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月 > 第六十九章纤纤决意

第六十九章纤纤决意

    PS:继续求推荐票啦,今天状况貌似比昨天好……哪怕之前没票的同学也不妨试一试书页上那个投推荐票按钮,看看会不会有奇迹发生^_^

    出了这雅斋,吴九见杜士仪也不和自己说话,径直便走向了坐骑,一时满心惴惴然。www.lingdiankanshu.com他快步上了前去抓起缰绳,正要和寻常从者一样牵马执蹬服侍一二,却发现杜士仪站在马侧并不上去,而是若有所思看着刚刚那石工离去的背影。

    “郎君,某到了东都之后,一直都是居无定所,最初不知道您和卢公他们抵达的事情,刚刚也是一时不留神……”

    “没事,倒是你今天来得着实太巧了。”见吴九讷讷还要解释,杜士仪便摇了摇手道,“别的话不用多说,你跟上那石工,看看他落脚何处,记下报我。”

    吴九闻言一愣,但眼见杜士仪显然并没有怪罪自己到了东都却没有及时去见,又交给了自己另一个任务,他立刻如释重负,答应一声拔腿就走。倒是崔俭玄看见吴九突然出现又骤然离去,纳闷地策马过来问道:“杜十九,这家伙捣什么鬼,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我让他去办点事。”杜士仪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见崔俭玄明显不相信,他便笑道,“总而言之,就算将来要做什么,我也不会撇下你单干,到时候总有你一份,你就别操那份心了!”

    “成天就神神鬼鬼的,每次都这样!”嘀咕归嘀咕,崔俭玄还是没有多问。倒是他后头车中崔五娘若有所思地挑开窗帘看了好一阵子,最后才轻轻放下了手,又瞥了一眼旁边呆呆愣愣正在出神的杜十三娘。

    一行人一路出南市,又从建春门大街转往劝善坊,约摸小半个时辰,这才到了旅舍。崔五娘下车亲自进旅舍去拜会了卢鸿,代崔氏表达了一番谢意和歉意,继而在众人相送下上车之际,她却突然停住了步子转过身来,看着杜十三娘说道:“十三娘,我说的那件事你不妨好好考虑考虑,只消在离东都之前给我一个答复便可。要知道,你和杜十九郎虽有个叔叔,一时半会却是指望不上的。”

    “嗯,我知道了。”

    尽管杜士仪对这一番对答以及此前在南市那雅斋中的一幕心有狐疑,但这一晚卢望之和裴宁都早已安排好了,他只能暂且把这些疑虑搁下。酒酣之际,他光是应付卢望之和崔俭玄的灌酒就已经来不及了,并没有注意到本就在酒肆一楼只有竹影陪着的杜十三娘悄然先行回了旅舍。直到一大清早,他再一次从宿醉之中清醒过来,方才无可奈何地重重揉着依旧胀痛的脑袋和太阳穴。

    崔俭玄也就算了,那小子原本就唯恐天下不乱,恨不得看他露出丑态才好;而大师兄在旁边煽风点火也不奇怪,卢望之看似散漫不羁,实则总喜欢捉弄他们这些师弟……可是,裴宁那冷面人实在是太坏了!非但不动声色地将那一斗米酒换成了另一种酒性极烈的,还面不改色诓他喝酒,他真是被他那张仿佛没有表情的冰山脸给哄过去了,昨晚上恍惚记得折腾了一宿,还被人硬是撺掇着用琵琶弹了不知道几首曲子!

    好一会儿,他才勉力支撑坐起身来,捂着脑袋唤了一声来人。可这一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方才等到了人。尽管还是竹影捧着沐盆和巾栉,可他看着那低垂的脑袋,怎么瞧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待到更衣漱洗完之后,眼见她默不做声捧着东西就要退下,他突然伸手拉住了她的袖子。下一刻,就只见竹影浑身颤抖双手一松,手中的沐盆连同里头的水竟是一同跌落在地。

    咚——

    眼见沐盆坠落,水流满地,竹影一下子怔住了。她是微不足道的婢女,但一路随着年少的主人兄妹从长安到嵩山,又从嵩山到东都,一直是最年长的她,竟觉得和他们比当年在家的时候更亲近,更密切。正因为如此,此时此刻,心乱如麻的她看着地上那一大滩水渍,看着自己被溅湿的裙摆,却没有丝毫去收拾的心思。怔怔站了好一会儿,她突然转身看向了杜士仪,竟顾不得满地都是水,直挺挺地跪了下来。

    “郎君……求求您,求求您去劝劝娘子,让她不要留在东都!”

    尽管这话甚是没头没脑,但杜士仪却一下子明白了过来。他想也不想一把拽起竹影,随即二话不说大步往外走。宿醉的后遗症让他仍然觉得脚下有些发虚,可这会儿他完全没工夫去理会这些,到了杜十三娘的屋子门前,他伸手叩响了房门,发觉里头没有应答,索性又加大了力道。那砰砰敲门声没把门敲开,却把左右房中的人都惊醒了。昨晚上也歇在了这儿的崔俭玄探出脑袋瞧了一眼,随即就没好气地说道:“大清早的,杜十九你这是要拆房子?”

    然而让他诧异的是,往日脾气很不错的杜士仪,这会儿却阴着脸一言不发,只是在那使劲拍门,仿佛里头的人不开便要如此一直持续下去似的。心中觉得不对劲的他不由得走出了屋子,正要上前去问个究竟,却突然感到肩膀被人按住了。回头发现是卢望之,他不禁更加狐疑了起来。

    “他们兄妹的事情,咱们外人还是别去管的好。”卢望之说着就不由分说地把崔俭玄拽回了自己房中,随即就关上了房门。满心糊涂的崔俭玄张了张嘴,见裴宁正坐在那儿看书,可一本线装书愣是给拿倒了,分明正在侧耳倾听外头动静,他呆了一呆,索性就不做声了。

    也不知道敲了多少下,那扇始终纹丝不动的门,终于发出了嘎吱一声。看到徐徐打开的门后,露出了杜十三娘那根本遮掩不住的通红眼睛,以及双颊上的宛然泪痕,杜士仪怎还会不明白小丫头刚刚为何一直都不肯开门应声!他二话不说进了门去,按着杜十三娘的肩头让她坐下,随即方才去重新关上了房门。见其始终咬着嘴唇一声不吭,他便在其对面盘膝坐了下来。

    “你如果什么都不说,我便在这儿等到你什么时候开口为止。”

    “阿兄……”

    “十三娘,不管你要做什么决定,我只希望你和我商量商量,不要一个人哭成这样子却还要勉强自己!若不是竹影那样沉着的人在我房里摔了沐盆,难不成我还要被蒙在鼓里!”

    “我……我……”

    杜十三娘看着面色严肃的兄长,一时喉头哽咽,再也没法子接续下去,突然伏在地上痛哭了起来。见她这幅光景,杜士仪顿时愣住了。他想了想便站起身来,到她面前挨着坐下,随即右手轻抚着她的肩背,许久才低声说道:“你要真的不愿意说,我也不想逼你。只是,你不要忘了,你只有我这一个阿兄,我也只有你这一个妹妹……”

    话还没说完,他便只觉得自己按着坐榻的左手被人紧紧握住了。侧头看到杜十三娘已经抬起头来泪眼婆娑地看着自己,眼睛鼻子都是红通通的,他不禁叹了一口气,从怀中拿着帕子在那脸上轻轻擦了擦,却没有再说话。感觉到干爽的帕子不一会儿就湿了大半,而杜十三娘依旧紧紧攥着他的左手不放,他便低声说道:“崔家五娘子对你说了什么,你方才打算留在东都?”

    杜十三娘浑身一震,随即便垂下了眼睑。隔了许久,她才轻声说道:“五娘子对我说,郎君在草堂求学,而我一介女子,不可能同在草堂,若仍是在峻极峰下草屋居住,一来阿兄隔三差五就要回来探望,二来就算加派人手照应,终究是在山野之间,万一有事便来不及了。不论是为了让阿兄能够安心读书,还是保证我的安全,都不如留在东都的好。”

    得知果然是崔五娘的主意,杜士仪不禁挑了挑眉:“你忘了我本来是要带你回樊川的?如果你要留下,为什么是留在东都,而不是回樊川?”

    杜十三娘一时把嘴唇咬得更紧了。直到那股刺痛的血腥味让她回过神,她方才抬起头说道:“樊川故地,公卿林立,可如今咱们故宅尽毁,九叔仕途蹉跎,阿兄亦是背着江郎才尽的名声,我不想阿兄为了我回那种伤心地!而且,我小小年纪又是女子,回去之后不是一个人孤苦伶仃,就是顶多有长辈可怜我接我去住,一样不是寄人篱下?更不要说跟着五娘子,学到些将来能够帮助阿兄的本领了,我不想让阿兄如此勤勉用功,我却什么忙都帮不上!”

    前头那些理由,杜士仪怎么听怎么觉得牵强,但到最后,他终于为之动容。看着面前再次泪流满面的杜十三娘,他只觉得自己的声音异常干涩:“所以,你才听了崔家五娘子的话,打算留在东都……不,应该说是留在崔家?而她,就会教你那些你想要学的本事?”

    “没错!”杜十三娘重重点了点头,斩钉截铁地说道,“阿兄跟着卢公学经史学问,我跟着崔五娘子,也会努力去学那些日后用得上的东西。”

    杜士仪目不转睛地盯着杜十三娘,一字一句地问道:“那崔五娘子可说过,她为何要如此帮你?”

    见杜十三娘顿时愣住了,杜士仪忍不住苦笑着揉了揉那刚刚因为伏地痛哭而散乱不堪的头发。就在他和杜十三娘各自想心事的时候,外头传来了轻轻的叩门声,继而则是竹影的声音。

    “郎君,娘子……旅舍外头有人送了帖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