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月 > 第六十一章赫赫崔氏,天子宣召

第六十一章赫赫崔氏,天子宣召

    PS:貌似数据又不对头了……囧,尽管如此,还是求个推荐票吧……

    这一夜的崔宅夜宴,和前一日毕国公窦宅那高朋满座宾客如云的盛况不同,尽管那座轩敞的前堂也同样坐得满满当当,但从上到下全都是清河崔氏许州鄢陵房的子弟。www.lingdiankanshu.com上一辈崔知温等兄弟六个都去世了,下一辈崔泰之崔谔之崔韪之等兄弟众多,如今同居东都永丰里的便有崔氏六房,彼此和睦宛若一家,每逢节庆便是合家团聚济济一堂,因而今日这般正堂挤满的场面并非第一次。只是,这样家宴的场合出现一个外人,杜士仪自然仍是众矢之的。

    只这个众矢之的,却并非敌意,而是善意。可这样的善意,却依旧让他感到头皮发麻。无论是崔泰之崔谔之这样的父执长辈,还是崔俭玄长兄崔承训,抑或是其他老老少少,个个都在频频打量端详他,邻座的崔俭玄嫡亲幼弟崔錡甚至还黏人似的凑了过来,一个劲打听崔俭玄在卢氏草堂中究竟是怎么过的,最后被崔十一郎没好气地敲了好几个栗枣,这才不情不愿地苦着脸抱头离去。

    而如此家宴,崔家少不得尽遣家妓歌舞娱乐,作为长辈的崔泰之等人也多有考较晚辈诗文,但却没有一个人挑上杜士仪,连带着崔俭玄也躲掉了往日最怕的事。

    夜宴结束,崔俭玄二话不说拉着杜士仪回自己的院子安置,走在路上这才得意洋洋地说道:“杜十九,我今天可是沾了你的光。公孙大家近来在河南府都畿道京畿道河北道各地名声大噪,那本就精彩绝伦的剑器浑脱配上壮乐雄词,还有冯家三姊妹的歌,一时之间连那些想仿效她的人都没辙。我可是对人说,那些诗都是你写的,我还替你改过几个词,于是刚刚九妹虽说不服气地找了好几个兄弟,可谁也不敢上来挑衅你,就连我也不用绞尽脑汁作诗了!”

    面对得意洋洋替自己扬名的崔俭玄,杜士仪只觉哭笑不得。然而,这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再说他昨晚上自己也禁不住柳惜明一再相激又破了例,因而也不好说崔俭玄什么,只是借故敲打道:“怪不得此前见齐国太夫人的时候,我险些被问得汗流浃背,原来是你这小子嘴也太快了,生怕人不知道似的什么都说,你就不能藏些秘密?”

    “藏什么藏,就算我不说,你以为七叔在登封当县令是白当的,风吹草动全都传回了东都,一个人知道其他人就都知道了!”见杜士仪顿时语塞,崔俭玄方才笑吟吟地借着酒意和杜士仪勾肩搭背,随即轻声说道,“一世人两兄弟,你好我也好!总之卢师要真的坚辞出仕,回头启程回登封的时候,你千万到这来一趟,把我一块捎回去!这兄弟姊妹多的麻烦你也瞧见了,尤其是我阿姊和……哎哟!”

    他那话头突然打住,继而发出了一声惊咦。杜士仪闻声抬头,却只见傍晚时曾经一度误以为是赵国夫人的崔五娘笑吟吟地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和早先刻意沉稳端庄的装扮不同,此时此刻,她不施粉黛淡扫蛾眉,满头秀发不用金玉,只用一根骨簪松松绾了一个堕马髻,身上一袭大交领胭脂色襦袄,外罩一件泥金蜀锦半臂,下头一条金泥簇蝶裙,脚踏一双织锦小头履,双臂之间则搭着一条长而宽的银泥帔子。乍一见朴素华贵并重,再加上她容色殊丽,通身散发出一种介于少女和少妇之间的别样风情。

    “十一郎,这是带杜十九郎去你那儿歇息?”见崔俭玄半捂着眼睛,却敢怒不敢言地有气无力答应了一声,崔五娘方才莞尔笑道,“难得你有个形影不离的友人,阿姊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只你自己别忘了,这一旬要交的功课。唔,正好卢公在东都,我索性让人把积攒下来的那些都送过去,想来他也一定会满意于你这弟子上进好学。”

    崔五娘说着便又冲着杜士仪点了点头,却是只说了一句,十九郎但请把这儿当成自己家,随即便带着几个侍婢飘然而去了。她这刚一走,杜士仪方才发现,崔俭玄仍然无奈地伸手遮住了眼睛,赫然一副有苦说不出的表情。

    “早知道我就不该为了早点回嵩山去,对她们说卢师要求严格,每月都有月考,每旬都有课业要交,我若是错过将来就惨了,结果被她逮着空子,硬是禀告祖母和阿娘,让我每旬都把课业交给她,说是汇总了一块送嵩山给卢师批答!这下完了,我此前交上去的课业好些都是凑数的!”

    “你这是自己作茧自缚!”

    杜士仪嗤笑一声后,暗道自己在嵩山没了裴宁那么个魔鬼师兄,崔俭玄在东都却有个魔鬼姊姊,不禁暗叹这家伙从小吃亏还不长记性。回了崔俭玄那院子,他原以为不拘腾出东西厢房哪一间也就够了,却不想崔俭玄早已让人在正房之中给他另收拾了一具卧榻。知道这家伙执拗起来挡都挡不住,他也只能由得人去,待沐洗换了一身崔俭玄的衣裳躺下,他勉强打起精神说了公冶绝传剑法的事,继而甚至没精神去听隔壁另一张卧床上的崔俭玄都说了些什么,翻了个身须臾就沉沉睡着了。

    连日旅途劳顿,再加上前一夜又是宿醉,尽管白天补过两觉,但终究是累过头了,杜士仪只觉得这一觉睡得香甜而又安稳,甚至连个梦都没有。当大清早被一阵鸟鸣惊醒的时候,他甚至几乎以为自己还在嵩山悬练峰的草屋,等睁开眼睛看见屋子里的陈设,这才陡然想起昨夜夜禁,他是留宿在了崔家。

    那会儿听说是正堂宴崔氏子弟,寝堂则是崔氏女眷,散席的时候他随着崔俭玄一路回来,因掌灯的时候屋子里毕竟昏暗,又带着几分醉意,并没有注意到房中格局。此时此刻,就只见这屋子里摆着两张矮足卧床,他对面那张上头是空的,连衾枕都已经收了起来,临窗是一方长坐榻,显然是平时崔俭玄看书或是闲坐时所用,角落里还能看到散落了两三卷书,此外还有几本形似他那首创线装书似的书籍。而在这外头,则是悬着一道竹帘,影影绰绰能看到有人在外走动,却是悄无半点声息。

    他一骨碌坐起身来,而这起身的动作自然而然便使得身下卧榻发出了一阵响声,下一刻,便有一个侍婢挑帘快步进来。只见她白衫红裙,外头罩着短半臂,手中捧了杜士仪昨夜换下的那套衣衫,上前行礼后便默默动作轻柔地服侍他更衣,继而又有婢女捧了铜盆送水洗漱。待到一切都停当了,此前那侍婢才恭恭敬敬地开口说道:“杜郎君,十一郎君去了太夫人那儿,临走前留下话,说是请您告辞之前,务必再去太夫人那儿一趟。”

    “什么时辰了?”

    “巳初了。”

    杜士仪在嵩山哪天不是卯初起床,一听此刻已经巳初,再一见格子窗外,着实已经天光大亮,他不禁暗自苦笑出门在外一个不留神,多年养成的良好习惯就丢了。点头答应之后从这屋子出去,他就只见外头已经摆好了早饭,六色白瓷碗碟,一品粥二色点心三色小菜一应俱全,都是家常风味,睡了一晚上饥肠辘辘的他自然二话不说就风卷残云扫了大半,等到出屋见是一个大晴天,他忍不住大大伸了个懒腰。

    再见齐国太夫人杜德,却没有太多的客套话,一则是代为向卢鸿转致谢意和歉意,二则是婉转提点了些洛阳城中需得注意的人家。除却政事堂那两位宰相以及朝中重臣之外,杜德还特意告诫道:“有些人能敷衍则敷衍,最好不要开罪,比如毕国公窦家这样的贵戚,还有楚国公姜家这样虽宰相建言贬官却依旧还得宠的,那几位亲王贵主,还有则是……”

    稍稍顿了一顿,杜德便语重心长地说道:“王毛仲王大将军。这等气势正盛御前备受信赖,但却招怨不少的人,若是能够,有多远躲多远!”

    昨天送出了两把桃木梳,顺便还了崔俭玄该得的那一份钱,此刻回程的时候,杜士仪两手空空,身后只跟着一个田陌。崔俭玄倒是有意送他两个婢女,道是不论去服侍卢鸿,还是留给杜十三娘都好,可那天去见崔五娘冒牌的赵国夫人时,那些婢女的眼神让他反感,因而他想都没想便婉拒了。此时此刻,骑马走在宽敞的大街上,他忍不住一路走一路琢磨杜德特意嘱咐的那些话,等远远看见劝善坊旅舍的时候,竟已经是接近午时了。

    正出神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那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直到田陌突然上前,抓过他那缰绳将马驱赶到靠墙的一边,他才发现一骑人从身侧飞驰而过,继而又是一行三四人。几人在前方旅舍门前停下,为首的那骑手滚鞍下马,随即便高声说道:“奉天子诏,赐嵩山隐士卢鸿车服,二月初五宣政殿召见!”

    此话一出,杜士仪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一下子全都没了。因见迎出来的店主慌忙拔腿便往里头跑,他连忙从田陌手中接过缰绳,快走几步赶上前去。当他在旅舍前头下马之际,四周早有人三三两两聚着好奇地围观,不多时,就只见卢望之搀扶着卢鸿快步从旅舍中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