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月 > 第五十七章酒逢知己千杯少

第五十七章酒逢知己千杯少

    PS:我就写了个王十三郎而已,这么快就猜出是王维啦!王维郡望应是河东,是太原王氏很早以前就分出来的,但唐朝的时候,但使沾点边就一概自称太原王或者琅琊王,所以王维这自称是很正常的。www.lingdiankanshu.com“遍插茱萸少一人”,是王维早期留京时期的诗句。大清早的,大家多支持点推荐票啊!!    尽管是夜禁的时辰,可大门被人拍响之后,旅舍的店主心中咒骂归咒骂,却还是第一时间从床上翻了起来。今天入住的那些客人瞧着不像大富大贵,但前脚住下,后脚毕国公窦宅就让人送了邀约的帖子,这种人他一个小小开旅舍的店主可得罪不起。披衣掌灯亲自到前头开了院门,他便看到外头停着一辆牛车,牛车前头一个家丁手中,那写着窦字的灯笼格外醒目,后头还有几个随从牵着马,可晚上出去的那个少年郎君还有那昆仑奴却不见踪影。    他正惊疑之际,忽只见车上御者旁边的位子,一个人影敏捷地跳了下来。尽管此刻外头路上漆黑一片,可掌着油灯的他再借助那边灯笼的光芒,看清了那小子黝黑的头脸,可不是今天跟出去的那昆仑奴?待到那昆仑奴将车帘高高打起,另一个书童模样的少年上前安设了车蹬子,就只见一个白袍年轻人先下了车来,他仔细一看,发现并非是今夜持帖出门的那位少年郎君,不禁愣了一愣。下一刻,他方才瞧见那昆仑奴探身进了车厢,不消一会儿就与那白袍年轻人合力,将车厢中另一个人架了下来,可不是他的那位少年住客?    “好了,人都已经送到,你们回去向窦公复命吧。”吩咐了一句之后,王十三郎见自己那书童上前打赏了那几个窦家家丁,他方才转身来到手持油灯目瞪口呆的店主面前,笑着说道,“店家,这杜十九郎的屋子在何处?他在窦宅喝了个酩酊大醉,得赶紧送回了房才行。”    店主这才如梦初醒,正要开口说话时,他就只听得身后传来了一个懒洋洋的呵欠声。紧跟着,一个人便悄无声息地越过了他的身侧,伸手扶过了那昆仑奴架着的人,随即扭头看向了他。    “都已经是半夜三更了,还要店家你开门应承,实在是劳动了。小师弟有我送回房,你关上门便早些歇着吧!”说完这话,那人又看着王十三郎道:“也多谢这位郎君送了我家小师弟回来,如今坊中夜禁,若是你回去不便,不如暂且在此留宿一晚上如何?”    认出这后来的人是与起头出门那少年郎君一拨的,又见外头窦宅家丁们驱车掉头离去,店主乐得偷懒,自然连声答应,等到看着那昆仑奴牵马自去安置,他关上门就呵欠连天地回房去睡了。而这样深更半夜的时节,王十三郎自然不会拒绝卢望之的留客,与其一块把杜士仪搀扶到了西边院子的客舍之中,他瞥了一眼仿佛还醉倒未醒的杜士仪,便咳嗽了一声。可还来不及开口说话,他就只听旁边的卢望之慢条斯理地道:“小师弟,你还打算装到几时?”    “瞒过这么多人,却偏偏还是瞒不过大师兄!”杜士仪自始至终便是清醒着的,可被卢望之这样直截了当地拆穿,他还是有几分意外。见卢望之已经松了手,他少不得轻轻晃了晃脑袋,这才抬起了之前一直装醉酣睡时低垂着的头,发现王十三郎诧异地看着卢望之,他便笑着解说道,“王兄,这位便是我大师兄。”    “今日得见卢公首徒,着实有幸。”王十三郎连忙拱了拱手,见卢望之还礼不迭,他又含笑说道,“某太原王十三郎,见过卢大兄。”    “太原王十三郎?”卢望之若有所思地端详着对方,突然笑了起来,“可是去岁作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的王十三郎?”    此话一出,杜士仪忍不住惊咦一声,目光忍不住在王十三郎身上上下端详打量。怪不得此人只听过一遍新曲便能记下曲谱打算他日演奏,怪不得此人在他被柳惜明逼诗之际,想都不想便自告奋勇代做,怪不得此人令人一见忘俗,原来这便是那尚未弱冠便蜚声满长安的一代才子王维!    见其为卢望之一言道破旧作的时候,一时面上露出几分落寞,他便笑道:“还是大师兄记性好,我闻名便只觉得耳熟。早闻王兄大名多时,今日方才得以一睹风采!”    “什么一睹风采,纵使名声再大,不过是一无根之人而已!”王维苦笑一声,此前被姜度勾起的那一丝神伤,再加上卢望之提起他去岁重阳所作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再加上今夜喝了不少,他不禁平添了几分思乡情怀。因此,他一时改变了在旅舍留宿一夜的主意,打算随便寻家酒肆酣畅淋漓醉上一场,抬起头便说道,“卢大兄,杜十九郎,你们一路车马劳顿,杜十九郎甚至又因窦宅盛宴耽搁了大半夜,今夜我还是告辞为好。”    “这是哪里话!”    “这怎么行!”    杜士仪和卢望之几乎同时出声挽留,师兄弟两个对视一眼,卢望之便歉意地笑道:“是我不好,勾起贤弟这思乡念弟之情。作为赔罪,不如索性到我房中喝几杯。小师弟去了窦宅赴宴,我一时睡不着,便到附近转了转,却是寻到一家当垆卖酒的好店,才刚让其送了一斗酒回来。今夜不醉无归!”    “还要喝!”    杜士仪忍不住哀叹了一声。之前尽管是装醉,但肚子里咣当咣当装了一肚子的酒水却是真的,更何况最后那玛瑙牛角杯中的琥珀色酒液可说是货真价实,他眼下被凉风一吹,顿时感到整个人有些晕乎乎的。然而,眼见得王维都被卢望之死活请进了屋子,无可奈何的他只能跟着进去舍命陪君子。当看见那一斗酒的可观分量时,他更是真真切切地感到,明日一早想要完好无损地爬起来,恐怕是一件天大的难事!    这一夜究竟拼了多少然后栽倒下来,杜士仪已经完完全全记不得了。当第二天他睁开眼睛之际,发觉自己竟是躺在了床上,身上外袍等等都是折叠得整整齐齐放在了床边的高几上,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眉心,却发现脑海一片空白。他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自己从前开始便是酒品极好的人,一醉就睡,绝不会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至于王维和卢望之是否酒醉吐真言,他就完全没有印象了。待到坐起身,他方才感觉到脑袋发胀,仿佛是宿醉的后遗症。    支着脑袋坐了好一会儿,他忍不住出声叫道:“外头可有人?”    应声而入的却是一个头梳双螺髻的少女,正是竹影。见杜士仪坐在床上满脸迷惑,她竟二话不说便转身出去,不多时就捧了一盆水进来。将水放在盆架上,她方才快步上前展开了那几件叠好的衣裳,一面服侍杜士仪穿上,一面开口说道:“是我大清早起来遇上卢郎君,这才让田陌将郎君背回屋里睡的,那位王郎君如今就睡在卢郎君屋子里。食案下头那个足能装下一斗酒的酒瓮完全空了,郎君和卢郎君王郎君也太能喝了,若不是田陌力气大,根本就挪不动!娘子去厨下请店家熬了粥,又亲自调了醒酒的鲜汤在灶上煨着,说是宿醉之后吃清淡些,如是对肠胃相宜,如今都已经快午时了……”    絮絮叨叨说到这里,她才恍然大悟地轻轻拍了拍额头,为杜士仪束好了腰带,又站直了身子说道:“不过卢郎君真心海量,一大早精神奕奕地去见了卢公,早上便奉了卢公去礼部投书了!”    “啊!”杜士仪这才知道卢望之竟然已经送了卢鸿去礼部投书了,顿时暗责酒醉误事。然而,此时此刻,他走在路上都觉得脚下轻飘飘的,在铜镜面前梳头之际,隐约能看到眼下竟是微微青黑,想也知道这种状态去官府有多不相宜。于是,他只好定心漱洗,等到杜十三娘亲自送来了几乎相当于午饭的早饭,却是满脸的嗔怪之色,他少不得双手合十诚恳认错,一勺一勺吃了一大碗黄米粥,继而又喝下了那醒酒的鲜汤。    一直等到午后时分,卢鸿和卢望之方才回来,却是礼部依礼相待,款待了一回午宴,接下来便只消在旅舍安心等待宫中天子召见即可。杜士仪心中稍安,可想起王维仍然宿醉未醒,他忍不住留下卢望之问道:“王十三郎郎究竟喝了多少,如今尚在高卧?”    “你只喝了没一会儿就已经睡着了,剩下的多半是他一个人在喝,我不过在旁边陪饮一口罢了,你说他喝了多少?”卢望之见杜士仪瞠目结舌,便笑着说道,“昨夜若是在其他地方喝酒,王十三郎郎充其量不过是独酌散闷罢了,说不定还会越喝越愁苦,可如今这一番过后,想来他总会心里畅快一些。横竖我那屋子眼下又用不着,由得他去高卧就是。倒是小师弟你,今夜恐怕又不得自由。”    见杜士仪面露迷惑之色,卢望之便笑吟吟地说道:“我从来不打诳语,你若有那闲工夫去担心王十三郎,不若好好养精蓄锐,预备傍晚出门。”    尽管很不愿意相信卢望之这神棍一般的语气,但想到昨夜在毕国公窦宅那一出,杜士仪索性下午又蒙头大睡了一觉。等他一觉醒来,就只见枕边果真摆着一张用毛竹打磨光滑的柬帖。正面是一个崔字,而翻到背面,则是赫然书着“二月初一夜,敬请贵客永丰里赵国公崔宅赴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