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公子风流 > 第七十六章:就怕流氓有文化

第七十六章:就怕流氓有文化

    张彪赔笑:“正要禀告呢,不是还没开口吗?小人毕竟财力微薄,不过效力之心是有的,也晓得上头的难处,银子尽力筹措,多是不多,八百两却是有的。www.lingdiankanshu.com”

    程让笑了:“八百两不多,只怕不好交代,你的儿子不是想在亲军中谋个差吗?咱家已经尽力在办了。”

    张彪咬咬牙:“一千五百两。”

    程让眯着眼,轻描淡写的道:“很好,银子筹齐了,明日便送去储济仓,以纳绢的名义。”

    张彪外表凶悍,却也是心细如发之人,笑嘻嘻的道:“是,是。”

    程让沉吟一下道:“记着,是一千二百两银子,你明白吗?”

    刚才报出来的是一千五百两,可是到了程让这儿,却让张彪只报一千二百两,里头的用意,已是十分明显,张彪会心一笑:“小人晓得规矩的。”

    程让便笑起来,端起茶来吃了一口,颇为得意的摇头晃脑道:“这茶,开始有点味道了,咱家怎么说来着,茶叶要好,还得是看谁冲泡,品茶品的不是滋味,是人,是心,好茶,好茶。你儿子的事,保准没有问题,你自然晓得,陛下登基,将亲军十二卫扩充为二十卫,人手紧缺的很哪,陛下此前早有旨意,说是若是人手不足,可就地招募良家子充入,这良家子,不就是你吗?咱家再使使劲,想办法给你儿子补进虎贲左卫去,那儿有熟人,打声招呼,又有太子殿下的人情在,用不了几年,不敢担保其他的,这一个百户,想来问题不大。你呢,安安心心做你的买卖,有咱们在这儿护着你,谁也动不了你分毫,不过将来……”

    张彪喜笑颜开:“将来当然还少不得还要孝敬。”

    程让忍俊不禁:“咱家就喜欢和你说话,不累,就怕碰到那种不懂规矩的硬骨头,不晓得事。”

    正说的起劲,外头却有伙计跌跌撞撞的过来:“东家,东家……不妙了,不妙了,有锦衣卫的,来找麻烦了。”

    程让一听,顿时皱眉,脸色阴沉下来:“锦衣卫来做什么?”

    张彪看了程让一眼,恶狠狠的对伙计怒斥道:“多大的事,真不懂规矩,滚出去,到时我自会处置。”

    那伙计大气不敢出,连忙退出去。

    程让阴森森的拖着光洁的下巴,一字一句道:“是听说过,在你们东华门有个颇厉害的百户,不过他得罪了太子,当然,这只是传闻,到底怎么回事咱家也没打听的太清楚,不过你不必怕,你是老老实实做买卖的人,只要占住了理,就不必怕他。”

    张彪不敢隐瞒,将昨日百户所下了驾贴的统统说了,最后道:“其实不是银子的事,只不过赌坊买卖做的这么大,什么阿猫阿狗都伸手进来,以后这买卖还怎么做?今日答应了这百户所,明日就有人来拆小人的赌坊了,买卖不是这样做的。所以小人也没理他,由着他去,想不到他竟上门了。”

    程让嘻嘻一笑:“说起来,这似乎还是咱家的同行啊,不用理他,若是北镇府司,尚且还礼让三分,一个小小的百户所,怕个什么,况且他是来索要财物的,就算起了争执,打起了官司,理亏的也是他们,你放心大胆去处置罢,还是那句话,不惹事,却也不要怕事。”

    得了程让的准信,张彪犹如吃了定心丸,道:“怠慢了,公公少坐。”便匆匆纠结了十几个后院里的帮闲,气势汹汹的往赌坊去。

    赌坊里头乌烟瘴气,可是本应该人声鼎沸,只是现在,却冷清了许多,几乎看不到任何的赌客,只有郝风楼坐在一张赌桌上,十几个校尉按刀立在他的身后,几个赌坊的伙计脸色惨白,走又不是,不走又不是,只能僵在这里。

    郝风楼一到,直接便将刀狠狠的砸在赌桌上,而后寻了空位一坐,翘起二郎腿,如此态度,显然不是来赌博的,明眼人都晓得,这分明就是来茬。于是那些赌红了眼的赌客,一下子清醒过来,瞧这气氛,八成要出事,于是一个个溜之大吉,赌坊为之一空。

    郝风楼坐在椅上,打量这偌大的赌厅,嘴角微微扬起,含着微笑,却不做声。

    张彪过来,勉强带着几分笑容,作揖道:“不知大人有什么见教?”

    郝风楼瞥了他一眼:“你是何人?”

    张彪道:“小人程让,是这赌坊的东家。”

    “哦,原来你就是程让。”郝风楼面无表情,淡淡的道:“驾贴,不知收到了没有?”

    张彪见郝风楼态度傲慢,心里冷笑,此时也懒得客气了,道:“哦,大人是说昨日百户所送来的帖子?收是收到了,就是有点不太明白。还请大人指教。”

    郝风楼道:“但说无妨。”

    张彪嘻嘻一笑:“小人既没有作奸犯科,也不是官人,按理,和你们锦衣卫无关,这驾贴怎么就送到了小人这里。小人虽然不才,多少却也有些见识,锦衣卫管的是官,和咱们这小民,似乎没什么关系罢,再者说了,小人是老老实实的买卖人家,平时逢人都是三分笑脸,就算是朝廷修桥铺路,小人也都略尽绵薄之力,所以小人很不明白,这驾贴送到了小人这里,是什么意思,不合规矩啊。”

    张彪一副虎背熊腰、凶神恶煞之色,想不到讲起道理来,却也很有逻辑。他有一点却是说对了,锦衣卫的职权不是民,管的都是大事,从来没有听说过,锦衣卫给小民下驾贴的道理,甚至于太祖时创立锦衣卫,初衷就是监视朝中百官,还曾三令五申,让这北镇府司不得扰民,现在张彪把这事儿拿出来说,倒是颇有见地。

    张彪有了道理,又觉得背后有人撑腰,腰杆子一下子挺直起来,整个人变得有几分盛气凌人,冷冷一笑:“所以,这驾贴小人不明白,既然不明白,也没有说去就去的道理,大人什么心思,小人明白,不就是想要银子吗?不过这银子嘛,小人却是有一些,可是小人的银子要吃用,要花销,甚至还要养粉头,要喂狗,大人这里,小人就实难从命了。”

    “你说什么?”曾建怒了,握紧刀柄,怒喝一声。

    张彪的话,几乎等同于直接骂人了,宁愿喂狗,也没你的份,不正是说锦衣卫连狗都不如。

    曾建再蠢,也能听明白这弦外之音,他一声怒喝,张彪身后的十几个打手也纷纷警惕起来,满是不善。

    郝风楼却是笑了,举手鼓掌:“张东家说的好。”

    ………………………………………………………………

    对了,大家帮忙去投一下三江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