS:第三更求推荐票!

    嵩山少林寺自唐初得太宗文皇帝赐田封赏,并刻碑为记,平时来来往往的贵人也很不少,但姚闳身为当朝宰相姚崇的长孙,从前只是偶尔奉母亲前来拜佛,此来捐出重金,意义自然不同。www.lingdiankanshu.com主持义奖送出来,容易让外头俗人瞧见,义宁身为执掌俗务的首座,见姚闳说着说着,突然脑袋转往了其中一个方向目不转睛地看着什么,不禁也望了过去。认出杜士仪和崔俭玄,他不禁笑问道:“姚郎君认得那边二位郎君么?”

    姚闳从洛阳快马加鞭赶到少林寺,一则是洛阳城中寺庙虽多,但他身份不同,来往其间极其扎眼;二则是这隆冬腊月,想必到少林寺礼佛的百姓即便不少,能够认出他的人却应该没有。所以,正在孝服中的他代母亲送了一笔极其丰厚的香火钱之外,还在佛前供上了一份极其虔诚的愿书。

    如此就算回头此事被人发现,对外头可以解释说,祖父姚崇极其不相信佛道,家训便是不许崇佛敬道,倘若得知他大老远跑少林寺来敬佛,必然会大发雷霆。这真实地目的却可以隐下,因为他趁着此次出来,最重要的是还要去见一个人。

    现如今祖父姚崇身患疟疾,至今还在皇家礼宾馆中养病,而外头的风声又很不好,父亲姚彝又是八月故世,他在私底下甚至听到了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说法。他的父亲和二叔父似乎为天子厌弃,连带得祖父也已经圣眷不再了!

    此时此刻,他看着那边厢的崔俭玄,佯作若无其事地说道:“只认得其中一个而已,只是在东都时常见的家中世交。”

    说到这里,他就索性大大方方地走上前去,对着崔俭玄微微颔首道:“崔十一郎,久未相见,想不到你真是在嵩山求学。”

    “这不是姚大郎吗?”崔俭玄本打算相见不如不见,躲开也就算了,不料想平日眼高于顶的姚闳竟然会主动来和自己打招呼,也只好装作是才看见似的,恍然大悟地拱了拱手道,“我到嵩山都大半年了,听说少林寺雪后风景不错,所以今日和同门师弟一块到这里赏玩。倒是你这大冷天不在东都拥裘围炉赏雪,大老远跑到这儿来,好兴致啊!”

    杜士仪在一旁冷眼旁观,见姚闳的笑容本就有些勉强,听到最后一句话,更是连嘴角都下垂了,立时明白崔俭玄那口无遮拦的揶揄恐怕得罪了人。然而,他和姚闳素不相识,如今补救也晚了,索性也就装傻充愣不做声。果然,就只见姚闳眉头紧蹙,长叹了一声道:“家父新丧不久,虽说祖父不信佛道,但我身为人子,总想尽最后一点孝心。”

    崔俭玄固然天生刻薄嘴,但姚闳既然说是父亲殁了,他一愣之后,不禁有些不自然地深深一揖道:“这……实在对不住姚兄,我着实不知令尊之事,请节哀顺变。这雪天路上难走,还请姚兄返程路上多多小心。”

    这赔礼和客套的话从崔俭玄口中说出来,怎么都仿佛是语带双关似的,就连一旁的杜士仪听在耳中都觉得有些不顺。因而,看到姚闳极其勉强地点了点头,随后和义宁大师说道了两句便匆匆告辞,他不禁轻轻蹙了蹙眉。等到义宁送了人回来,对他俩告罪一声便匆匆回转寺中,他才轻叹一声道:“我说崔十一,你刚刚说的话,恐怕得罪人了。”

    “我又不知道他家父亲殁了!”崔俭玄没好气地挑了挑眉,随即闷声说道,“这小子从前也是嘴上不饶人的主,我今天对他说话算客气了!”

    “我看他的样子,应该是特地到少林寺来的。如果我没记错,洛阳之地佛寺极多,要尽孝心,何至于腊月冬日大老远地到这少林寺来?”

    被杜士仪一说,崔俭玄也觉得其中颇有古怪,一路往外走时,少不得攒眉沉思。可他素来不善于这些费脑子的事,到了山门,和两个在外头看着马的家仆会合,他也就懒得去想这些麻烦事了,翻身上马之后便无所谓地说道:“管人家想要干什么,反正和咱们无干!咱们既然见着了人,那就赶紧回卢氏草堂去,哎,这大冷天的,圣人应该又幸温汤了吧?嵩山什么都好,可怎么就没个温汤,也好让咱们松乏松乏……”

    想想姚家有什么打算与自己确实无干,杜士仪不禁自嘲疑神疑鬼,因而也就丢开了此事。一路打马返回,才到半途,天上便纷纷扬扬飘下了雪花来,继而越下越大,面对这样的突发状况,两个崔氏家仆不敢怠慢,慌忙策骑上前拦住了杜士仪和崔俭玄的马头。

    “郎君,杜小郎君,这雪越下越大,再加上草堂前头那条山路崎岖不平,积雪之后只怕行马更加难走。咱们不如先进登封县城,明日再回草堂如何?”见杜士仪和崔俭玄有些犹豫,这年长的家仆又开口说道,“若是二位郎君担心卢公有所记挂,我这就赶去悬练峰报个信!”

    “也好,你去报个信,若是风雪大,就在那儿宿一夜,不用赶回来!”

    崔俭玄点了点头,见那家仆立时打马飞驰而去,他方才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杜士仪,似笑非笑地说道,“杜十九,看来你除了抄书读书学琵琶练那两个铜胆,回头还给再给你加上一项……多练骑马!要不是你这一路实在是太慢,咱们早就回去了!”

    仅剩的那个崔氏家仆是才刚刚从东都永丰坊崔家过来替换一个老仆的,今日还是第一次见杜士仪,只知道两人乃是同门。此刻听崔俭玄这说话很不客气,他本还生怕杜士仪会恼羞成怒,可让他分外惊异的是,杜士仪竟只是没好气地拢紧了风帽:“别说废话了,今天本就是你硬拖着我出来的!这骑马我回头自然会加紧练习,可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抄《汉书》!”

    言罢他在马股上狠狠抽了一鞭子,随即径直疾驰了出去。崔俭玄一个措不及防,被撂下了老远方才醒悟过来,笑骂了一声便赶紧打马追上。这时候,那如释重负的崔氏家仆方才慌忙也追了上去。然而,随着天上的雪渐渐变成鹅毛大雪,一时三人都不敢再紧赶慢赶,放慢马速徐徐而行。好在终于上了官道,不虞迷失路途,最后一行三人总算赶在城门落锁前进了登封县城。

    时值腊月,尽管接下来还有一个闰月,但登封县城中已经有不少人家开始预备起了过年。大雪之中,路上行人很少,倒是不少院子里那袅袅炊烟中隐隐传来阵阵香味,让中午吃了满肚子素食的杜士仪和崔俭玄全都感到腹中饥饿了起来。后者更是不由分说地说道:“那些旅舍客馆都不洁净,咱们径直去登封县廨,我七叔总少不得咱们一顿饭食!”

    杜士仪倒是并不想再去搅扰崔韪之,人家就算在捕蝗的时候曾经欠他些许人情,可在往峻极峰下杜氏草屋中左一趟右一趟的送礼之下,怎么也算还干净了。倘若不是雪下得实在太大,他恨不得先前不回城,径直赶回草屋去和杜十三娘团聚,也好过留宿县廨一夜。然而,在崔俭玄的再三劝说之下,他最终不得已答应。然而,一到县廨门口,他就看到相熟的差役吴九一溜小跑上了前来。

    “杜小郎君,崔郎君!”

    尽管杜士仪是比崔俭玄小两岁,可每次听到这称呼的差别,他总觉得不自然,这会儿见人主动上来执了自己的缰绳,他就半真半假地说道:“日后把那个小字省了,过了这个年,我也不小了。”

    “杜郎君既这么说,某改了口就是!”

    吴九最是乖觉,当即便立时去掉了那个小字,见崔俭玄嗤笑一声策马走在了前头,他有意落后几步,等见前头崔氏主仆二人已经落下了他们老长一段距离,他方才满脸讨好地说道:

    “杜郎君,某有一件事相求。当初郎君带着我等四乡奔走捕蝗的时候,曾经说过这飞蝗喂猪也好,喂鸭也好,都是绝妙好物,所以大伙儿积攒了几百石的蝗虫。如今我等几个喂蓄养的猪鸭都已经极肥,原本等着腊月过年卖个好价,谁知道那会儿郎君的话传开了来,不少人都照此办理,这年底市面上的肉价跌了许多。要知道,贵人食羊,庶人食豕,可肉价要是一直这么贱,大伙就只能养着猪过冬了!”

    杜士仪顿时皱了皱眉:“那般喂养,三四个月就该肥了,怎么会存到现在?”

    见吴九再不吭声,杜士仪立时明白,这家伙必定是贪图钱财,一茬挣过之后,立时又养了更多的,却不想想市场需求终究是有限的。再加上如今上层士族多半都是吃羊肉,猪肉本就是更多面向平民百姓,市面上猪肉太多,怎么可能不贱?而且从登封运到其余各县去卖,路费就极其不划算。可即便是贱了,以他们之前赚的钱,再加上收进仔猪的时候价格有限,何至于如此来求他出主意?

    尽管狐疑,然而上一次是要人出力,需得给甜头,而这一次,他却不打算慷慨无私地给这家伙指点迷津了,却是漫不经心地说道:“我如今课业繁重,也没工夫管这些,再说我也就是今晚上在县廨官舍留宿一晚,明日一早就要回卢氏草堂了。”

    吴九满心期望,可听到这么一句话,他便犹如当头一盆凉水把他给浇得透心凉。然而,此刻已经到了后头官舍的门口,他纵使再想对杜士仪苦苦哀求,却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其人下马进门,继而消失在了风雪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