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公子风流 > 第三章:不抛弃,不放弃

第三章:不抛弃,不放弃

    从松江到镇江并不远,寻了渡口便可一直沿江而到,直抵镇江。www.lingdiankanshu.com

    在这一路上,郝风楼渐渐熟悉了这个世界,对这个时代渐渐有了几分自信。

    镇江古称京口、丹徒,古有诗云: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这北固楼,便是镇江一景。而这里,也是扼守南京的要害,这镇江之名,便来自于它重要的军事意义,据闻北人南下,要嘛挥师襄樊,要嘛就是直取镇江,而当今天下的都城乃是南京应天府,距离镇江不过百里之遥,镇江的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

    近日听说北边的叛军一路南下,已破了济南,陈兵江北,不日就要渡江,镇江乃是重镇,要渡江就必须拿下镇江,因此镇江城里的气氛略带几分紧张,街道上的兵丁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四处盘查,宛如乌云蔽日,气氛压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好在郝风楼身上有凭引,倒也不畏盘查,他带着小香香进城之后便在水师都督府邸附近的一处客栈歇下。

    “少爷,少爷……我们为何不直接去拜谒陆家老爷和陆家夫人?”

    郝风楼风尘仆仆,脸上带着几分倦意,安顿之后,心情也放松起来,道:“你这就不知了,我们现在不清楚陆家对本少爷的观感如何,若是贸然登门,被人赶了出去,大失颜面倒也没什么,本少爷脸皮虽薄,这点打击倒还受得起。只是到时候再想接近陆小姐就千难万难。所以我们要知己知彼,暂时先在这里住几天,打探一下消息再做决定。”

    小香香觉得很有道理,闪动着大眼睛道:“少爷说的很对,我们要知己知彼。”

    知己知彼也很不容易,尤其到了夜幕降临,这个时代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唯一的娱乐,怕只有睡觉了。

    只是睡觉却出了难题,主仆二人很穷,一分钱得分为两瓣才能花,不得已,二人只能将就着挤在一起。

    “少爷,少爷,你睡床,我睡地下就好了。”小香香还是很懂事的,勤快地去搬了一层被子下地。

    郝风楼老脸微红,不成啊,大男人哪有让小丫头睡在地上的道理,不免违心客气一番,道:“这个……你睡床吧,少爷我皮厚,不怕冷。”

    “可是……”小香香咬着唇很认真地道:“可是夫人说了,要让香香照顾你的生活起居,少爷,你睡床上,我睡地上不打紧,我也不怕冷的。”

    郝风楼觉得客气得差不多了,心里暗骂自己太过自私,最后嗖的一下缩进了床的被子里,把被子一蒙:“很好,小香香很懂事,好了,睡觉!”

    灯就不必熄了,反正是客栈免费提供,郝风楼一直感觉自己被那客栈掌柜剥削,所以他毅然决定一定要将蜡烛点到天亮。

    小香香打开了地铺,也就睡下。

    郝风楼闭上眼,却是睡不着,满脑子的陆小姐,还有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便宜爹娘,接着又想起了自己前世的师傅,师傅教了自己这么多东西,可是……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他抛掉了杂念,看了一眼地铺上已经熟睡的小香香,小香香睡觉时还在磨牙,咳咳作响,有些恐怖。只是或许是寒冬腊月,地上太冷,使她小身体蜷缩起来,烛光下从被里露出来的小脸蛋冻得泛青。

    郝风楼决定闭眼睡觉。

    眼睛一闭,可心里总有一种不安的情绪,他便安慰自己,这是人吃人的旧世界,你要心安理得啊,心肠不硬,将来还怎么吃香喝辣。

    这些话让他心安起来,他闭上眼,继续睡觉。

    地铺上的小香香翻了个身子,牙关冻得咯咯作响。

    郝风楼怒了,一骨碌坐起身来,大骂:“这是什么世道,还让不让人做地主少爷,还让不让人伤天害理!”

    小香香醒了,睁开眼睛,道:“少爷,你说梦话吗?”

    郝风楼命令她道:“起来,卷起你的被子,上床睡觉!”

    小香香呆了一下,道:“夫人说……”

    郝风楼气冲冲地道:“夫人是夫人,到了这里,就要听本少爷的。”

    他趿鞋下床,将地上的被子放上了床,在房里找了找,居然找了个剪子,而后让小香香上床,郑重其事地将剪子交给小香香道:“现在我们一起睡,若是少爷夜里睡觉的时候对你有什么不规矩,你就拿这剪子扎少爷的大腿,但是……”郝风楼深吸一口气,道:“但是一定要记住,不准扎脸,这是少爷吃饭的家伙。”

    小香香迷糊糊的摇头:“不要剪子,我相信少爷。”

    你居然相信我?可是我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郝风楼觉得自己很悲催,身为一个恶少,被一个小丫头如此肯定,这无疑是**裸的打脸。

    好吧,睡觉。

    郝风楼也上床,二人挤在一起,感受到小香香浑身带来的寒意,郝风楼居然觉得不冷,甚至还有些心安。

    他迷迷糊糊的睡了,在迷糊糊之中又听到小香香的梦呓。

    “少爷……你以后不要和不三不四的女人亲嘴好不好……你要听夫人的话呀……夫人很担心你……”

    次日请早,小香香在房里收拾屋子,郝风楼便摇着扇子下了楼。

    郝风楼坐在楼下的桌椅上,叫一声:“小二,来壶茶,再来一碟花生米。”

    清早没什么客人,小二倚在柜台上迷迷糊糊,听到郝风楼的声音,立即打起精神,忙不迭去斟了壶茶来,又送了一碟花生米,赔笑道:“公子,店里最出名的是红烧……”

    郝风楼摇摇扇子,不耐烦地道:“太腻,花生米才是本少爷的最爱。”

    小二倒是不疑郝风楼是没钱,嘻嘻一笑:“公子果然品味独特……”

    郝风楼扇子一收,吃了一口茶,随即道:“是了,镇江水师都督府你知道吗?”

    这儿距离水师都督府不远,小二在这里迎来往送,不知道一点内情那才怪了。

    小二眼睛一亮,道:“原来少爷也是来应聘水师都督府的教习的?”

    “教习,什么教习?”郝风楼反倒迷糊了。

    小二津津乐道:“自然是陆家小姐,近来不知什么缘故,想读读书,这陆家是什么人家,陆小姐更是掌上明珠一样的人物,她要读书,自然要聘请先生,公子是不知道,近来有许多像公子这样的闻风而动呢。”

    郝风楼觉得奇怪了,一个教习还有人争抢?莫非这年头的读书人都没有了节操,都像本少爷一样,都到了要沦落到乞讨的境地?

    小二看出了郝风楼的疑惑,笑呵呵的道:“公子这就有所不知了,公子想想看,陆家刚刚拒了松江府郝家的婚事,现如今待字闺中,还没有许配人家,教习陆小姐读书,若是这一不小心获得了陆小姐的青睐,岂不是一桩良缘?须知这陆家家大势大,而陆小姐呢,据闻也是国色天香,镇江府里不知多少公子魂牵梦绕,谁不希望近水楼台先得月,小人看公子也是一表人才,何不妨也去试试,不过陆家选择教习的规矩极严,许多人无功而返,连镇江知府的侄子刘公子也吃了闭门羹,公子却要小心了。”

    郝风楼心里一咯噔,原来这些家伙是来抢本少爷女人的,想到这里,郝风楼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冷笑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我是从松江府来的,据闻陆小姐从前许配的那个公子人品还算端正,陆家这样拒婚,实在没有道理。”

    小二惊诧的道:“公子说的可是那郝家少爷?啧啧……”说到这个传闻中的郝家公子,小二立即冷笑连连起来:“镇江府谁不晓得,此人五岁便偷看府里的丫头洗澡,九岁便出入青楼,十一岁就在赌坊输了纹银上千,这可是出了名的混账东西,陆家原本看在两家的旧好一直不肯拒婚,总是希望这郝家公子长大了能懂事一些,可是近来却听说他在杭州府嫖宿了数天,还欠下了许多嫖资,这样的人,陆家拒了婚才是好事,若是陆家小姐嫁给这样的货色,不但要抱憾终身,说句实在话,咱们镇江府上下怕也要为之扼腕了。”

    有这么坏?郝风楼感觉这小二是**裸的打脸,太可恨了。

    只是眼下他也不愿意和这小二计较,办正事要紧,他一边就茶吃着花生米,心里一边嘀咕:“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原来本少爷在镇江早就出名了。还好没有贸贸然的登门造访,以自己这样的风评,陆家拒绝了这桩婚事算是如释重负,自己的三言两语,哪里能打动得了他们?不被赶出来都算是陆家顾忌两世修好的面子。看来……只能走迂回路线了,招募教习……做陆小姐的老师……”

    后世诸多流氓教师的影视画面在郝风楼的脑海里划过,他眼眸一亮,忍不住道:“好,先从老师做起。”

    打定主意之后,给了几个铜板,请这小二代为报名,小二倒也没有多问,飞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