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月 > 第四十二章围炉炙肉话家国

第四十二章围炉炙肉话家国

    PS:大家早,嘿嘿,例行求推荐票,给榜上那些BT甩太远了……

    和前头县廨那些公堂厅房相比,县廨后头供人居住的官舍却有几分小巧雅致。www.lingdiankanshu.com此时此刻,闻讯迎了一行人进来的崔圆亲自打了伞给崔俭玄遮风挡雪,口中却说道:“郎主本就想趁着年前去卢氏草堂探望十一郎,顺带拜上卢公,可巧知道十一郎和杜小郎君一块来了,明公别提多高兴了。”

    他一面说一面转头看了一眼由另一个仆役打伞服侍的杜士仪,又突然用左手轻轻拍了拍脑袋:“看我这记性,好教杜小郎君得知,杜小娘子今早才由我家娘子接到了官舍,谁知道郎君这就来了,这可不是天底下最巧的事?”

    杜士仪正想着吴九所求,此刻乍然听得杜十三娘竟然也在这里,他顿时喜出望外。果然,才入三门,他就看到那边寝堂檐下,杜十三娘正扶着竹影的手站在那儿翘首等待,一看到他,那眼眸中顿时流露出了无比欣喜的表情。

    倘若不是旁边一个中年妇人开口说了一句什么,她差一点儿就忍不住直接穿着锦靴径直踏雪来迎。他见状连忙加快了脚步,待到近前时,就只见崔俭玄对着那妇人长揖行礼,口称七婶。他记得听崔俭玄提起过,崔韪之的夫人仿佛出自琅琊王氏,连忙也上前行礼道:“拜见夫人!”

    王夫人含笑扶起了崔俭玄,又连忙唤杜十三娘将杜士仪也搀扶了起来,这才亲切地说道:“都是自家人,不必多礼。今日我才刚让人把十三娘接了过来,却不想傍晚十九郎又和十一郎联袂而来,这还真是天意!灶上已经炙好了鹿肉,你们快进屋祛祛寒气,正好是晚饭的时辰了!”

    杜十三娘紧紧握着杜士仪的手,等到跟着拉了崔俭玄的王夫人进了屋,她趁别人不注意,连忙低声对兄长解释道:“阿兄,是王夫人派人多次相邀,我实在是回绝不得……”

    “没事,你一个人和竹影他们几个住在峻极峰下,本就寂寞,到崔家走动走动也是应有的往来之义。”说到这里,杜士仪便轻轻捋了捋杜十三娘左边那小巧可爱的垂髫,这才轻声说道,“本来今天大雪纷飞,我还不想回登封县城,打算去峻极峰下草屋看你。幸好被崔十一给硬拉了来,否则到那儿扑了个空,便后悔都来不及了。所以,你这一趟来得好!”

    杜十三娘被杜士仪说得异常高兴,忍不住把头搁在了兄长胳膊上。而走在前头的王夫人不经意回头一瞧,却瞥见杜士仪右手还提着一个沉甸甸的皮囊,忍不住若有所思地沉吟了起来。下一刻,她就只听崔俭玄一声嚷嚷道:“哎呀,这总算是暖和了……一路跑马吹风,我都快累死了!七婶,二十五郎和十七娘呢?”

    崔韪之虽有庶子庶女,但嫡出却只有一子一女,平素只有后者出来见客。这会儿,王夫人便当杜士仪是通家之好似的,笑吟吟对身边的婢女吩咐了一声,不消一会儿,就只见婢女们簇拥着两人出来。前头是一个大约七八岁圆滚滚的小胖子,长得憨态可掬,上来见礼过后,立时凑到崔俭玄身边一口一个十一兄乱叫,等崔俭玄随手丢给了他一个不值钱的小木人,他立刻如获至宝眉开眼笑。而落在后头的崔十七娘约摸和杜十三娘相仿的年纪,和弟弟相比,她显得有些羞怯,裣衽行礼后,她便躲在了王夫人身后,可仍然不时悄悄好奇地打量杜士仪一眼。

    此刻崔韪之尚未回到寝堂,晚饭自然不便开席,王夫人就吩咐婢女摆上酥酪、乳浆以及四色乳饼。杜士仪虽则饥肠辘辘,可看到崔俭玄二话不说就委实不客气地大吃大嚼了起来,他只觉得没吃就饱了,最后索性只用了半杯乳浆,更多的精神都用在了应付王夫人那些看似随意,实则带着考较的问题上。好在这种不好受的时间并不算太长,不过一会儿,就只听前头传来了一声“郎主回来了”。不多时,一身便袍的崔韪之便大步进了屋子。

    “我正想亲自去一趟卢氏草堂,问问十一郎你年前何时能回东都,没想到你就和杜十九郎来了。”崔韪之扶起了崔俭玄,又抬手示意杜士仪也坐下说话,等到自己在居中主位上坐下,他扫了一眼正襟危坐的亲生儿子,又笑道,“今日都是自家人,熟不拘礼,大家不妨随意松乏一些。”

    本就只是勉勉强强跪坐的崔俭玄立刻把一条腿从身下挪了出来,很是随便地垂在了矮座榻的前头,他这么一带头,崔小胖子自然跟着照做,杜士仪自然也乐得换成了盘膝趺坐,只有王夫人和杜十三娘崔十七娘三个女子依旧优雅地跪坐在那儿,仿佛没听见那随意松乏的吩咐。须臾,婢女们便送上了一具具食案。每具食案上都是一套白瓷碗碟,佐料碟子中盛着花椒盐粒等等,但菜蔬却是一样皆无。紧跟着,方才只听外间一阵响动,竟是三四仆妇合力抬着一只串有烤鹿的架子进了屋子。

    东西一进屋,一阵香味便四溢了开来,崔俭玄仿佛是应了那熟不拘礼四个字似的,还使劲抽了抽鼻子,眼睛一时为之大亮。杜士仪则是冷不丁发现,那崔小胖子也学着崔俭玄的样儿闭着眼睛深深吸了两口气,丝毫没发现上首的崔韪之已经眉头紧蹙。使劲嗅了好几下,崔俭玄便看着崔韪之笑嘻嘻地说道:“七叔不在意我先挑吧?”

    “你还真是不客气,也不知道让着十九郎和十三娘。”见杜士仪欠了欠身,杜十三娘亦是笑吟吟的,他方才无可奈何地摇摇头道,“也罢,你自己爱吃那一块,自己挑!”

    “先把鹿鞭割下!”崔俭玄毫不客气地嚷嚷出了这么一句话,见其他人全都为之瞠目结舌,他这才坏笑道,“然后给七叔呈上来!”

    “臭小子!”崔韪之一下子给气乐了,脱口而出笑骂了一声,随即就叹道,“还以为你跟着卢公能够学得文雅一些,居然还是这么信口开河!”

    “卢师讲求的是顺其自然,可没有那么多繁文缛节。”

    崔俭玄得意洋洋地做了个手势,见其中一个厨娘打扮的仆妇瞅了一眼主人和主母,最终小心翼翼割下了鹿鞭,双手呈到了崔韪之前头的瓷盘中。尽管如此,当面被侄儿当成了打趣对象的崔韪之哪有兴趣当众享用这样的壮阳之物,不动声色将其搁在了一边。

    好在崔俭玄接下来只是要了一块腿肉,自己的儿子崔二十五郎也依样画葫芦要了腿肉,杜士仪要了一块肋肉,至于王夫人则是以主母的姿态,替杜十三娘和崔十七娘各自割了一小块尝个鲜而已。这时候,崔韪之方才示意割了一块前胸肉,挥挥手让人将剩下的鹿抬了下去。此时此刻,便有人上来上了各色菜蔬,不少都是冬日难得一见的时鲜,再加上一小盅鲜鱼汤,各色点心,一小碗白米饭,这便算是都齐了。

    虽说是食不言寝不语,但崔家这一顿饭显然并没有恪守那些古老的规矩。众人一面吃一面谈天说地,大部分时间,女人们都是在倾听男人们的话,而崔小胖子年纪太小插不上嘴,始终都是崇拜地盯着崔俭玄。而杜士仪自然不会在崔家的地盘上和崔十一郎抢风头,除非崔韪之问到自己,否则他轻易不开口。然而,等到崔韪之仿佛不经意地提到一个人名的时候,他一下子便留了心。

    “卢相公十一月去世,源相公虽说刚拜了相,但姚相公又病了,一直都在养病,源相公竟是政事堂和皇家礼宾馆两边跑,忙都忙不过来。”崔韪之一面说话,一面审视着崔俭玄的表情,“偏偏紫微省拟好的大赦天下诏书送上去,圣人大笔一挥,偏偏把那个赵诲给圈了出来,一时上下一片哗然。”

    崔俭玄听得大皱眉头,旋即不耐烦地说道:“七叔没事情说这种朝廷大事干什么?你又不是政事堂那些相公,我也还没入仕呢!”

    “哈哈,大概是白天在公堂之上这些消息看多了,一时忘了这不是和属僚在一块。”

    崔韪之自失地拍了拍脑袋,继而只字不提刚刚的话题。及至天色渐晚,他便笑呵呵地留了崔俭玄住在从前的那间客房,却又善解人意地让杜士仪和杜十三娘在外间一个小院相对的两间厢房。等到婢女们把一双儿女也带了下去,他方才若有所思地揉了揉眉心。

    王夫人屏退了婢女,旋即不解地问道:“七郎适才为何要提到朝廷大事?”

    “十一郎就是这性子……如今看来应是我想错了。”

    崔韪之叹了一口气,随即轻声说道,“崔氏从祖上传承至今,最是枝繁叶茂的,共有十支,清河崔六支,博陵崔四支。我和十一郎的父亲是同一个祖父,同属许州鄢陵这一房,到如今十一郎这一代,已经是枝繁叶茂人丁兴旺。每一代虽有族长,但执掌族中真正大权的,却另有人在。先父那一代,是十一郎的祖父执牛耳,我这一代,本该是十一郎的大伯泰之为本房之首,可十一郎的父亲在诛韦氏的时候异军突起,奈何后继乏力,爵位虽高至国公,终究比不得四兄泰之稳稳当当一直在中枢。现如今到了十一郎这一辈,若能及早知道这一代本房全力栽培的人是谁,对于二十五郎来说,将来便能少走许多弯路。”

    见王夫人眼睛一亮,崔韪之便叹了口气道:“不过也不用着急,相比从前一度到了存亡关头,如今天下太平,我不求二十五郎将来能执掌本房,只求他仕途稳当,子孙满堂就行了。更何况事情本就不是一定的,六兄谔之,不就是差点越过了四兄?对了,十一郎在东都时,世家子弟无不绕道走,却能和杜十九郎相善,足可见这杜十九郎有些不同。我观其人恐非池中之物,你可知道,崔圆刚刚报了我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