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月 > 第五十六章 胡腾舞后胡腾诗

第五十六章 胡腾舞后胡腾诗

    ps:四千字,继续求推荐票^_^

    一旁家奴立时用竹筐抬了青钱上来,然而,那五个胡服男子尚未谢赏退下,一旁便传来了一个声音。www.lingdiankanshu.com

    “今日如此妙舞,在座诸位郎君,谁人能做诗为今日盛宴再添颜色!”

    这突如其来的话一时让满堂寂静。再一看那声音的来处,翘足而坐仪态闲适的不是别人,正是楚国公姜皎之子姜度,不少人都心里犯起了嘀咕。须知楚国公姜皎在当今天子寒微时与其最为交好,因而登基以来大受任用,不但封楚国公,而且平素御前饮宴必有其的位子,天子甚至亲昵地直呼其姜七。相形之下,窦希瓘尽管是天子的舅父,可论亲近便大为不及了。

    莫非这两家如今真的要打擂台,故而姜度方才一计不成又出一计?

    然而,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姜度面对众人的瞩目,却是笑容可掬地微微颔首道:“诸位也不要看我,此议并不是我的主意,是我背后的柳郎君一力建议,我听着不错,也就顺便嚷嚷一声,看看谁能拔得今夜头筹,也让窦十郎精心调教出来的这一曲胡腾不至于白费。”

    此言一出,众人的目光自然而然就落在了姜度身后那面如冠玉的年轻人身上,杜士仪也不例外。他适才昂首而入凭着一具琵琶奏了新曲,再加上依稀看到几张熟悉的面孔,也没再注意还有些什么熟人,此时此刻方才认出姜度背后那人正是前年年底离山之后再未回返的柳惜明。

    尽管卢氏草堂时常也有学子一去不回,但拿着荐书却从学没几个月便再不回来的却极其少见,而且崔俭玄裴宁都有信送来,柳惜明却连个口信都没有,卢鸿不免深为关切。还是同样有来自长安的学子回来之后,道是柳惜明平安无事,卢鸿方才放下心来,却不想今日他竟然在此地再次遇上这位故人!

    因而,看到柳惜明被姜度摆了一道,一时成为了众矢之的,他不禁拿着酒杯似笑非笑地喝了一大口。下一刻,他便看到其人站起身来,那眼眸中赫然透着几分厉芒,竟是径直看向了自己这边。

    “各位都是文林琼苑之中的前辈,我今日恰逢其会,再加上见适才一曲胡腾舞喜不自胜,这才一时起意,请了姜四郎提出此议。更何况,今日樊川杜十九郎病愈之后第一次复出,便以一曲琵琶新曲赢得四座赞叹。他学琵琶不过一年许,做诗却是稚龄便闻名樊川,不知道今夜可有好诗,替窦公这夜宴增色否?”

    此话兜来转去,却把矛头又转到了杜士仪身上,一时间,除非真的不明世事之人,其他人都隐隐品出了其中意味。就连王十三郎见目光倏忽间聚焦到了杜士仪身上,亦是忍不住低声问道:“这柳十郎和你有过节?”

    “过节虽有,却是同门。”

    杜士仪随口一答,见王十三郎眉头大皱,这才也站起身来,却是仍然握着那小巧的白瓷杯盏,含笑说道:“原来是柳师兄,请恕我老调重弹,咱们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你前年年底一去不归,音信全无,卢师一度甚为忧切,若不是有同为长安的学子回草堂之际,言及柳师兄一切都好,恐怕卢师寝食难安。如今果见柳师兄丰神俊朗更胜从前,我就放心了,回去之后定然禀告卢师,请其安心。”

    他这话一说完,那边厢就只见姜度竟丝毫不给柳惜明面子,突然笑出了声来,他这么一带头,别人早就看明白这其中奥妙,四座之中也传来了肆无忌惮的笑声。在这些嗤笑声中,柳惜明那张白如玉的脸渐渐涨成了猪肝色,藏在大袖之下的手已经紧紧捏成了拳头,甚至连指甲深陷肉中的刺痛都顾不上了。在这种极度难堪的氛围之中,他几乎是竭尽全力方才让自己保持最镇静的模样,嘴角一挑,还是之前那句老话:“不知杜十九郎还能诗否?”

    刚刚座上宾客在杜士仪弹奏琵琶时议论的那些话,王十三郎也都听见了。因见对面那柳惜明仍揪着杜士仪不放,大皱眉头的他忍不住出声叫道:“杜十九郎已经被我灌了个半醉,这诗我替他做!”

    话音刚落,他就只觉得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肩头,本要按着坐榻站起身的动作不觉停住了。抬头一看,他却发现杜士仪正含笑冲着他摇了摇头,紧跟着就只听其笑言道:“王兄,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说到这里,他看向眼睛仿佛在喷火的柳惜明,突然高声说道,“来人,上酒,上纸笔!”

    窦希瓘见姜度分明置身事外,悬着的心顿时就放下了。只要不是楚国公姜皎有意和自己打擂台,别人要斗诗也好斗气也好,于他来说完全都是无所谓的事,因而,他索性舒舒服服往凭几上一趴,任由一旁的窦十郎饶有兴致地挥手示意仆婢依杜士仪吩咐行事。

    至于座上其他宾客,无论认识杜士仪的也好,不认识杜士仪的也罢,今次夜宴虽则变故不断,回头却也是绝好的谈资。于是,见一美婢手捧满斟琥珀色佳酿,足有一尺高的玛瑙牛角杯送到了杜士仪跟前,又有另两名侍婢人各一边抻纸,一名侍婢磨墨蘸笔,一时更有好事的高声叫道:“快,再把乐声奏起来,给杜郎君添些兴头!”

    及至那几名胡服男子如梦初醒,其中四个乐师立时演奏了起来,杜士仪盘膝坐下,左手执杯饮,右手接过蘸满浓墨的笔,径直在那纸卷上奋笔疾书了起来,正在他身后站着的王十三郎便索性高声吟诵了起来:“石国胡儿人见少,蹲舞尊前急如鸟。织成蕃帽虚顶尖,细氎胡衫双袖小。”

    四句诵完,四座一时议论纷纷,一片品评之声。见杜士仪又左手举着那玛瑙牛角杯喝了一大口,继而再次挥毫续上,王十三郎少不得跟着念道:“手中抛下葡萄盏,西顾忽思乡路远。跳身转毂宝带鸣,弄脚缤纷锦靴软。”

    又是四句过后,议论声已是渐趋消失,更多的轻声反复诵念这八句诗。更有人不品诗也不喝酒,只在那幸灾乐祸地端详着柳惜明几乎黑如锅底的脸色。最夸张的是姜度,他索性侧头看着柳十郎,似笑非笑地说道:“柳十郎,这杜十九郎的诗,可做得差强人意否?”

    杜士仪这两年来的喝酒经历,早已让他觉得时下米酒淡而无味,更无后劲。然而,路途劳顿的疲累,再加上此刻这牛角杯中的琥珀色酒远比最初和王十三郎喝的那几杯酒性强烈,初一入口虽绵软,可渐渐便觉得往四肢百骸发散了开来。再加上堂上极热,他忍不住拉开了外袍的领子,又咕嘟咕嘟将牛角杯中美酒一饮而尽,这才一口气写出了最后六句。

    “四座无言皆瞪目,横笛琵琶遍头促。乱腾新毯雪朱毛,傍拂轻花下红烛。酒阑舞罢丝管绝,木槿花西见残月。”

    “好一个酒阑舞罢丝管绝,木槿花西见残月!”

    王十三郎从头念完,此刻忍不住击节赞叹。而一旁抻纸的侍婢见杜士仪丢下了笔,显见确实是做完了,连忙和那另一个侍婢一块,将书卷合力送到了窦希瓘座前展开。即便窦希瓘不精此道,可此刻见字亦精神诗更妙,诗名则是毕国公宅夜观舞胡腾,他忍不住抚掌大笑道:“好,好!得此佳作,也不枉今夜小儿使人献上的这胡腾舞,来,上酒,起乐,我与各位饮胜!”

    一时间容颜如花的美婢穿梭于各席之间,再上美酒,却都是与杜士仪适才所饮相同的琥珀色酒液,尽管酒具各有不同,却几乎都比此前那杯盏大了一倍不止。等到窦希瓘高呼饮胜,率先一饮而尽,旁人自然纷纷附和。紧跟着,就只见窦希瓘随手将手中酒具重重撂在了食案上,竟是随着乐声亲自下场跳起了舞来。尽管他身材臃肿舞步踉跄,但微微有些醉意的杜士仪仍然能依稀分辨出,这辗转腾挪之间颇有些西域的风味,竟然也是胡腾舞。

    就在这时候,杜士仪突然感觉到有人一屁股坐在身侧,回神一看,却见是刚刚让人代自己舞了一曲胡腾的窦十郎。却见其无拘无束地吩咐人拿来食具食案,就这么毫无顾忌地说道:“今日若不是知道王十三郎过府一会,我就直接说摔断了腿在床上养伤,连露面都不用了!没想到王十三郎之外,还居然有人当堂奏了一曲新乐!《化蝶》……我记得有人捎来那本《十方异志录》让我瞧过,怎么不记得有此等故事?”

    窦十郎这自来熟的侃侃而谈,无疑很容易拉近人的关系,杜士仪当即笑着就其中寥寥数语,掰了那一段千古奇谭,一时把窦十郎说得扼腕叹息。当窦十郎又问起卢鸿情形的时候,他便借着酒意说道:“卢师直到前年,一直为圆翳内障所苦,正值我那时候入门之际,记得家中一卷古书上的金针拨障八法,方才由嵩阳观孙道长行针复见光明。即便如此,他毕竟年事已高,再加上隐逸山林惯了,实在懒怠官场。而且卢师尝言,以隐逸为终南捷径的,辱没了隐者二字。”

    “说得好!”窦十郎不禁抚掌大笑道,“我最讨厌那等故作清高,寻座山头就说是隐士,一到征召却跑得比谁都快的人!既如此,卢公缘何来了东都?”

    因刚刚王十三郎才说过窦十郎不好仕途爱音律乐舞,杜士仪便索性又进一步道:“窦郎君可听说过下给卢师的征书?”

    见窦十郎摇了摇头,而王十三郎赫然颇感兴趣,杜士仪便索性原文诵了一遍。果然,两人都是绝顶聪明的人,王十三郎轻叹,而窦十郎则是眉头紧皱。良久,窦十郎便挥手说道:“有人想当官却求之不得,有人不想当官却屡接征书……哎!”

    不等他再说,突然只见一个肚大腰圆的人影转到了他们的面前,不由分说地叫道:“十郎,王十三郎,杜十九郎,可敢下场与我同舞?”

    “大人见谅,我这腿可下不了场。”

    窦希瓘见窦十郎推脱,也不以为忤,哈哈一笑便径直去拖其他人下场,而窦十郎亦是立时借故落荒而逃溜出了大堂。王十三郎见杜士仪醉眼朦胧,这才轻声说道:“你若有余力,此刻不妨下场与窦公同舞,窦公必然更加大悦!”

    杜士仪闻言不禁苦笑:“王兄看我像是有余力的样子么?”

    王十三郎这才笑了起来。抬头一看,见那柳惜明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离席而去,他轻蔑地哼了一声,这才笑吟吟地说道:“既是没有余力,那便得用我刚刚不曾说完的一个法子了……十九郎今日已经是最出风头的人,若要逃席决不会像那柳十郎那般顺利,要真的想脱身……你醉了吧!”

    话音刚落,他就只见杜士仪直接一头扑在食案上,紧跟着便发出了轻微的鼾声,一愣之后,他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被他这一笑,四座其他人都注意到了杜士仪已然醉倒不省人事,顿时有年老长者出言说道:“这杜十九郎既是今日刚到洛阳,旅途奔波再加上不胜酒力,且把他送回旅舍安歇吧!”

    窦希瓘此刻只觉得今夜盛宴酣畅淋漓,早就没了早先那点芥蒂,当即想都不想便一摆手道:“好,来人,送了杜十九郎回去!”

    话音刚落,王十三郎便也站起身来含笑拱手道:“窦公若能允准,便由我送杜十九郎回去吧!虽则此前那一曲我已依稀记得,可他日真要演奏却不敢托大,总得向他求得曲谱才好!”

    “好好,那就劳烦王十三郎了!”

    及至王十三郎和两个架着杜士仪的仆从从堂上出来,与迎上来的田陌会合。他还来不及开口,就只听得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王十三郎,今日你这风头,可全都被杜十九抢去了!”

    眼见姜度撂下这话便与自己擦身而过,继而扬长而去,王十三郎面上的潇洒不羁方才变成了一丝苦笑。

    风头……这几年他背井离乡,游走于权门贵第,确实是出尽了风头,可谁又知道他心头苦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