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五章 入考房
    陆展不悦地说:“他只是才思敏捷,离过目不忘差得远,那可要到进士才能做到。再说江州下辖九府,大源府文院不过是其一。他倘若真是天纵奇才,州文院的‘院君’李大学士必然破格收他入州文院,以童生的身份和全州最顶尖的秀才举人一起读书!你们认为可能吗?李大学士可是和州牧一样是三品大员,文位甚至还要高,负责一州数千万人的教化,没有他的认可,谁也不配当神童!”

    众人暗笑,去年方仲永去过陆家镇,恰逢陆家镇举办一个小型诗会,结果方礼就让方仲永在诗会作诗,力压在场的读书人,让陆家镇的学子脸上无光。陆展就在其中,不止一次对方仲永不服气。

    梁远低声说:“陆展说的也有道理,方仲永毕竟年纪太小,最好的一首诗也不过是‘出县’的层次,还没有到‘达府’的层次,不过假以时日,或许会有更高的成就。”

    陆展又说:“对!他至少有一篇诗文超过达府到‘鸣州’才算神童,至于‘镇国’乃至更高的境界,那就不是我们可以谈论的了。”

    县,府,州,国,一级比一级大,这是圣元大陆通用的行政区域划分。

    葛小毛小声说:“其实诗文出县也不错了,很多秀才一辈子都写不出出县的诗文,就算举人能诗成出县,也足以举办一次宴会庆贺。”

    一直没说话的卢霖沉声说:“蛮族作乱,庆国虎视,与其争名夺利,不若苦思抵御外侮!”

    陆展和葛小毛露出惭愧之色,梁远微笑说:“卢石头,我们不过说说而已,你不要这么正经。”

    “唉,边兵跟草蛮的战事屡屡失利,柳……某些人却为一己私欲置国家危难于不顾!我若能考中秀才,必然持笔从军,不为报效朝廷,只为我人族子民!”

    卢霖一番话说的慷慨激昂,附近鸦雀无声,除了少数人嘲笑,大多数人都面带敬佩之色。

    圣元大陆有三蛮,分别是草蛮、沙蛮和林蛮,而三蛮又有各族,诸如狼蛮、虎蛮等,相传是妖族和人族杂交的后裔。

    方运仔细看了一眼卢霖,浓眉大眼,国字脸方方正正,这人也是私塾里最有正气的人,当年方运刚入私塾的时候有人欺负他,多亏卢霖伸出援手。

    五个人里卢霖虽然话不多,但最让人敬重。

    不过,哪怕是他也不敢当众骂左相柳山。

    卢霖说完看了看方运。

    方运一愣,意识到自己出了纰漏,以前的方运虽然不如卢霖这么刚正,但因为家境贫寒,深知人间疾苦,一心想要考取功名然后安邦定国,是个铁杆的主战派。

    方运立刻说:“卢霖说的是,男子汉当志在沙场,马革裹尸!”

    卢霖露出赞许之色,梁远笑道:“方运你拍马屁的水平越来越高了。”

    其余人轻笑。

    众人一边聊着,一边随着队伍向前,方运很少说话,他一直在消化记忆。

    走到文院门口,两个面无表情的士兵站在那里,其中一个向方运伸出去。

    “考牌,文书。”

    梁远把书箱递给方运,方运打开书箱,先拿出最上面的木质考牌和身份文书递给一个士兵,又把书箱递给另一个士兵。

    右面士兵接过书箱翻看,里面有毛笔、墨锭、砚台、笔筒、笔架、镇纸、盛水竹筒、糖饼布包等物,士兵点了一下头,把书箱递给方运。

    左面的士兵看了一眼考牌,又看着身份文书,上面画了一张方运报考时的画像,又用文字描述了方运的体态外貌,他看着方运对照,最后目光落在包裹方运头部包扎好的药布。

    “怎么回事?你就是那个坐牛车来的?”士兵一脸严肃问。

    方运答道:“昨夜遇四个大源府口音的歹人袭击,幸好捡回一条命,包扎伤口的是慈生堂的李大夫,他可以为我作证。”

    士兵点点头,说:“每次科举都有三位先圣坐镇圣院,俯察天下,无人可以瞒过圣目,你自己知道后果。”

    “小生知道。”

    士兵把考牌和文书递给方运,放方运进去。

    方运的好友这才知道方运竟然被人打了,非常生气,可这里是文院,不敢作声,只能把愤怒压在心底。

    文院正门之后的广场宽阔,方运稍稍抬头,就见近处的天空蔚蓝无云,这片蓝天呈不规则的圆形,圆形之外乌云密布,依旧在下雨,仿佛有一种恢宏的伟力驱散附近的乌云,保证考试顺利。

    等两千名考生全都进入圣院后,一起走到圣庙前,考生两侧站着士兵衙役,前面是本地官员,众人最前面是县令、县文院院君、府文院学正共三位县试考官。

    在圣元大陆上,“文院”是极为重要的体系,和军方、文官并称各国三大体系,负责教化万民,负责科举,也是各地最好的学校,一旦和妖蛮交战,文院的师生会赶赴战场。

    在县级或府级,院君地位大都略次于县令或知府,但在各州,州院君论官位和州牧等同,论文位往往超出,整体地位也超过州牧。

    国文院又称“学宫”,掌管学宫的必然是内阁四相之一的“文相”,又称“代夫子”,因为有资格称“夫子”的只有孔子一人,乃天下师。

    所有文院学宫的真正掌管者只有孔子一人,院君也好,文相也罢,不过是代孔子管理文院学宫。

    文院是圣人讲经之地,而各衙门只是国君朝廷的一部分,在许多读书人心里,文院地位更高。

    三位考官之前立着一座半人高的铜香炉,三支粗大的香正冒着青烟。

    铜香炉之前是圣庙,红墙黑檐,朱门赤柱。

    最里面有一尊孔子立像,孔子立像之下是较小的六位亚圣立像,分别是周文王、孟子、荀子、曾子、子思子和颜子。

    在两位亚圣立像下,则竖立着几十位半圣的圣牌。

    方运诧异地看着圣庙,他可以清晰地感应到这座建筑散发着一种实质但无形的力量,有山岳之威,碧海之阔。

    “那恐怕就是圣庙蕴含的才气,也是驱散乌云的力量。”方运暗想。

    县令高喊:“拜圣人!”

    所有人弯腰行礼参拜。

    县院君高喊:“拜亚圣!”

    众人再鞠躬。

    “拜众圣!”府学正高喊。

    众人第三拜。

    接着县院君诵读《祭众圣文》。

    方运记忆里有这篇文,原为半圣董仲舒所作,文中列出每一位众圣的名字和一句概括,董仲舒去世后由孔子的嫡系后代“衍圣公”添加。

    接着,府文院学正宣读考场规矩。

    最后,县令宣布开考,众考生在衙役的带领下根据自己考牌的号码步入考房。

    方运仔细看了一眼自己的考牌,上面写着“地丁辰三”,然后背着书箱慢慢寻找。

    考房是一排排连在一起的小屋子,每两排之间的道路足够两辆马车并行。

    考房坐北朝南,屋高不足一丈,方运如果进入里面平伸两臂就能碰到东西两面的墙壁,非常狭窄。

    里面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和一个马桶,桌子上有个盛着清水的笔洗,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方运找到自己的考房,站在门口看了看,从坐下开始,无论发生了什么事,一旦离开考房就视为考试结束,不可重新进入考房。

    方运不由得紧握双拳,慢慢走进考房。

    “我一定可以!”方运在心中坚定地说。

    方运静静地坐着,抬起头看向天空,由于被屋檐挡着,只能看到小半个太阳。

    文院内的阳光变得格外柔和,方运哪怕直视太阳也没有任何不适。

    方运想起圣庙的才气气息,对这种神秘的力量更加渴望。

    东面传来马车声,越来越近。

    不多时,一辆马车缓缓出现在考房前,一个人从马车上拿出一叠微黄的纸递过来。

    方运站起来,双手接过试卷,说:“谢谢。”

    那送卷人点了一下头,看了一眼方运,继续给下一个考生发卷。

    方运把试卷放在桌子坐下,看着既熟悉又陌生的试卷,露出古怪的苦笑。

    “哪怕到了异界也摆脱不了考试,前生就不是学霸,希望此生不会成为学渣。”

    方运心里想着,没有立即动笔,而是先翻看试卷。

    他曾看过一个故事,一些人参加考试,试题非常多,可只考十分钟,不可能答得完,还多人急忙开始答题,希望尽量多写一些。

    但是,试卷的最后一道题却写着:只答最后一道题。

    方运看过这个故事后,每次考试都检查一下各张试卷,不是看最后一道题,而是仔细看有没有破损错漏。

    有一次考试方运发现了第二张试卷有问题,提前让老师换了,如果等答完第一张卷再换,会耽误不少时间。

    有了一次甜头,方运就养成了习惯。

    试卷比方运以前考试的试卷大一些,共有四十页,三十页上印着考题,另外十张是空白,若前面的考题试卷出了问题,考生可手动重新抄写整张试卷。

    纸张和印刷质量极好,仅落后地球水平几十年,方运毫不奇怪,这可是才气的世界,如果在笔墨纸砚印刷等基础方面落后,早就被妖蛮消灭。

    方运粗粗看完,有了大概。

    试卷前三张是考部分众圣的生平或事迹,其中圣人孔子和六位亚圣必考,看似简单,但答案必须是众圣经典中的文字,不能用自己的话回答,否则就不是请圣言。

    再三张是考众圣的诗词歌赋。

    其后十五张是各出一句话,然后填上前面或后面的原文。

    最后的九张全都是默写大段甚至整章的众圣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