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超级训练大师 > 第七十八章 保守

第七十八章 保守

    波特曼路球场的比赛已经开始了。||| .[][][][]}.

    赛前不少媒体报道两支球队,都特别提到了德比郡主场两球战胜莱切斯特城,莱切斯特城是联赛第二,联赛第二可不是哪支球队都能战胜的,所以不少人对德比郡都非常关注,他们想看看这支由年轻中国人带领的球队,在面对伊普斯维奇时,会不会有什么特殊的表现。

    结果是令人失望的。

    比赛才刚刚开始,德比郡就摆出了一幅全力防守姿态,除了前锋波顿-雷特外,其他所有人都龟缩在自己半场,看样子根本就不想进攻。

    “又是防守!”

    “他就不能拿出新东西!”

    “那个中国人也不会别的了,他就想依靠防守守住球门,但这场比赛的对手可是伊普斯维奇!伊普斯维奇是防守稳重的球员,在老帅祖-莱尔的带领下,他们会踢的很稳重,不会发起贸然进攻……那么我们可以想象,两支防守的球员,谁也不会主动进攻,这肯定会是一场无聊之极的比赛……”

    “不过德比郡确实耗得起,他们的保级形势还不错,他们不怕输球。只不过这个中国人的战术就让人有失望了。”

    “除了防守,他还会干什么?”

    一群记者在媒体席上着,一个个化身足球专家对比赛继续详细分析,大体的意思就是德比郡的打法令人失望,他们的主教练,年轻的中国人万胜没有新鲜花样,只会防守云云。

    这是大部分记者的看法。

    这个‘大部分’,就是德比郡和伊普斯维奇的媒体记者。以《德比郡体育报》为首的主流媒体自然不会支持万胜,无论万胜怎么做,做的有多好,但他们是敌对的,所以他们肯定会挑毛病;伊普斯维奇的媒体自然支持伊普斯维奇,他们也觉得德比郡实在没什么出奇的,居然直接选择防守,这真的是太保守的。

    不过在中立媒体记者看来,这些人的想法真是不可理喻!

    这可是波特曼路球场,伊普斯维奇的地盘,一支只能将将保级的球队,来到联赛第七的主场,选择防守有什么可奇怪的?

    更何况,真起来伊普斯维奇也很保守啊……

    在波特曼路球场,他们自己的地盘上,他们的阵型也没有拉开,打法也同样非常保守,虽然从开场就是伊普斯维奇在进攻,可显然他们并没有全线压上,每一次进攻也只有半数球员到前场而已。

    真要保守,伊普斯维奇绝对跑不了!

    ……

    德比郡球员可不知道媒体记者怎么,他们也不在乎,他们在乎的是教练的战术布置,在乎的是教练强调的防守,在乎的是比赛胜负。

    所以他们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比赛难看不难看,他们一不在乎,能取得胜利,比什么都重要,所以在比赛一开始,他们就全都龟缩在半场里,就等着伊普斯维奇来进攻。

    教练了……

    “我们就防守,死死守住球门,如果他们不全线压上进攻,我们就一直防守……”

    “反之,如果对方全线进攻,到时候我们就掌握了反击的机会!”

    两队都是以防守为主的球队,要是依靠正常推进想要进球是在太困难了,所以推进进攻什么的,根本不用考虑,随便踢踢就行了,重要的还是在半场守住球门。

    大家都很清楚该做什么,所以德比郡全队牢牢守住半场,根本不会贸然过中线。

    伊普斯维奇方面。

    祖-莱尔同样叮嘱了球员们要注意防守,他知道德比郡也是一支擅长打反击的球队,那么就一定不要给他们反击的机会,后场时刻要有足够多的球员,这样突然被断球也不怕防守出现漏洞。

    伊普斯维奇一直在进攻,但他们时刻警惕着德比郡的反击。

    两年的时间,足够祖-莱尔把防守的概念刻印到每个伊普斯维奇球员的脑子里,他们都想着防守,每个球员都遵从老帅的布置,所以他们根本没有大举压上去进攻的心思。

    同样的,德比郡球员也很有纪律性。

    万胜很清楚,不能给伊普斯维奇任何机会,假如让伊普斯维奇先进一球,他们就很难战胜伊普斯维奇了。如果有选择的话,他宁愿不进球,也不会冒然给伊普斯维奇好机会。一次冒进或许没什么,但对方一个进球足以决定比赛胜负了。

    两队球员都是这样,比赛场面就可以想象了。

    伊普斯维奇同样不擅长进攻,更何况,他们还有多半心思在注意德比郡的反击上,比赛场面真是让人昏昏欲睡。

    观众席上。

    比赛前三万球迷的呼声还让球场充满火热呢,随着比赛的进行,球迷的呼声越来越,就连最纯正的伊普斯维奇支持者们,也有些懒得看比赛的感觉。

    这比赛实在是……没意思!

    更别那些不怎么纯正的伊普斯维奇球迷,以及一些中立球迷了,他们甚至在看台上闲聊起来,内容和两队的比赛毫无关系。

    相比之下,德比郡球迷倒是大多认真的看比赛。

    因为德比郡是处在被动中的,他们也会为德比郡球迷担心,这担心反倒让他们看比赛更认真一些。

    但他们没有抱怨球队的打法。

    和那些中立媒体的想法一样,要知道德比郡的对手可是伊普斯维奇,排在联赛第七的球队,这里又是波特曼路球场,德比郡选择防守是很正常的,而且那个中国人带领下的德比郡本来就擅长防守。

    他们也希望球队打出精彩,但他们更在意胜负。

    如果这场比赛能取得胜利的话,德比郡就能够提前两轮保级,这对德比郡来是当前第一重大的事情!

    相比之下,比赛难看一就不算什么了。

    ……

    伊普斯维奇主教练祖-莱尔坐在教练席上,看着场上的比赛,满是皱纹的脸上,双眼间多了两条深痕。

    老帅对比赛担心起来。

    执教过这么多球队,经历过这么多比赛,现在他已经老了,很难像是年轻人一样,有敢于去拼的精神,他更在意的是球队的稳定,比赛的稳定,他也知道自己的战术风格过于保守,但他始终相信一步步向上,稳稳向前才是最好的。

    所以他安排的战术依然选择了保守。

    即便这里是波特曼路球场,他也希望球队能够稳稳的去比赛,不要贸然大举进攻,不给对方任何机会。

    他不怕对方反击。

    他已经布置好了所有针对对方进攻的策略,如果对方突然找机会反击,或者推进压上,球队的后防足够去限制对方,这样反倒是他们的机会。

    他最担心的反倒是对方不进攻。

    就像现在,对方根本没有一进攻的意思,完全是在做防守,那样子就好像在,“我们就是要守住球门,进攻什么的,一都不重要”。

    面对这样的对手,祖-莱尔就犹豫不定了。

    大举进攻?那等于踩进了对方的陷阱里。

    就这样继续比赛?可只依靠前场几个球员,想攻破擅长防守的德比郡球门,真有太困难了一些,估计真要上帝帮忙才能有进球了。

    这不是他对球队前场没信心,实在是他对球队太了解了。

    伊普斯维奇的前场,并没有才华出众的球员,两个前锋再包括两个边前卫,最大的优就是速度快,其他就都很一般了。但面对稳稳收缩防线的德比郡,速度快并不是优势,前场有限的区域,根本让他们施展不开。

    现在怎么办呢?

    祖-莱尔不由得转头看了一眼德比郡教练席,那个年轻的中国人正翘着二郎腿观看比赛,看样子好似对比赛一都不担心。

    他也不该担心。

    祖-莱尔知道,比赛已经变成了一场耐心的比拼,谁更想获得胜利,谁忍不住先想进球,近而展开大举进攻,那么谁就会处在下风,到时候谁胜谁负就要看运气了。

    他考虑了半天,看看时间比赛也只刚不到二十分钟,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还是……先这样吧。

    ……

    万胜翘着二郎腿坐在教练席上,口中还嚼着口香糖。

    他并不担心球队。

    在比赛之前,他仔细分析过很多伊普斯维奇的比赛,发现伊普斯维奇是很保守的球队,再加上他们有一位年过六十的老帅,现在这种比赛状况早在他的预料之中。

    伊普斯维奇擅长防守,前场球员的能力只一般,所以他也同样不担心自家球门。

    现场场上这支德比郡,在足球训练大师的排兵布阵系统里,防守评价并不太高,但也达到了7,他派出了更擅长进攻的伊万-克鲁、威尔伯格、莱昂-奥斯曼替了更擅长防守的里希-费丁南、维森特等人,所以防守评价数值稍稍降低了一些,但他相信全线防守也足以抵挡伊普斯维奇半支球队的攻势。

    足球比赛,是两队教练的斗智斗勇。

    他认真分析了祖-莱尔作为教练的一生,认真分析了伊普斯维奇很多比赛,就已经想到了伊普斯维奇会采用什么样的战术,这是一种赌注,但至少暂时他赌赢了。

    他不担心伊普斯维奇不大举进攻,德比郡没有反击机会,反倒有些担心他们这样做,因为7的防守评价并不十分多,若是对方大举进攻的话,也许球门就真有危机了。

    可对方没有这么做,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他喜欢这种感觉。

    作为足球教练,掌控球队、掌控比赛是一种感觉,他不希望任何事情脱离自己的掌控,现在对方的战术布置都在掌控中。他就能放下心思去观看比赛,就像是普通球迷一样,他甚至还有心情和旁边的迪亚马雷斯随便聊聊,开开玩笑。

    摄像机镜头指了过来。

    这是东部萨福克郡的电视台,作为地区性的电视台,他们只直播东部萨福克郡球队的比赛,伊普斯维奇也是其中一支。

    看到德比郡的年轻中国主帅,正和助理教练玩笑的着什么,解员布朗不屑道,“这个中国教练还真是淡定,看他的样子一都不为比赛担心,但他还能保持这样多久呢?场上可是伊普斯维奇占据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