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月 > 第七十六章蒙尘和氏璧

第七十六章蒙尘和氏璧

    因是宵禁之后进了劝善坊,又找到了旅舍,因而这一夜杜士仪自然便把王维留了下来。www.lingdiankanshu.com前次因为他宿醉之后的第二天就赶去永丰里崔家赴宴,曲谱也没来得及留给王维,如今两人秉烛夜谈之际,话题须臾就从正事渐渐转到了那些风花雪月的风雅事。王维兴之所至,又唤店家送了酒来,随即讨来杜士仪的琵琶,竟是把他上次在毕国公窦宅弹过的那一首曲子又奏了一遍,除却几处无伤大雅的小错之外,余下的不差毫分,杜士仪自然不禁叹为观止。

    到底是天才,和寻常人一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即便如此,他仍是当场写了曲谱相送,继而又在王维的软磨硬泡下,不得已又用裴宁所教的裴家琵琶指法弹了几首其他的曲子,顺便又欣赏了王维的两首新诗,话题更是从风花雪月谈到了山河地理,印象之中仿佛还因为什么林胡之类的东西争得面红耳赤。待到两人精疲力竭睡了过去,已经是下半夜的事情了。这一觉杜士仪睡得昏昏沉沉,恍惚间依稀觉得有人使劲推搡自己,他才有些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郎君,郎君。”

    看清那张圆圆的黑脸,杜士仪一下子惊醒了过来。认出是田陌的他使劲揉了揉额头,这才发现另一边的地席上,昨夜来时风度翩翩的王维正四仰八叉地躺在那里,还能听到一阵阵均匀的鼾声。想到昨夜和这家伙秉烛夜谈,后来兴之所至,又让店家送来了些酒,到最后还争了起来,他忍不住又晃了晃脑袋,这才支撑着坐起身来。

    “怎么是你?十三娘和竹影呢?”

    “娘子说,郎君起行在即,想去坊中佛寺上香祈福,带着竹影和店主家娘子一块随着去了,留我下来是怕郎君醒来没人伺候。”

    说到这里,田陌顿了一顿,见杜士仪点点头便要起身,他连忙上前去帮着把早起竹影预备好的干净衣衫捧了出来,服侍杜士仪穿衣。然而,跟着杜家兄妹,这种随身伺候的事情他几乎没做过,这会儿笨手笨脚不提,捧着革带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直到杜士仪哑然失笑地从他手里把东西拿了过来,他方才忍不住一拍脑袋:“对了,险些都忘了。是因为外头有人急急忙忙来找郎君,我才进来的。就是那个吴九。”

    听说吴九来了,杜士仪想起自己前几日吩咐其去做的事情,当即点了点头,三下五除二系好了革带,又吩咐田陌把人带到院子里来。出门之前,他看了一眼那边厢睡得正香的王维身上还盖着一床厚厚的被子,想到自己醒来时身上也盖着被子,知道必是杜十三娘或是竹影曾经进来查看过,否则昨晚上他们醉倒之后,根本不会记得这些。若非室内烧了炭盆,又喝了那么多酒暖身,早就冻出了病来!

    再次相见,吴九的脸上更多了几分恭敬。卢鸿授官送还嵩山的事情,东都上下都已经传遍了,而杜士仪那一日在毕国公窦宅亦是大大扬名。倘若说他从前对于卖身还有些被逼无奈的感觉,可杜士仪让出大利,又从不对他颐指气使,他方才打定主意不回头时。可这些都比不上此次到东都的观感,他那些得失之心几乎都烟消云散了。此时此刻,他行过礼后,便一五一十地说起了自己跟着那端溪石工打探到的消息。

    “广东端溪产好石,石工雕琢成石砚,在岭南之地,一方往往可得万钱,因而宋相国此前从广东都督任上回朝拜相,这个端溪石工杨综万想一扬端石之名,便设法跟着到了长安,后来又辗转到了东都。他想着这石砚在岭南尚且一方值万钱,到了两京,物以稀为贵,总能卖个更好的好价钱,谁知道两京之中更流行陶砚和瓷砚,再加上对于如今流行的墨丸和墨螺来说,用于石砚总觉得不趁手。而他想求宋相国为之美誉,宋相国何等清正之人,哪里肯答应。如今他只得了那一点钱,连回乡路费都不够,如今极其困窘。”

    听到这里,杜士仪顿时沉吟了起来。思来想去,他便开口说道:“你再去一趟,请人前来见我。”

    吴九没想到杜士仪立时便要见人,不禁为之一愣。知道杜士仪那不容置疑的脾气,他不敢多问,答应一声便立刻去了。等看着他离去,杜士仪方才转身回到了屋子里,轻手轻脚找出了笔墨纸砚,又研开了墨,最后才持了纸卷在手,仔仔细细回忆着自己从前抄过的那本《墨经》,老半晌方才动笔在纸卷上写了起来,起初极慢,渐渐的,他的笔下便迅疾了起来,到最后将一蹴而就的那十数张纸平摊在高几上一一晾干,他正揉着手腕,就只听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这是什么?”

    杜士仪刚刚专心致志地回忆默写,早已忘了屋子里还有个呼呼大睡的人,更没注意到那鼾声什么时候消失。回头瞧见是王维站在身后低头看着那一张张纸笺,面上流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他便笑着说道:“这是从前家中藏书上所说的制墨之法,今天我一时兴起,便抄了出来,打算得空试一试。”

    “哦?”王维饶有兴致地拿起那一张张纸笺,一目十行一一扫过,尤其是其中一张图纸,最后便摩挲着下巴道,“如此制墨之法,兴许真的能造出好墨来。说不得今后在杜郎书之外,还得多出杜郎墨。”

    “王兄就不要拿我开玩笑了。”杜士仪随手夺回那几张纸,这才笑着说道,“其实要紧的不在于制墨,而在于这墨窑,当然,还有就是墨的形状。如今市面上最多的便是墨丸墨螺,我想制的,却是和不少贡墨一般方方正正的墨锭。只希望到时候制成之后,能真的如这书上所言,坚硬如玉。当然,光是纸上谈兵恐怕不行,王兄可认识坊间墨工否?”

    “在东都倒是有一二熟识的墨工。可要真是墨锭那般坚硬,只能在石砚方才能够研墨。否则若换成了陶砚瓷砚,恐怕不出数年便要破损不堪使用了。”

    “正是石砚!”

    杜士仪看似没有卖关子,但王维的好奇心却着实被他勾了起来。他可不相信杜士仪真会一时兴起,索性径直在他对面盘膝坐下。得知杜士仪命人去请了一个端溪石工来,他不禁攒眉沉思了起来,好一会儿方才有些不确定地问道:“记得自我朝初年开始,方才渐行石砚,从前两汉魏晋隋时都不常见。端溪远在广东,路途遥远,怎会有端溪石工到东都来?”

    “这我就不知道了。只是之前在南市那座专卖文房四宝的雅斋见过一面,一时留心了一二。”

    也不知道是那杨综万住得距离劝善坊不远,还是因为杜十三娘和竹影在佛寺耽搁了,总之那主婢二人尚未回来,吴九就已经将其请来了。他仍是和此前一样一身褐色粗布衣裳,进屋时脸上有些紧张,两只手紧紧攥着面前的那个包袱,眼睛则有些警惕地盯着杜士仪和王维。直到认出杜士仪果然是那个在雅斋说自己的石砚只是未逢知音的少年郎君,吴九并非诓骗自己,他方才稍稍轻松了一些,却是抱着包袱低头行礼。

    “见过二位郎君。”

    “请坐。”杜士仪颔首微笑,见人有些局促不安地跪坐了下来,他方才笑问道,“上次南市一别,我一时好奇,所以让从者去打探了你的住处,今日更邀了你来。那一日在雅斋所见几方石砚,石质颇为不凡,看你这包袱,都带来了?”

    “是……不不,只带了最好的一方。”杨综万先是点头,随即慌忙摇头,待见杜士仪不以为忤,他方才小心翼翼解开了怀中包袱。王维饶有兴致地探头一看,就只见那一方石砚通体素净无瑕,隐隐之中仿佛泛着宝蓝色,莹洁通透,让人一见便觉得非是凡品。而这约摸为长方形的石砚除却中央的砚池之外,便只有上方和有方雕琢着一棵苍劲的青松,青松之上则雕琢着寥寥云纹,乍一眼看去固然朴素,但再看下去,眼睛便仿佛被吸引住了一般。而这青松云纹俱是循着石上纹路,仿佛并非以刀雕刻,竟浑然天成。

    “此物仿佛并不在之前雅斋所售的石砚之中?”

    “郎君说的没错,这是某从端溪采石琢砚那么多年,所得的最好一方石砚,雕琢更是精心,故而从来不曾示人。”说到这里,杨综万便苦笑道,“我还以为端石在岭南之地卖得太贱,谁知道到了北地却是无人问津。这么久了,也只卖出去了区区一方……这一方石砚本是想敬献给宋相国求一美誉的,可宋相国为人清正,某几次求见无门,却不甘心将其拿出去,如同寻常石砚那般贱卖。今次因为郎君所言和氏璧,某方才将其携来,只希望它能寻到知音。”

    端溪石工采石无数,可依旧困厄穷苦,他拼着想试一试不靠那些商人,能否自己在两京走出一条路来,如今看来是他想得太简单了!

    闻听此言,刚刚引了人进来的吴九不禁撇了撇嘴。话说得好听,但这种言辞怎么听怎么都像是要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