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四十三章 文宫裂(冲榜求票)

第四十三章 文宫裂(冲榜求票)

    马蛮人没有丝毫得意,紧紧地盯着严跃。

    管尧源摇摇晃晃站起来,不敢再阻拦唐大掌柜,畏惧地看着那个蛮帅。蛮帅相当于人族的进士,可统帅蛮兵三千,已经是蛮族的上层力量。

    众人看着倒霉的严跃,他作歪诗嘲笑方运无能被童养媳养,可结果却是方运不仅有赚钱的才能,甚至招来了玄庭书行的大掌柜,这件事必然会成为严跃的污名。如果他不能洗涮这个污名,以后会出大问题。

    严跃则牙关紧咬,他相信自己还有希望,只要方运不写出什么名篇对他进行打击,他就有希望成举人、炼文胆,不至于成为第二个盼儿。

    小巷的众人向两侧分开,给唐大掌柜让路。

    等唐大掌柜走进了,方运道:“方运见过唐大掌柜。”

    唐大掌柜却笑道:“你可知我是怎么找来的?”

    方运脱口而出:“一定是周主簿把我卖了。”

    “哈哈,我可是用了一本古书换来你的地址。我刚才的建议如何,你若不同意可以商量。”

    一干秀才睁大眼睛,可以商量?唐大掌柜是说他开的条件还不够好?就算换成望族之家、举人之身也会急忙答应,难道方运还不满足?

    方运道:“价格的确低了,不过你诚意十足,可以商量。我有点好奇,玄庭书行乃书商楷模,怎么会喜欢我这种剑走偏锋的宣传手段?”

    唐大掌柜笑道:“学以致用是圣人定下的规矩,有了你的手段,书卖的更多,就是教化之大功,何来剑走偏锋之说?当年孔圣破私学开办公学时若得你之宣传妙法,必然也会用。腐儒过街,人人喊打,你怎会不知。我之所以喜欢你这卖书手段,匆忙赶来,是有私心的。”

    “唐大掌柜请讲。”方运道。

    “我是小说家传人。”唐大掌柜眼中满是伤感。

    许多秀才也轻声一叹,百家争鸣时,小说家地位最低,至今无小说家封圣,哪怕是神话小说《搜神记》的作者干宝,也只能止步于大儒。

    唐大掌柜继续道:“你的小说,让我看到了小说的中兴之象,无论是遣词用句的朴实,还是新奇句读的简易,都能以最快的方式流传,辅以新奇的宣传手段更是事半功倍,所以我才马上赶来。”

    方运点点头,道:“唐大掌柜请进屋说话。”

    方大牛快步打开房门,就见杨玉环和小狐狸正从正屋出来,似是听到方运的说话声。

    杨玉环好奇地向外走,奴奴则欢快地叫着,化为一道白影扑到方运怀里。

    唐大掌柜看着奴奴,眼中闪过一抹讶色。

    方运抱着奴奴,正要请唐大掌柜进去,巷子口突然有人叫喊:“这里可是方运方案首家?”

    方运听声音耳熟,扭头一望,正是县试的三位考官之一万学正,在府文院任职。

    万学正今天身穿官服,而且官帽上戴了红绸,表示要出席重大的礼仪,后面跟着许多披着大红绸的人,抬着一些盒子,个个喜气洋洋。

    “万大人。”方运拱手行礼,其他学子都是府文院的人,全都认识这位从七品的学正,一起行礼。

    万学正诧异地扫视小巷,向方运和唐大掌柜微微点头示意,然后举起手中一卷绸布。

    “太后懿旨。”

    有文位的人立刻低头弯腰,而那些没文位的如马夫和杨玉环,全都单腿触地半跪着。

    举人或举人之下,只跪天地父母和众圣,见君半跪,其余不跪。

    进士及进士以上见君不跪,见圣半跪。

    无文位者见君而跪,见王及太后等半跪。

    圣前童生不跪君,圣前秀才不跪圣。

    那马蛮人不情愿地弯腰低头,他是蛮族,地位要比实力降两级,在懿旨前只相当于秀才。

    奴奴好奇地看了看众人,然后直立起来,学着方运的样子,双爪抱拳弯腰,但一对狡猾的眼珠不断地张望。

    “哀家闻济县方运诗词盖世、德才兼备、识大体,乃我景国栋梁之材、人族之雏凤,因年龄尚小不便加封,特赏御制文房四宝一套、龙宫血参等物。又闻有童养媳玉环天生丽质、温婉贤淑,陷苦难而不弃、终得方运富贵而不离,实乃景国女子楷模,赐诰命八等,封安人。赏郡主制凤冠霞帔、哀家手书福语‘锦瑟和鸣’一页。”

    圣旨有钦此,懿旨没有,所以等万学正停顿片刻,方运和杨玉环一起高声喊道:“谢太后隆恩。”

    一旁的严跃满头冷汗,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如果之前还有一丝机会,那现在除非左相亲自保他,否则他彻底完了,太后下懿旨称赞方运“德才兼备”,称赞杨玉环“温婉贤淑”,他却做歪诗把方运和杨玉环都骂了,这可是实打实的犯上。

    景国太后虽然没有才气,但现在垂帘听政,位近国君,自然能牵动国运。严跃文位不高,在太后的力量前不堪一击。

    “怎么会是这样!”严跃瘫坐在地上。

    另一边,一直唱红脸装老实人的管尧源用颤抖着的手擦了擦汗,他知道自己的文名经此一事会遭受严重打击,才气也会萎靡,三五年内定然不可能考上举人。他又看了一眼严跃,心知严跃比他更惨,太后不下台永无翻身之日。

    大多数人去看向杨玉环,果然如传言所说,倾国倾城、貌比西施。

    此刻的杨玉环满面通红,脑子里一片空白,她一直为自己的身份而自卑,毕竟只是一个童养媳,可现在太后封她为诰命夫人,虽然只是八等安人,可也相当于九品文官,许多望族家主的正妻都难以得到这个册封,一般只有望族家主的母亲能得册封。

    那郡主制的凤冠霞帔更是意义非凡,一般只有翰林或三品大员之女在婚嫁的时候,才能得到宫中赏赐的郡主凤冠霞帔,而得到太后手书的祝福少之又少。

    贺裕樘等几个年纪大的人则向那些抬着礼箱的人望去,吸引他们的不是杨玉环的地位和美貌,而是传说中的龙宫血参。

    龙宫血参是四海龙宫的特产海参,景国一年也不过得十対,几乎都送往宫中,只有极少数大儒或大学士可得赏赐。

    龙宫血参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增智强心的功效,同时也是大补之物,是龙族的日常食品,无论是妖蛮还是人族都可以食用。

    马族蛮帅贪婪地看着那些礼盒,轻轻嗅了嗅,望向装有龙宫血参的盒子,前思后想,最终放弃抢夺的念头。那龙宫血参虽然珍贵,可他的小命要紧,只要他稍有异动,此地的知府和州牧等大员都会凭借官印第一时间发现,得不偿失。

    万学正匆匆说了一句“唱礼单”,让人开始诵读具体送了什么,然后快步来到方运和唐大掌柜前,把懿旨递给方运,问:“方双甲,到底怎么了?”

    方运就把事情经过简单说了一遍。

    万学正大怒,他虽然不想得罪左相一系,可这方运的县试他也是考官之一,算是方运的半个老师。

    万学正目视严跃道:“身为景国学子,不思报国;立于圣院之下,不知仁礼。连太后夸赞之人你都攻击其品德,简直一腔酸醋、满腹坏水,可恶可恨!我明日就奏请院君,革了你在文院之位!滚!”

    严跃和管尧源正要走,方运却突然道:“两位暂且留步,唐大掌柜骂痛快了,文学正教训过了,我可是一句话也没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两位虽然为柳子诚办事,但我过几日终究要入府文院,大家还是同窗。我思来想去,就写一篇铭文立志,也希望两位未来的同窗切莫看贬我等寒门子弟。大牛,去屋里拿桌子和文房四宝。”

    管尧源和严跃心中暗暗叫苦,但却不敢离开,只能等着。

    万学正道:“既然是励志铭文,那就用太后赠你文房四宝书写,你有大才,若此铭文能留名景国,最能彰显太后识人之能。”

    “好。”

    方大牛快步冲进屋里搬桌子,而杨玉环一直紧张地揪着方运的衣袖,如同害羞的小媳妇似的,始终没有完全消化今天的好消息。

    方大牛很快搬出桌子和笔洗,而万学正叫人把太后赏赐的笔墨纸砚摆好,他亲自往砚台里倒水,然后手持墨锭,缓缓研磨。

    “万大人,使不得!”方运道。

    “我从未用过宫廷贡墨,这次就当是过个瘾,你不要坏我好事。这贡墨入水不散、经久不坏,其墨香淡雅,色泽乌润,我看一看就满足了。”万学正丝毫不因为举人给童生磨墨而羞愧,反而自得其乐。

    方运也不好阻拦,开始挑笔。

    这一套文房四宝共有毛笔十支、贡墨二十、贡纸两百页、琉璃锦鲤砚台一件,都是珍品。

    方运一一查看毛笔,兔毫太软,狼毫太硬,于是选了一支兔狼兼毫笔。

    方运没有闭目冥思。

    周围无人说话,只有万学正的磨墨声。

    不多时,方运道:“今日就以这陋室为铭,与诸位共勉。”

    方运提笔,写下刘禹锡的传世名作《陋室铭》,而一旁的万学正慢慢念诵。

    “陋室铭。”

    “山不在高,有圣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

    “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

    “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

    “孔子云:何陋之有?”

    文成,字字微光,十丈内才气鼓荡,笔墨中的清香被无限放大,三里飘香。

    随后,两声清脆的碎裂声从管尧源和严跃的头颅传出。

    文宫裂!

    。

    。

    冲榜求票,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