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公子风流 > 第六章:笨蛋和聪明人的区别

第六章:笨蛋和聪明人的区别

    接下来的时间,周言目若呆鸡般的坐着,不知在想些什么,郝风楼见他不吭声,也懒得理他,心里却是想:“和本少爷抢女人,你有几个胆子?抢我女人如杀我父母,不将你办了,情圣二字要倒过来写?”

    周言一脸惨白,心里满是悲愤,有一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憋屈感,原以为志在必得,可是现在看来,人家才情好,上头又有人,这一定是陆家里头已经做好了局,故意拿自己来陪衬,是给陆夫人看的。www.lingdiankanshu.com

    “世道黑暗啊,连应募个教习居然也有这么多黑幕。”周言觉得这个时候若是下一场雪才能应景,显示出他的窦娥之冤。

    正在这时,有个小婢进来,笑吟吟地道:“初试已经结束,请二位先生进内府,陆夫人要亲自考校二位先生。”

    郝风楼自信满满地长身而起,看了这小婢一眼,随口问道:“原以为会是春姐亲自来叫,是不是春姐主持初试有些乏了?”

    看这口气就好像拉家常一样,这小婢自然晓得郝风楼说的乃是迎春,忙道:“是,春姐姐先歇下了。”

    郝风楼叹道:“嗯,她要多休息一下,我看她的脸色不是很好。那我们走吧。”

    周言见郝风楼很亲密的和陆府的人闲聊,脸色更加惨白,郝风楼没有吹牛,这陆府上上下下全是他的人,初试的人和他有关系,府里的大主事也和他有关系,看郝风楼和小婢有说有笑,或许和这小婢也有一腿。

    他一脸怅然,看到小婢领着郝风楼已经出了门,只好胀红着脸,一肚子的义愤填膺地跟着过去。

    进了内府,绿树成荫,阁楼隐在树木之间,带来了些许的春意;远处可以看到一个亭子,亭子里已有许多人或站或坐的等候。

    一个雍容的妇人被所有人众星捧月一般的拥簇着,她神态安详,年华虽已逝去,可从五官上,依稀可以看到从前那动人心魄的绝美容颜。

    她的目光显得很恬然,似乎任何事都引不起她太多的关心,很明显,她是一个合格的女主人,无论是举止还是神态,都足以让人肃然起敬。

    小婢上前通报,随即郝风楼和周言二人上前,二人一道行礼,一起道:“学生见过夫人。”

    陆夫人笑了,她的目光在郝风楼和周言脸上打量了片刻,虽然只是一刹那的功夫,似乎发现了一丝不同。

    郝风楼虽是面无表情,可是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朝气蓬勃,长身而立,彬彬有礼,不卑不亢。

    而周言就欠缺了许多,他的神情犹豫不定,目光散乱,似乎心里想着什么心事,很是心不在焉。

    目光停留在郝风楼身上的时候,陆夫人不由微微颌首点头,露出赞许。至于落到周言身上的时候,陆夫人的绣眉微微蹙起,略带几分不满。

    第一印象是很重要,尤其对于感性的女人来说。只是陆夫人旋即莞尔一笑,似乎并没有将这些放在心上,和蔼的道:“小女顽劣,不过近来却喜欢上读书,本来女子无才便是德,不过读书也没什么不好,只是府上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先生,所以才广纳贤才,希望外聘贤才,二位都是青年俊彦,既然能过初试,想来学问都是好的,因此,本夫人不免要考校一下二位先生,择选出一个教习出来,若有冒昧之处,还望海涵。”

    郝风楼作揖行礼道:“夫人尽管一试。”

    周言似乎才回过神来,急匆匆的道:“是,是……”

    陆夫人朝郝风楼笑了笑,对郝风楼的知书达理的印象更加深刻,随后道:“只是本夫人毕竟也没读什么书,如何比试,分出高下来,却让本夫人有些为难。”

    这当然只是一句自谦的话,下一句显然就会出题了。

    郝风楼却冒昧的道:“夫人不妨来比一比诗词,诗词之道,最能衡量学问深浅。”

    对郝风楼没来由的插话,陆夫人的眉头不由蹙起,似乎觉得郝风楼有些鲁莽。

    不过她对郝风楼还未来得及降低印象,周言却是脸色一变,道:“不,不比诗词……”

    若说一开始郝风楼是鲁莽,那么周言此后心虚的表现,就全然吸引了陆夫人的目光,陆夫人看得出周言这个年轻人心虚,听闻他是个秀才,可是连诗词都不敢比,莫非这个人的功名是蒙来的?

    周言也意识到自己的失言,信心更是崩溃,一张脸苍白如纸,越来越不自信起来,犹犹豫豫的道:“比诗词不雅,不如比一比其他。”

    郝风楼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笑吟吟的道:“诗词如何不雅?罢了,你既要比试其他,那我也遂你的心愿,不过这较艺无非是就是琴棋书画,周公子要比什么?”

    场面已经完全控制在了郝风楼的手里,控制场面是情圣的必修课。任何场合,一个合格的情圣,必定是最出风头的那一个。

    周言顿时无言了。

    比什么?自己最在行的是读书,可是对方的诗词信口捏来,这经义诗词本就是同源,八股做的人,诗词必定上等,若是比这些,自己连给郝风楼提鞋的资格都不够。

    至于琴棋书画,周言虽小有涉及,可毕竟不是所长,郝风楼自信满满,问他比不比琴棋书画,看这口气,必定这也是郝风楼的长项了。

    周言突然感觉,自己的人生何其失败,思来想去,居然没有一样东西能拿出来比的,

    沉默了很久,陆夫人那边显得已经不耐烦了,人家郝风楼如此大度,让你自己选题,你却是失魂落魄,这是什么道理。

    周言看出了陆夫人的心事,脸色微红,又是羞愤难当,满肚子都觉得委屈,自己堂堂廪膳生员,竟然输在一个没有功名的家伙手里,天哪,这还有没有天理。

    “不能,我要揭穿此人的面目,不能就这么算了!”周言不打算比了,他决定揭露风楼的丑行恶状。

    想到这里,周言连忙跪倒在地,道:“夫人,我要状告,我有冤屈,这个姓风的是关系户,他和府上的大主事有一腿,他们合起伙来……”

    听到这里,在场的所有小婢顿时花容失色。

    陆夫人微愣,她万万想不到,好端端的一场考校,突然成了诉苦大会。

    郝风楼依旧面带微笑,这个蠢货上当了!他心里暗暗摇头:“蠢到这种地步,也敢和本少爷抢女人。他难道不知道,他这么一说,不但把那大主事真正得罪死了,而且不管此事是真是假,陆夫人也绝不会承认吗?一旦承认,岂不是告诉告诉大家陆府作弊,而那些兴匆匆跑来应募的读书人,岂不都要骂娘?”

    陆夫人脸色阴沉,道:“周先生这是何意?你现在说陆府有人勾结风公子,可有什么证据?”

    周言道:“这是姓风的亲口说的,他说大主事是他的远房亲戚。”

    郝风楼矢口否认,道:“夫人,学生没有说过。”

    周言吐血:“你说过,你这骗子,是了,夫人若是不信,请大主事来对证就可。”

    这陆家的大主事就站在夫人身边,听到周言污蔑自己暗中作弊,还安插自己的远房亲戚来应募,已是怒不可遏,道:“夫人,风公子并非是小人的亲戚,小人敢对天发誓,至于这周公子,满口胡言乱语,人品低劣,可见一斑,请夫人立即将他赶出去。”

    陆夫人深深看了大主事一眼,觉得大主事并不像说谎,又想到一旦被人如此栽赃,陆家的声誉可能受到影响,就算是真有其事也不能认了,于是冷笑道:“周公子,你太放肆了,本夫人看在你是读书人的份上,也不辱你斯文,来人,请周公子出去。”

    几个家丁上前,周言气炸了,他恨啊,他恨郝风楼搞不正当竞争,他恨郝风楼上头有人,他恨陆家的所有人,于是大叫道:“不公……不公……陆小姐……姓风的,陆小姐是我的女人……”

    郝风楼震惊了,然后为周言默哀三秒,这个家伙显然是气疯了,自尊心受到了太大的打击,连这样的话都敢说出来。

    陆夫人的美目之中掠过了一丝厉色。

    那大主事趁机道:“夫人,这个臭书生实在大胆,竟敢侮辱小姐……”

    陆夫人依旧不做声,似是麻木。

    可是大主事立即明白了夫人的意思,他厉声道:“来人,将这狗才打出去,狠狠的打,无论有什么干系,学官那边,到时自有人去通融!”

    “哎哟……”有了大主事的吩咐,已经有个家丁毫不犹豫的一拳砸在周言的脸上,周言捂住脸哀嚎,几个家丁抢上去拳打脚踢,自是不会客气。

    而陆夫人已经长身而起,既不阻止,也不鼓励,这种场合,以她的身份自然不适合继续久留,于是带着一干丫头走了。

    大主事红着眼睛,对周言深痛恶绝,居然敢说自己舞弊,还当着夫人的面,好在夫人睿智,没有听信他胡言乱语,而且这个家伙还敢污蔑小姐,那更是该死了,他指挥着家丁:“打,狠狠的打,不要让人以为咱们陆家软弱可欺。”

    周言被打得狼狈不堪,痛得哇哇乱叫。

    郝风楼连忙道:“算了,算了,毕竟是读书人,不要辱了斯文,年轻人口没遮拦……”

    周言一听到郝风楼的声音,就火冒三丈,一边挨打,一边痛骂:“姓风的,你断子绝孙!你串通陆家的混账……”

    郝风楼愣了一下,然后双手一摊,道:“方才我说的不过是玩笑,读书人身子骨弱,下手不要太重,用长条凳子就好了,不要动刀动枪。”

    一个家丁虎躯一震,然后目光便落在了不远处的长条凳上……

    郝风楼在胸前画了个十字:“阿弥陀佛,我为什么这样的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