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月 > 第七十五章扫席待知己

第七十五章扫席待知己

    尽管崔五娘盛情相邀自己和杜十三娘一同搬到永丰里崔家去住,但杜士仪最终还是辞以即将回山,婉拒了。www.lingdiankanshu.com送走了那崔氏姊妹二人,想到今夜因为卢鸿一卢望之和裴宁都已经在回程路上,院子里颇为冷清,他索性让旅舍的店主备了架子和铁盒,盛了炭火摆放在院子里,又让其预备了新鲜羊肉,随即便叫了杜十三娘和竹影田陌出来,在这炭火边上烤起了羊肉。

    即便并不是事先就腌渍好的肉,调料也不过是撒上盐粒茴香姜末蒜蓉之类的东西,有些单一,一开始杜士仪尚未习惯这炭火的热度,几串肉都是黑乎乎的,一两轮过后方才渐入佳境。杜十三娘胃口不大,三四串下来便已经差不多饱了,可每当杜士仪递过来的时候,她却总忍不住伸手接过不声不响地吃着。就当她再次从杜士仪递来的那一把肉串中分出其中一串拿在手中,还不等入口,她却不由自主发出了一声响亮的饱嗝,脸上立时唰的就红了。

    “好香……杜十九郎可在?”

    杜士仪听见杜十三娘那一声饱嗝,又看到她嘴上油光光的,才要吩咐竹影去拿一块软巾给她擦擦,就听到了外头这声音。此刻天色已经完全昏暗了下来,倘若不是这炭火的光芒和屋子里透出来的灯光,原本院子里已经一片漆黑,因而他听见这有些熟悉的声音,眯着眼睛盯着门口看了好一会儿,这才笑着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王十三郎来了!”

    王维一进院子便发现院子里仿佛正烧着炭火,那阵阵让他馋涎欲滴的香味便是从那炭火上传来的。等到再上前几步,他方才发现是杜士仪在亲自烤肉,一旁杜十三娘的脸上红扑扑的,而那自己曾经见过的昆仑奴和另一个婢女也站在旁边,显然是杜士仪亲自动手,他们身为仆婢竟只负责吃。心里纳罕的他当即笑道:“我正好去簪亭山访友,谁知道一回来便得知卢公奉诏进宫后,如今赐官还山,卢兄也走了,我竟未来得及相送!遗憾之余却又得知你赴玉真公主之邀,今日应该尚在东都,我这便找了过来。谁知道你兴致这么好,午间才赴了宴,这会儿又在院子里烤肉自娱!”

    “今日午间贵主别馆饮宴,上下宾客十余人,酒菜固然丰美,但人人大多都在绞尽脑汁想着如何一展所才,只有我埋首苦吃,勉强混了个半饱。可从别馆一路疾驰赶回来,又会了崔氏二位娘子,这会儿腹中空空,自然需得大快朵颐。”说到这里,杜士仪便笑吟吟地说道,“王十三郎可要一尝新鲜否?”

    “还是算了。”王维有些心动地看了一眼杜士仪在烤架上翻动的香味扑鼻的肉串,但人却避得远远的,随即苦笑道,“今日乃是二月初八,我该当食素……早知道我就不在这时候来找你了!”

    杜十三娘闻言有些好奇地问道:“王郎君缘何食素?”

    “家母师事普寂大师,褐衣蔬食,持戒安禅,乐住山林,志求寂静,所以我随家母,亦是自幼信佛。”王维微微一笑,那张俊秀的脸在火光地映照下竟是显得有几分安详,“我虽尚未完全戒断荤腥,但每月逢双日,都是不食肉的,多年以来都是如此。就是其他日子,也少食荤腥。”

    杜士仪闻言一愣,低头看看炭火上那滋滋流油的肉串,他便笑了起来:“原来竟是因为有如此干碍,只可惜我眼下一丁点菜蔬也无……十三娘,你请王兄屋里坐吧,我一会儿就来。”

    “是,阿兄。王郎君请先进屋子坐吧。”

    杜十三娘顺手就把手中那一串原本就吃不下的肉往田陌手中一塞,带着竹影把王维请进了屋子。这时候,杜士仪毫不客气地一边烤一边吃,待到把肚子填饱得差不多了,他这才吩咐田陌自己解决剩下的,见这黝黑的小子喜得什么似的,他便信步往院子外头走去。待找到了店主,他随口问了旅舍中眼下还有些什么食材,得知崔五娘和崔九娘姊妹过来拜访时,还送了好些菜蔬,他立时挑了挑眉。

    看来崔五娘虽邀他和十三娘一块去崔家住,可其实却早就知道他不会答应了!

    “崔家送来的那些菜蔬,好些都是时下最难得的。”店主虽知道这些东西轮不到自己或是其他客人享用,但自家旅舍住过天子征召的贤士,又有崔氏这样名闻天下的望族世家来送东西,他少不得有一种与有荣焉的感觉,此刻又眉开眼笑地补充道,“其中还有几根胡瓜!这可是如今这季节民间吃不到的,听说是温汤水浇灌,内供宫中的。”

    杜士仪自然不相信什么温泉水浇灌的话——要是那样,瓜非但不能熟,而且显然死定了,更何况他早就听说,如今同样有温室栽培菜蔬——知道这胡瓜便是日后的黄瓜,他想了想便开口说道:“把那胡瓜挑一两根出来,切成长条凉拌,再挑上三样其他又新鲜又能凉拌的菜蔬一块送进来,送去我屋中待客。”

    杜十三娘引了王维进屋,想了想又去找了兄长随身带着的几本书,这才吩咐竹影在一旁随侍以备不时之需,自己却避到了屏风后头。王维随眼一瞥,不禁随手翻了几页,待发现这是手抄,却和自己近来出入书肆,以及到寺院所见新版佛经的样式一模一样,他方才猛然间想起敬爱寺一位禅师曾与自己笑语,这杜郎书的样式最适合经文,如今东都佛寺刊印经书,多采用如此样式,他顿时坐直了身子,一页一页若有所思地仔细翻阅了起来。然而,他一面看书一面等了许久,却并没有等来杜士仪,而是等来了端着食案送上饭菜来的店主。

    “杜郎君说,请王郎君先用饭,他一会儿就来。”

    一碗清粥,四色新鲜的凉拌菜蔬,王维颇感意外,随即便明白这是杜士仪听说自己今日食素,因而特别让人预备的。想想腹中本就饥饿,再加上刚刚在外头闻到那肉香而勾起了馋虫,他也就不再客气,点点头后便动了筷子。这季节市面上少见这些新鲜菜蔬,他亦是出入王侯贵第最多的人,每样尝了一口就知道,必是哪里送来的内用之物,脸上不禁露出了几分微妙的表情。

    等到换却一身衣裳,头上还是湿漉漉的杜士仪进了屋子来,王维也已经将那些清粥小菜吃得干干净净。眼瞅杜十三娘和竹影都悄悄避了出去,便忍不住奇怪地盯着显见是才沐浴过的杜士仪看了老半晌。最后,还是杜士仪自己笑着解释了一句:“你既然今天戒断荤腥,我刚刚在外头烤肉沾了那一身腥膻,若进了这屋子来见你,岂不是要把你逼得掩面而逃?这些清粥小菜是我临时让店主准备的,东西是傍晚永丰里崔家刚送来的,知道店家手艺未必如意,就索性让他们都凉拌了送来。”

    不过是那一天晚上在毕国公窦宅方才相见相识相知,今天就因为他随口一句话说是自己今天食素,杜士仪就立刻放在心上了!

    王维这两年背井离乡,在两京周旋于权门贵第,看似风光无限,纵使王侯亦待之如友,但和宋王岐王那样的人相交,他面上待之如常人,心里总得费尽思量,而那意气风发信心满满的背后,更少不了另一种愁绪寂寞。知道此时言谢未免煞风景,他微微一笑后,便指着一旁坐榻上的书问道:“刚刚令妹生怕我独坐无聊,便取了这几本书给我看,虽为手抄,可竟是坊间常见的杜郎书样式,不知杜十九郎可能教我缘何如此?”

    见王维面上笑眯眯的,分明心里已经确定了,杜士仪也就索性直截了当地解释道:“我此前山居峻极峰下替司马先生抄书的时候,灵机一动用了这种样式,又建言司马先生如此印书更易于流传,后来司马先生请人校阅刊印了好些书,所以大概才在坊间流传了开来。至于所谓杜郎书之名,我真的一无所知。”

    “虽则如此,果然是你的主意!”王维一时抚掌大笑,旋即方才叹了一口气,“那天杜十九郎你去了永丰里崔家,我宿醉醒来,有幸面拜卢公,请教了心中多年疑难,颇有所得。原本我还想拜访友人回到东都,再来拜会卢公,却不想卢公竟然这么快就回了嵩山。只是如今舍弟即将到东都,我不能随你去嵩山,只希望日后能有机会再去拜见卢公,聆听教谕。对了,不知你何时启程?”

    “卢师也曾说过,王兄高才,他平生仅见,日后若是你再去嵩山,他一定会很高兴的。至于我,等崔十一郎那边准备好了,便会启程。东都距离嵩山本就不远,我们俩带上几个从人快马疾驰两三日也就到了。”

    “哦?”王维若有所思地蹙了蹙眉,突然低声问道,“你可还记得上次在毕国公窦宅的那个柳惜明?”

    “自然记得。”想起此人从一开始就处处针对自己,杜士仪顿时心生厌恶,“王兄缘何提到他?”

    “我也是道听途说的消息。”毕竟和消息来处并不熟,因而王维踌躇片刻,最后还是开口说道,“据说这位柳郎君本想求今年京兆府解送,结果他在毕国公窦宅与你针锋相对,又想借姜四郎之力,结果反而却自己下不了台。事后,姜四郎也不知道为何缘故,在外头大肆宣扬那一晚的夜宴,再加上卢公辞不就官,名声一时大噪,此事近来在东都流传甚广。所以至少今岁,柳惜明不但无望一举京兆府等第,是否能解送都不好说,明年进士及第就更难了。恐怕他不但记恨上了你,就连柳家亦要对你怀怨,你需小心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