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盛唐风月 > 第八十二章崔氏奔告急,杜郎护驰归

第八十二章崔氏奔告急,杜郎护驰归

    又是一年腊月隆冬。www.lingdiankanshu.com

    自打二月里卢鸿从东都归来,天子赐官之后,不但令官府修缮草堂广精舍,更赐下了隐居服,一时朝野称颂天子气度的同时,也使卢氏草堂成为了嵩山又一处胜地,求学的拜访的络绎不绝,人数最多的时候一度超过五百。眼下这个时节,嵩山悬练峰下那些往日人满为患的草屋,随处可见的儒衫学子,便显得少了许多。初入腊月开始,便有河洛之外其余各道州县的学子辞去回乡,而这几天里,河洛子弟们也往往踏上了归乡的旅途。

    如今这一清净,反而倒有些人不习惯了。崔俭玄便是百无聊赖地坐在坐具上,一手支着下巴,眼睛则看着那边厢站在一张高高的竹制大书桌后头,凝神提笔作画的卢鸿,见其左右卢望之裴宁和杜士仪全都是目不转睛,他想了想还是悄悄起身凑了过去。见那副长卷已经画得差不多了,他不禁摩挲着下巴,随即用手撞了杜士仪一下,轻声问道:“卢师是不是快画完了?”

    卢鸿这一幅长卷整整画了数日,他每次都以为已经画完,可添添补补却总有其他的景致加上去。此刻,直到崔俭玄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这才听到杜士仪轻声说道:“卢师这一幅画,尽显附近山林胜景,自然需得尽善尽美。”

    “十九郎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山林胜景,岂是区区一支画笔能够绘尽?提笔绘山水,说是求意境,但说到底,却是看人胸中沟壑。胸中有山水,闭目则仿佛就在眼前,再得神韵,下笔则有如神助。你学画虽不过几个月,这道理我先教给你。”卢鸿含笑搁下了笔,见杜士仪点头答应,他这才徐徐说道,“一晃你所制的这墨我已经用了大半年了。其坚如玉,且磨处锋利可以裁纸,下笔墨晕更是无可挑剔,果然好墨!说起来你真是主意多,若不是你让田陌打造了这么一张高书桌,我得再让你们抻几天的纸,方才能成如今这十景。望之,等墨迹干后,你先将画收起来。”

    卢鸿既出此语,卢望之自然应命。而裴宁亲自将卢鸿搀扶到主位落座,听着外头呼啸风声时,便开口说道:“幸好如今草堂刚刚经过修缮,比从前更加遮风挡雨,且柴炭也准备充足,否则今岁比往年更加冷,可留下来过年的人竟有三四十,却是不好安排。”

    “可这样陪着卢师过年的人就多了。”卢望之此刻从书桌后头走了过来,却是笑呵呵地说道,“去年是小师弟亲自下厨配菜蔬做羹汤,再加上十三娘,拢共留下来的就只有七八个人,今年十三娘不在,但三师弟回来,九师弟也不回洛阳,却是更加热热闹闹。明日便是腊月初八,因为去岁今年总算没有蝗虫横行,因而登封县廨决定隆重官祭八蜡庙,今早还派人到草堂来,问小师弟可愿意出席么?”

    尽管杜士仪还是刚听说这么一件事,但还是想也不想便笑着摇头道:“既然是官祭,自然官府出面,我一介书生去干什么?还请大师兄替我辞了吧。”

    崔俭玄好容易瞅着这么一个空子,当即没好气地叫道:“你自个算算,你回山之后出去过几回?除了那几个墨工隔三差五来找你,神神鬼鬼唠叨个半天,再加上我强拉你去过两回少林寺,不是我说你,你都快成书呆子了!”

    话音刚落,裴宁便冷冷地说道:“十师弟固然太过一心向学,你却隔三差五想着出山偷懒,你们两个要是能彼此互补一二,卢师就能放心了!”

    崔俭玄顿时为之气结,可见卢鸿笑呵呵地看着,他不禁又有些心虚。这大半年下来,草堂学子翻了好几倍,而卢鸿正式收入门下的又有三人,持荐书而来的也又有五人,要不是人人所学都各有不同,月考考题都是人各不同,彼此之间没个比较,他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好在所修课业之外,其余卢鸿都是百无禁忌,有时候他也会和杜士仪跟着其到嵩山其余各峰寺观草堂拜访友人,日子过得远比在东都家中惬意。唯一不愉快的就是,杜士仪学什么,裴宁就会逼着他一块学什么,每当考较琵琶或是画艺的时候,都是他最最叫苦连天的日子。

    “十一郎虽则疏懒些,但天分不错。你只需谨记,凡事不要都由着自己的性子,那就行了。”

    听到卢鸿如此训诫,杜士仪便有意笑着冲崔俭玄挤了挤眼睛,见其没好气地冲自己轻哼一声,随即老老实实俯首受教,他方才对卢鸿一建议明日开锅熬粥。这年头腊八乃是天子腊祭的日子,后世流行一时的腊八粥并不见踪影,因而听到杜士仪如数家珍地说着用那一种种豆子熬粥,卢望之笑说天冷驱寒却是不错,裴宁却板着脸皱眉说道:“十九郎这主意也未免太费事了!”

    话虽如此说,次日一大清早杜士仪起床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股扑面而来的豆子香味。他熟门熟路找到厨房一看,便见年纪一大把的厨娘阿黄正指挥着两个官府派来的庖厨往那口大锅中加着各色豆子,见他进来,便带着几分嗔怪说道:“昨天傍晚裴郎君便来吩咐过了,说是杜郎君的主意,所以今日熬豆粥。只是那许多种豆子还真是不好凑,我把所有地方都扫遍了,才终于凑了个七七八八。”

    知道这老厨娘阿黄跟着卢鸿日子最长,杜士仪少不得笑着谢过,心里却嘀咕裴宁果然面冷心热,不声不响便已经安排好了。这一锅粥一直从早上熬到傍晚,留在草堂的人全都分了一大碗,分食之际,滋味如何倒是其次,更多的是暖融融的心意。而卢鸿虽不再开草堂讲经史,却不时聚齐留下的学子,辩难文会诗社,在这大冷天里,日子过得很是逍遥惬意。

    一晃又是数日,这天午后,杜士仪和崔俭玄满头大汗从谷后空地练剑回来,田陌突然一阵风似的冲到了近前,连气都来不及喘一口就气急败坏地说道:“郎君,崔郎君,东都永丰里崔宅派了信使过来,说是有十万火急的大事!”

    一听到十万火急四个字,杜士仪和崔俭玄对视一眼,心里同时咯噔一下。两人三步并两步地赶回了他们和卢望之同住的草屋,却只见门前一人来来回回踱着步子,一听到动静立时抬起头,见是他们当即疾步冲上了前:“郎君,太夫人旧疾复发,病势沉重,请郎君速归!”

    崔俭玄原本已经让人送家书回去,说是今岁滞留山中不归,骤然听到祖母病重,他顿时面色大变,二话不说拔腿就往卢鸿的草堂奔去。杜士仪反应过来时,就只见其已经跑出去老远,突然脚底一滑在那冻得严严实实的泥地上重重跌了一跤,他也顾不得对那崔家信使说什么,慌忙快步追了上去。等他到了崔俭玄身边,正打算去扶他,却不想其已经按着地面艰难站起身来,不管三七二十一还要迈开步子往前跑。

    “不差这须臾之间,要是跌得重了骑不得马怎么办?”

    杜士仪一把拽住这家伙的胳膊,最后总算把人平安拖到了卢鸿面前。卢鸿已然知道崔家太夫人病重,不等二人开口就立时说道:“十一郎你且速回东都,若有事,派人回来知会我一声。”见崔俭玄连连点头,转身便要走,他瞅了一眼其沾了不少尘土的袍子下摆,又嘱咐道,“你一路切记不要太过急躁。须知太夫人最希望的,是你这个孙儿能够平安喜乐!”

    话虽如此说,见崔俭玄浑浑噩噩地点了点头,却一副方寸已乱的样子,卢鸿忍不住心头生忧,看了一眼杜士仪正要说话,却不防杜士仪抢在前头说道:“卢师,如今天寒地冻,不若我陪着崔十一郎一块回去。不说十三娘还寄居崔宅,齐国太夫人与我有同姓之谊,我身为晚辈也理当回去探视。”

    “如此甚好。”听到杜士仪如此说,卢鸿立时心定了,当即点点头说道,“那你就陪着十一郎回一趟东都!”

    崔俭玄心里满是恐慌和忧切,听得杜士仪这话只是感激地瞅了他一眼,眼见其又过来搀了他的胳膊出门,他才低声嘀咕道:“就是摔了一跤而已,我又不是连路都不会走了……”

    “少罗嗦!要不是怕你心急火燎闯祸,卢师也不会听到我跟你一块回去就松了一口大气!行装也不用打点了,先回屋换一身衣裳,立刻就启程!”

    当卢望之和裴宁从登封县廨回来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时,杜士仪和崔俭玄已经带着从人启程出发了。师兄弟两人赶到卢鸿的草堂,还没来得及开口,卢望之就看到了卢鸿坐席前散落的那一把开元通宝。知道卢鸿虽则通习这些卜术,平素却很少使用这等卜筮之物,他不禁皱了皱眉,轻手轻脚来到卢鸿身边,随即轻声问道:“卢师这是在为齐国太夫人卜筮?”

    “太夫人年迈之人,纵使真的有个万一,也是天命使然。我只是一时心头灵动,替崔十一郎和杜十九郎各算了一卦。”卢鸿说着就疲惫地叹了一口气,随即苦笑道,“他们两人一个勤勉一个疏懒,一个有条有理,一个随心所欲,一个知道自己需要什么,一个却漫无目的随波逐流,却偏生交情莫逆。杜十九郎在此不到三年抄书无数,史话几乎尽读,多得其中精髓,试赋亦是别具一格。而且他底子好又肯下功夫,于其他经义亦触类旁通……唉!”

    卢望之和裴宁对视一眼,同时叹了一口气。紧跟着,卢望之方才突然想起一事,忙开口说道:“对了,十九郎的叔父从幽州送了信到登封县廨,原本赵明府要请人送来,我和三郎正好过去,便让我捎带回来了。”

    “嗯?”卢鸿不禁讶异地挑了挑眉,隔了片刻便若有所思地说道,“这样,再等一两日,望之或者三郎代我去一次东都,让杜十九郎和崔十一郎都不必急着回来,顺便把这封信给他送去。对了,把十九郎所抄那些书也一并送去,告诉十九郎,让他回京兆府。明年是试赋年,他不妨试一试京兆府解试。”

    见两人无不大讶,卢鸿却没有再解释,示意两人退下之后,便低头看了一眼地上那看似杂乱无章的铜钱。

    杜士仪是小凶大吉,而崔俭玄……却是显然的凶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