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月 > 第六十四章入宫

第六十四章入宫

    PS:今晚十二点前后会有迎接周一的加更,大家等不及可以明早再看,继续求推荐票^_^

    洛阳宫本隋时紫微城,唐初改作洛阳宫,武后年间又改为太初宫,等中宗即位又改了回来。www.lingdiankanshu.com时至今日,天子巡幸东都洛阳,这座洛阳宫在空虚多年之后,又迎来了主人,一时内外戍卫严明,帝宫气象尽显无疑。杜士仪从前那些记忆也只是远望过这座雄伟壮阔的宫城,此番因卢鸿召见之故,他得以与卢望之过星津桥天津桥黄道桥,将卢鸿送到洛阳宫外,心中不免百感交集。

    站在右掖门外,想起刚刚策马渐近的时候,曾经少许窥见那座当年武后令巧匠所筑的恢弘明堂,也就是如今的乾元殿的庑顶,他一时又分神了片刻。

    卢望之就没杜士仪那许多杂念了,搀扶着卢鸿的他瞥了一眼四周戒备森严的甲士,忍不住低声说道:“卢师,我和小师弟只能送到这儿了,您务必保重。”

    “我又不是三岁孩子,你不用这般操心。”卢鸿说着便若有所思地看着杜士仪,见其目视宫阙,仿佛有些出神,他便轻声笑道,“十九郎这样子才该是寻常人初到洛阳宫的模样,你也不用杞人忧天了,和十九郎先行回旅舍去吧!等我出宫,咱们也可以启程回嵩山了。”

    杜士仪不过也就是在心中设想一番那昔日明堂是何等气象,此刻正巧听见卢鸿最后一句话,他忍不住心中咯噔一下。然而,面对卢鸿那淡然却自信的笑容,他只觉得自己再去提醒如此饱经沧桑的老者着实多余,因而也只能如卢望之一般,轻声提醒道:“卢师千万保重。”

    “又不是上刀山下火海。”

    撂下这句话后,卢鸿便微微颔首,随即转身随着前头那引路的官员径直进了右掖门。眼看着那身影渐行渐远,最后完全消失在了漆黑而漫长的门道之中,杜士仪忍不住轻声嘀咕道:“这门道究竟有多长!”

    “洛阳宫墙都是先用夯土所筑,然后两面砌砖,光是那一层夯土便深达二十五步,高约十丈,你说门道有多长?”

    卢望之目不转睛地看着那门道的方向,最后深深叹了一口气道:“只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这是朝官云集之地,咱们本就因特许才送到这儿来,接下来在此等候反而碍事,就如卢师所言,回旅舍去吧。自从前几日接了天子召见的诏命,接下来的邀约咱们都借此推辞了,若是卢师真的能够回乡,咱们也得立刻打点准备起来,否则此后这个请那个邀,却也是麻烦。”

    卢望之那故作轻松的表情杜士仪怎会看不出来。卢鸿的性子虽宽厚慈和,但骨子里却有一股说不出的傲气和执拗。尽管今日要去见的乃是当今天子,可万一做过了头,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于是,他嘴上答应着,过了天津桥上了定鼎门大街,他就突然拍了拍脑袋说道:“我都险些忘了,今日崔家五娘子带着十三娘和竹影田陌去逛南市,我总觉得有些不放心,打算去南市找找他们,还是大师兄先回去吧。”

    “也好。可惜王十三郎留宿那一夜之后就走了,否则我还有个酒友!”

    卢望之仿佛不疑有他,说笑两句后,当即两人便在路口分道扬镳。这时候,牵着马的杜士仪方才轻轻吸了一口气。

    那天他去崔宅赴约,此后便是天使宣召卢鸿二月初五也就是今日入宫,他在请动窦十郎出马之后,又和崔俭玄商量了两次,让其在那些公卿之家探听口风。今日杜十三娘也是被他哄出门的,小丫头并不是那种喜欢抛头露面的人,可他让崔俭玄设法请了崔五娘相邀其一块逛南市,杜十三娘想着盛情难却,也就答应了,如此他便有了个打发走卢望之的最好借口。而他眼下要做的,便是等着崔俭玄那家伙来和他会合!好在他东张西望,并没有等太久,就只见大街上一人策马驰来,到他面前利索地一跃下了马,东张张西望望,最后方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不用看了,大师兄回旅舍去了。”

    崔俭玄轻咳了一声,这才没好气地说道:“大师兄虽说散漫,可总是谦谦君子,就算给他瞧见也没什么要紧,我这是担心九妹悄悄跟出来!”

    见杜士仪面色有异,他便叹了一口气:“你别看祖母把她禁足了,她在家里头可比我兜得转,就连阿娘也常常由着她性子,万一有人纵容她跟着我跑出来,天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好了,咱们别在这人来人往的地方呆着,且到积善坊北门那边一家胡姬酒肆等着。那地方上下两层,是霍国公家的家奴置办的产业。里头那几个龟兹舞娘倒技艺寻常,但因能够看见宫门进出的情形,因而一位难求,我也是好不容易才订下的!”

    杜士仪知道崔俭玄算是洛阳城中地头蛇,因而自然听他的。两人拨马到往西进了积善坊的北门,果然就在坊门附近看见了那一座二层酒肆。那酒肆高过坊墙一截,正临右掖门,想也知道,如此产业若光凭财力,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

    果然,他和崔俭玄因没有带随从,门口迎客的酒保还为此挡了一挡,可当崔俭玄报出一个崔字,他立刻变了一副面孔,笑容可掬把他们俩迎上了二楼一处用屏风单独隔出来的好位子,恰是正正好好可以隔着洛水看清对岸宫门处的情景。崔俭玄一坐下就没好气地打发了酒保下去,和杜士仪相对无言喝了一会儿闷酒,又言说自己令人打探过好几家动向,得知窦十郎果不曾食言,一一拜访,见杜士仪长舒一口气,他顿时没好气地伸了个懒腰。

    “只可惜,要打听宫内的情形是犯忌的,只能这么干等!”

    “谁说一定要干等?”

    随着外头传来这么一个声音,杜士仪立刻扭头望去,却见一个少年郎君背着手从屏风外头转了进来。若不是此前已经见识过这番扮相,眼下又看到这么一个活脱脱形似崔俭玄的少年郎,他非得糊涂了不可!

    而崔俭玄瞧见来人,先是震惊地瞪大了眼睛,随即便重重以手击额,哀声说道:“你怎么还是跟出来了!”

    说完这话,他仿佛觉得自己太过软弱了些,连忙抬起头恶狠狠地说道:“祖母不是禁了你的足吗?还有,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你也敢来!”

    “我这几天替祖母抄写了请普寂大师供奉的佛经,所以今天开始就不用禁足了,只是十一兄你不知道罢了。”

    崔九娘得意洋洋地看着瞠目结舌的兄长,这才似笑非笑地说道:“至于到这儿么,只是我在此等人罢了,绿蝉和云翘都在外头守着,车马也在坊门外头,我可不像十一兄你,随便找了个借口就偷跑出来。”因见杜士仪若有所思地蹙了蹙眉,她便拖长了音调说道,“十一兄大约不知道,今日是贵主进宫的日子。”

    此话一出,杜士仪只是微微有些意动,崔俭玄却一下子明白了其中意思。尽管长安洛阳两城中足有二三十位公主,但能够常常入宫的公主却只有两位,便是和当今天子一母同胞的金仙公主和玉真公主!而崔九娘就曾经在定鼎门东第一街的正平坊安国女道士观随玉真公主修过道,颇得那位贵主喜爱,甚至曾经随其去长安呆过一段时间,入宫见过皇后和诸妃!于是,他霍地一下站起身来,喜不自胜地说道:“那九妹可能打听打听,宣政殿中的召见……”

    见崔九娘眼神闪烁地看着崔俭玄,也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杜士仪沉吟片刻便站起身来,郑重其事地对崔九娘深深一揖。起身之际,他见她面露异色,当即诚恳地说道:“九娘子,卢师此前曾接到过数次征书,但一直坚辞婉拒,此次进京,并没有出仕之心,只想回归嵩山。卢师对我和十一兄有授业解惑之恩,所以我和十一兄都深为担忧他此次面君是否一切顺遂。倘若九娘子能随贵主入宫一探究竟,杜十九感激不尽,日后若有差遣,必定竭尽所能!”

    看着满脸肃重的杜士仪,足足好一会儿,崔九娘方才扑哧笑出了声,见崔俭玄也二话不说起身对她深深一揖,她便嘴角一挑道:“好啦,不和你们开玩笑了。贵主车驾应是就要到了,我得下去候着。这事情我也不能随便答应你们,贵主若是不去宣政殿,我也打探不出什么来,若是去了,那我就帮你们一次。不过,你们俩可别忘了,欠我一个人情!”

    说完这话,她便笑着转身飘然而去。好一会儿,杜士仪方才探头出去往下头张望,却只见崔九娘正好刚走出酒肆,此刻正犹如孩子似的雀跃地轻轻蹦了一步,随即仿佛心有所感一般,抬起头来和他对视了一眼,又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这才施施然出了坊门。

    她这一走,杜士仪和崔俭玄都发现了那辆停在坊门不远处,此前他们只一味注视宫门,因而忽略过去的牛车。随着那牛车起行,渐渐和定鼎门大街上过来的一行车队在星津桥前会合,继而从右掖门缓缓而入,他和崔俭玄对视了一眼,崔俭玄便喃喃说道:“只希望,这一回九妹真的能够帮上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