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月 > 第八十章墨窑制墨

第八十章墨窑制墨

    三月正是春意盎然的时节,就连寒冬之际一度很少上山的樵子们也渐渐起了大早。www.lingdiankanshu.com此刻日上中天,峻极峰上已经有不少人挑着重重的柴垛从山上下来了。这其中,一个老汉带着两个年轻的壮汉却熟门熟路来到了峻极峰下那座草屋,在篱笆前头就扯开喉咙高声叫了起来。

    “哎,松木送来了!”

    他这一叫,草屋中立时有一个中年男子开门出来。趿拉着鞋子到篱笆前头开了门,他打量着这一老二少身上重重的柴垛,因笑道:“老丈倒是勤快,今天送来的这些竟是比昨日送来的还多。放下吧……唔,你们三个人送来的这些松木,拢共加在一块,算六十文钱如何?”

    因杜士仪说过,对这樵翁不妨把价格稍稍放宽一些,再加上又不是自己出钱,那中年墨工张度自然乐得做个好人。樵翁闻言自然眉开眼笑地连连点头,又吆喝着让两个儿子放下肩膀上的担子,还周到地帮忙把这些松木都搬到一旁的棚子中堆放整齐,这才一面擦汗一面问道:“杜郎君在卢氏草堂那边一切可好?他如今鲜少回来,我倒是少遇上他了。哎,他可是一而再再而三照拂我,可如今杜小娘子不住在这儿,我就连道声谢都寻不到人。”

    “老丈要是想见杜郎君,不如和你家大郎二郎等一等,今天他肯定要回来。前一阵子不是还让你家大郎二郎帮忙砌砖吗?如今这墨窑总算建好了,接下来就该烧墨了,说起来,今后就我两个恐怕不够,你家大郎二郎要是愿意,不妨就留在这儿帮忙。杜郎君为人和善,总不会亏待他们两个。”

    “那可好!”樵翁顿时喜出望外,当即头也不回地冲着自己两个儿子说道,“整天在山上挣日子,临到老就和你们阿爷我似的没出息。你们就在这儿帮忙搭把手,杜郎君可是厚道人,而且极有本事!”

    “老丈,你在背后夸我,我可听不见!你要谢我,年底的时候再做些腊肉送我,我就领情了!”

    听到背后的声音,樵翁慌忙回头,认出那一身葛袍的少年郎正是杜士仪,他连忙满脸堆笑地迎了上去。

    他是在杜士仪从前每天清晨爬山的时候与其相识的,最初他瞧着这身体瘦弱却气喘吁吁非得往山上爬的少年郎可怜,还扶过他几次,唠唠叨叨说了好些告诫的话。后来,杜士仪便教了他一首又一首的诗,以至于他的樵唱在这嵩山峻极峰的樵子之中遥遥领先无人能及,而在他看来,也是因为他一句话,杜士仪方才去了悬练峰的卢氏草堂,拜入了那位赫赫有名的卢公门下,于是与有荣焉。

    再后来,杜士仪还令他的腌腊手艺赚了好些钱,至少小孙子能够吃得起肉,认得起字了,就连书都是杜士仪送的。

    “杜郎君,我可不是背后夸人,当着你的面我也一样夸!我这两个儿子可就送到这儿来帮忙了,杜郎君千万别嫌弃他们笨手笨脚的!”

    “哪里嫌弃,我正愁缺人手,有他们这样可靠的正好。其实眼下要他们做的事情很简单,整根松木烧起来颇为不易,所以,便请他们拿出自己的拿手本事,先将这些松木一一劈成片。”

    杜士仪一面说一面看着那座依着坡度而建的墨窑,心里知道,接下来才是最关键的时刻。这座墨窑,他是根据自己从前抄过的晁季一《墨经》,以及在现代参观过一个手工松烟墨制造作坊的观感,结合在一起画的图纸。他此前与两个墨工交谈时得知,如今松烟窑多数是立式,建造简单,但取烟产量不高,而且松烟颗粒大小不一,往往之后制墨要耗费巨大的力气,因而,哪怕造卧式窑要困难许多,他仍然采用了这个有些风险的做法。总算历经一个月的研究和琢磨,这座砖窑终于建造完成,这其中除了两个深谙此道的墨工,老樵翁的两个儿子也出力不小。

    因而,此刻他再次带着张度和张申兄弟,仔仔细细对照图纸在墨窑内外从炉膛到烟道再到总共八间大小烟室检查了一遍,确定其中并无差错,他弓身第一个从最后一个烟室中出来,站定之后就开口说道:“既然万事俱备,那就立时开始吧。烧制松炱的时候,不要操之过急,每次两三片松木即可。烧得一定要慢,火候你们是最熟悉的,不用我多说。”

    王维很清楚杜士仪的需求,他这次举荐来的这两个墨工,都是在河南府一带制墨多年,但所货之墨却卖得平平的墨工,一则名气小,二则没有任何秘方以及出奇之处。因而,两人虽从东都来到这嵩山过着形如隐居的日子,可对于从前也常常长年累月在王屋山制墨的他们来说,这种山居寂寞着实不算什么。

    此时此刻,兄弟二人按照杜士仪的要求,轮番到炉膛前烧烟观火。这一轮便是整整两个时辰,眼见得杜士仪也一直专心致志守在旁边,根本没有去草屋中休息的意思,他俩自然也打足了精神,再加上樵翁看着两个打下手的儿子,时不时去指手画脚插嘴,这时间过得却也不枯燥。

    直到一个咕咕的声音突然传来,众人对视一眼,这才发现是樵翁的长子,再接着方才反应过来竟连吃饭都忘了。

    “这几片烧完先吃午饭,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干活也是一样!”

    杜士仪既然这么说了,张度张申兄弟自然无话,樵翁父子三个亦是连忙点头。待到众人回了草屋,张家兄弟有些不好意思地拿出了早上吃剩下的汤饼,但见杜士仪和其他人一样吃得风卷残云,两人都松了一口大气。待到匆匆解决了这一顿饭出去,杜士仪却制止了他们继续烧松木的打算,若有所思地开口说道:“今天先试这些,待会儿进烟室瞧一瞧。虽说只两个时辰,但应该能看出些端倪。”

    这座墨窑沿山势而建,燃烧松木的炉膛位于地势最低处,二尺见方的烟道为五十尺,上方八间烟室中,小烟室不过八尺见方,而大烟室则是有四十尺见方,每个烟室之间用木制挡板阻挡,挡板中间设置一尺见方的小孔供烟气进出,因松烟由下往上逐渐进入各间烟室,自然而然形成的松炱颗粒大小就能够分出等级来。当他小心翼翼地随张家兄弟进入最尾端的那个小烟室,环目四顾许久,从那只是微微有些痕迹的砖上,用指甲刮了仅有的一丁点松炱颗粒下来在手中一拈,他立时露出了笑容。

    张家兄弟的脸上喜色更甚。年纪小些的弟弟张申更是难以抑制地嚷嚷道:“好细的松烟,如此烧制果然出众!怪不得杜郎君不愿意去王屋山那种产松更多更好的地方,那里墨工最多,如此妙法,兴许转瞬之间就被人学去了!”

    带着两个儿子进来探头探脑的樵翁闻听此言,立时转身教训儿子道:“你们俩可记住,回头哪怕是对自己媳妇也不要说漏了嘴,别给杜郎君招惹麻烦!”

    看到张家兄弟,并那樵翁的两个憨厚儿子都拼命点头,杜士仪顿时笑了起来:“这烧烟的窑固然重要,但合胶之法同样重要,而且我还要另外加药,光是学了这建窑也没用。更何况,制墨讲究的是名声,若是仿效者都能盖过原主,那世上早已是名墨遍天下了。”

    张氏兄弟对这一点感触极深,闻言自然连连点头。等到如此又整整折腾了一下午,两人教会了樵翁的儿子们烧制,等到杜士仪和樵翁父子们都回去了,他们方才钻入了烟室中小心翼翼分烟室取松炱。

    一晃时间便又是一个月,杜士仪隔三差五前来,按照他从前在那些拓本古籍中看到的秘方,取各色等级的松炱和胶调配,失败过多少次他和张氏兄弟已经早已记不清了。然而,调配出来的墨质却越来越出色,纵使半辈子制墨的张家兄弟,随着这进度心头也越发高兴。

    这一日,杜士仪再次来到草屋。这一次,张家兄弟连鹿胶也已经熬制好了,入草屋之后,三人根据上一次最终定夺的方子调配了烟胶比例,也就是根据时令稍稍减胶增水,等到张氏兄弟开始和制的时候,杜士仪又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将其中液体全数倒入,却再不加其他各类药材,最后才对两个墨工吩咐了两句。

    “和制和杵捣压模这些工序,你们远比我熟练,但压模且暂缓一日,我在登封县已经让人重新打造了模子,一两日便可得,到时候便用这新的。”

    “就依杜郎君吩咐。”张度使劲抽动鼻子思量这好闻的香味究竟是什么,可想想这些名门贵族多有独特的合香之法,他即便暗自纳罕,也不好刨根问底。

    须臾又是数日,当杜士仪再次来到峻极峰下这座草屋的时候,就只见张度笑容满面献宝似的拿着那一方已经经过了描金的墨锭快步上前,连声嚷嚷道:“杜郎君,这便是那最上等松炱所制的墨,其润欲滴,其光可鉴,我兄弟制墨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得如此好墨!只可惜此前浪费太多,只得这一锭,其余各等都有两三块不止,只不知道用起来如何!”

    “这却好办。”杜士仪接过那一方墨在手,随即笑吟吟地说道,“卢师工画善书,若是让他来用,可不是利弊一试即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