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超级训练大师 > 第七十九章 决胜的时刻到了!

第七十九章 决胜的时刻到了!

    接下来的比赛证明,东部萨福克郡的电视台解员布朗对比赛形势的判断并不准确,比赛并没有向着他所的方向发展。<->..

    半场时间都快过去了,伊普斯维奇还是没能攻破德比郡球门。

    直到这时,万胜也依然稳稳坐在教练席上,他的神情仍显得非常轻松。场上德比郡面对伊普斯维奇一**的进攻,一直在被动的防守,但万胜的脸色都没变过,他一直就这么看着,仿佛场上的比赛和他无关一样。

    这不是德比郡的防守做的有多好,而是伊普斯维奇仍然没有放开阵型去进攻。

    半场比赛就要过去了。

    伊普斯维奇进攻了四十几分钟,但他们也同样警惕了四十几分钟,可那根本没什么作用,因为德比郡似乎根本没有打进攻的意思,就一直在防守、防守,在进攻中的投入根本没增加过,别反击,就算正面推进,德比郡过中线的球员都没有超过四名球员的时候。

    伊普斯维奇面对德比郡如此谨慎的防守态度真是一办法都没有。

    他们在场上比赛的球员,都恨不得攻入德比郡半场,拼力去进攻,可想想赛前主教练祖-莱尔的布置,他们还只能忍着,随时提防对方的反击。

    其中有不少伊普斯维奇球员倒是觉得祖-莱尔做的很对,比赛快过了一半,他们也对对面的球队有些了解了,这支球队的前场球员,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防守,但偶尔的进攻中,他们也能看出对方能力不错。

    如果给他们好的反击机会,也许比分就能直接改写。

    他们不能给对方任何机会。

    可这样的心态不能帮助他们取得比分上的领先,他们必须要进球才行,这样一想,他们也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只能按照教练的布置去踢比赛,好在上半场就要结束了,他们也不用为此纠结多久。

    老帅祖莱尔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比赛。

    现在的他和开场时的神态、动作几乎都没有任何改变,认真盯着球场、眉头微皱,整个上半场他都这样做,不过现在他已经下了决定,眉头皱的就没那么严重了。

    他下的决定就是--决战在下半场!

    从开场十几分钟开始,老帅就纠结着要不要大举进攻,可最终他还是没有下定决定,这个决定不好下,因为一旦展开进攻,就可能给对方机会。

    两队的比赛来,一个进球足以决定胜负。

    他不能轻易下决定。

    老帅认真考虑一番后,觉得早早的去放开阵型进攻,对球队是很不利的,万一给了对方机会,丢一个球的情况下,球队再想追回来就很困难了,甚至还可能一直给对方机会;假如进球的是自己一方,那剩下的时间还有很多,对方还是有机会扳平比分的。

    当然,反过来,早下决定也有好处。

    先进球的话,球队的机会就更大一些,先让对手进球,球队也有更多时间扳平比分……既然如此,就在下半场决定胜负吧。

    老帅还期待着球队能创造奇迹,依靠现在的进攻强度拿下一个进球。

    看德比郡也没有进攻的意思,有多少时间都是伊普斯维奇在进攻,机会也都是伊普斯维奇的,时间越多机会也就越多,万一……就能进一个呢?

    ……

    万胜也大概了解祖-莱尔的想法,不过他根本不在乎。

    伊普斯维奇若是真能凭借这样的进攻就打进一球,那也是球队运气不好,毕竟没有百分之百能获胜的比赛,任何比赛都是有输球可能的。

    他只是个教练,不是神仙,不可能控制一切因素。

    但至少伊普斯维奇不进球的概率,要比进球的概率的多,这就已经足够了。

    上半场很快过去,伊普斯维奇到最后也没有进球,两队战成0:0平,一起离开球场,各自走回更衣室。

    万胜早早的就等在更衣室了。

    看着一个个球员围过来,万胜赞扬了大家的表现,“上半场大家干的不错,我们守住了球门。不过这只是刚开始,我过,决战要在下半场。”

    他双眼扫视着一众球员。

    大家都仔细听着。

    “对方攻了半场没有进球,但我们决不能大意,你们能看到,实际上他们并没有用尽全力去进攻,他们的两个边后卫很少攻上来,很多时候,他们的中场球员都留在后面,根本不压上来……”

    听到万胜的法,大家想想都头。

    他们守住了半场,还真有看伊普斯维奇。半场比赛里,对方连有威胁的射门都很少,除了一次角球时的头球外,他们就没有威胁球门的射门。

    可听了万胜的话,他们才醒悟过来。

    不是己方防守有多好,而是对方根本没有放开了进攻,想想也知道,每一次对方进攻,他们都占据了人数优势,防守起来得心应手,而对方的后卫根本不上来,就算进攻不利也不压上来。

    想到这里他们顿时冷汗淋漓。

    如果不是万胜提醒,等下半场对方真的放开手脚来进攻,他们再大意的话,也许一波进攻就能制造出进球了!

    看到球员们的表情,万胜满意的头。

    他提醒大家,就是不要让他们有大意的想法,只要他们醒悟过来就好。

    万胜顿了一下,接着道,“我们下半场仍然要防守。我要再次提醒,一定不要贸然去前场,注意看我的手势,决定胜负几分钟就够了。”

    “训练时,该怎么做,我就不再强调了。”

    完万胜指着窗口,窗外正对的方向正是德比郡球迷所在的看台,“看看那些球迷,他们都是来和我们一起庆祝保级成功的。他们希望看到球队胜利,希望看到球队提前两轮保级成功,所以他们随队来到了这里。”

    “只要能战胜他们,我们就能够提前保级。结果如何都在你们,你们是想在几十分钟后,和球迷一起庆祝,还是带着遗憾失望回到德比郡,继续准备下一场比赛呢?”

    万胜顿了一顿,看到不少人斗志十足,欣慰的头。

    ……

    中场休息时间,报道比赛的媒体也在谈论比赛。

    上半场比赛真是让人昏昏欲睡,造成这样的结果,原因在两队身上,但必须承认的是,德比郡比伊普斯维奇踢的更加保守,他们几乎只防守,在进攻中根本不肯投入多少精力。

    谈到两队的比赛,不少媒体倒是有中立的评价。

    就算支持伊普斯维奇的媒体更多一些,但一个上半场已经能明很多东西,尽管伊普斯维奇也在不断进攻,但他们并没有放开手进攻,即便面对实力弱的德比郡,又是主场作战,他们依然是那支保守的伊普斯维奇,没有变化。

    那么到了下半场会怎么样呢?

    “也许两队会继续这样下去,但不可否认的是,两队都很想赢球,也许下半场会有不同,希望两个教练都能让球队放开手去比赛,否则球迷真的要睡着了……”

    当然媒体的法很难影响到两位主教练。

    不管是万胜还是祖-莱尔都是希望球队能胜利,正是带着这个目的,才踢的保守,至于比赛好不好看,那在他们看来一都不重要,好看的比赛无法带来升级机会,也无法带来提前两轮保级的成绩,胜利才是最重要的。

    祖-莱尔的想法也很简单。

    那就是先这样,实在不行就放开手拼上一把。

    伊普斯维奇必须取胜,否则战平这场,就等于积分落后两分,诺丁汉森林可不会停留在原地,想争取进联赛前六,光指望对手失误是没用的,同时还要保证自己不失误才行。

    祖-莱尔有心思拼上一把,但绝不是下半场开场。

    于是下半场开始后的比赛就可以想象了,那完全和上半场同出一辙,根本没有任何变化,伊普斯维奇的进攻仍然不急不慢的,德比郡的防守仍然很稳固。

    众多媒体和球迷都相当失望。

    他们把两支球队的主教练都骂了个遍,但也没有丝毫作用。祖-莱尔还是稳稳的看着比赛,老帅的动作和表情都没有任何变化;万胜则是站在了场边,不过看样子他可一没有让球队试图加强进攻的意思。

    二十分钟很快过去了。

    两队的比分仍然是0:0,场上的比赛仍然是那副样子。

    到这时,就连伊普斯维奇的本地球迷都没心思看比赛了,很多球迷都在干自己的事情,就好像他们不是来看比赛的,是来波特曼路球场放松心情的。

    媒体席上的记者也谈论着。

    “比赛可真没意思。”

    “估计就这样结束了,两只乌龟……”

    “太没意思了。”

    “这怎么报道?伊普斯维奇和德比郡都防守了一场?然后0:0握手言和?”

    “看样子是的……”

    就在媒体记者谈论的时候,伊普斯维奇主帅祖-莱尔终于有了动作,只见老帅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径直走到场边,看动作一也没有老迈的意思,反倒比很多年轻人精力更旺盛。

    摄像机立刻指了过去。

    祖-莱尔专注的看着球场,随即右手向前用力一挥。

    媒体记者立刻惊呼,“莱尔先生是在做调整吗?伊普斯维奇要拉开阵型展开进攻了?”他们猜测着。

    全场所有人立刻精神起来。

    祖-莱尔的动作估计只有伊普斯维奇的球员才能读懂,但接下来的比赛告诉了大家,他们的想法是正确的。

    祖-莱尔挥手之后就回到了教练席重新做好,但场上伊普斯维奇的进攻明显加强了,他们的中场球员全线压上,两个边后卫也攻了上来,很显然伊普斯维奇加强了攻势。

    媒体席上的记者逐渐高兴和活跃起来。

    他们看到了祖-莱尔的动作,看到了伊普斯维奇攻势的加强,他们都能想到伊普斯维奇是要奋力一搏了。

    然后他们看到德比郡防守也跟着出现了危机。

    随着伊普斯维奇攻势加强,德比郡那两条看着很稳固的防守阵型,几次都被穿透,随之足球连续几次攻入德比郡禁区里,伊普斯维奇前场球员也获得了两次威胁射门机会。

    德比郡也有断球。

    但他们的断球还没有传到前场球员脚下,就被伊普斯维奇再次反抢回去,他们刚想要进攻就被截断,他们又只能回撤再次稳固阵型防守,可他们看似稳固的防守似乎一也不稳固,伊普斯维奇在大举压上后,进攻很容易穿透他们的防线。

    “这样下去,要不了多长时间,伊普斯维奇就要进球了!”有记者信誓旦旦的道。

    “不过没想到德比郡的防守这么差,伊普斯维奇一压上,他们的阵型就乱了。”

    “他们只是做个样子,欺骗了伊普斯维奇,实际上,他们的防守也做的不好,而且他们只会防守……”又有记者讥笑道。

    “是啊是啊,全场都没看到他们进攻。”

    “这下伊普斯维奇要赢球了!”

    “莱尔先生不亏是老帅,关键时刻还是很有决断力的,不像是那个中国人,他根本什么也不做,只想依靠防守拿到一分。”

    “伊普斯维奇也擅长防守,那个中国人肯定是没办法了!”

    “就靠防守,还想赢下比赛,这下莱尔先生要给他个教训了。输掉比赛也就罢了,比赛还踢的这么丑陋,我看那个中国人还能什么!”

    一群记者看着伊普斯维奇的进攻,幸灾乐祸的不断着。

    ……

    只几分钟,伊普斯维奇就频频制造威胁。

    媒体席上的记者的不错,德比郡想依靠防守守住球门确实不容易,现在场上的比赛就是这样,德比郡的防守在伊普斯维奇的全线进攻下,有要奔溃的意思。

    万胜也站了起来。

    就在刚才伊普斯维奇又获得了一次射门机会,他们的1号一脚射门贴着横梁飞出底线,看着这个射门,万胜狠狠的捏出一把冷汗。

    他坐不住了。

    万胜毫不犹豫的走到了场边,他很清楚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也差不多了。

    决胜的时刻到了!

    ……

    伊普斯维奇的进攻相当猛烈,看台上的球迷和媒体席上记者,都在关注着比赛,根本没人注意到万胜,直到万胜走到场边站定,才有媒体意识到德比郡的年轻中国主帅似乎是要做什么。

    摄像机镜头指了过来。

    “他是要干什么?也要做战术调整?”有记者讥笑着猜测道,“难道是要再加强防守?”

    “德比郡还能怎么防守啊!”

    “他们守不住了!”

    在记者们的谈论声中,只见场边的万胜有了动作,他举起双手,五指绷的很有力,旋即,伸展手臂向前推了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