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月 > 第四十四章盛气凌人

第四十四章盛气凌人

    PS:周推榜第四十二,囧,五千多收藏呢,不会那么惨吧……可看到很多熟悉的名字比我还要靠后,唉……继续求推荐票

    一大清早,一辆牛车便停在县廨官舍的后门口。www.lingdiankanshu.com眼看御者已经头也不抬地垂手下车退到了一旁侍立,杜十三娘竭力忍着心头的恋恋不舍,深深吸了一口气方才平复了心情:“阿兄,如今这天气一日日凉了,山中更冷,你一定要保重身体,多添衣裳。”

    杜士仪一如从前伸出手去想要摩挲杜十三娘的头,见其面带微嗔地挪开脑袋,他立时明白小丫头是不希望自己将其当成小孩子那般看待,当即便伸手在她的肩膀上压了压:“放心,我不是从前那禁不得风吹雨打的身体。倒是你,崔明府和夫人既然说雪天山中住着不便,你就在这儿安心住几日,待到雪过天晴了再说。”他说着便弯下腰凑近了杜十三娘的耳朵,用极其低微的声音吩咐道,“别忘了我早上吩咐你的话,我回了草堂便要用心读书,其他交给你了!”

    “阿兄放心!”

    尽管杜十三娘年纪幼小,但从前在樊川时,杜士仪一心读书,一有空便跟着几个杜氏长辈的参加各种豪门饮宴吟诗作赋,家中事务最初是她的乳母秋娘打理,可等到她八岁上下乳母辞了出去,她便开始逐渐留心,待到十岁上头,除却必得长辈们出面的,家中其余杂务她都能料理一二。可是,相比从前上手的那些事,今日大清早起来之后,在院子里和晨练的杜士仪说话时,兄长和她商量的却是非同一般的事。点了点头后,她就斩钉截铁地说道:“我都听阿兄的,一定不会让阿兄失望。”

    “别说什么失望不失望的话。”杜士仪直起身后,终于忍不住还是揉了揉杜十三娘的脑袋,见那两缕可爱的垂髫被自己蹂躏得有些歪了,他这才笑眯眯地说道,“不要勉强,你要记住,其他的都是身外之物,你这个妹妹,才是我最重要的!好了,你自己保重,我走了!”

    向泫然欲涕的杜十三娘招了招手,转身上了牛车,杜士仪一坐定就看到对面的崔俭玄正饶有兴味地看着自己,顿时没好气地说道:“有什么好看的?”

    “我家里也有姊姊,也有妹妹。”说到这个,崔俭玄的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但很快便若无其事地说道,“可你和你家十三娘未免太亲近了些。她是你这个阿兄说什么就是什么,你呢,又对她着紧得不得了……”

    不等崔俭玄说完,杜士仪便打断了他的话:“我只有她这么一个妹妹。而且,我这条命也算是靠着她才捡回来的。”

    听到这两句话,崔俭玄不禁一愣。他虽说嘴刻薄,但心里却不糊涂,知道这个话题再说下去就不是玩笑了,登时打了个哈哈再不做声。然而,车出坊门,他便突然听到杜士仪轻声说道:“让车去坊市。崔十一,回去之前,我得借你做一件事。”

    “嗯?”崔俭玄狐疑地看了一眼杜士仪,见其冲着自己勾了勾手,他便把耳朵凑了过去。待听完了那番话,他不禁眉头皱得紧紧的,“又不是和你多亲近的人,值得你亲自出面相助?你什么时候这般滥好人了!”

    “要只是他一个,我也懒得管,可他家里还有妻儿老小。”杜士仪顿了一顿,因笑道,“不过那一百贯,我只能暂时欠着你的。”

    “钱算什么,当得了饭吃?”崔俭玄低低嘟囔了一声,见杜士仪哑然失笑,他最终便没好气地说道,“得了,捕蝗是一回,公孙大家那儿又是一回,反正你就爱管闲事。有热闹看,我自然没意见。横竖回去之后也是读书听讲,也就耽误半天。”

    崔俭玄既有吩咐,那御者自然不敢违逆,当即将牛车转道前往坊市。待到那一间酒肆前停车,杜士仪和崔俭玄先后下来,事先就得了消息的店主亲自带着两个酒保在门前迎了,又满脸堆笑地让酒保将从者安置在了一楼,自己则是把两人送上了二楼。将临窗那两个早就反反复复擦洗过的坐席又用袖子拂了拂,侧身让这两位难得一见的客人坐了,又端上了两杯蔗浆,店主方才殷勤地问道:“二位郎君要些什么?各色好酒好食……”

    还不等他说完,崔俭玄就不耐烦地说道:“不用啰嗦,挑你这店里拿手的上来!”

    “是是!”

    眼看那店主连忙领了两个酒保下去,崔俭玄方才把两条腿垂落在了坐榻下头,又大大伸了个懒腰,一时有些百无聊赖。可是,一看到杜士仪从一旁的皮囊中掏出那两个铜胆,他立时想起昨日那公冶绝的吩咐。盯着杜士仪用手指轻轻拨动着铜胆,那沉甸甸的两个玩意在其手掌之中缓慢却平稳地挪动着,他忍不住蹭地一下站起身来,到杜士仪身侧一面观瞻一面盘问诀窍,最后忍不住出手抢了过来。

    崔俭玄既然把玩起了这东西,杜士仪知道他一时半会应该不会再觉得无聊,少不得把目光投向了窗外。果然只过了不多时,他就看到吴九带着一个衣着光鲜管事模样的男子往这边走了过来。知道正主儿来了,他随手拿起面前蔗浆喝了一口,目光又落在了对面的崔俭玄身上。和最初的不适应相比,此时此刻,崔俭玄的动作已经显见纯熟,而且大约是因为从小练过剑术,手腕手指原本就灵活,此刻上手了好一会儿,仿佛已经琢磨出了几分门道。就在这时候,他便听得楼下传来了一个粗鲁的声音。

    “吴九,要是你敢虚词诓骗我,回头我扒了你的皮!那样的贵人会来这种破地方,弄辆牛车便能糊弄过去不成……啊!”

    知道那人想来是被底下那几个崔氏从者拦住了,杜士仪不禁露出了一丝嘿然冷笑。果然,随着一个厉声呵斥,起头那粗鲁的声音立刻收敛了许多,甚至多出了几分说不出的谄媚。那低低的询问和交涉楼上的杜士仪再也听不分明,然而他本就不在乎这家伙用何种方法,漫不经心地又喝了一口那鲜甜的蔗浆。他盯着杯中之物看了好一会儿,心中冷不丁生出了另一个念头。

    “杜郎君,楼下那吴九自称是您家中奴仆,带着另一个人求见。”上了楼来的那崔氏家仆昨天方才在县廨见过这个叫做吴九的差役,此刻听人又自称是杜士仪的家奴,他不禁满腹狐疑,说到这里又添了一句,“要是此人胡言乱语,我立时就吩咐把他打了出去!”

    “不用打了,他确是才刚投了我门下。你去问他有何事?”

    那崔氏家仆讶异地瞪大了眼睛,最终慌忙下了楼去,不消一会儿又回了来,却是面色古怪地说道:“那吴九说,下头的是城东徐家的管事。他以一张借券为身价,卖身投入郎君门下,可对那徐家的管事说,那管事却不信……”

    “他信与不信与我何干?区区一个管事,也想为这么一丁点小事见我?你让吴九滚上来,令此人速去,有什么事让他家主人翁来和我说!”

    大家子弟收奴纳婢,最是平常不过的事,因而那崔氏家仆见杜士仪如此盛气,非但不觉得奇怪,反认为是理所当然,答应一声就再次下了楼。随着底下传来了他那大嗓门的呵斥,楼下那起头粗鲁的声音被完全压了下去,只有隐隐约约的解释声。不一会儿,杜士仪便看到那衣着光鲜的男子有些仓皇地离开了这酒肆,朝着来路步履匆匆而去。紧跟着,楼梯上又传来了咚咚的脚步声,却是那吴九三步并两步地上了楼。

    见崔俭玄旁若无人地只顾玩着手中铜胆,吴九想起适才那徐家管事前倨后恭的模样,不禁使劲吞了一口唾沫,双膝跪地磕了个头后,这才讷讷说道:“郎君……”

    “不用多说了。”杜士仪随口打断了吴九的话,又淡淡地说道,“起来一边候着,等人来了再说。”

    说话间,却是店主亲自送了酒食上来,又亲自在一旁温酒筛酒侍奉。直到这时候,崔俭玄方才回转神来。他长长舒了一口气放下手中铜胆,又揉着手腕说道:“着实沉得没话说,可还真有些意思、确如那公冶绝所说,要能把这两个铜胆玩好,无论是弹拨琵琶也好,练剑也罢,应该都能事半功倍!”

    他一边说一边举起酒盏喝了一口,觉得这酒味不过勉强能入口,他就没兴致了。再看桌上那几样下酒小菜,光看卖相便只是寻常,他更加没有多少兴致,一时间很不耐烦地令那店主退下,这才说道:“还要在这等多久?”

    “怎么,觉得店小粗陋,酒食难以入口?”

    “店小倒是不相干,我在东都的时候,也曾经光顾过永丰坊那些胡店,小小地方却做得一手好饭食!这店太过寻常,平日肯定也少人问津!哎,到了登封就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就是昨天在七叔那儿吃到的鹿肉也没什么滋味,只是个新鲜而已……啊,对了,真说起来,还是你那回在宋曲那儿炮制的香酥蝗虫真正好味,就是这东西着实太吓人了些,没几人敢吃!”

    “就似你说的,豪门大宅之中庖厨做的菜,固然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却是多半只是卖相好,实则入口未必胜过那些小店!崔十一,我家中有一卷从不外传的菜谱,你可要试一试?”

    “那是自然!”崔俭玄几乎想都不想便重重一巴掌拍在面前小几上,满面放光地说道,“快给我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