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儒道至圣 > 第四十四章 刹那文胆

第四十四章 刹那文胆

    管尧源和严跃身体一颤,两个人的双眼变得通红,数不清的书页、字迹在眼中闪烁,最后被无形的力量搅碎。

    两人闷哼一声,耳鼻流血,立刻萎靡不振。

    管尧源还好一些,他并没有用诗辱骂方运,只是受到波及,可文宫仍然裂开,没有几十年无法修复。

    那严跃最为严重,他的文宫处处都是裂缝,文宫内的雕像也如蛛网般裂开,针粗的才气如同风中飘荡的细烟,已经无法发挥才气的作用,再也不能使用纸上谈兵。

    他所学的所有文字都被撕裂,目光迷茫,陷入暂时的痴呆,以后学习文字会不断被无形的力量干扰,方运文位越高,干扰他的力量越强。

    方运不死,严跃永远无法恢复为正常的秀才,连童生都不如。

    万学正讥笑道:“以为方运没文胆就奈何不了你们的辱骂?他可是圣前童生,就算没有文胆,只要一文镇国、立志坚定,就有刹那文胆!不过我真要替景国学子感谢你们两个蠢材,竟然把方运逼出了一篇镇国‘炼胆文’,笔墨飘香,文字放光,这篇文甚至还要超过那首《济县早行》。”

    “一笔写三圣,一文可镇国,不愧是圣前童生,这份大气常人难及啊。”唐大掌柜赞道,他是商人,也是一位举人。

    “此文大为有理,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是对严跃等人的最好反击,怪不得文字生灵。”

    “山有名,水有灵,开篇行文之壮丽世所罕有,但这都是次要的,身在陋室、心向众圣之心却是我辈远远不能比,远远不能啊。”万学正似有惭愧,似有称赞。

    “此文字字有文胆,有人自不量力,怪不得方运。”

    众人细细品位,完全忘记被刹那文胆击伤文宫的两个人。

    突然,又出现一道咔嚓声,众人微惊。

    就见方运身前的木桌轰然倒塌,那页压碎了桌子的镇国文篇竟然缓缓飘落,明明重若泰山,此刻却又似轻如鸿毛。

    一旁的万学正眼疾手快,在桌子坍塌前先把砚台、墨锭和沾过墨的笔拿起来,防止墨汁迸溅。

    奴奴立刻扑过去,想要从下面接住那张纸向方运表功,但那一纸重百斤,娇小的奴奴立刻被纸压住。

    “嘤嘤!奴奴!奴奴!”小狐狸带着哭腔望着方运,拼命求救,她被吓坏了,想不通这么一张薄薄的纸怎么这么沉。

    方运急忙弯腰捡起纸,在别人手里这纸有数百斤中,但在他这个主人手里却轻飘飘的,和普通白纸毫无区别。

    小狐狸立刻轻轻一滚站起来,绕着破碎的桌子走了一圈,丝毫看不出受伤,然后愤怒地抬头盯着那页纸,眯着眼,露出威胁之意,似乎把那纸当成欺负她的小兽,一定要报复。

    方运轻笑道:“这可是好东西,你不准弄坏了,听到没?”

    小狐狸立刻垂头丧气点点头,做出一副我被欺负了你还不帮我的委屈样子,然后跑到杨玉环身后,直立着抱着杨玉环的腿,探出头,哀怨地看着方运。

    奴奴把所有人都逗笑了。

    方运把《陋室铭》原稿收好,道:“我们进去说。”

    方运、唐大掌柜和万学正一起进屋,跟万学正一起来送赏赐的人也陆续把各种礼箱抬进院子里,一一打开,有丝绸布帛,有金银首饰,其中一个盒子里放着一只足有两尺长的血色干海参,不过这海参被切成薄片摆在上面。

    奴奴眼巴巴看着龙宫血参,围绕着盒子不停地打转,明明馋的要命,可始终不伸爪子,最后痛苦地哀叫一声,跑回屋子里,眼不见为净。

    门外的学子秀才陆续向外走,可这首《陋室铭》比之前方运的诗文更加出众,他们聚在巷子口回味镇国文成、三里飘香,一页碎桌、文宫开裂等场面,热烈地讨论这篇《陋室铭》蕴含的高洁品性。

    跟柳严跃和管尧源交好的人在围在两个人身边,不知道如何是好。

    “严跃真可惜了,到现在还呆傻。你说他作那歪诗骂方运做什么?就算柳……咳,用间接的方法不行吗?”

    “从此以后,恐怕没多少人敢中从正面打击方运,区区童生就有刹那文胆,简直天纵之才。”

    “是啊,我都有些怕了。”

    “诸位,我身有不适,先行告退。我可能要请假养病半年,来年再参加州试考举人,今年就不参加了!”那人说完转身快步离开。

    “胆小如鼠!只要左相在,怕什么!”管尧源有气无力道。

    几个人目光闪烁。

    在《陋室铭》成文的时候,州文院的院君李文鹰正在认真为《三字经》注释。

    “怪!这《三字经》明明浅显易懂,可为何我每天只注释百字便感到精神疲惫,再也写不下去。醒后倒是精神奕奕,文胆更加精炼、文宫似也有所增强。难道这《三字经》比那《枕中记》更微言大义?算了,想不通就不想,恐怕方运自己也不明白。等注释完就把此文举荐给《圣道》,有多位大学士和一位大儒把关,此文的秘密一定会被挖掘出来。”

    李文鹰继续一笔一划写着字,行文极慢,笔好似有千斤重。

    突然,李文鹰停下笔,伸手握住官印,仰头看天,就见他双目有蓝天白云闪过,如鹰在高空,看到府城全貌,最后看到方运所在的地方。

    李文鹰认真看完后,情不自禁叫道:“好!有此文炼胆,我成大儒机会可增加一成!”

    李文鹰说完闭上眼,不由自主诵读《陋室铭》。

    “山不在高……”

    李文鹰明明是正常诵读,可他的声音却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诵到“有龙则灵”的时候,整个州文院都能听到。

    诵到“西蜀子云亭”的时候,他的声音已经传遍半个江州,这时的声音更大,但大多数人反而听不到,只有进士或进士以上文位的人才能听到。

    待到读完,整个江州的上空都回荡着李文鹰的声音。

    “孔子曰:何陋之有!”

    李文鹰心中一动,伸手握住官印,才气突然在瞬间耗尽,并汲取一部分圣庙的力量,化为一股庞大无形的浩然正气,悄无声息掠过整个江州。

    临江镇外,一条满口是血的鱼妖扛着骨叉慢慢往长江里走,它的骨叉上挂着半具滴着血的男人尸体。

    浩然正气掠过,鱼妖如入沸水,全身冒烟,惨叫着往长江冲去,仅仅跑了两步,一头栽在地上,身体慢慢化为脓血。

    玉海城外,一群虾兵正在分食三具人尸,突然痛苦地大叫起来,就见半通明的虾壳内的血肉不断爆裂,最后死光。

    靠近妖山的王家屯外,一头四肢着地仍然有一丈高的金毛巨狼吃完一个童生,突然抬头望天,然后仿佛受到惊吓,化为一片残影迅速逃往妖山。

    但是,天空中所有的浩然正气却突然向这里聚集,最后化为一支由浓烈的白光组成的十丈大笔,狠狠点在巨狼身上。

    这巨狼的后半个身体被轰得粉碎,伤口处滋滋冒烟,一会儿愈合一会儿被浩然正气灼伤。

    妖王巨狼仰天一吼,用妖语骂了几句,用两只前腿支着半个身体迅速往妖山跑,身后拖着长长的场子。

    李文鹰身体一晃,坐回椅子上,自言自语道:“一头天狼族的妖王竟然偷偷侵入江州,所为何事?它口中的狐神又是什么?哼,幸好有《陋室铭》在磨砺我的文胆,让我心中警惕,不然无法发现这头妖王。此事必当上报朝廷和圣院。”

    李文鹰心念一动,两页纸飞起,就见上面凭空出现文字。

    一念成文。

    两页纸嗖地两声飞向传书堂,消失不见。

    李文鹰突然面色一变,道:“不好!那张《陋室铭》的首本!”说完一步迈出,脚下浮现一团洁白的云朵,有三尺方圆。

    平步青云。

    所谓青云,不是青色的云,而是指青天之上的白云。

    但是,那青云又立刻隐去。

    “我的才气已经耗尽!”李文鹰接着大喊,“来人,备车!快!不能让人抢先了。”

    在李文鹰朗诵《陋室铭》的时候,孙知府也已经通过文宝官印看到方运。

    孙知府是文相一系,志在圣道不在仕途,所以和李文鹰一样,看到后就默默念诵,足足念诵了两遍,才气消耗了一部分,但精神却更好。

    孙知府大步向外走,一边走一边怒道:“好你个方运,蔡禾让你来见我,你竟然不见,简直岂有此理!我要亲自问问你为何瞧不起本官。”

    一旁的秀才幕僚道:“府台大人,府里那么多文书还没处理,您怎么要出门?你这生气装得一点都不像。”

    “少废话,快让人备车,要不是怕李文鹰参我一本,我一定动用疾行战诗。蔡禾有了一本《济县早行》,短短几日写了三篇简信向我炫耀,这口气我不能忍!这《陋室铭》胜《济县早行》数倍,我志在必得,走!”

    府衙在城西,而州衙在城东。

    江州有句俏皮话形容江州的文院、文官和军方的三位第一人,院君断,将军狂,州牧一直在思量。

    此刻小老头模样的葛州牧正在自己的屋里走来走去,一边走一边在心里琢磨。

    “那可是镇国炼胆诗文,又是最刚硬的立志铭文,对我好处极大,甚至能弥补我性情的弱点。因为左相和文相相持不下,我才被太后提拔成江州州牧,至今只是进士没能入翰林,做到三品州牧顶天了。”

    “若是能拿到他的首本《陋室铭》,我极有可能突破进士,成为翰林,哪怕不能成为一相,也有机会成为六部五卿之一,入内阁成为参议。到了那时,也就不必怕得罪左相。”

    “可我要是拿了《陋室铭》,等于宣扬方运的文名,必然恶了左相,那可如何是好?”

    在葛州牧犹豫的过程中,一辆辆府城高官的马车从四面八方出发,奔向同一个地方。

    。

    。

    各位读书人,你们太凶残了!

    《儒道至圣》竟然上了首页推荐榜、进了前十五!那可是大神自留地啊!我这是新书啊!

    是你们用“纸上谈兵”杀上去的吗?

    请助本书一臂之力,再来一些推荐票,让本书在推荐榜站稳!

    老火拜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