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穿越小说 > 奸雄天下 > 第九章 救命稻草 求收藏

第九章 救命稻草 求收藏

    罗罗第三更封上,还没有投推荐票的大大们请给罗罗几票吧!

    ......

    “轰”的一声巨响从陈德兴的背后传来,这是两支由重甲步兵组成的军阵撞在一起时发出的声音!和碰撞同时发生的,还有惨重的伤亡!红袄甲士的银刀斩下,大宋军士的长枪刺出。银刀带起片片血光,长枪刺穿了强健的躯干。垂死的惨叫和疯狂的呐喊同时响起!

    “杀蛮!”

    “杀虏!”

    可是被杀的既不是蛮也并非虏,全都是汉家的大好男儿……华夏民族最强的武力在自相残杀,华夏民族的死敌却在纵声狂笑。而陈德兴只是在奔跑,麻木的奔跑,只想着尽快逃出这炼狱般的战场,心中没有一挽狂澜,救天下的宏大理想。

    活着,且活着,甚至是苟且忍辱的活着也比死了要好!已经死过一次的陈德兴现在只想活着。他很清楚,战斗已经打输了,无论卢兆麟和武锐军将士如何努力,都不可能抵挡住几倍的红袄军,甚至……对方只需要一个冲击,就会把已经打得筋疲力尽的武锐军甲士击溃,然后就是追击掩杀!

    而武锐军所处的位置,正是整个宋军战线的中央,一旦被击溃,战场上的四万宋军就会被拦腰斩断!上万名蒙古铁骑就可以从缺口处突入,冲击整个宋军战线的侧后!之后很有可能就是全线总崩溃,扬州城多半也可能不保,那位贾大奸臣多半也会……不对啊!贾似道现在只是个挂着知枢密院头衔的两淮安抚大使,还不是执掌大宋朝纲的一代权奸呢!

    陈德兴突然大声问了起来,“和尚,今夕是何年?到底是何年?”

    这个问题很关健,关系到陈德兴的大好性命!

    “二郎,你怎么又糊涂啦……”刘和尚喘着粗气,刚想回答陈德兴的问题,身后突然传来了山呼海啸般的呐喊。

    “胜了,胜了,红袄军胜了……”

    陈德兴回头望了眼,宋军果然已经溃了!哪怕武锐军统制卢兆麟带着亲兵督阵力战,哪怕武锐军的甲士们都拼了性命战斗,但还是挡不住人数和体力都占绝对优势的敌人……现在是舞刀弄枪的年代,已经战了数阵,从黎明开始没有休息过一分钟的南宋战士们早就已经筋疲力尽了。

    当然,陈德兴是个例外,他还有力气再打上几阵的,因为他是个变态杀人狂!可是今天的战场上南宋这一方只有很少几个变态——要是贾大奸臣麾下有四万个陈大杀人狂一样的战士,那史书上的贾似道就不是奸臣,而是恢复中原,犁庭扫穴的民族英雄了!可惜贾似道终究是奸的。

    “慌什么!”

    高台之上,奸臣不慌。贾似道的情绪非常稳定,捋着胡须轻声一喝,便驱散了身边一众幕僚将官们脸上的惶恐。

    “相公,下官请战。”李庭芝上前一步,躬身一礼。

    贾似道道:“有祥甫出阵,老夫便能在此安坐了。”

    李庭芝行了一礼,转身便下高台。和宋朝那些“通兵事”的文官不同,他可是真正从过军的,随南宋名将孟珙和蒙古人交战多年,上阵指挥也不是一次两次。下了高台,便披上甲胄接过了五千亲劲簇帐军的指挥权。

    “相公,还请移驾扬州城内以候佳音。”廖莹中连忙劝道。

    贾似道哈哈一笑,“有何惧哉?老夫就在此观阵!”

    “相公,君子不立危墙……”

    贾似道却笑着摆摆手,打断廖莹中道,“群玉勿忧,老夫自有主张。”

    ……

    号角声凄厉的在战场之上回响,压倒了声嘶力竭的喊杀,宣告着益都李家的甲士突破了武锐军的战阵!不仅武锐中军溃于一旦,就连武锐中军两侧的左右二军,也同样在武右中军的带动下溃不成军了……

    扬州城外,宋军阵线的中央已经乱成一团,到处都是丢弃的兵器盔甲,到处都是哭喊逃亡的士卒,喘着粗气,好像没头苍蝇一样的逃亡。战场上的士卒,最怕的就是失去指挥和组织,失去了指挥和组织的军队不是败,而是溃!是敌人可以不废吹灰之力屠杀的对象!

    陈德兴在这一刻也在逃跑……一手拎着大刀,一手扶着早就气喘吁吁的刘和尚一起往护城河边跑。心里面却在努力回想着自己在后世所知道的南宋历史——理宗皇帝肯定不是大宋的末代皇帝,之后还有度宗,还有宋度宗的三个儿子。而灭亡大宋倾覆华夏的蒙元皇帝也不是蒙哥,而是他的四弟忽必烈。蒙哥的命运,应该是败死钓鱼城!

    也就是,这一轮蒙宋之战,死得不是贾似道而是蒙哥!今日这战应该还有得打!还不一定会输……

    “放下俺,放下俺……二郎,俺跑不动了!俺不能拖累你啊!”刘和尚这五尺多的汉子这时一边哭一边喊了起来,他实在太累了,气都喘不过了,腿肚子还在发软。

    “和尚,别话,省着些力气!咱们还有机会!”陈德兴吼了一嗓子,丢下唯一的同伴逃命,他还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是一个挺重义气的汉子。

    “完了,完了……俺们过不了保障河了!前面是三十余丈的护城河!保障河对岸有督战队!”跑了没一会儿,刘和尚又吼起来了。

    陈德兴抬头望前一看,果是如此,就在保障河对岸的扬州城下,不晓得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排手执大刀的刀斧手,一面大旗树了起来,写着斗大的“督战”二字!

    “杀蛮!”

    “杀蛮!”

    背后是红袄军震天的喊杀声,而前方是一条宽打三十余丈的保障河,保障河东岸则是宋军督战队的刀斧!

    前后皆是绝路!

    退下来的宋军,都在保障河边上停了脚步,都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心里面都是一个念头——没有活路了!后有敌兵,前有三十余丈宽的保障河,河对岸还有督战队……这天大地大,哪里还有这里数千厮杀汉的活路?

    真的没有活路了么?陈德兴定定的站在保障河边,望着宽阔的河面,一股难以言表的悲愤顿时浮上心头。这贼老天要自己魂穿重生做什么?难道是要自己再死一次吗?

    不!我不能这么死了!我要活,还要活得精彩!这一战宋军不会输,一定不会,只要能撑过一时,就有活路!这一刻,陈德兴突然觉得自己浑身的热血都在沸腾!

    “直娘贼的,跟鞑子拼了!”陈德兴大吼了起来,他瞪着通红的虎目环视左右,“吾乃武锐军中军训练官,承信郎陈德兴是也!诸君可敢随吾一战?”

    “诸君可敢死中求活!”

    “诸君随吾杀虏!”

    “杀啊!”

    这么一个堂堂六尺多的巨汉就在这人人惶恐,人人不知所措的绝境中一声怒吼。喊出的却是众人的心声!

    没有活路了!只能死战!哪怕最后是死,也总要拉一个北虏垫背!

    “愿随承信死战!”刘和尚第一个怒吼着附和。

    “愿随承信死战!”一个粗豪的壮年汉子此刻跟在了陈德兴身后。只见他穿着沉重的步人甲,头上着铁盔,手中持着张弓,背上还背着一把大刀,看起来一副宋军将的打扮,也跟着一起怒吼起来。

    “愿随承信死战!”

    “和狗鞑子拼了!”

    “杀一个够本!”

    更多的人发出了怒吼,凡是还有气力的赤佬军汉,在这个时候似乎看到了一指望。据普通人到了溺水的时候,连一根稻草都不愿意放过,何况是这些全副武装的军汉?

    现在,陈德兴就是他们的救命稻草!而他们也是陈德兴保住性命的稻草!